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一章:神躯与救世主(1.1万字大章)

作品:《 末日拼图游戏

       

雾内,未知区域。



       

忽然出现的神秘存在,让几个井字级感受到了极大的压迫感。



       

如今还活着的四个井字级里,也唯有井四较为淡定。



       

一方面,是因为他与井的联系较弱,且本身实力远远超过了其他井字级。



       

另一方面,不管这个跳脱了因果的存在,到底是不是站在人类的一方——



       

对于他来说,造成的结果也不会更遭。



       

井一的目的在于拖住井四。



       

但如今,因为某个强大的存在出现,发生了很大的变数。



       

在井四看来,如果这个忽如其来的变数,是站在扭曲一方的,那么人类会死,高塔会毁灭。



       

最终结果,和井一拖住自己是一样的。



       

反之,如果这个变数站在人类一方,白雾就不会死,甚至很有可能——扭曲之源的躯体,也会被进一步摧残。



       

与自己一起抗争的人类活了下来,且自己要杀死的存在,躯体变得更加残破,这无疑是利好消息。



       

综上来说,井四至少看到了变得更好的可能性。



       

而且这个可能性极大。



       

“看来,高塔的覆灭忽然有了悬念,我可以答应你,不去阻碍你进攻高塔。”



       

井四答应了井一的条件,井一试图算出某段因果。



       

但现在一切都太迟了,高塔战场附近,产生了隔绝一切的力量。



       

哪怕是井一,也无法想象会有这样的一股力量。



       

胜负的天平,因为巨大的变数开始发生了变化。



       

……



       

……



       

高塔外围。



       

当聂重山振翅而来的时候,众人都感受到了聂重山强绝的气势。



       

唯有白雾知道,聂重山忽然出现,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个天下无双的怪物,成为第三个跨越了井字门槛的恶堕。



       

不过我们应该怎么给它命名呢?聂重暮?刘重山?嘶,超级赛亚人合体的命名规则是啥来着?要不我们参考一下这个?我承认,这个问题难住我了。】



       

眼睛的调侃仿佛没有感情。但或许此时此刻,也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



       

甚至当白雾看着泛着黑晶石光泽,满身战斗词条的聂重山,其实是该高兴的。



       

任何一个这样的顶尖战力,在接下来的战斗中,都该发挥出不小的作用。



       

白雾与刘暮的交情也不怎么深厚。



       

但他还是感觉到有些悲伤。



       

聂重山终于抵达了战场前段,他一夫当关,隔断了恶堕之城的进攻路线。



       

而白雾,五九,黎又,镜恶堕,四个人也同样的,让战场中段后段安然无恙。



       

这让聂重山有些钦佩,只是当聂重山看到五九的时候,他的表情变得很复杂。



       

有些事情,比战斗更难。



       

但聂重山没有耽搁时间,简单讲述了自己在恶堕之城看到的。



       

提及到黑雾和巨手的时候,白雾眉头一皱。



       

“看来最糟糕的情况出现了。”



       

“什么情况?你知道那个怪物?”聂重山不解。



       

五九和黎又也看向了白雾。



       

白雾点点头:



       

“我在启示里得到的消息是,高塔里封印的那个怪物,躯体被分为了好几部分,而农场所掌握的,就是手。”



       

“那个怪物到底多强?”聂重山又问。



       

白雾摇了摇头:



       

“不清楚。无法参考。”



       

白雾还记得,按照启示的说法,井一靠着怪物的躯体,牵制住了井四。



       

而当高塔毁灭之后,躯体有了自己的灵魂后,实力再度提升,就超越了井四。



       

但也杀不死井四,只能将井四封印在新的高塔里。



       

所以白雾的判断,哪怕是没有灵魂的躯体,只要操控得当,实力或许不如井四,但也差得不远。



       

如果只是阿尔法的手还好,但根据聂重山的描述,也许不仅仅是手。



       

巨大的黑雾或许还遮住了其他的部位。



       

至于井四……



       

那是白雾现阶段连想都不敢想的对手。



       

井四的一部分躯体,就让自己与队长死了一千多次。



       

如果不是陶教授的执念,可以让那个区域的人无限复活,自己与队长根本不可能打败井四。



       

“总而言之,接下来的战斗,我们胜算很低。”



       

白雾也不知道,自己留下的后手,能否阻挡住这个怪物。



       

“高塔一旦摧毁,人类会何去何从?会灭绝吗?”



