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二章:新纪元(超级大章)

作品:《 末日拼图游戏

       

,末日拼图游戏



       

刺目的金光就像是一颗太阳忽然降临到战场上。



       

这里的很多人,都适应了黑暗视觉,在黑暗里可以看清很多东西,却鲜少有进化到强光视觉的。



       

他们看不清楚金色光柱下的那个人是谁。



       

可是能够听出声音。



       

聂重山看向白雾:



       

“这个声音是……监狱里那个很……财迷光头?”



       

他本来想说的是很穷的垃圾,不过话到嘴边,改了改口。



       

尽管对于他们来说,这股气势没有那么窒息,甚至钱一心散发的威势,还不如那只扭曲之手。



       

可聂重山看见了,那只手在颤抖。所有恶堕也在颤抖。



       

这个瞬间,影子军团里最强大的几个影子,影子五九,影子聂重山,影子白雾等等,全部都不敢轻举妄动。

记住网址m.qbyqxs.com

       

白雾给了聂重山肯定的答复:



       

“是他……”



       

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五九看到白雾如此惊愕,声音打着颤,不知道是过于激动,还是过于震撼。



       

他们不知道钱一心发生了什么,但五九清楚,白雾对所有事物,能够看见独特的注解。



       

“你看到了什么?”



       

白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太多的情绪升起,太多的意识交错,他忽然间无法组织语言。



       

大概顿了一秒,黎又,聂重山,镜恶堕,五九,听到了白雾的回答:



       

“我看到了无限,我看到了世界本身。”



       

【我的老伙计,无论这场游戏多么复杂,我必须表示……这真是一个让人叹为观止的奇迹。



       

我无法形容你眼前这个耀眼的存在,自我诞生起,上一个秩序与扭曲文明的拥有者们,也未能有与他相比的存在。



       

他将制造奇迹,只是这样的存在,这样的形态,注定无法维持太久。



       

但可以肯定的是,现在的他,是最强的生物。



       

他有着无法避免的宿命,却也有着无法丈量的可能性。



       

因为种种原因,我们可以将其——看做无数规则的融合,无数世界意志的载体。】



       

白雾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介绍。



       

从头到尾,这个介绍仿佛都在说两个字——无敌。



       

白雾激动的看着钱一心,现在的钱一心,或许可以做到任何事情。



       

很难想象契约精神这种完美级畸变词条,能够爆发出这么大的力量。



       

老赵到底是给了钱一心多少钱?



       

不……



       

就算全世界的钱加起来,也不可能有这个效果。



       

所谓的工资到位,井字干废,也只是白雾的戏言。



       

白雾的大脑转的很快,从普雷尔之眼的信息里,很快提炼出了关键——



       

他是世界意志的载体,是否是某种特殊情况,等同于世界也变成了钱一心的财富?



       

尤其是这个扭曲的世界,很难丈量出具体的价值,更难以标出一个价格。



       

契约精神,会否在这个过程里,发生了某种变异?



       

一切都是未知。



       

能够知道的,也只有一点——



       

现在的钱一心,举世无敌!



       

……



       

……



       

战场上到处都是尸体,黎又制造的巨大沟壑原本深不见底,如今却堆积了一座座尸山。



       

远处幸存的少部分人类还在撤退,一些离的较远的恶堕,以及影子军团,还在不断的追逐。



       

钱一心看了看周围,发现当下最要紧的,是阻止那只扭曲之手,触碰高塔。



       

高塔外围的序列文字已经泛起了红光。



       

在这之前,也有不少恶堕触碰到了高塔,却始终无法在高塔外壁上留下任何痕迹。



       

但扭曲之手不一样,它尚未靠近,就已经激起了高塔的防御机制。



       

短短的百米距离,高塔外围出现了一道红色序列文字组成的屏障。



       

这道屏障,自然是无法阻止扭曲之手。



       

井鱼感受到了扭曲之手的恐惧,恐惧的源头,在于身后那道金色的光柱。



       

但井鱼并不恐惧,他加强了对扭曲之手的控制。



       

作为有着井一气息的,小鱼干的分裂体,井鱼的精神力生下来就是无数恶堕无法企及的。



       

强大的精神力,终于稳住了神躯。



       

无论对手多强,只要摧毁高塔,让神降临,神就能解决一切!



       

巨大的扭曲之手再次前进,红色的序列文字防御屏障,在扭曲之手触碰到的瞬间……尽数消散。



       

井鱼也在这个过程里,再次发动了扭曲棋盘。



       

“只要让这个家伙远离就可以了!”



       

虽然对光柱里的存在感到有些恐慌,但井鱼很清楚,只要对方碰不到自己便好。



       

他还需要一秒的时间,用最快的速度……将高塔摧毁!



