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69章 要对孩子下手了

作品:《 晓晓知我心

        这些天她可没有闲着,竟然被她查到许墨也喜欢那个贱人,要知道许家在l市的势力仅次于墨家,如果撬动他们之间的合作关系,必然是个两败俱伤的结果。

        “说清楚。”

        “这个嘛,如果苏医生可以跟我合作帮我做一点点事情,我就可以把全部消息共享给你。”

        苏家良皱眉望着她,他很确信这个女人已经疯癫了,此刻她嘴里说的话,是真是假,还需要再斟酌。

        “我为什么要信你?”

        “因为,你别无选择,你派你的亲表妹潜伏在墨氏半年也没有任何线索,就是上次在国外的宴会上被我吓到脸的那个女孩吧,还真是跟外表一样单纯简单。”

        闻言,苏家良抬起头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她许久。

        “别用这种的眼神看着我,自小在别人的注目下长大,这点反侦察能力还是有的,或者说你派得人能力太有限了,我都能看出来,你觉得墨连尘看不出?”

        被她这么一提醒,苏家良忽然觉得事情或许并不如自己料想那样,如果墨连尘早就知道了珂珂的身份,为什么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他是在等自己露出马脚?

        “苏医生,别想了,你下一步要竞选副院长的事情我也可以帮忙,等到那个时候,我们的合作必然会事半功倍。”

        “我会想想。”

        看着他,安雪儿笑着点头,知道他已经在动摇了,并不着急催着他。

        “可以,我就给苏医生一点时间考虑,不过不要让我等太久哦,我可以跟你合作,自然也可以跟别人合作。”

        安雪儿笑着走过来,拍了拍苏家良的肩膀,在奋力跑过来救援的警察诧异的眼神中,潇洒自若的离开了天台。

        “苏医生,您太厉害了,是怎么把那位病人劝说下来的?”

        匆匆跑过来的小护士一脸崇拜的望着苏家良。

        “嗯,我还有事,你留下来跟警察交接一下。”

        苏家良眉头紧锁,满脸心事,不等对方问完就离开了。

        随着电梯下降,苏家良脸上流露出来的心事也越来越凝重了,电梯门开,他低着头走出去。

        “珂珂,是我,你今晚过来一趟。”

        “哦,好。”

        接完电话,张珂珂双手托腮,望着对面简直在发光的男人,陷入沉思。

        “你说,我们经理是不是真的很帅啊?”

        “别再花痴了,我听说经理马上要订婚了。”

        同桌的另一个同事毫不客气的敲了敲她额头。

        “啊?我们经理要订婚了?跟谁啊?”

        张珂珂一听感觉整个天都塌下来了,她十分哀怨的望着墨连尘,哪怕他只是坐在那里听同事汇报,光一个动作都让人觉得眼前一亮,帅气十足。

        “是谁不知道,这种事情等最后新闻一出不就知道了。”

        “啊”

        张珂珂哀怨的长叹一声,小脸皱成一团,跟个苦瓜似的,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张珂

        珂!”

        墨连尘皱眉望着她,敲了敲桌子,示意她集中注意力。

        “赶紧认真听啦。”

        “哦。”

        张珂珂委屈的点头,不时偷偷抬起头偷瞄对面的男人,一直熬到会议结束。

        “哎,刚才经理说今晚加班的人一起去吃饭,珂珂你跟我们一起去吧?”

        “啊,我不去了。”张珂珂前一秒还很兴奋,一想到墨连尘马上要订婚,顿时跟霜打的茄子似的没有了精力。

        “为什么啊?这么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不了,我家里还有事。”

        张珂珂摇摇头,整理好文件材料,背上包一个人往电梯口走过去。

        “走路不看路么。”

        忽然头顶响起一声好听的男声,有些熟悉,她疑惑的抬起头对上墨连尘冷肃的脸,前一秒雀跃后一秒沮丧。

        “你这什么表情?”

        因为她表情过于夸张,墨连尘也不由的多问了两句。

        “听说你待会不去聚餐?”

        “啊?嗯,我家里有事。”

        张珂珂低着头看着脚上的鞋子,这一刻觉得时间过的好慢好慢,以往恨不得能多跟他有单独相处的机会,现在恨不得马上冲进电梯。

        “哦。”

        墨连尘点头。

        张珂珂悄悄抬起头看着他的脸,没什么表情,心里的沮丧更严重了,还以为他好歹会挽留一下呢,现在看来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不进去?”

        电梯门开了,墨连尘发现她还站在外面。

        “啊,进!”

        张珂珂慌慌张张的点头,溜进电梯乖乖的站在门口的位置。

        “张珂珂”

        “到!”

        她几乎是条件反射似的转过身,一本正经的乖巧模样逗乐了墨连尘。

        “经理,您刚才是笑了吗?”

        张珂珂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可她分明看到了墨连尘笑了,而且笑得还挺好看的。不对,张珂珂!都什么时候了,你脑子在想什么啊。

        她懊恼的拍打自己的脑袋。

        “别敲了。”

        “嗯?”

        “会变蠢!”

        张珂珂,“……”满脸黑线,她知道,果然经理还是那个毒舌又腹黑的经理,怎么会露出那么干净的笑容呢,一定是她看错了。

        “待会去哪里?”

