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百五十四章 九步一拳

作品:《 天人开天

        咸阳城以西百里处,是一片荒山野岭。

        人迹不见,植被稀疏。

        “晚辈扶摇州洞玄修士卓宇明,冒昧来访,想请教此方天地的脱离之法,还请前辈拨冗相见。”

        悬停于离那片山脉大约两三里的高空上,卓宇明也没有直接如山探寻,而是以神识传音于峰峦之间。

        对方作为归藏境界的修士,必然能感知到自己,以神识传音,对方若是愿意现身相见自然会自行出来。若是不愿面谈,自己也不至于硬闯对方的修行道场,平白结下仇怨。

        “你可知此地是何地界?”

        山峰间未见人影,却有一道苍老声音于心湖响起,正是对方传音回话。

        显然对方是心存试探心思,若是自己对此地一无所知,对方怕就随之石沉大海,不会再有任何回应了。

        “此地乃是儒家小世界,浩然天地。”

        卓宇明见对方既然投石问路,便直接开门见山了。

        片刻后,一道紫色身影自山峦间飞掠而来。

        来人容貌沧桑,须发皆白。一身紫色法袍上灵光流转,想来是件品秩不俗的法宝。

        “道友是如何进了这浩然天地的?”

        老修士目光灼灼地盯着卓宇明,开口问道。

        卓宇明向老者拱了拱手,笑着说道:“晚辈是与一位朋友无意中进入此地,只是先前对这浩然天地有所了解,是以进来后很快便推断出此地玄机。不知前辈如何称呼,又是为何身处此处的?”

        白发老者将卓宇明打量了一番,面相与骨龄相合,确是表面年纪无疑。如此年轻就有洞玄境修为,又能对浩然天地有所耳闻,想来是某个顶尖宗门的核心弟子。说不定以这小子的宗门底蕴,配合之下,真能寻到超脱之法。

        心中思量一番后,老者也是对卓宇明说出了自身来历。

        这归藏老者原本是中神州天目山清虚观的一名讲经道士,名为褚经纬。

        天目山乃是道家圣地,与儒家向来都有那三教之争。百多年前,褚经纬曾与一位儒家大儒起了冲突,一时愤懑难平,便在儒家一处书院内与人大打出手,后被囚禁于这浩然天地中。

        卓宇明闻言心中也有所了然。

        这浩然天地乃是儒家神禁至宝浩然笔自带的小天地,除了历代夫子外,能掌控浩然笔的人屈指可数。若真只是因为和一名大儒争辩出手,又怎么可能会被投入这方小天地当中。想来必定是做出了让整个儒家学脉难以容忍之事,又恰好被儒家某位身份极高的先生以浩然笔镇压。

        山上神仙最终脸面,打人只是生了恩怨,打脸可就是结下了死仇。卓宇明自然不会戳穿对方的遮掩,只是点头不语。

        “卓道友对于离开这浩然天地之法可有什么心得,不妨说出来与老道相互参悟一番。”

        简单寒暄几句后,甚至都懒得客气一番,邀请对方去往洞府小坐,褚经纬干脆单刀直入,直奔主题。

        卓宇明见对方如此态度,心知其必然对超脱之法已有些许眉目,当下轻笑说道:“倒是有些想法,不过只是些粗浅推论,未经推敲。此事说来话长,晚辈的朋友当下在咸阳城中似乎有些麻烦,且待晚辈回去处理一二,等事情了结了,再登门拜会前辈如何。”

        听对方这番说辞,褚经纬也是微微一怔,当下笑言道:“卓道友请便,咸阳城中没什么厉害角色,道友可如入无人之境,老道就不陪同前往了。老道在洞府中备好茶水,等道友稍后光临鄙舍。”

        卓宇明也是笑着施礼,又客气两句后,转身化作一道遁光一闪而逝。

        ————————————————————

        长街上,秦明俯身趴在地上,心中羞愤难当。

        自己看起来伤势惨重,其实都是表象而已。先前持剑的右手确实被那女子生生扭断,但对于他来说,并不是多了不得的伤势,接骨正位后,也就是小半年的修养而已。至于看着渗人的七窍流血的样子,其实只是自己的窍穴受了那女子的真气冲撞震荡而已,内伤并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那般严重。之所以如死狗般倒在地上动弹不得,只是全身窍穴经脉皆被那女子以一缕缕真气封锁住了而已。

        虽然心中也感念对方手下留情,可自己毕竟身为镇抚司副司长,现下如此狼狈模样,传出去后必然成为茶余饭后的酒桌谈资,日后真的是没脸再混迹于这咸阳城中了。

        约摸一刻钟的光景,原本有些不耐甚至想吃一块先前在那铺子里买的糕点时,女子目光骤然锋锐,视线投向了长街尽头。

        只见两道身影出现在了长街尽头,正缓缓走来。

        左侧的是一名身长八尺的长髯男子,男子身形高大精壮,看起来便是个孔武有力的壮汉。其衣着样式与地上那位差不多,只是颜色更深一些,纹饰也相对纷杂一些。

        正是大秦镇抚司头把交椅,郑风月。

        与郑司长同行的,则是一名身穿青色儒衫的老先生。乍一看仿佛一脸慈眉善目,可眉宇间却隐着一丝严肃。老者背负双手,腰身如松柳挺拔,一副学塾里讲书夫子的模样。

        郑风月在离舒瑾然大约三十多丈时忽然双臂微微摆动起来,脚下步伐骤然加快。起先几步还是常人步距,只是来势极猛,两个呼吸间便走出十来丈远。紧接着步伐忽然拉大,一步三丈,第二步五丈,接着第三步迈出,整个人竟然已经出现在舒瑾然面前。

        场间他人眼中,郑风月最后三步就有如瞬移一般,尤其是最后一步,尽然隔着十丈之远,瞬息而至。

        而众人看清郑风月身形时,这位镇抚司掌印者已然一拳对着白衣女子的面门挥去。

        郑风月来之前,听陆庆禀告时的描述就知道这横空出世的女子宗师一身修为只怕不在自己之下。是以他现身后,第一时间便施展出这套绝学,抢占先手,要打那女子武夫一个出其不意。

        他这九步一拳的绝学乃是秘而不宣的杀手锏。

        前六步由慢至快,迅速起势。后三步则是一口真气提到极致,身形也是达到最顶峰,聚全身气机,夹带万钧之势,打出这必杀一拳。


如果您觉得《天人开天》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430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