       

一切仿佛近在咫尺。



       

可井鱼不清楚,自己面对的到底是什么。



       

在这短短的一秒里,钱一心做了三件事。



       

第一件事,他打了个响指。



       

突破了高塔防御机制的井鱼,瞬间撞入了一道金色旋涡之中。



       

时空力,在钱一心的一个念头下,瞬间将井鱼挪移。



       

第二件事,他看了一眼天空。



       

遮天蔽日的两道圆盘,是覆盖了整个战场的巨大法阵。



       

这是两个传说级畸变词条,扭曲棋盘,扭曲之影。



       

但现在,圆盘破碎。



       

追逐着人类的影子大军,瞬间消散。



       

强大的影子白雾,影子聂重山,影子黎又等人,仿佛不曾存在过。



       

这不是任何规则与手段,只是一瞬间,用不可思议的强大的破坏力,用一个眼神,瓦解了对方的手段。



       

黎又不敢相信,井鱼的那两招,将人类打得溃不成军,甚至连触碰到扭曲之手的可能性都没有……就已经彻底败北。



       

如此强大的两个手段,在钱一心面前,仿佛孩童的肥皂泡。



       

第三件事,金色的光柱微微变得细小。



       

天空仿佛忽然下起了金色的雪。无数细小的金色尘埃飘落在残缺的战场之上。



       

奇迹降临。



       

被挖穿了心脏的商小乙,原本死在了逃亡的过程里,在临死前,他为自己不能完成诺言而难过。



       

第七队,一个也不能少,但最终他的视线渐渐放低,只能看着无数人逃离的步伐,祝福着其他队友能够活下来。



       

商小乙再度睁开了眼,第一个感觉,是耀眼。



       

金色的光芒如雪一般飘落,整个天地都在蒙上了一层金粉。



       

看着这一切,他的第二个感觉是惊讶。



       

这是冥界么?这是地狱?



       

他看到了无数死去的人跟自己一样站了起来,看到了耸立的高塔,也看到了白雾五九等人。



       

与商小乙一个感觉的,还有无数人。



       

这些人有的身体已经被恶堕吞噬,但最终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了死去的位置。



       

越来越多的人站了起来,越来越多的人从沟壑里爬了出来。



       

这一幕幕,让聂重山,黎又,五九……乃至白雾和井鱼,目瞪口呆。



       

“这家伙,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强大了?这得是给了多少钱?”聂重山隐隐记得,钱一心的能力和金钱有关。



       

看着无数人在复活,看着井鱼不敢动弹,白雾说道:



       

“在这个世界,规则可以变成力量,执念可以变成力量,情绪也可以变成力量。”



       

“你会发现,一切精神上的东西,都可以在扭曲中对应实质性的力量。”



       

“而钱一心……你可以将他理解成人类对金钱的执著,不,对财富的执著。这种执著可是很恐怖的。”



       

“虽然人类歌颂爱情,讽刺财奴,但你知道什么是现实吗?”



       

聂重山大概懂了,现实可没有那么多狗屁倒灶的东西。



       

现实,就是无比的现实。



       

“现实就是人类崇拜金钱,也许这个世界存在神圣的爱情亲情友情,但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只是价格不够而已。”



       

“所以世间最大的执著,是对生存的执著,这没错,但当人们的生存不再艰难后,另一种执著,便是获得更高地位,更高权力,更多资源的执著。”



       

“这些东西的具象化——钱。”



       

“而当整个世界都变成了钱时,他便是整个世界。他的执念,也是世界的执念。”



       

截止目前,钱一心展现出了强大的破坏力,时空力,生死力。



       

加上无法被看透的因果障壁,钱一心甚至还精通因果之力。



       

也因此,钱一心看到了自己的结局。



       

他再次打了一个响指:



       

聂重山,镜恶堕,五九,还有战场上这些刚复活的人类,全部转移到了战场的另一侧。



       

聂重山,镜恶堕,五九,当然还想再度战斗,但却在一瞬间,脑海里浮现出了钱一心的声音。



       

最终,这三人没有坚持留在战场,开始依照吩咐,安排人类前往方舟,紧急撤离。



       

只有黎又与白雾还留在原地。



       

高塔外的战场变得极其冷清,



       

“你的计划很危险,你的结局我也看不透。但我知道,你会活下来的。”钱一心看着白雾说道。



       

井鱼被钱一心的力量震撼到,但他不甘心,虽然法阵被破除,可强大的扭曲之影,还有别的用法。



       

巨大的扭曲之手,手掌上泛起序列文字。



       

那被钱一心毁去的法阵,出现在了钱一心的脚下。



       

井鱼想要利用扭曲之影,复制一个钱一心出来。



       

钱一心也看透了这一幕,但是不为所动,仍旧是一脸平静的看着白雾。



       

白雾忽然感觉到,这一刻的钱一心……正在丧失人类的感性。



       

或者说不是丧失,而是被边缘化。



       

从钱一心登场,再到现在,短短的数十秒里,钱一心的语气,神情,都发生了极大地变化。



       

仿佛前几秒,还是那个能够笑着说出白老板几个字的钱一心,下一秒画风就变得高冷起来。



       

每一秒,钱一心的意识都在发生巨大的变化。



       

“你的感觉没有错,这个世界的大量信息,正在不断涌入我的脑海里。你可以将其看做世界的意志。”



       

“世界的意志正在不断汇聚,属于钱一心的意志虽然没有减少,占比却越来越少。”



       

“不久之前,我因为无法承受这股巨大的力量,极为痛苦,这也导致我来的有些晚,好在总算是赶上了。”



       

“现在的我,能够掌控所有已知的规则和力量,因果,生死,时空,以及绝对的毁灭。还有无尽的信息。”



       

“属于我个人的东西会越来越少,属于这个世界的信息,会越来越多。”



       

白雾懂了,简单来说就是——钱一心的神性,正在吞噬人性。



       