        “去我表……表舅家”

        她支支吾吾的回答道,说完立刻低下头,生怕被看出什么来。

        墨连尘淡漠的点头,没说什么。

        “那个,经理,我先走了。”

        “嗯。”

        墨连尘直起身子,跟着她一同走出电梯。

        <

        br />    站在路口,张珂珂不断的对经过的的士招手,可奇怪的是,今天的士都没有空车的,她站在路口好一会儿,正垂头丧气打算挤公交的时候,发现面前停了一辆车。

        “上车。”

        对方摇下车窗,安雪儿看到驾驶座的男人,眼前一亮,但一想到同事的话,默默的往后退了半步。

        “啊,不用了,经理,你们不是要去玩么,不顺路的。”

        “这里不方便停车,快点上车”

        对方不耐烦的催促道,眼神很凶,语气很凶,表情很不耐烦,照理说张珂珂很讨厌这种男生,可不知道怎么的,这一刻,在这寒冷的街头,她感觉到一丝温暖。

        “哦。”

        她低着头,藏住嘴角的笑容。

        “住哪”

        “住……”

        张珂珂下意识脱口而出之前忽然想起表哥的叮嘱,迟疑了片刻,说了个大范围的地址。

        墨连尘转过头看她,张珂珂紧张的握着拳头,真怕他再继续问下去。

        “坐好。”

        张珂珂点头,同时暗自松了口气,她忍不住偷偷往墨连尘的方向看了一眼,他的侧脸也很好看,单手抵着下巴,另一只手握着方向盘,一脸冷漠又随意。

        张珂珂也不知道偷偷看了多久,直到耳边响起他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揶揄,才让她慌张反应过来。

        “看够了?”

        “啊,经理,我到了到了。”

        张珂珂慌张解开安全带,已经准备要下车了,忽然整个人因为惯性身子往前冲,就快要撞上挡风玻璃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一个柔软的手臂挡在了前面。

        “砰!”

        “你疯了!不看路的!”

        张珂珂满脸通红,抬起头看着他脸色很是难看,撇头一看,正好有个人骑自行车跑到了车道上,墨连尘为了避让他急刹车了。

        “对不起啊经理。”

        “下车!”

        墨连尘黑着脸,脸色看起来很可怕。

        “那,您开慢点。”

        张珂珂小心翼翼的解开安全带下车,站在路口,她刚下车,墨连尘立刻把车开走了,丝毫没有等她走进去的意思,她止不住的失落,低下头。

        “珂珂。”

        “表哥?”

        张珂珂抬起头,意外的看到苏家良站在巷子口等她。

        “刚才是墨连尘送你回来的?”

        苏家良一脸警惕望过去,表情凝重。

        “嗯,他正好顺路。”

        张珂珂有些心不在焉的回应了一句,低着头往前走,苏家良跟在后面。

        “表哥,你今天找我来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吗?”

        “嗯,我有个事情要问你。”

        ……

        “什么?你要竞选副院长?可是我爸不是说

        了,让你不要参与医院管理层的事情嘛?他说你应该做一个好医生。”

        “现在情况不一样了,舅舅的话也不能全听,总之,你先帮我把竞选的资料准备好,以备不时之需。”

        “表哥,你究竟想做什么啊?”

        “这个不该你管。”

        苏家良冷漠的看过来,那眼神让张珂珂感觉到十分的陌生。

        “哦。”

        “行,我知道了,我会按照你说的来安排。”

        “表哥,你在跟谁打电话啊?”

        张珂珂洗完澡出来看到苏家良站在飘窗口给人打电话,表情看起来有些严肃,她忍不住问了一句。

        “早点去睡觉。”

        苏家良淡漠捂着电话,回了她一句,却没有直面回答她的问题,然后径直走回自己房间。

        “嗯,你继续说。”

        张珂珂不由的皱起眉头,看着他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往自己房间走,视线随着他一路,忽然落在了客厅的座机上,那是个分机,可以连上他的手机。

        这么想着,张珂珂没有半点犹豫,走过去,拿起座机抵在耳朵的位置,认真的听起来。

        总归是有些偷听的意思,张珂珂有些心虚的握着电话线,紧张的直冒汗。

        “那就这么说好了,我明天找个理由让她带孩子来医院复诊,到时候多开一点药回去。”

        “很好,这方面你是专家,一点一点地加剂量,我们要把主动权抢过来。”

        是个女人的声音?张珂珂有些困惑,奇怪的是这个声音还有些熟悉,好像是在哪里听过一样,她绞尽脑汁想了半天却没有想起来。

        “知道了。”

        张珂珂放下电话,眉头紧锁,电话里表哥提到的孩子是谁?他要对那个孩子做什么?

        苏家良走出房间,看着张珂珂站起来,眼底闪过一丝意外。

        “怎么还没睡?”

        “啊,我本来想看会电视,不早了,我打算睡了”

        “嗯。”

        苏家良点头,拿着一套睡衣往浴室走,直到亲眼看见他进了浴室,张珂珂才猫着身子,蹑手蹑脚的走进表哥的房间。

        “病例在哪里呢?”

        她小声嘟囔着,不时往门口的位置看,生怕苏家良突然进来。

        “找到了。”

        她终于在最后一个抽屉里找到了他口中的病例,却在看到病历上的患者信息时愣住了。

        墨小少爷!

        几分钟后,苏家良洗完澡走出来,看到空无一人的客厅,微微皱眉,心想那小丫头应该是去睡了。

        他拧开卧室的门走进去,余光朝书桌看了一眼,然后收回视线径直走向大床,一脸疲倦的躺上去,很快陷入沉睡中。

        隔壁房间里,张珂珂还未从刚才的震惊中缓过来,她盘腿坐在床上,一手握着手机,另一边不安的咬着手指头,眉头皱成一个“川”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