       

聂重山问出了这个问题。



       

现在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白雾直言道:



       

“高塔里的人,几乎都开始往避难所转移,而战场上的人,如果一旦败退,可以沿着西方,前往港口,方舟会接应我们。”



       

“至于灭绝,倒是不会,因为在桑切斯,还有一座聚集着很多人口的城市。”



       

“但根据启示内容,大多数人类会被抹去一部分常识认知,会对我们这些盛国人恨之入骨。”



       

“歧视也会逐渐加深。”



       

白雾顿了顿:



       

“总之,未来会很糟糕。而且会越来越糟糕。雾内雾外的各个地方,扭曲会不断加深,那个怪物的重心不是灭绝人类,但它也根本不需要出手。”



       

“因为人类的生存空间,会因为规则被不断压榨,可以预见的是,最终人类将没有地方可去。”



       

五九说道:



       

“不能让这样的未来到来。”



       

聂重山也点头:



       

“也就是说,这座破塔如果真的破了……一切也就都完蛋了。”



       

白雾也认真的回应:



       

“是的,我不接受这样的未来。”



       

正午,烈日高悬。



       

巨大的战场上,炙烤之下,到处都是之前怪物血液的味道。



       

聂重山和五九,都有了死战的觉悟。



       

白雾和黎又,却又有着自己的小心思。



       

而在五九的传话下,沟壑另一侧的人类联军们,也打起了精神备战。



       

因为按照五九的说法,此前他们辛苦作战的那一夜,以及险些被井五以一己之力逼到败退的清晨一战——



       

跟接下来的战斗相比,不值一提。



       

仿佛一切只是一场超负荷的热身运动。



       

五九希望每个人都有死战的觉悟。



       

这也让每个人都很紧张,不知道接下来,还会看到什么样的怪物。



       

而真正知道五九为人的人,都很清楚,五九不是一个喜欢夸大的人。



       

越是了解五九,就越明白接下来的战争,可能极为惨烈。



       

林无柔,王势,商小乙,白小雨,尹霜,七队先锋组成员聚集在了一起。



       

大概是交流着类似遗言的东西。



       

“说起来,你们有没有觉得,有一双眼睛盯着你们。”白小雨怯生生的。



       

商小乙摇头:



       

“你怎么比我还怂,这能有什么人盯着你?”



       

王势也很纳闷,林无柔笑道:



       

“白小雨就是这样的,跟个小白兔一样,别怕!你王势哥会保护你的!”



       

平日里王势说话总是喜欢带上林无柔,将其和林无柔划分到一个智商阵营。



       

这让林无柔很无语,于是林无柔决定还回去。



       

但王势乐呵呵的:



       

“是啊,别怕,你们都别怕,真要出现了危险,我肯定死在你们前面。”



       

“乌鸦嘴,呸掉。”尹霜忽然开口。



       

虽然她平日里冷冰冰的,七队的几个男人里,能够入她眼的,也只有队长和白雾。



       

但尹霜一直把林无柔,王势,商小乙他们当做自己的亲人。



       

因为她已经没有了亲人。



       

尹霜看了一眼白小雨,是因为她和白小雨一样,感觉有双眼睛在窥视她。



       

只是很显然,窥视白小雨的,和窥视自己的,不是同一个人。



       

不过尹霜没有说出来,她只是说道:



       

“队长的叮嘱你们也听到了,王势,无柔,小乙,还有你,白小雨,你们都记住了。”



       

众人正襟危坐起来,没有了五九和白雾,尹霜就是七队的队长。



       

“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如果你非要去逞能,只会拖累那些人。我们做好力所能及的事情就好。”



       

这话不怎么热血,但很实用。



       

“如果连白雾,连队长他们都解决不了,面对这些敌人,我们能做的,就是努力活下来。”



       

尹霜说道:



       

“在避难所等待希望也好,或者说按照队长说的,沿着西港口,前往方舟里寄人篱下也罢,我们第七队……一个都不能少。”



       

尹霜何时说过这么多话?林无柔忽然意识到,也许即将到来的战斗,真的会很惨烈。



       

白小雨睁大眼睛,一改怯生生的姿态:



       

“我们第七队,一个都不能少!”



       

“好!不管是避难所还是方舟,不管人类的未来怎么样,第七队,一个都不能少!”



       

众人纷纷发言,各自心里,却又都有了觉悟。



       

……



       

……



       

在第七队彼此交换着意愿的时候,聂重山原本打算和五九说一些事情。



       

但被郑岳打断了。



       

而聂重山准备和白雾解释的时候,白雾又去找了该隐。



       

战场中段,白雾说道:



       

“无论如何,这场战斗之后,一切都算是结束了,该隐,你是黑桃k的弟子,关于黑桃k,你有没有什么想要告诉我的?”