钱一心的表情已经看着有些漠然,就像是计算机的人工ai具象化一般。



       

过于庞大的信息量冲击之下,他自身的特性,就会变得越来越少。



       

“但是不用担心,我不会变成神,这个世界也没有神。”



       

“你可以理解为现在的我,是这个世界意志的体现,只是没有人可以承受世界的意志。”



       

“过于强大的力量,过于庞大的信息,让我变得无所不能,却也无法阻碍我的消亡。”



       

“我会死去,因为我的身体,从接收这股力量的时候,就已经死去了。”



       

“很遗憾,我不是救世主。”



       

最后这句话说完的时候,远处的井鱼忽然间咳出了一口血。



       

发动法阵的扭曲之手的五根手指,也猛然间产生了血爆。



       

五根手指忽然间变得血肉模糊。



       

井鱼不敢相信: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我竟然无法复制他……”



       

“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是什么怪物!”



       

甚至还没有真正交手,井鱼就已经陷入了恐惧之中。



       

无数念头在井鱼的脑海里浮现。



       

“井一骗我的?不对……井一不可能骗我。”



       

“井一用因果看过,如此强大的存在,必不可能出现在这个战场。”



       

“但如果他出现了,是否就意味着,这是一个因果之力比井一更强的存在?”



       

井鱼越想越心惊,但他必须压制住内心的恐惧。



       

钱一心还是与白雾说着话,根本不在意井鱼:



       

“我能够做到的事情,也只是将这个战场的损失,一切还原。因为我犯下了一个错误。”



       

“什么错误?”



       

白雾不解,心里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什么样的错误是现在的钱一心无法更改的?



       

“正确的做法,是我摧毁高塔,将高塔里的怪物杀死。”钱一心看向了高塔。



       

已然无限接近神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悔恨和遗憾。



       

白雾可以想象,如今的钱一心脸上,能够出现这样的一丝情绪波动,可见他真的悔恨到了极限。



       

哪怕是在浩瀚的神性覆盖下,也依然觉得悔恨。



       

“也许注定是他命不该绝。我因为我的愚蠢,让这个世界付出了代价。”



       

“我的力量,建立在契约之上。如果我没有遵守契约,这股力量就会消失。”



       

“可如果遵守契约,在我消散之前,我便无法摧毁高塔。也不能让高塔被任何人摧毁。”



       

钱一心的话有些晦涩,黎又没有听懂。



       

但白雾明白了,他微微怔住,没有想到这个错误竟然如此致命。



       

他略微在脑海里整理了一番,弄清楚了所有因果——



       

“钱一心获得了至高无上的力量,要驾驭这股力量,就得建立一个契约。”



       

“这个契约必须在一定时限内去遵守。”



       

“钱一心回忆了一番,最终选择守卫高塔为契约。”



       

“只要高塔不毁,就能够一直拥有这股力量。这很合理,符合钱一心的当时的认知。”



       

“可问题是,这股力量过于强大,强大到超出了每个人的计算。钱一心的身体无法吸收这股强大的力量。”



       

“获取力量的代价,便是透支生命,正如钱一心所言,从得到整个世界的力量时,他便已经死了。”



       

“这样的力量无法维持太久,最终身体会彻底消散。”



       

“他是发自好意,也是他认知里最为合适的契约,可偏偏……命中注定的失败就在这里。”



       

“要解决真正的扭曲源头,就得摧毁高塔。只有摧毁高塔,才能够将一切根源解决掉。”



       

“眼下的老钱,绝对是能够打败高塔里那只阿尔法的。”



       

“可摧毁了高塔,或者高塔被其他人摧毁,就等于违背了契约……那么他获得的力量就会消失。”



       

“这就是一个悖论,所以他因为一个错误的契约,浪费了这股巨大的力量。”



       

何其残忍的真相,明明胜利就在眼前。



       

如果一切是一个故事,也许今天就该是结局的前夕。



       

但现在……这个故事忽然笔锋一转。



       

因为一个错误的伏笔,这个故事又一次朝着未知的方向前进,不见终点。



       

钱一心的眼里闪过挣扎,像是人性试图夺回神性:



       

“在我意识到我的错误之后,我发现一切都已经太迟,我可以去做的事情已经很有限。”



       

“因为一旦高塔里的怪物出现,我现在所能做的一切,都会被推翻。”



       

“而我所拥有的时间,很少很少。这股力量过于强大,却又如烟火一般短暂,对不起,白雾,我只能做到一次……治标不治本的救赎。”



       

要说不失望,确实是假的。



       

一个彻底解决扭曲的机会,一个彻底终结所有敌人的机会……距离钱一心曾经那么近。



       

但是这能怪钱一心吗?



       

他不是上帝视角,他在获得这股力量之前,只是一个实力与认知都十分有限的小角色。



       

他渴望守护高塔,却也因此,无法守护这个世界。



       

这简直就像是一个宿命的陷阱,就像是高塔里的怪物命不该绝。



       

又仿佛一把能够斩断一切,可只能使用一次的神兵,被用来砍了柴火。



       

白雾知道这一切不怪钱一心。但内心很难不升起无奈感。



       

就算是从来都理智的他,也有一种功亏一篑的挫败感。



       

钱一心满是神性的脸上,也同样浮现着这样的情绪:



       

“虽然我失败了,但是你可以。白雾,你的选择没有错。”



       

“就好像你在我的身上,看到了无限的可能性,我在你的身上,也同样看到了这样的可能性。”



       

白雾一愣,钱一心这是看到了自己的因果?



