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007章 艾拉丝的诅咒

作品:《 神秘金瞳

        两个男子连忙走到一旁,让开了一段距离。

        杨波手中多出一柄玉剑,他没有犹豫,直接用玉剑在伤口处割开了一道三指长的口子,顿时汩汩紫黑血Y从伤口处流出来。

        方大夫送来了一只小盆,杨波把伤者的腿部翘起来,把盆放在了腿下。

        杨波动手在伤者的腿部快速地点了J下,紫黑Se的血Y流出的速度更快了。

        杨波注意着伤者的脸Se变化,见到对方面上青Se稍有缓解,他转身看向送他过来的两人,“你们详细说一下具T情况?这里可是大都市,就算是有蛇虫出没,遇见毒蛇的概率也J乎为零!他这是怎么回事?”

        稍显壮硕的男子走上前来,略微犹豫,但还是开口道:“我们三个是很要好的朋友,我们经常会在晚上一起出去喝酒,但是前天晚上我们喝得烂醉,在从酒吧回去的路上,P埃尔突然就不见了。”

        似乎是为了照顾杨波这边需要翻译,对方说话并不快,还会稍有停顿,留给翻译时间。

        杨波却感觉有些不耐,心里想要尽快把法语学会了,只是他现在的词汇量距离日常用语还有一段距离,这段时间只能靠翻译了。

        壮硕男子接着道:“我们昨天一早才发现P埃尔失踪的事情,我们回去找了很久,都没有能够找到他,我们甚至都报了警,警方那边也有我们报案的记录,可就在刚才,我们想要出门走一走,突然就看到P埃尔躺在门外!”

        “也就是说,你们也没有见到他被毒蛇咬到的现场?”杨波问道。

        男子点头,“没有。”

        杨波皱眉,没有说话,他对毒物了解不多,自然也没有办法辨认到底是哪种毒蛇,不过,他手上有很多种方法,可以解除毒素,倒也不是很着急,只是这件事情怎么听,都很离奇!

        血流速度越来越慢,但是小盆里的紫黑血Y却越来越多,P埃尔面上血Se也越来越苍白。

        杨波盯着P埃尔的状态,却是不好过多去放血,他这里没有输血设备,如果真是把对方的血Y都放光了,接下来哪里还能救回来?

        杨波写了一张Y方J给方大夫,让他拿去抓Y,方大夫接过Y方,却是有些哭笑不得,这可是他的Y馆,怎么他就成为打下手的了?

        不过,方大夫看着Y方,隐隐感觉自己应该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这个Y方看起来很寻常,但却是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他感觉这个Y方一定能够解毒!

        熬Y需要一定的时间,杨波并没有闲着,他把P埃尔的伤口进行了初步的处理,止血包扎了一番。

        只是杨波随即就是愣住了,因为他发现P埃尔突然呼吸急促了起来,而且心脏跳动剧烈,似乎整颗心脏跃跃Yu试,就要跳出来的感觉!

        杨波惊住了,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

        岳珺瑶和颜如玉两人也注意到这边的情况,走了过来,看着P埃尔的状况,满是不解。

        杨波注意到,把P埃尔送过来的两人却是满面惊恐,后退两步,似乎看到了极为不寻常之事!

        “这是怎么回事?”杨波一手在P埃尔身上用力点了两下,一边朝着两人问过去。

        听到翻译的问话,两人面Se都是一变,一直开口说话的

        壮硕男子连忙摆手,“我们不知道,我们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这可是你们的好兄弟,好朋友,你们既然费尽心思把他送过来,就没有想要把他救回来的想法?”杨波接着问道。

        两人面面相觑,不免有些犹豫,但是想到杨波能够救人,稍显瘦一些的男子还是忍不住开口道:“他这是中了诅咒,艾拉丝的诅咒,传说中了诅咒的人是没有办法活下来的!”

        “诅咒?”杨波有些惊呆了,难道西方还有诅咒术?

        杨波回头看向翻译,“你听说过吗?”

        翻译摇头,“我在这边待了四五年了,没有听说过。”

        杨波无奈,走上前,再次把脉。

        这一次,杨波的手指刚放在对方的脉搏上,他就是惊住了,因为对方的脉搏实在是太强烈了,似乎就像是在身T里安装了一个chou水泵,让P埃尔的血Y流动极为迅猛,这种血Y流速造成的巨大血压,压根不是普通人所能够承受得住的!

        这不可能!

        杨波实在是难以置信,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正常人出现这种状况,是绝对难以存活下去的,难道他是血族?

        “你们详细说一下艾拉丝的诅咒!”杨波转身道,他又是朝着P埃尔身上点了J下,P埃尔身上血Y流速渐渐变得缓慢了一些,但是这样却是会给他的心脏带来巨大的压力,并不能持久!

        “这是一种传说中的诅咒,据说中了诅咒的人会血流加快,心脏跳动剧烈,最终会七窍流血而死!”

        “你叫什么名字?”杨波问了一句。

        “我叫伯纳德。”稍微瘦一些的男子道。

        杨波盯着对方,接着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听说的这种诅咒?”

        伯纳德面Se显得有些苍白,似乎对这件事情心有余悸,他摇头道:“这是在我们小时候就流传的一个故事,说是艾拉丝从小因为不听话,所以被种下了诅咒,最终七窍流血而死!”

        杨波皱眉,这不是很多人小时候都听过的故事吗?为了能够让小孩子听话,家长会捏造一些虚构的故事进行恐吓,想必这个艾拉丝的故事,应该也是这种类型吧!

        “按理来讲,像是这种病症应该会有人进行研究的吧?”杨波问道。

        伯纳德摇头,“我听说有人研究这种病症,甚至去年还有一个专家宣称已经找到了这种病症的原理,可就在他准备公开的时候,却突然暴毙了,我觉得这种诅咒应该就是真的!”

        “这不是诅咒,应该是病毒。”杨波道。

        伯纳德两人吓了一跳,连忙朝后退过去,想要距离远一些。

        杨波盯着眼前的P埃尔,不禁皱眉,因为他的心跳越来越快,甚至心脏都开始承受不住压力了!

        汤Y还没有煮好,不过显然,杨波刚才准备的解毒汤Y是没有办法完全解除毒素的,杨波犹豫了一下,还是掏出了一瓶Y酒,朝着P埃尔的嘴里灌了进去。

        似乎因为心脏跳动距离,身T实在太过痛苦,P埃尔牙关紧咬,一时间没有办法灌进Y酒。

        杨波伸手一点P埃尔下颚,对方无意识地张开嘴巴,杨波随即灌了Y酒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