       

“还有,你是不是隐瞒了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



       

“当初你的一众门徒里,以利亚提到的一个你无论如何也想摧毁的东西,是什么?”



       

“再不说的话,说不定就没办法说了。”



       

该隐有些意外:



       

“如果即将到来的战斗是一场死战,你在这里与我交谈,倒是让我有些意外,但我凭什么告诉你呢?”



       

开口的是该隐本体,不过该隐为了让自己更加熟练的操控三具躯体,第二句话是柳龙的身体说的:



       

“我的秘密,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我师父做的事情,可不比那个红桃k少。”



       

白雾不太懂,事实上该隐也不太懂。他的确比白雾知道的要多一点,在关于黑桃十这方面。



       

不过很有限就是了,而且该隐很清楚,与黑桃k相比,自己只是学到了一点皮毛。



       

“你的序列,欺诈者,怎么来的?”



       

“这不是你该知道的。至于我,你也不用担心,无论高塔是否被摧毁,我都会活下来的。”



       

该隐略微停顿后,用庞黎的身体说道:



       

“只有活人才配知道那么多。”



       

白雾其实很想再多问问,因为他一直有一个疑惑。



       

初代,白远,小鱼干,黑桃k。



       

作为农场的黄金一代,可以说初代,白远,小鱼干都有着极大的成就。



       

哪怕是白雾最不喜欢的白远,也有极深的布局。



       

白雾能够一路走到今天,可以说与这三个人息息相关。



       

但黑桃十呢?



       

仔细想想,黑桃十在白远口中,是一个值得敬佩的对手。



       

但白远要夸人何其困难?自己在白远眼里,是一个残次品。



       

井五在白远眼里,是一个报废品。



       

黑桃十或许只是凭借着资质,让白远认为是个值得一战的对手。



       

但越是如此,这样的人不该越有成就么?



       

他的成就呢?就是一颗子弹将自己送来异界吗?



       

还是说……教出了该隐?



       

总感觉这一切都是幌子,总感觉黑桃十也是一个关键人物。



       

甚至在井六的说法里,黑桃十对自己至关重要。



       

此前他以为至关重要,就是黑桃十将自己送来。



       

但现在白雾觉得,这四个字的含量太重。



       

黑桃十做的事情,不该止步于此。



       

他想要了解更多,可这个时候有着强化视觉,且拿着望远设备的参谋,惊呼道:



       

“来了!怪物们来了!”



       

随着参谋的惊呼,随着那股灭绝一切的气势传来……



       

人类的所有交流,不得不中断。



       

从这一刻起,他们开始了最后的家园守卫战。



       

所有人拿起了武器,全神戒备着。



       

秦纵大声的指挥着战场,让前中后段的人各司其职。



       

而聂重山,五九,白雾,黎又,镜恶堕,这五个最强大的存在,在沟壑的外侧。



       

他们准备不计一切代价,将所有恶堕拦截在沟壑之外。



       

同时,想办法消灭敌人的首领。



       

……



       

……



       

高塔远处。



       

巨大的黑雾像是从天河倾斜而下,形成了一道垂落的瀑布,又或者天幕。



       

黑雾之下,无数恶堕神态癫狂的冲向高塔。



       

比起之前进攻的恶堕,它们似乎少了很多理智,变得更加疯狂。



       

而黑雾之中,一只巨大的,镶嵌了满了“嘴”的手臂,从黑雾中破出。



       

沟壑外侧。



       

巨大的压迫感逼近,黎又第一次感觉到了某种恐惧。



       

这是扭曲之主,对于恶堕天然的压制。



       

这种恐惧感,白雾和五九反而没有。



       

【我无法评估它的力量,这可是比井字级还要麻烦的东西,它就是扭曲的具象化。



       

但可以告诉你的是,它没有自己的意识,现在控制这扭曲具象体的,是另外一个存在。



       

我并不确定,找到这个存在,切断他与扭曲具象体的感应,是否能够阻止它,但或许这是唯一的方法?】



       

几乎是无可奉告,信息极为有限。



       

不过这一幕白雾不陌生。



       

按照启示里的说法,井一操控扭曲具象体,与井四作战。



       

如果具象体本身没有意识,那么只要找到操控者,或许能够瓦解这场危机。



       

“不管敌人多么强大,我们得先下手为强!聂重山,黎又,镜子,你们三个负责镇守防线,不要让任何一只恶堕越过沟壑!”



       

黎又不喜欢被命令,但现在为了大局,她必须接受白雾的调动。



       

五九说道:



       

“我们做什么?”



