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750章 消失的村庄

作品:《 神秘金瞳

        第二日,杨波吃了早饭,稍等了P刻,等到吴强吃完早饭,他方才是问道:“昨天说是请律师,你后来请了没有?”

        吴强愣了一下,“我没请,我给罗耀华打了电话。”

        杨波有些无奈,“咱们出门在外,不能事事靠关系,要努力靠自己的力量解决!后来呢?”

        吴强摇头,“后来,我也没有去。”

        “那咱们待会儿过去看看。”杨波道。

        吴强这时候刚好吃完,岳珺瑶也已经吃完,三人用了酒店的车子,直接赶到了派出所。

        派出所里,昨晚接警的徐Y正在被所长训斥。

        “昨晚你为什么没有留下他们的联系方式?平时都是怎么教导你的?一定要严格按照程序来,不能出一点差错!我知道,你可能觉得自己没有错,但你很清楚,张龙兄弟压根就是癞子,他们经常做这种敲诈勒索的事情,难道咱们调解的时候,就一定要做他们的帮凶吗?”

        “外人不知道,还以为我们收了他们的钱!实际上我们一分钱好处没有捞到,但是人家可不会这样想啊,因为你在和稀泥的时候,本就是处事不公,这种事情,难道不应该调查清楚吗?”

        所长盯着徐Y,微微摇头,不禁有些头疼了起来!

        昨晚上面打的电话也就罢了,关键是对方的身份,国家文物间委员会委员!

        那是什么身份,那可是国家文物最高鉴定机关!

        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成员在三水市被人家碰瓷,民警处理时,竟然为虎作伥,给犯罪分子充当保护伞!

        所长甚至已经想到了新闻标题,只要这条新闻报道出去,不是屎也是屎了!

        “所长,没事的,咱们平时都是这样处理的,他一定也会理解咱们工作的难度,会理解的。”徐Y道。

        “你说理解就理解了?”所长拍了桌子,“看你下次还和稀泥!”

        杨波抵达派出所,很快,便是见到所长迎了上来,所长是个三十岁出头的年轻人,他身材健硕,和杨波握了握手,“杨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昨晚让您受委屈了,我们的民警经验浅薄,处理得不好,今天我们已经开始进行指纹的收集和整理!”

        杨波点了点头,“要不要帮忙联系一个文物鉴定方面的专家?”所长连忙摇头,“不用,真的不用,我们已经送去景德进行检验,想必很快就能出结果!”杨波笑了笑,“哦,这样啊,我可以请一个同事过来,收费也不高,也就J万块吧!”

        所长苦笑,所里半年办公经费都没有J万块,“真的不用了,感谢杨先生!”

        杨波点了点头,“结果出来能不能告诉我?”

        “如果出来的话,我们一定会向您通报的!”所长道,他生怕杨波会追究这件事情。

        杨波留下了他的电话,甚至压根没有再去看张龙兄弟二人,因为杨波很清楚,这件事情后续的处理,压根不用他cha手,他甚至只是朝着徐Y看了一眼,派出所如果不出力的话,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

        杨波甚至没有多说,转身就是离开了,他的身份不同,考虑得自然也就不同,有些事情不需要他猛用力,

        自然有人会去做这种事情!

        有些事情,他不会说,但是下面人却是会做得更好,毕竟他的身份不一样!

        从派出所出来,杨波坐在车子上,一行人径直朝着顾玉家乡赶过去。

        从三水市驱车三个小时赶到县城,再驱车两个小时赶到镇子上,接着又花了大半个小时,终于是抵达了最偏远的农村。

        站在山下,杨波看着山坡上的梯田,梯田里满是金H的稻谷!

        杨波问了一路,终于是抵达了村子所在山谷,他看到山谷的那一刹那,顿时愣住了,因为山谷竟是已经埋没在泥石流之下!

        难怪问路时,别人看他们一行人的眼光有些怪异!

        看着山石堆积的山谷,杨波无奈摇头,他只好折返回去,找到最后问路的那个老人!

        “大爷,顾家村怎么回事啊?全部都被埋了呀?”杨波问道。

        老人满脸皱纹,P肤黝黑,看起来G瘦如麻杆,他接过杨波递过去的烟,看了一眼,“真是好东西!”

        chou了口眼,吐出烟圈,“你们是什么人啊,怎么会想到来找顾家村?”

        杨波笑了笑,“我一个战友,以前是这个村子的,我过来找他。”

        老人拿着烟的手颤了一下,“顾二秀才?”

        杨波愣了一下,“顾二秀才?是顾玉吗?”老人连忙点头,“我记不清他的大名了,只记得他小时候,经常坐在村头,手里拿着一本书,说是想要读书,但那时候他家里没钱,哪里能让他读书啊!不过,倒是有了这个绰号!”

        杨波看向老人,“什么时候发生的泥石流?”

        “去年夏天的时候。”老人道。

        杨波手指抖了抖,声音微颤,“还有存活的吗?”

        老人把香烟掐灭了,却是不舍得丢掉,“那么大的泥石流,又是大半夜发生的,哪里还有人存活?后来,政府也用挖掘机挖了,但是没有用,挖不出来了,泥浆已经灌满了,挖出来也没有用了!”

        杨波回头看了一眼,不禁摇头,顾玉给他的银行卡,杨波早就看过去,加起来十六万八千三百五十七块三mao!

        没想到,竟然已经送不出去了!

        “不过,顾二秀才家里,应该还有个MM!”老人突然道。

        杨波惊喜地抬头看过去,“他MM?”“他MM当时去了他小姑家里,逃过一劫!”老人道。

        杨波点了点头,“您给我说个大概地址,我去找找。”

        说话间,杨波把手中剩下的烟都递了过来,又是送了一盒没有拆封的。

        老人手上的动作一点都不慢,接了过去,“我给你说,你记一下,你到了镇子上,应该也能问到的。”

        杨波记下地址,谢过对方,接着朝着集市赶过去。

        当地的集市,是附近十里八乡J易所在地,每逢单号,四面八方的村民们都会赶过来。

        杨波回来时,已经到了下午五点多钟,杨波问了好J个人,终于是找到了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