       

看到了自己在第七层做出的那个选择?



       

“你的决断是正确的。新的旅途即将在你身上展开。虽然和你想象的旅途不一样,但最终你会获得你渴望的答案。”



       

“那些曾经的抗争者们,也会在关键的时刻,与你一道前行。”



       

何其晦涩的一段话,黎又完全听不懂,就连白雾也没有全部听懂。



       

钱一心转过身。



       

他的目光望向了井鱼:



       

“我是世界意志的体现,只是即便是我,在剩下的时间里,也无法杀死这具扭曲的躯体。”



       

“但至少,可以让它感受到恐惧。也可以为你们争取一些时间。而高塔,必须被毁灭,这是我看到的因果。”



       

巨大的光柱消失。



       

钱一心……消失了。



       

战场之上,五九,聂重山,镜恶堕,带着所有人开始撤离战场。



       

他们不知道为何钱一心只留下了黎又和白雾。



       

但他们相信钱一心。而且人类再次意识到了自己的渺小。面对这种程度的扭曲,他们什么也做不到。



       

随着时空挪移,众人很快来到了港口,王势,商小乙,林无柔,白小雨等人全部聚集。



       

可正当众人高兴的时候,却发现少了一个人。



       

但他们已经没有时间去寻找了,巨大的游轮发起轰鸣声。



       

在秦纵等人的组织下,败逃的人类,开始进入方舟。



       

……



       

……



       

高塔外围。



       

井鱼的呼吸仍旧显得急促万分。



       

他不敢相信,这个世界怎么会存在如此强大的存在?



       

自己在这个怪物面前……渺小的如同一粒尘埃。



       

他幻想中的摧毁高塔,本该是摧枯拉朽,所向披靡。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如果这个怪物不出现的话。



       

白雾和黎又看着井鱼。



       

他们不知道钱一心去了哪里。



       

也不知道钱一心在做些什么。如果钱一心再不回来,场面会很危险。



       

井鱼也猛然意识到了,钱一心消失了。



       

“他走了?”



       

他先是有些疑惑,但随即陷入了疯狂:



       

“走了……对……他走了!哈哈哈哈哈……”



       

钱一心的确是消失了。且去了很远的地方。



       

就连扭曲之手也不再颤抖,井鱼一脸狂热:



       

“幻觉,所以一切都是幻觉!这样的怪物根本就不该存在!”



       

扭曲之手再次推进,白雾试图阻挡。



       

扭曲之力发动,三把七罪武器同时祭出。



       

但却无法破解井鱼的扭曲棋盘。



       

白雾与黎又的方位被不断地挪移,在井鱼与高塔之间,又一次畅通无阻。



       

这一次,井鱼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开始疯狂前进!



       

他又一次来到了高塔百米的距离,巨大的扭曲之手,又一次险些碰到了高塔。



       

可终究,他没有碰到高塔。



       

在井鱼即将成功完成任务的瞬间,那道他妈的,该死的,金色光柱又他妈的,该死的出现了!



       

井鱼几乎崩溃的吼了出来。



       

就像是天降金色的雷霆一般,巨大的光柱这一次正好落在了扭曲之源的躯体上。



       

扭曲之手,瞬间化为了灰烬……化作无数浓烈的黑雾。



       

这些黑雾又以极快的速度,重新凝聚为扭曲之手。



       

“该死!该死!该死!”



       

早已成为了扭曲之手一部分的井鱼,也在重新凝聚的过程里活了过来。



       

他带着深深的恐惧,却又因为愤怒而咒骂着。



       

怎么能有这么变态的怪物?



       

这个世界怎么可能存在一击就能摧毁神躯的存在?



       

不仅仅是井鱼无法相信,就连白雾也无法相信。



       

钱一心看着井鱼:



       

“你注定会死亡,虽然不是死在我的手上,但不意味着我无法给你带来痛楚。”



       

白雾不解钱一心的消失,黎又也不解。



       

但井鱼忽然间像是明白了什么。



       

“不可能的……这根本不可能……”



       

井鱼瞪大眼睛。



       

他是农场的少爷,是小鱼干的分裂体,却也有着井一的气息。



       

一个精神力无比强大的邪恶存在。



       

他与井一始终有着某种关联,一种精神上的相互感应。



       

但就在方才,井鱼猛然意识到,这种感应消失了。



       

这意味着眼前的怪物,只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就跨越了无数距离,并且轻松的击杀了井一。



       

他甚至无法在这怪物的脸上看到一丝情绪波动。



       

钱一心的神情依旧漠然,仿佛只是做了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



       

能做的事情,他都已经做了,生命也已然进入了读秒的状态。



       

就在不久前,他跨越了空间,瞬间降临到了雾内的区域。



       

井四与井一,被无差别的重创。伤势甚至比井五还严重。



       

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这两个势力和单体武力最为强大的存在,将无法在这个世界活跃。



       

同时,钱一心看透了所有因果,想要为白雾做一些事情,改变某些遗憾的结局。



       

但很可惜,他无法做到某些事情,时空的逻辑不允许他回到过去,让过去的自己,换一个契约。



       

他看到了这个因果,也很想改变这个因果。



       

可神性让其冷静,看清了这么做的后果。



       

哪怕是现在的钱一心,也必须遵守“改变因果便会被因果反噬”的规则。



       

他是世界意志的体现,一旦违背因果,反噬的也是世界本身。



       

这个代价,他无法承受,世界也无法承受。



       

神性驱使的钱一心,其实已经做到了所有能做的事情。



       

接下来的结局,怪物最终会摧毁高塔。



       

白雾和黎又……会有他们该有的使命。



       

到这里就可以了。



       

他可以心满意足的消散,但钱一心最终还是为白雾……做了一件私事。



       

他利用时空力,回到了过去,钱一心想了很久很久,要如何在不改变因果的情况下,又改变了因果?