       

“还记得灯林市我们做的事情吗?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突进,不断突进,我需要队长你不断发动瞬影,带我接近那只手!”



       

五九看向黑雾中出现的手,虽然不会如同恶堕一样感到恐惧,但那种强大的压迫感,仿佛邪神降世的巨大邪恶气息,他还是能够感觉到。



       

“没问题!”



       

五九与白雾瞬间消失。



       

而黎又也强行压制住恐惧,神识扩散开来,



       

就在五九和白雾身影出现的刹那间,二人的脚下忽然出现了冰柱。



       

但这并非是敌人的手段,而是黎又的手段。



       

借助脚下的冰柱,五九和白雾再次发力,展开了二段跳,三段跳!



       

每一次跳跃,都会跨越极大地距离。



       

他与五九就像是火箭一般。



       

五九负责推进,白雾则是摧毁一切的弹头。



       

在推进结束的瞬间——



       

白雾一手握着骑士剑傲慢,一手握着嫉妒大剑,嘴里咬着贪婪匕首,准备对那只手发动最强的进攻。



       

这一刻,无数的恶堕试图飞上天空保护那只手。



       

但黎又的手段就像是围绕着白雾展开一样。



       

随着此前与五九不断杀戮,黎又的实力大增,吸收了不少奇特的手段。



       

在白雾的身后,黎又再次变了模样,化身为巨大的杀戮机器。



       

无数恐怖的轰炸如弹幕一般密集的出现在白雾前方,精准的替白雾扫清了障碍。



       

白雾离那只手,越来越近!



       

可就在这个时候,黑雾之内,扭曲之手的彼端——井鱼的身体仿佛一半已经融入了扭曲之手中。



       

他猛然间睁开双眼:



       

“你以为你面对是什么?想要先下手为强?”



       

井鱼冷笑。



       

当白雾即将抵达终点——扭曲之手手背的瞬间,一道巨大的圆形法阵,仿佛天海中的倒影一般出现在云层之上。



       

这个瞬间,巨大的扭曲……让白雾的身影消失。



       

而同一时间,这巨大的法阵,让整个战场如同被打乱的拼图一般错乱。



       

传说级畸变词条——扭曲棋盘。



       

让法阵笼罩的地方为领域,领域之内,任何人在任何位置……都由自己决定。



       

如果说宴自在的两极置换,是与对方发动换位——



       

那么这就是两极置换的极限进化能力,在空间上,井鱼瞬间将空间扭曲化,让所有人出现在自己希望他出现的位置。



       

仅仅一个瞬间,白雾忽然出现在了高塔的后方。



       

张开了巨大结界的镜恶堕出现在了天空一千五百米处。



       

五九和黎又在沟壑之下,聂重山则在战场中段。



       

而原本那些脆弱的人类——



       

忽然间暴露在了沟壑的外侧。



       

棋盘瞬间打乱。



       

秦纵原本伤亡率最小的布局,忽然间迎来了最惨烈的一刻。



       

所有冲刺的恶堕,面对的不再是强大的五名镇守者,而是……无数弱小可口的食物。



       

整个战场,在扭曲之手到来之前,人类可以说几乎没有牺牲。



       

但现在……一场无法阻止的屠杀到来。



       

白雾,乃至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对方的手段如此强大。



       

那些最强大的恶堕,被安排在了最弱小的人类身边。



       

井鱼看着巨手之下,无数人被恶堕撕裂,发出了癫狂的笑声。



       

仅仅一个瞬间……因为战场这座棋盘被打乱,人类死伤惨重。



       

尹霜周围的治疗者们,一个个被恶堕贯穿了胸膛,或者也一个个被恶堕直接撕碎,然后塞进了口中。



       

“救……救……我……”



       

前不久还在双手合十,祈祷着人类能够胜利,祈祷着沟壑外侧的五个人,能够挡住恶堕的女孩,半个脑袋被利刃一爪削掉。



       

只是巨大的恐惧,让其没有立刻死去,仍旧绝望的喊出了求救的口号。



       

下一秒,尹霜看见这个才二十出头,只因为觉醒了治疗序列,便来到了战场的女孩……被一口吞没。



       

战场的另一端,王势大声的叫喊着:



       

“小乙!无柔!白小雨!你们在哪里!”



