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04 牢房拜师

作品:《 谁家王妃拽上天

        鸟叫声叽叽喳喳。

        “吃饭了!”来人“嗷”一嗓子,“咣当”木桶落地,“咔咔咔”漆黑油亮的勺子正与监牢栅栏奏出“和谐”的乐章。

        “咦呀呀……”还有人吊嗓子,牢房里也是各色人等。

        “啊,别抢我的饭。”有人哀嚎,又似被人打了,嚎得更加卖命。

        郑悠然无奈睁眼,这牢房真不是人待的地方,想睡个好觉咋那么难?门缝处放着一个搪瓷碗,里面黑乎乎的糊状物上腻着一根黄菜叶。

        别的穿越者山珍海味,她吃牢饭。苦啊!

        郑悠然看着那破口的搪瓷碗发呆,正相看两厌之时,忽见那碗正慢慢移向隔壁?这是什么操作?隔空取物?

        不过转瞬的功夫,那碗已经“走到”隔壁牢门前。

        “嘿嘿,”一只黑瘦的手抓了碗。未待她看清,那人“咕噜咕噜”三两口吞了下去,随后打个饱嗝,“呃……舒服,抢来的饭就是香!”

        牢饭被人眼睁睁抢了,还被奚落!苦也!

        “强盗”是一个年约五十、浑身黑瘦、蓬头垢面的老头子,眼冒着精光,正咧着一嘴豁牙“嘿嘿”笑着。

        “我乃天机门掌门,你可尊称我一声牛掌门。”豁牙老头不要脸地介绍自己,“也可以叫我牛天师。”

        “叫你牛天屎还差不多。”

        “你这孩子真没礼貌。”豁牙老头转来转去,眼里精光四闪,坐下来抠着脚,又闻了闻手,“你一个清清白白的人怕是住不惯牢房吧?”

        “可不,我看您老人家住得相当习惯。”郑悠然前世是个尊老爱幼的大好青年,但是这老头,她真的没办法尊敬他,只能怼他怼他再怼他。突然想到自己竟安稳地睡了一觉,不是说要连夜审问她?

        “我皮糙肉厚,又是个不拘小节的,住哪里都好。”豁牙牛天师见她愿意说话,十分高兴。他可是在这牢房足足待了大半年,没人陪着斗嘴,嘴都瓢了。

        “是不是在想为啥没人审问你?”不知何时豁牙牛天师正巴着栅栏探头探脑地似要挤进她的牢房。

        郑悠然白了他一眼,这人倒惯会猜人心思。

        “嘿嘿,那县太爷,”豁牙牛天师一脸八卦的样子,“新纳了一房小妾。那小妾昨天夜里正生孩子呢,还是难产!你呀,算是躲过一劫。不过今天……”

        他的意思很明显:今天她怕是要受皮肉之苦了。又幸灾乐祸道:“虽然秦大人是个仁慈的,可你摊上的案子动静太大,已然惊动天听。圣上虽缓了他几个月,眼看要到期限,怕是他也想尽早结案。”

        “牛天师定有法子救我。”郑悠然一脸谄笑,该低头的时候就得低头,谁让她能屈能伸呢,“我在这大牢之中能遇到天师这般深藏不露、行侠仗义、悲天悯人、普渡众生、才高八斗、风流倜傥……”她语文水平有限,绞尽脑汁地想着,眉毛也是拧了八圈还多两圈。

        早知道应该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可惜她前世是个学渣渣。

        豁牙牛天师见她颇上道,咧嘴露出豁牙:“嗯,不错不错,夸得有些过,只是这风流倜傥倒十分符合本天师的气质。”还不忘投来赞许的目光。

        郑悠然嘴角抽了抽:“是是是,论相貌,您老天下第一。”心里忍不住狂吐,说这样违心的话,怕不是要遭天谴?

        豁牙牛天师很是受用:“你盘腿坐下,跟着我念,保管你药到病除,啊呸,保你心想事成。”郑悠然看他土匪样,十分怀疑他的身份。但好歹他能隔空取物,想必也有些本事,这样想着便盘腿坐下,闭上眼睛。

        “吾乃上天入地风流倜傥牛天师……”

        “吾乃上天入地风流倜傥牛天师。”郑悠然依样而念,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嗯,这咒相当得特别。

        “许汝香果美酒,献以牲羊牲马,送吾三个愿望。”豁牙牛天师变得颇庄重,郑悠然见了也只得依样画葫芦。

        “呔,”老头摇头晃脑,指着郑悠然大喝一声,“变身!”说完不忘

        在她头上狠吹了几口“仙”气。

        妈呀,这是个有味道的咒语。

        闭眼的郑悠然自然看不见豁牙牛天师狡黠的眼神,听他说“成了,你起吧”,睁眼起身,转过身摸了摸,多出来的东西果然不见了,不由得心里一喜:“多谢牛天师,您真乃神人也!”

