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207章 只手可敌

作品:《 神秘金瞳

        杨波走出去,自然会有人跟着把茶水送过去。

        在别墅前面不远处,就有一座凉亭,亭中有石桌石凳,每日都会有人打扫清洁。

        白眉和尚就坐在石凳上,见到杨波带着两人走过来,也不在意。

        茶水送上,杨波笑着示意,“白眉大师,请用茶!”

        白眉和尚呵呵一笑,端起茶杯,只是他把茶杯放到嘴边,却又是停住了,“杨道友,请问这两位道友该如何称呼?”

        不等杨波开口,秦奋直接道:“我来自秦府,我爹排行老六!”

        白眉和尚轻轻一笑,“原来是秦六道友之子,在杨道友进秦府前,我曾去贵府拜访秦二道友。”

        “只是当时行程匆忙,未能前往秦六府上拜访,实在是遗憾!”

        秦奋却是大大咧咧摆手,“放心吧,我爹不会在意的,他这人向来都是极为和善。”

        “不过,白眉大师,您没能去我家,岂不是很遗憾?”

        白眉和尚顿时愣住了,他刚才不过是客套了一句罢了,他只是跟秦二爷有J情,他连秦六的面都没有见过,能有什么J情?

        不过,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他只能捏着鼻子认了,“正是,极为遗憾!”

        秦奋满意地点头,“既然是遗憾,白眉大师肯定是要去一趟的吧,如果真是去我家,岂能空着手?”

        “白眉大师,您看啊,您是前辈,第一次见到我这样的晚辈,难道不应该准备一份见面礼吗?”

        白眉和尚怔住了,他感觉有些懵,这个逻辑没有问题吗?

        不是要聊秘境的事情吗?怎么就扯到见面礼了?

        秦奋笑着道:“白眉大师,这可是您说的,非常遗憾没能去我家,您去了之后,一定会见到我的!”

        “见到我,就一定要送见面礼,我只不过是把见面礼提前了而已。”

        白眉和尚摇头道:“我没有去你家,自然也不需要见面礼!”

        “不,不,您是佛门大师,怎么能够说谎呢?”

        秦奋赶忙争辩了起来,“我来问您,您心里是不是有去我家的想法?”

        白眉和尚皱眉,但还是点头道:“是。”

        “那您去了我家,会不会见到我?”

        “会!”

        “那您是长辈,见到晚辈,应不应该给见面礼?”

        白眉和尚愣住了,“应该?”

        秦奋笑道:“这不就得了吗?在此,我就多谢白眉大师了!”

        白眉和尚似乎仍旧是有些没能反应过来,自己怎么就要给出一份见面礼?

        他抬头,看到秦奋面上得意的笑容,顿时反应过来,“小子,你耍我?”

        说罢,白眉和尚起身,伸手就要向秦奋抓过去。

        秦奋吓了一跳,连忙叫道:“你可知道我爷爷是谁?”

        白眉和尚面Se难看,他冷哼一声,重新坐了下来,“杨道友,这就是你的态度?”

        杨波轻轻一笑,他还以为秦奋能够帮他赶走白眉和尚,没想到只是耍这样的小伎俩!

        在真正的实力面前,这些小伎俩实在是起不到

        什么作用!

        见到秦奋还要多说,杨波拦住了他。

        杨波看向白眉和尚,“白眉大师,不知道你这次来,是想要什么?”

        白眉大师刚要开口,杨波就是伸手示意,“白眉大师,请用茶!”

        白眉大师皱眉,但还是端起茶杯,茶杯放到嘴边,他又是放了下来,“杨道友,那我就直说了,我是为了不动明王印而来!”

        “你也应该清楚你目前的处境,你本来只是拥有不动明王印,佛门追你,现在你身怀秘境,连道门都不会放过你!”

        “只要你把不动明王印J给我,我可以向你保证,今后不会有佛门之人来纠缠你!”

        杨波本来并没有太过在意,只是听到白眉大师的承诺,他顿时有些心动了起来,如果对方真是能够做到这一点,对他来讲,确实是极大的利好消息!

        不动明王印算不上是他的底牌,就算是J出去,损失也不是很大。

        不过,如果他真是J出不动明王印,会不会被道门认为是叛徒?

        白眉和尚指着杨波身侧的功宇道:“这位应该就是来自秘境的吧?”

        见到杨波没有任何表示,白眉和尚接着道:“你相不相信,即便是你有秘境的修士护身,我也能取你X命!”

        “希望杨道友不要自误!”

        杨波听惯了这种威胁,并没有太多反应。

        秦奋却是一下子跳了起来,“你说什么?白眉和尚,我告诉你啊,不要乱来!”

        “我爷爷一直在关注这件事情,我想他很有可能就在附近,你要仔细考虑一下!”

        白眉和尚呵呵一笑,他看向秦奋,满是不屑,“不过是苟延残喘的老东西罢了,只要我以后不去秦府福地,他就不可能拿我怎么样!”

        秦奋B然大怒,“你刚才说什么,有胆再说一遍?”

        白眉和尚冷哼道:“你不过是活在祖宗的庇荫之下的小畜生罢了,你觉得除了这个身份,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

        “以你炼气境的修为吗?你觉得如果不是因为你来自秦府,我会多看你一眼?”

        “姓秦的小子,趁早收敛一点,不要以为有你爷爷的庇护,你就能为所Yu为了!”

        秦奋气得满面通红,却又不敢多说,他很清楚,自己这时候身处劣势,压根没有办法惩戒对方。

        他这时候,实在是愤恨自己平日不努力修炼,如果他现在也是合道境修为,他一定要打死对方!

        白眉和尚掰回一局,他转身看向杨波,“杨道友,你考虑得如何了?”

        杨波摇头,“我这个人不到南山不回头,倒是想要试一试白眉大师的手段!”

        “好!”白眉和尚B然大怒,他放在石桌上的双手用力一掀,想要把石桌直接掀翻过去!

        只是功宇眼明手快,伸出一只手压在了石桌上。

        石桌纹丝不动!

        白眉和尚惊住了,他瞪眼看向功宇,心中惊讶到了极点!

        白眉和尚是合道境中期修为,他早年曾经炼过一段时间的金钟罩铁布衫的横练功夫,因而力气远超常人!

        他没有想到,竟然被对方一只手就击败了,这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