       

他双目发红,面对这些强大的融合体恶堕,就算配置了谢家的科技装备,就算这一年多,他不断地追赶着队长和白雾的身影……



       

王势依旧无法与这些等级的怪物抗衡。



       

尤其是……对方的数量太多了。



       

他预感到自己快要死去,但至少,要在死前完成自己的承诺。



       

可他找不到林无柔,找不到商小乙,前不久还一起许下诺言,一个也不能少的第七队,现在都在战场的不同方位。



       

看着周围的伙伴一个个被开膛破肚,王势的血性起来了,悲愤之下,他也顾不得许多,与恶堕拼起命来。



       

前段。



       

原本在战场后段的郑岳,来到了战场前段。



       

他已经进入了半梦半醒的状态,展开了镜花水月领域。



       

且不断扩大领域,无论是敌是友,领域内所有人,全部拉入梦境之中。



       

现在必须要让这个混乱的战场——恢复秩序。



       

王素则不断发起虚空鞭挞,同时兽化成了鹰。



       

该隐看着这极致的混乱,惊叹道:



       

“不愧是扭曲之源,只是一个手段,便让整个战场彻底陷入了扭曲与混乱之中,哈哈哈哈哈哈哈……”



       

该隐依旧在战场的中央,只不过由于整个战场前移,他从中段,来到了沟壑内测。



       

巨大的沟壑仿佛一条正义与邪恶,光明与黑暗,秩序与混乱的分界线。



       

他站在分界线的边缘,既不属于黑,也不属于白,只是纵声笑着,看着人类与恶堕,一个个死去。



       

……



       

……



       

后段,白雾注意到了一件事——



       

虽然战场混乱无比,原本的一切就像是打乱了的棋盘,可那只手的位置还没有变化。



       

远处的黑雾,还有那只手依旧在缓缓推进着。



       

“看来它可以改变别人的位置,却无法改变自己的位置。”



       

现在的情况很惨烈,黎又,聂重山,五九,因为战场的位置变化,所有计划打乱。



       

他们再也无法保护人类,只能力所能及的解决周围的恶堕,能救一个是一个。



       

白雾的头脑很冷静,看出了眼前的混乱,其实并非混乱,对方是故意这么安排的。



       

让己方弱小的人类,去面对最强的怪物。



       

这也意味着,只要掌控这个人,就能够从根源上解决一切。



       

于是白雾再次发动进攻!



       

可就在白雾准备发动奇袭,擒贼擒王的时候,白雾猛然发现,他已经来到了扭曲具象体的手背上。



       

这是千米之上的高空,巨手仿佛飞艇一般,在巨手的彼端,是无尽的黑雾。



       

黑雾那头,传来了一个孩童的声音:



       

“初次见面,我叫井鱼。通过神躯,我感应到了你体内有着和神躯极为接近的气息。而且你的样子,似乎印证了我的猜测,你是白远的儿子。”



       

黑雾散去了一小部分,露出了尽头处的井鱼。



       

这眼睛很快带来了提示:



       

【如果是本体,我是无法观测的,不过这是一个分裂体~众所周知,恶堕无法生育,但对于精神分裂能够诞生出实体的小鱼干而言,某人只需要在她的脑海里构建出一个人格,再灌注自己的一部分气息,就能分裂出眼前这个讨厌的小鬼。



       

我很讨厌他,如果可以,你最好能够杀死他。但我必须提醒你,他很强。】



       

白雾也很讨厌这个孩子,哪怕没有备注,他的直觉也让其产生了厌恶感。



       

这是一个极为邪恶的孩子,虽然看似天真无邪,有着孩童的稚气,可白雾一眼就能看出,那都是假象。



       

“某种意义来说,我算是你口中农场主的儿子,我在农场有个特殊的身份,叫做少爷。”



       

白雾没有说话,只是全神贯注,想要找到机会,将井鱼一击毙命。



       

不过井鱼的身体很快变得模糊扭曲起来:



       

“是不是以为只要将我杀死,就能够阻止这场战争?但是——现在我的生命力,已经和神躯融为一体。”



       

“我劝你最好放弃你的妄念。”



       

没有破绽,能够感受到,井鱼似乎也可以发动扭曲。



       

在井鱼的周遭,有一种熟悉的气息。



       

这种气息让白雾也不敢轻举妄动。



       

扭曲。



       

虽然饮下井水,让白雾有了起源级别的手段。他也在一次次使用中,进步神速。



       

可以说他是一个绝对的天才。



       

可与创造这些手段,或者说生来就具备这些手短的人相比,白雾的力量,依旧不值一提。



       

白雾不得不承认,尽管已经足够的重视对手,可阿尔法的躯体……强大的程度还是超出了他的预计。



       

“我将你弄到这里,自然也有把握你伤不到我,你得明白一件事,或许你跨越了某个门槛,但要与神斗争,现在的你,太弱小了。”



       

“我要告诉你的是,神无所不能,打乱棋盘,只是不规则对弈的第一步。接下来是第二步。”



       

这一瞬间,白雾终于捕捉到了一丝破绽,他以最快的速度发动奇袭,



       

由于周围没有其他人存在,傲慢开始发挥威力。



       

白雾的力量与速度,再次增幅!