       

这看似是一个悖论,但却真的被近乎全能之神的钱一心解决了。



       

他为白雾,留下了一件难以想象的大礼。



       

只是如今,这份礼物还不到拆开的时候。



       

井一的重伤,让井鱼陷入了自我怀疑和深度恐惧之中。



       

钱一心的身影也开始慢慢消散,他一边交代着一些事情,一边撕裂着井鱼。



       

只是眼神凝望之下,扭曲之源的躯体,在不断的被分解。



       

但化作黑雾的躯体,又不断地聚集。



       

钱一心不在意,他最后的目的,是要让井鱼感受到的痛苦。感受到真正的力量上的差距。



       

“我能够告诉你的事情很少,因为一旦涉及到因果,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我也不清楚。”



       

生命的最后,钱一心漠然无情的脸,反倒有了些情绪。



       

这让白雾无比诧异,钱一心的脸上的情绪越来越丰富。



       

就像是一个人在死亡将近时的回光返照。



       

他的人性,在竭力的压制着神性!



       

“白老板,感谢你在监狱里带我们出来。”



       

“照顾好袁叶,柯尔,吕言他们……我钱一心果然是个废物,一个拯救世界的机会摆在我面前,我却没有做好。”



       

“剩下的……只能交给你了。”



       

语气与神态,和之前有了巨大的变化,白雾能够感受到,熟悉的老钱又回来了。



       

但他也很快将要离开。



       

“对不起,我这个人啊……最怕拿人钱财却不能替人消灾了,但我还是想到了一点办法。”



       

“井一和井四,会有一阵子无法行动,而扭曲之主的其他躯体……也被我藏在了他一时半会儿找不到的地方。”



       

“人类会有喘息的机会,最主要的是……你会有喘息的机会。你接下来还有一段特殊的路要走。在你走完那段路之后,你会遇到一个……你渴望见到的人,那是我带给你的礼物。”



       

“也是我不能做好这件事的……一点补偿。”



       

“很遗憾我不能将这些东西说的太透彻了。”



       

金色的眼泪留下。



       

巨大的扭曲之手在不断地毁灭与重生,无尽的痛苦里,钱一心已经在井鱼的心里留下了阴影。



       

但这一切,无法让钱一心感到快乐。



       

无论做了什么,无论如何开导自己,当人性占据主导的时候,钱一心还是被巨大的悔恨淹没。



       

他多希望自己能够在死去的时候,对白雾说道:



       

“我钱一心使命必达,问心无愧!”



       

多希望自己的死亡,能够换来监狱众人曾经幻想过的,没有扭曲的日子。



       

可这一切已经无法实现。钱一心的时间所剩无几。



       

像是感知到了这个人悔恨的心,看着钱一心只剩下虚影的身体,白雾上前,抱住了钱一心:



       

“你不亏欠这个世界,钱一心。你救下了所有人,你打败了扭曲的源头,你打败了井一,打败了井四,拯救了这个世界,你记住这一点就好!”



       

“真的吗……白老板……我真的起到了作用吗?”



       

“当然,今天的你,就是救世主!”



       

最后这句话的话音落下时,钱一心终究还是没有释怀。



       

天地间的所有金色光芒,忽然间变得黯淡。



       

巨大的神性,曾经一度压制了钱一心的人性。



       

但当生命进入倒数时,哪怕到了最后一刻,钱一心也始终没有再度让神性占据主导。



       

即便这样做,能够减轻他心里的愧疚。



       

这个拯救了所有高塔战士的人,到了最后,选择让自己在愧疚之中死去。



       

所有的金色光芒,尽数熄灭。



       

救世主钱一心的旅途,到此为止。



       

黎又看着这一幕,有所动容。



       

她窥视过五九的记忆,钱一心根本只是一个不足轻重的小角色。



       

但这样的一个小角色,也有着成为英雄的梦。



       

……



       

……



       

浓烈的黑雾再次聚集。



       

当扭曲之手的一部分又一次出现的时候,白雾和黎又的神情已经变得很坦然。



       

“钱一心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奇迹,如今奇迹消失了,接下来我们要看到真正的大魔王了。”



       

“黎又,你可以选择不答应的。”



       

白雾看向远处的黑雾说道。



       

黎又也看着那团黑雾:



       

“很显然,你的朋友不敢更改因果,他那么强大,却还是将你我留在这里,你就该知道,我不会逃避。”



       

白雾点点头,队长真是好福气。



       

只是作为阮股的坚定持有者,他绝不轻易撤股。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对付它?”



