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487 鬼涧顿悟(上)

作品:《 寻诡者

       

鬼灵藤种植区下层,才是鬼涧真正的深渊。



       

在研究室休息调整半天后,黑渊于翌日清晨起身前往鬼涧最下层,涧守值守的地方。



       

通道口藏在研究室后一处岩石缝隙内,进去后不久光线就全部消失,需要照明工具。而且这里的路直转直下,只有专业的攀岩设备才能下去。



       

因研究室搭建在通道上方,每隔一段时间,就需要送物资下去,族里早在这峭壁上安装了岩钉等可攀爬之物。



       

黑渊动作小心敏捷,不到十分钟便落在地面。



       

落处是一小个岩石空腔,通道在另一边,可通行缝隙再次变得狭窄,需要侧身才能通过。



       

这样,又走了进30分钟,通道尽头外豁然开朗。



       

黑渊无法描述眼前看到的东西多么诡异夺目,他站在崖壁上定定地望着脚下巨大深幽中心那株浑身沐浴在蓝紫色荧光中的鬼灵藤王。



       

男子所站之处在深幽空腔崖壁中部,能看见空腔内大部分区域事物。因鬼灵藤王的存在,空腔里并不黑暗,黑渊脚下小路沿着崖壁山势缓慢旋转而下,大约两圈后向空腔内部伸展出一个狭窄的平台。



       

鬼灵藤王就静静生长于平台顶端。它的身体庞大到无法想象,藤条蜿蜒静置于平台周围的虚空中,动作幅度平缓,向一幅充满魔幻色彩的3D画。



       

粗壮藤条上长满手掌大小蓝紫色叶片,荧光正是从这些叶片上散发出来。在叶片之间,黑渊隐隐约约看见9个人头。



       

黑渊一愣,立刻想到黑沼口中提到的诡异花朵。



       

能让他觉得诡异,只有花朵样子像人头才有的感觉。



       

这里距离深幽平台还有很长距离,黑渊决定再靠近一些观察。



       

到了这里,身上装备可以再去掉一部分,随即他转身返回通道,将装备再次清理,把几样用不到的重物、绳索放在通道口。



       

然后他站在崖壁上,将精神力拧成细绳向空腔下延伸。



       

...还好,看着空旷,实测不深...



       

黑渊的动作很小心,没有惊动鬼灵藤王,精神力能到底,粗略测算下来,空腔底就是整个鬼涧最深处,而整个空腔半径不到百米。



       

沿着崖壁小道盘旋而下,走了半圈后,视野又不一样,这一次他和下圈平台重叠,那株鬼灵藤王植株内赫然坐着尊枯瘦老者。



       

看见这位老者时,黑渊的心脏猛地跳动起来。



       

...他是...



       

热泪盈眶,黑渊一步跨出小道。



       

就在他即将摔下悬崖时,那老者双目微抬,一对浑浊的眼珠顿时精光灼灼。



       

男子垂直掉下悬崖,平台顶部的鬼灵藤王浑身荧光大亮。



       

“放肆。”一声沙哑厉喝,就见老者手里拂尘一挥,年轻人的身体诡异悬停在虚空之中,鬼灵藤王不再有任何动作,只是藤条颤了颤,仿佛在诉说委屈。



       

......



       

老者身形瘦削枯瘦,长期值守在鬼涧深幽的他没有阳光照射,皮肤病态地苍白,头发全白,没有一丝黑色,精神矍铄,不怒而威。



       

那落崖的年轻人被他一佛层带了过来,把人翻转后平平置于平台地面。



       

看见年轻人脸的那一刻,老者如遭雷击。



       

“小渊,是你吗?小渊......”



       

黑渊从恐怖的黑暗里睁开眼,朦胧间看见一张有些熟悉的面孔。



       

这张脸他在太虚战场历练时见过,那场关于25年前,族冢秘境大灾变的回忆里,有他。



       

此人便是上代黑族大长老,黑。



       

黑渊的爷爷。



       

黑渊长得像母亲水星儿,而父亲黑槐和爷爷黑几乎一个模子。



       

老者枯瘦如鬼爪的手颤巍巍地抚摸着孙儿的脸庞。



       

老泪纵横。



       

“爷爷......”黑渊也是泣不成声,长这么大,第一次哭得像个孩子。



       

抱住爷爷的手顿时摸到一片冰凉。



       

心中大感不妙,黑渊坐起,看向老者身后。



       

3根手臂粗细铁链,1根的一头刺穿老者血肉,一头深锁在崖壁上,还有2根铁链锁在鬼灵藤王身体上。



       

“爷爷!”黑渊大惊,心中强烈的惊恐悲痛还有愤怒。



       

“是谁干的?”



       

从没有过的怒火在曾今的冷面青年脸上出现。



       

“没有谁,小渊,是爷爷自己锁上的。”



       

“不可能!”



       

“是不是族长?”黑渊目眦尽裂,手上额头脖子上青筋暴起。



       

“不是族长,小渊冷静下来,冷静......”老者的声音里带着不怒自威的威压,强大且温柔的灵元随着声音回荡在鬼涧深幽。



       

黑渊大脑一阵恍惚,双眼逐渐清朗,终于从愤怒中走出。



       

“爷爷,我,我刚才怎么了?”



       

曾经的黑族大长老,如今的鬼涧涧守黑柔声笑道:“傻孩子,这里地势特殊,鬼灵藤王随时窥视,一点情绪波动都会被无限放大。”



       

再次摸到爷爷身后3根铁链,黑渊的眼睛再次湿润,不过这一次情绪没有太大起伏。



       

“不错,学得很快。”



       

老者一笑起来,深褶就把一双老眼完全挡住。



       

“爷爷,你,你怎么会成为涧守的?”