       

可井鱼并没有躲开,而是任由白雾划出一道斩切。



       

白光一闪,贪婪划过井鱼的咽喉,傲慢贯穿了井鱼的胸膛。



       

可四周传来了嘲笑声:



       

“你从什么时候,产生了那就是我本体的错觉?”



       

“我说过,我已经和神,融为一体。”



       

眼前的井鱼忽然间如同烂泥一般破碎开。



       

而天空之中,巨大的法阵之下,出现了第二道法阵!



       

“当初我的创造者,被你的父亲算计了。现在,你的父亲死了,这比债,就算在你头上。我会让你明白,你我之间的差距!”



       

让人厌恶的语气,让人厌恶的笑声。



       

白雾想要对扭曲之手发动进攻,如果无法找到井鱼所在,那就将这只手彻底摧毁……



       

但且不提他能否做到,就在他打算这么做的时候,棋盘又一次错位。



       

白雾回到了原本的位置。



       

远处的巨手还在缓缓移动,靠近高塔。



       

仿佛一艘巨大的战舰,正在缓缓靠近岛屿,准备登陆迎接至高无上的国王。



       

一切就像是没有改变,但一切又都变了。



       

原本惨烈的战场……忽然间变得更加惨烈。



       

天空之中的第一个法阵,是扭曲棋盘。



       

而天空之中的第二个法阵,同样是传说级的力量——



       

传说级畸变词条·扭曲之影。



       

两个法阵重叠,像是遮天蔽日的两块巨大的的圆盘重合。



       

由于两道圆盘的重合,遮挡住了太阳,整个大地笼罩在阴影之中。



       

每个人脚下的影子……都变得奇怪起来。



       

影子不断的蠕动着,竟然从二维的空间里,慢慢突破到了三维!



       

原本只是影子,却慢慢有了形体!



       

就像是一个个怪物从影子里爬了出来。



       

白雾的前方,多出了一个白雾。



       

正在不断救人与斩杀的五九,身后出现了一个五九。



       

化身为战争机器,不断摧毁恶堕的黎又,侧翼多出了一个黎又。



       

天下无双越战越勇的恶魔……迎来了另一个一模一样的对手。



       

林无柔看着前方和自己一模一样,却带着邪恶笑容的影子,猛然间有些恐惧。



       

“不要害怕,我就是你。”



       

……



       

……



       

战局再度发生变化,原本的扭曲棋盘,已经让人类在很短的时间里,损失了近三分之一的人数。



       

但在少数将领的努力下,局面在慢慢好转。



       

可如今,好不容易有了好转的局面,再次变得紧张起来。



       

每个人都发现,自己身边有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



       

只是这个人的气息,极其邪恶。



       

这些人仿佛是影子所化,虽然有了形体,但却蒙上了一层黯淡的颜色。



       

“哼,不过就是影子而已,拙劣的手段!”



       

聂重山回头,瞬间对影子发起了进攻。



       

随着战场上不断厮杀,他的种种词条已然为他带来了强大的力量增幅!



       

此时此刻的聂重山,甚至不输黎又!



       

可就在聂重山的拳头即将击中影子聂重山的时候……



       

影子,忽然间以恶魔之爪,接住了聂重山的一拳。



       

接下来便是力量的对决。



       

聂重山原以为影子中看不中用,却不想……在力量对决中,他竟然处于劣势。



       

“总是骂着别人垃圾,可实际上,你才是那个垃圾吧?”



       

影子聂重山承受着聂重山的拳势,却还能从容的嘲讽聂重山。



       

聂重山内心惊骇。



       

影子的力量,竟然完全不弱于自己。



       

这样的惊骇也发生在其他地方。



       

黎又发现自己无论使用何种手段进攻影子黎又,影子黎又总是能够用克制的手段将其全部瓦解。



       

她用火焰,对方就使用洪流。



       

她用冰霜,对方就使用火焰。



       

在战场上黎又吸收了许多能力,但无论使用哪种能力,影子黎又要么就用互相克制的力量,将其进攻拦截。



       

要么就用完全一致的手段,否极泰来。



       

“呵,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我会杀了你,将你变成我的影子,然后,玩弄那个小矮子。”



       

影子黎又轻蔑的嘲讽着黎又,这一瞬间黎又的血压拉满。



       