       

哪怕见识到了钱一心的强大,见到了钱一心碾压井鱼的姿态,黎又和白雾也不会真的以为,井鱼是一个小角色。



       

事实上,钱一心只是这个世界的一场魔术秀。



       

如今魔法消散,一切都得回到现实。



       

而现实是,他们面对井鱼,毫无胜算。



       

白雾笑着摇头:



       

“我们不是他的对手,我原本以为我的第一个后手会用到,第二个后手不会用到,但是我必须承认,井一的手段,以及扭曲之源的躯体,强大到一切计谋与部署都没有意义。”



       

扭曲之手,短时间内就连钱一心也无法彻底杀死。



       

也难怪,当年高塔创造者,也只能将其躯体和灵魂分开。



       

黎又很疑惑:



       

“钱一心不是你的后手?”



       

白雾摇头:



       

“老实说,我都没有对他报以期望,否则又怎么可能……犯下这种错误。我的第一个后手,在灯林市,我已经安排了人去通知。”



       

“但现在看来,我的直觉错了,那些科学家没有研究出对付恶堕的办法。也许以后会,但至少这一次……他们没有赶上。”



       

黎又问道:



       

“那第二个后手呢?”



       

井鱼的身影重新出现在了扭曲之手的彼端。



       

白雾看着说道:



       

“第二个后手,我并不希望用到。”



       

黎又听不懂。



       

白雾也没有再解释,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一切都如同白雾猜测的那样。



       

他和黎又甚至不再发起反抗。



       

井鱼用了很久的时间,才终于暂时克服了对钱一心的恐惧。



       

才终于接受了钱一心已经死去的现实。



       

但这一次,井鱼甚至不敢得意的狂笑,因为他害怕,自己一得意忘形,那个该死的光头佬,又会化作一道金光出现。



       

前一战,井五被白雾打崩了心态。



       

这一战,井鱼被钱一心打崩了心态。



       

甚至钱一心死了,井鱼都不敢亵渎,生怕那个无所不能的存在,会再次出现。



       

到最后,井鱼心一横……操控着巨大的扭曲之手,撞向了高塔。



       

短短的数百米距离,井鱼的眼前浮现出无数次钱一心从天而降的景象。



       

以至于黎又都有些不懂,明明没有任何障碍了……这个人怎么走走停停的?



       

天地变暗,无尽的黑雾从高塔里涌现。



       

极致的扭曲,瞬间让全世界陷入了昏暗之中。



       

扭曲之源的躯体,终于在井鱼的操控下,触碰到了高塔的塔壁。



       

这个巨大手臂的主人,终于破塔而出。



       

数千米的高空之上,黑雾源源不断的从塔里溢出。



       

遮天蔽日,仿佛无尽的黑色云层,将所有光线隔绝。



       

白昼瞬间变成了黑夜。黑雾翻滚,如同化为了黑色海洋的苍穹,掀起了了波澜。



       

这个世界最强怪物的灵魂,重临人间。



       

属于高塔的时代,终于落幕,新的扭曲纪元,至此开始。



       

即便是今天已经见识过了太多太多的震撼,黎又仍旧感到惊愕。



       

井鱼看着这一幕幕,眼眶湿润,又一次短暂的克服了恐惧,张开双臂,看着漫天的浓雾,神情狂热:



       

“伟大的神!您终于降临了!您终于降临啊!”



       

天空中的滚滚黑雾不见尽头,整个世界的扭曲浓度在不断的变高。



       

无数区域的规则开始迅速畸变。



       

高塔之上,黑色的云层里,扭曲凝聚出一道巨大的黑影。



       

扭曲没有形体,他的躯体被钱一心挪移到了其他的空间里。



       

虽然不再被高塔禁锢其力量,扭曲之主,仍然没有步入最强的形态。



       

巨大的黑影凝视着白雾与井鱼。



       

随后,白雾做出了他的选择。



       

黎又惊愕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完全无法理解。



       

无尽的扭曲缠绕在白雾的周围,仿佛天河出现了一个缺口,无数象征着扭曲的黑雾从苍穹垂落!



       

汇聚在了白雾的周遭。



       

他就像是一个被扭曲选中的人。



       

井鱼看着这一幕,猛然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



       

“不!伟大的神!我才是您的信徒!永恒不朽的荣耀难道不该给我!我才是拯救了您的人!”



       

“他是您的敌人!他是您最大的障碍!伟大的神,您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要送他前往井!”



       

白雾单膝跪地,他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的黑影,神情无比的虔诚。



       

耳边却响起了前往第六层时,白远说过的话语。



       

……



       

……



       

“现在的你,有着井字级的强大,但你不是井字级。第七层和第六层不一样。”



       

即将前往第七层,白远看向白雾的眼光变得有些严肃。



       

向来迷人的笑容也彻底消失。



       

“有什么不一样?你不是能够修改所谓里世界的种种参数吗?”



       

白雾看着天花板,然后又继续说道:



       

“就像那之前一样吧,我们用这一招骗过了井六,也一定能够骗过高塔里的怪物吧?”



       

“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有些强大的存在,就算是你骗过了自己,也骗不过它。第七层的怪物,就是那样的存在。”



       

白远的严肃,让白雾都有些不适应。



       

仿佛这个男人就该是永远带着迷人且从容的笑容的。



       

反倒是白雾,忽然笑了起来:



       

“白远,如果我做你的对手,我会是一个麻烦的对手吗?”