        “咳咳,”老头一脸不自在,其实他啥也没做,只不过知道那主仆二人已恢复了她的身体,接机占个小便宜罢了,“那个,主要是你有机缘。不过……”豁牙牛天师转着眼珠这才要说出他真正的目的。

        看他一脸算计就知没好事,郑悠然挑眉:“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耍赖的本事,脸皮厚的重要性,在此刻显得尤为突出。

        救命之恩,总不至于让她以身相许吧?

        “你那是什么眼神?本天师知天命的年纪,怎会看上你这小丫头?”何况,这丫头长得实在……

        豁牙牛天师话头一转:“不过,本天师见你天资不俗,欲收你作徒弟……”

        “师傅在上,请受徒弟一拜!”

        老头本以为还要费些口舌,毕竟天机门口碑差了些,没想到这丫头这么好哄骗,不由得意起来:“好好好,好徒儿,快起身……”话没说完,只见郑悠然起身后伸出手来:“师父,拜师礼拿来!”

        天,他还没管她要束修……

        “莫不是咱们天机门底蕴不厚?”没啥好宝贝?

        “怎么会?”豁牙牛天师不情愿地从身上摸出一块玉佩来。玉佩做工古朴,上面只有一个人字,一看便知不是凡品。郑悠然乐开了花,没想到这老头还挺舍得下本钱。

        只是,他用手抠过脚?可是宝贝又那么好……

        最后,郑悠然还是遵从了内心真实的想法,从身上找了块帕子接了过来。

        豁牙牛天师看着她的帕子,“嘿嘿”直笑,鼻屎油污一坨坨的,竟然还嫌他脏?

        郑悠然红了脸,这正主实在是脏得一言难尽!

        这玉佩还是他师父给他的,唉,就这么被人抢走了。不过,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宝贝骗不来妖星。豁牙牛天师暗自安慰自己,这女子能助他天机门壮大,到时候啥宝贝没有?

        “师父,您老本事那么高,咱们逃走吧!”郑悠然提议,丝毫没有怀疑此事的真实性。若他真有换人身体的本事,还会被关进来?

        “这个,出去是能出去的,只不过……”豁牙牛天师还未说完,曲柱子带着人进来:“打开牢门,秦大人要审犯人。”

        郑悠然被人粗暴地带到秦大人面前。秦大人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头,竟然还能让小妾生孩子,真是老当益壮啊!

        “你那是什么眼神?还不快跪下!”郑二呵斥道,“怪道遍寻你不着,原来扮成女人了。快从实招来,为何要杀害那七名少女?若非机缘巧合,你是不是也要杀那苏月柔?”

        郑悠然辩白:“大人,小人确实是女子。破庙里那主仆二人陷害小女子。还望大人明鉴!”

        秦大人一说话,几根胡须抖得厉害:“让厨娘再验身。”

        “大人,她进来后,小人已让厨娘验身了。她是男子无疑。”郑二斩钉截铁地说,“小人怕那主仆二人有诈,早存了心思的。”又颇鄙夷地骂道:“男子汉大丈夫敢做敢当,你若冤枉,那七名女子岂不更冤?”

        “上刑。”秦大人言简意赅,当真是惜字如金。

        “不要啊,大老爷,小的真是女子啊!”郑悠然开始鬼哭狼嚎,“难不成,你们要屈打成招?”

        “不见棺材不落泪!”郑二吩咐曲柱子,“去,把刑具带上来!”

        苍天啊,大地啊,她即将被严刑逼供了!大家速度来围观啊,堂堂穿越女主居然沦落到这步田地!

        苦啊!

        “且慢!”有人高声阻拦。

        貌似救兵来了?妈妈呀,她的女主光环也该发挥作用了吧!


如果您觉得《谁家王妃拽上天》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http://www.qbyqxs.com/xiaoshuo/469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