她变成五九的模样,发动瞬影,可影子黎又也是如此。



       

“舍得下手么?”变成了五九的影子黎又,从容闪避开之后,抚摸着自己的脸庞,看向黎又。



       

另一侧。



       

两个半醒半梦的郑岳开始对决,二人发现似乎进入镜花水月毫无意义。



       

于是乎变成了肉搏战。



       

王素与影子王素的对决,和黎又很相似。



       

一个变成某种动物,另一个就变成相对克制的动物。



       

五九与影子五九的战斗也极为怪异。



       

五九不想战斗,只想救救人,但无论如何他都甩不掉影子五九。



       

且好几次,五九斩杀了恶堕,救下队员的时候,影子五九却又毫不留情的,以更快的速度补了一刀。



       

“啧啧啧,不要这么一种表情看着我,我可是正义的谷青玉啊,我正义了这么久,杀几个队友怎么了?”



       

“他们的命全都是我给的,我取回去有什么不对吗?”



       

“真是要感谢你啊,我嗅到了前所未有的美味,到这些人死前都不敢相信,杀死他们的,是他们的队长,那种恐惧与绝望,实在是太美味了。”



       

五九怒极,身化流光,直接拔刀斩向影子五九。



       

影子五九放声狂笑:



       

“就是这个表情!来吧!让我们不死不休!”



       

……



       

……



       

后段。



       

影子白雾的表情并没有其他影子那么丰富。



       

他冷冷的看着白雾:



       

“你输了。我可以看到的未来,你也可以看到,不是么?”



       

“无论是正在不断死去的弱小人类,还是那些被我的同类缠住的核心精锐,都不可能改变战争的结局。”



       

白雾没有说话,因为一切就如影子白雾说的一样。



       

万事休矣。



       

他看到了很多未来片段,自己使用愤怒与悲伤两种情绪。



       

但影子也可以使用,自己无法摆脱影子。



       

扭曲之影,是比万相劫形还麻烦的力量。



       

万相劫形更注重单体的力量,扭曲之影,则很适合同时对付许多强大的存在。



       

某种意义来说,只要打败了施术者,就能够解除扭曲之影。



       

这一点来说,万相劫形比扭曲之影更强。



       

可最关键的是……自己碰不到井鱼。



       

眼下的情况,简直像是井鱼,用扭曲制造了森罗万象。



       

如果碰到对手,起源级畸变之力,纵然强大,也无法改变什么。



       

最关键的是——井鱼同样拥有这样的力量。



       

影子白雾没有动手:



       

“理论上来说,我该杀了你,但我也拥有那双眼睛,我不想与你对决,太费劲了。”



       

“慢慢欣赏吧,白雾,你所抗拒的未来,正在一点一点到来。”



       

一句话都无法反驳。



       

扭曲之影创造的影子军团,将人类最后的一丝希望扑灭。



       

影子军团的本质,其实也是恶堕,只是法阵内,它们可以掌握着“对应之人”的力量,哪怕那股力量——本不是恶堕能够拥有的。



       

如果只是要解决眼前的敌人,白雾可以做到,但他没有动。



       

他的目光落在了高塔外远处的黑雾之中。



       

影子白雾说道:



       

“无论你在盘算什么,都没有意义。我的眼睛,可以看穿因果,我们都知道,战场不会有任何改变的可能性。”



       

……



       

……



       

所有人都在陷入苦战。



       

五九终于负伤,黎又也终于负伤。



       

天下无双的聂重山,忽然间变成了天下有双,他受伤最重。



       

因为好几次,聂重山不顾自身安危,强行参与到了五九的战斗中去。



       

大概是要还某个人情。



       

一次又一次的,聂重山拼着性命,如同盾一样拦在五九身前。他的敌人从影子聂重山,变成了影子聂重山与影子五九。



       

五九的眼中带着热泪,他很清楚,这不是聂重山的个性。



       

也很清楚,聂重山为什么会这么做,刘暮为什么没有回来。



       

但战争,哪有不死人的?



       

人类一方,所有强大的精锐被缠住,且逐渐落了下风。



       

而那些不怎么强大的人,一个个都面临死境。



       

林无柔倒在地上的时候,不知是谁的血液,将他俊美的脸庞蒙上了一层血污。



       

视线里的一切仿佛都变成了红色。



       

这一刻,林无柔似乎感觉到自己快要变成恶堕了。



       

他的膝盖被影子贯穿,双脚已经无法站直。



       

他竭力的想要自己不那么恐惧,可他就是忍不住的颤抖着。



       

影子林无柔一声声辱骂着,羞辱着他,他还不了口。



       

这项林无柔最擅长的事情,现在因为恐惧,他连说话都哆嗦。



       

可就在林无柔感觉到自己即将达到极限的时候,一只有力的大手出现,这个瞬间,林无柔眼眶红了。



       

王势背起林无柔:



       

“兄弟,别怕!”