       

白远不知道白雾为何会问出这个问题,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那就好,那这一次,你按我说的做。你不是一直追求有趣的过程吗?你会看到有趣的过程的。”



       

白远耸耸肩,脸上的笑容又回来了:



       

“既然如此,那就让我欣赏你的表演吧。从现在起,我会修改你的记忆,直到你从第七层离开。”



       

……



       

……



       

黑色的壳,出现在了白雾的周围。



       

前往第七层的记忆历历在目。



       

强大的扭曲,开始破坏和篡改着白雾的记忆。



       

无穷无尽的负面情绪,开始渗透到白雾记忆里的各个角落中去。



       

看着那些“壳”,井鱼不敢相信。



       

自己毁灭了无数次,重生了无数次,经历了那么极限的痛苦,才终于救出的神,为什么会赋予一个人类如此伟大的殊荣?



       

“凭什么!他凭什么!”



       

天空中的黑影,对白雾所做的事情,正是当年,他对井一到井六六个兄妹所做的事情。



       

赋予他们扭曲与永恒,让他们成为真正不死不灭的存在。



       

白雾虽然得到了井三的生命力,有了井字级的强大的力量,却终究不是真正的井字级。



       

要成为真正的井字级,要成为扭曲之源所信任的存在——



       

就必须经历这么一个仪式。



       

这个仪式,是井鱼所梦寐以求的仪式。



       

仪式过后,当封印着白雾的壳破裂之时,白雾的记忆就会和周泽水一样,被彻底的扭曲。



       

开始憎恶这个世界,并且成为扭曲之源爪牙。



       

同时——舍弃自己的名字,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第七个井字级。



       

……



       

……



       

不久之前,白雾带着勇气前往了高塔第七层,想要利用虚假的记忆,骗过这位阿尔法。



       

利用白远的能力,篡改自己的记忆,让阿尔法相信,自己是站在它那一边的。



       

白雾这么做的初衷,是考虑到高塔如果真的被摧毁,自己可以为所有人争取时间。



       

可以暂时拖住阿尔法,甚至可以上演反间计。



       

白远不认为阿尔法和井六一样。不认为这种手段可以欺骗阿尔法。



       

第七层,穿越者与扭曲之主的对话,全程都很顺利。



       

顺利到白远觉得这里面有问题。



       

直到最后离开第七层的时候,白远联想到之周泽水对白雾说过的话,才真真正正知道了白雾的计划。



       

在黑色的“壳”即将彻底覆盖白雾的时候,白远又一次出现。



       

“你算准了高塔里的那只,会将你变成他认可的自己人?”



       

“是的”



       

大量的记忆开始扭曲,白雾显得很痛苦。



       

白远的身影也变得虚幻起来,但他并不在意,慢慢的推理道:



       

“这真是好算计,因为周泽水的事情,你曾经认定了杀死井的方法,就藏在壳里。”



       

“而你呢,我亲爱的孩子,你曾经认为寻找井二,或许可以帮你破解壳中的秘密,可是你也不确定这一点,所以你打起了高塔怪物的主意。”



       

“毕竟他是‘壳’的制造者。他也知道‘井’的所在,按照井四之前告诉你的,六个井字级,全部被壳包裹,藏匿于井之中。”



       

“壳中到底有什么?井到底在哪里?井又是什么?井字级和阿尔法为何无法被杀死?这所有的问题答案,全部被你找到了解决的方向。”



       

“这个方向,就是让阿尔法看中你的资质,将你变为真正的井字级,井七。和井三赐予你井字级的生命力和力量不同,这一次,相当于是在将你的灵魂,也变成井字级。”



       

“只是有一个漏洞,你凭什么认为他不会直接在第七层杀死你,而是会选择将你转化为井七?”



       

只要经历了井一井六他们兄妹被转化的过程,所有的谜题都可以解开。



       

但最关键的地方就在这里,如何才能够确保自己被阿尔法看中?



       

白远觉得很有趣,但他的身影越发的淡薄了。



       

“很简单……因为它,并不是高枕无忧……因为我活着……比死了有用,也因为你……说过……注定到来的失败,不代表注定会失败……”



       

白雾的额头全是汗水,他已经能够感觉到,一个邪恶的自己正在诞生。



       

无数扭曲的记忆,与真正的记忆开始互相碰撞。



       

他正在竭力的保持着清醒,想要抵御住这股扭曲一切的精神力。



       

甚至不知不觉之中,白雾发动了扭曲领域。



       

“原来如此,你之前与该隐前往高塔第六层,和封印的怪物见面时,刻意提到了井四,其实就是为了测试他的反应?”



       

白远记起来了,当时白雾提到了因为井水而疯掉的井四,那个时候,得到的回应来看,阿尔法其实很忌惮井四。



       

【哼!井四……不自量力的家伙,他是一个不该诞生的存在,是我犯下的一个错误。以为自己能够压制住扭曲,却终于被扭曲吞噬。】



       

白雾没有忘记这些为了活命时随口提到的信息,也没有忘记怪物应对这些信息的反应。



       

利用了怪物对井四的忌惮,认定了怪物需要制造出一个能够打败井四的门徒!