       

黑渊的话没说完,还剩半句,他很想问爷爷,为什么弄成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好孩子,坐下,爷爷慢慢和你说。”



       

表面上看,黑是被当年叛族一事牵连影响,好似被放逐于此的罪人。实则也是一种变相保护。



       

二人身后鬼灵藤王无比高大,身体直径达到了恐怖的30米,它伸出几根粗壮藤条,展示鬼影头颅,好奇地盯着这个让它觉得美味至极的年轻人类。



       

像个吃瓜群众乖巧瞪着几双鬼眼,听爷孙两谈话。



       

别看它现在人畜无害的模样,只要察觉一丁点老者对年轻人的轻蔑和无视,那家伙绝对会成其根下亡魂。



       

自打黑渊出生,黑就没见过这个孙子。



       

这不一见面,老者就盯着娃娃看个没完。



       

见他星眉巧目,俊朗不凡,身材样貌完全不输他和儿子黑槐,老怀欣慰,多年夙愿终于得偿。



       

黑嗓音提高不少,气度高大起来。



       

“小渊,你能走到这里,证明你见过族长她老人家了。”



       

黑渊心里对于爷爷从大族长沦落到此,还被3根铁链锁在此处的缘由耿耿于怀,想到或许真是族长所为,心中不愉快。



       

“见过。”黑渊语气平淡道。



       

“那爷爷就长话短说。”



       

黑把小渊的一双手搁在膝上,用极温柔的语气缓缓将25年前族冢秘境大灾变的故事讲述一遍,从他的角度。



       

“大灾变发生大约一年前,你父亲从某个渠道打听到一个秘宝信息,据说那个秘宝关于一张残页......”



       

“他去找了,确实找到了......”



       

“半年后,你父亲找到秘宝所在,不小心释放了里面的怪物,被一直追杀。他回到黑族,告知了我和族长一切......”



       

涧守黑的话印证了黑渊不少猜测,父亲当年不是热血无脑闯到藏宝地去寻残页,更不是要独吞,他发现残页线索后第一时间就告知了族长、爷爷以及师公黑九,是在他们三人授权下才独自去寻找的。



       

更不像外界所传那样,父亲要借助族冢秘境中的强大生灵灭杀怪物,以族长他们几人的能力,杀一只SCP-096绰绰有余,他们只是觉得残页秘宝事件背后有蹊跷,将计就计而已。



       

那一批被族冢秘境大阵绞杀的九监同胞更不是死在父亲黑槐的疏忽自私下,而是寄生在他们身体里那种虫肉怪钻出人体,攻击大阵时,被大阵内的生灵杀死。



       

死掉的人都是被那种怪物寄生的躯壳。



       

大灾变的发生让族长他们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敌人比他们想象中强大更多。



       

一个敢打上古神兽主意的陌生怪物,一个敢闯九监的恐怖强者,实力必定与族冢秘境里的强大生灵是一个等级。



       

黑渊颤抖开口:“爷爷,族冢秘境里究竟藏着什么生灵?为何如此神秘?”



       

爷爷黑用极为尊敬的语气道:“麒麟,上古神兽里最神秘的存在,八阶。”



       

只听一声倒吸气,黑渊虽然心中早有猜测,可被爷爷用如此肯定语气说出来,还是非常震惊。



       

上古神兽,麒麟,已知神兽中最强大的存在,八阶。



       

换言之,那背后计划一切阴谋的异界存在,近似八阶或同为此阶。



       

“难怪,难怪此冤父亲必须得抗起来,难怪您要被驱逐到此处,难怪这么多人受牵连,遭排挤的排挤,遭灭口的灭口,遭无视的无视......”



       

黑摸着小渊的头,叹息道:“大灾变不过是开始,不过是对方的一次试探而已,一个等同于麒麟的陌生强者降临地球,九监之前竟一点风声都没有收到,可想而知对方的智慧有多深不可测。”



       

“面对藏在暗处的强者,九监尤其是我们黑族,不得不打起精神小心处理。你父亲为了大局自愿牺牲,爷爷也是主动申请来鬼涧闭死关,等待契机。”



       

黑渊双眼朦胧,不甘道:“爷爷,可为什么是我们家?”



       

从小到大他问过自己这个问题,为什么是自己,后来知道父亲的事,知道了父亲抗下的罪名和责任,他问自己,为什么是他们家。



       

“傻孩子,不是我们家,还有别家,既然落到你父亲头上,我们是家人为他抗下便是,有小家才有大家,有大家才能护小家。黑族才是我们黑家的根,才是我们能勇敢徜徉的水。”



       

“你父亲有大才,有责任,他告诉我,牺牲他一人,能麻痹藏在暗处的敌人,为黑族争取更多时间,我们才有赢的把握。”



       

黑槐是英雄,死得冤屈悲壮,死后25年都背负骂名。



       

唯一知道真相的几人还得守口如瓶,因为他们要让黑槐的死有价值,要布局秘查真相,要找到藏在暗处的罪魁祸首,要保黑族后人世代平安顺遂。



       

父亲黑槐死后,爷爷黑从大长老职位退下,主动申请来鬼涧闭死关,扩大黑槐叛族一事的影响。黑九带的族选小队被拆散,为黑槐伸冤的所有人都被处罚,黑八十八被扔进族冢秘境闭关十年,蓝战夫妇被送进残页世界,黑渊被黑九带离黑族,在蓝城依靠蓝族的暗中守护长大。



       

母亲水星儿难产而亡,她的族人不敢轻易踏足黑族族地,沉寂25载,默默守护黑渊成长。



       




如果您觉得《寻诡者》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4698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