       

“王势……我们会不会死……”



       

在王势的周围,很多人已经倒下,站立着的,都是先前队友们的影子。



       

王势也红了眼:



       

“第七队,一个也不能少。无柔,你别怕,我会带你杀出去的!男子汉,说到做到!”



       

双眼布满了血丝,这个笨拙的男人爆发出惊人的气势,



       

他很希望成为刘暮一样的存在,能够如盾一样,挡在队长面前。



       

他做不到这一点,但至少,可以做到第七队其他人的盾。



       

王势大声咆哮着。



       

耳中是指挥官秦纵传来的撤退的声音。



       

井鱼的出现,两个强大的手段,扭曲之手甚至没有参与到战场中来……便已经让人类看不到任何胜算。



       

在所有人被斩尽杀绝之前,人类终于决定撤退。这也意味着,这场战争彻底败北。



       

他们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不断朝着西方前进。



       

王势背着林无柔,疯狂的冲刺着。



       

他很想去就尹霜,救小乙,救白小雨,可现在王势什么也顾不上了。



       

因为战场的形势,已然人人自危,他能够做到的,就是竭尽全力,将林无柔带出去。



       

撤退的指令很快传开。



       

不仅仅是林无柔这些小人物,就连郑岳,王素,秦纵这些大人物,也不得不选择退却。



       

但这条道路,依旧艰难。



       

沟壑里填满了人类的尸体,撤退的途中,不断有人类因为恐惧恶堕化。



       

有的智慧种,在变成恶堕后,流下热泪,不再选择后退,而是再次返回战场,为其他人类争取时间。



       

也有不少恶堕,不具备智慧,在扭曲之中彻底丧失自我。



       

悲伤,恐惧,愤怒,所有情绪弥漫在战场上。



       

黑雾逼近,那只巨大的手,终于以缓慢的速度,跨越了沟壑——向着高塔靠近。



       

看着这一切,疲惫不堪,浑身是伤,战斗到最后一刻的聂重山五九黎又等人,内心无比绝望。



       

镜恶堕的镜面再次破裂,看着身后满地的尸体,他内心升起巨大的悲伤。



       

不久前的他,万众瞩目,可如今,那些目光的主人……已然死在了战场上。



       

“战友们……死了啊!”镜恶堕泣不成声。



       

无论他们多么强大,是传奇也好,传说也罢,现在能够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掩护其他人撤退。



       

然后眼睁睁的看着……高塔被摧毁。



       

时间的维度仿佛变了,当意识到失败来临之后的每一秒……都是如此的煎熬。



       

终于——那个至暗的时刻到来。



       

无尽的黑雾,将整个战场笼罩。



       

隐约之中,白雾,五九,黎又,镜恶堕,聂重山,都看到了巨大的怪物之手……与高塔不过百米之遥。



       

仿佛下一秒,人类赖以生存了七百年的高塔,就将被摧毁!



       

井鱼享受着来自那些人类的绝望,看着逐渐清晰起来的,刻在高塔外壁上的序列文字……他的神情变得肃穆起来。



       

“伟大的神啊!我来迎接您的降临!”



       

巨大的扭曲之手,猛然间剧烈的抖动起来。这颤抖是如此强烈,仿佛是在回应着自己内心的激动。



       

井鱼露出兴奋的笑容,他以为这是神躯感应到了神魂!像是神躯在狂欢!



       

可他的笑容,很快凝固。



       

因为无论他怎么驱动扭曲之手,这手都只是剧烈的颤抖着,却始终……无法前进一步。



       

黑暗之中忽然有了光。



       

金色的光。



       

无尽的黑雾竟然在瞬间变得淡薄起来,仿佛被金光一照,开始不断的消散!天地间,竟然肉眼可见的明亮起来!



       

井鱼终于意识到,神躯的颤抖,不是因为兴奋,而是因为——



       

恐惧。



       

强烈金光让因黑雾笼罩而昏暗的天地,再次变得明亮。



       

井鱼猛然间回头,耀眼的巨大光柱忽然间如雷霆降世一般,从遥远的苍穹,贯穿了法阵,直射地底。



       

刺目的金光之下,某个穿着西装的身影,扯了扯身前的领带节:



       

“我应该没有来晚吧?”




如果您觉得《末日拼图游戏》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4828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