       

最后,是白雾的一场豪赌。



       

既然自己已经经历了注定的失败,那么接下来,再大的危险,也能够活下来。



       

所以白雾相信,凭借着人类之力领悟扭曲的悟性,人类之身战胜了井字级的天赋,以及扭曲之源对井四的忌惮——



       

他不会杀死白雾,而是要选择转化白雾。



       

第七层的谈判,一切都是一个幌子,其真正目的,就是白雾成为井七的一场面试。



       

这才是白雾的第二重后手!



       

如果可以,白雾不希望用到这一后手。



       

他更希望的是,高塔能够消失,怪物依旧被镇压在高塔里。



       

但现在,那个最坏的结果出现,高塔被摧毁,世间最可怕的怪物……被放了出来。



       

所谓第二重后手,就是绝境之中,向死而生,埋下逆转一切的种子。



       

这颗种子,白雾当仁不让。



       

……



       

……



       

白远消失了,或者白远没有消失,只是白雾已经无法感知到白远。



       

壳中的他,已经无法感知到壳外世界的变化。



       

或许黎又正在敲打“壳”,或许自己已经来到了“井”的所在?



       

壳外的世界会发生什么呢?



       

队长他们会安全的撤离吗?



       

避难所里,一切会顺利吗?



       

桑切斯城的人类,会否意识到他们已经被恶堕圈养?



       

井四与阿尔法的对决,最终谁会获得胜利?



       

一切的问题,白雾都没有答案。



       

扭曲的记忆,渐渐的被压制住。无论是前世的记忆,还是今生的记忆,在壳出现之后,都变得混乱起来。



       

但因为没有负面情绪,白雾始终无法被记忆里的乱象蛊惑。



       

他始终保持着清醒。之所以感到痛苦,只是因为意识与意识,记忆与记忆之间在碰撞着。



       

扭曲,代表着绝对的混乱。



       

所有的计划在扭曲面前,都有可能被彻底打乱。



       

白雾的确如愿以偿,引诱了阿尔法转化自己。



       

但在抵御扭曲记忆入侵的过程里,白雾也因为痛苦,不知不觉的发动了扭曲领域。



       

他以为自己会经历了和井一井二井三井四他们一样的经历。



       

可身在壳中的他,却只感觉到绝对的安静。



       

当扭曲的记忆已经无法给白雾带来任何情绪波动时,它们就已经失去了意义。



       

这种事情,在井一到井六六个兄妹之中,从来不曾发生过。



       

因为没有人,可以隔绝这些负面情绪。也没有人,可以用扭曲抵御扭曲。



       

这两个几乎不可能有人具备的条件,都出现在了白雾一个人身上。



       

哪怕是连阿尔法也没有想到,这两个特性,会让白雾经历一段截然不同的“扭曲之旅”。



       

空间仿佛在不断地变化。



       

尽管周遭是绝对的漆黑,哪怕是白雾,也看不见任何东西,可他就是能够感觉到。



       

他仿佛走在绝对黑暗的时空隧道里——穿越了无数个区域。



       

白雾不知道还要在黑暗里等待多久,不知道空间还要转换多久。



       

他闭上眼睛,在壳中的世界里,白雾甚至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哪怕在脑海里默数,按一秒一个数的时间去数,也依旧无法感觉到时间的正确流动。



       

因为上一秒的记忆,可能会变得很漫长,下一秒的记忆,又可能变得很短暂。



       

看着无边无际的黑暗,白雾忽然有一种自己被流放的感觉。



       

仿佛是被神,送到了宇宙的最深处,一个被时间和空间遗忘的地方。



       

他是这么想的,甚至想到了自己在这里即将度过几万年的几亿年的光景。



       

想到了也许扭曲之源,发现了自己最深层的用意,自己并没有来到壳中,而是已经死了,来到了亡者的世界。



       

好在这些念头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寂静黑暗的空间里——忽然有了声音。



       

女人的咳嗽声响起:



       

“咳咳咳……是……是谁……?”



       

绝对寂静绝对黑暗的空间里,所有的声音都被放大了无数倍。



       

音波像是可以直接撞到灵魂上。



       

白雾听着这个熟悉的声音,满脸的不可思议:



       

“你是……井六?”



       

黑暗中的女人一怔,这个世界有两个声音她绝对不会忘记。



       

其中一个,便是白雾。



       

“白雾!你是白雾!”



       

白雾这下确信了,只是这片混沌黑暗的壳中世界里,怎么可能会遇到井六呢?



       

他不意外井六还活着,毕竟他只是流放了井六。



       

可为什么,井六会出现在这里?



       

难不成自己……不在壳中?井六当初被自己用扭曲之力流放了,到底是流放到了哪里?



       

在井六想要询问白雾,白雾也想要询问井六的时候,又一个声音响起。



       

“啧,真是热闹啊,我还以为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没想到这里居然出现了两个人,还都是故人。”



       

很熟悉的声音,白雾的心跳加速。



       

就连井六也没有想到,会听到这个声音。



       

“你是……不可能,你明明已经死了。”井六的话像是印证了白雾的猜测。



       

而接下来,在这片神秘虚无的壳中世界里,这个忽然出现的第三个人,直接了当的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作为一个欺诈者,我最大的兴趣,当然是骗人。”



       

黑暗中的声音很温和,白雾的反应,却和井六一样。



       

为什么会在壳中世界,这无尽的虚空与黑暗里,遇到这两个人?



       

井六……



       

与黑桃十。




如果您觉得《末日拼图游戏》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4828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