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600章 第五层

作品:《 新书

       

收到伏隆急奏,得知耿弇说什么“可以战而令我不战,即便是陛下,亦不能得此于臣”时,第五伦正在南赴下邳的路上,与他同行的,还有四万援军。



       

放下密奏后,第五伦面色微沉,心中只道:



       

“看来,我少不得要学一次刘邦了!”



       

指的当然不是学老刘杀功臣,在第五伦看来,耿弇对自己的忠诚虽无法与马援、景丹、万脩这些起家嫡系相提并论,但应该不会有谋逆反叛之心,应该吧。



       

“不过是小将军伐齐胜仗打惯了,连下七十二城,却在下相吃了刘秀大亏,心中不忿,非要打回来以求全胜罢了。毕竟是狠如羊、猛如虎、贪如狼的人物啊。”



       

如羊角抵,只知往前而不知退后;如虎扑食,有所挫败便恼羞成怒;至于他贪什么?以第五伦对小耿的了解,贪的不是权力富贵,而是一战灭吴的不世之功啊,任谁都能看出,天下诸侯,第五伦最重视的势力莫过于刘秀,若能独占此功,小耿可为诸将之首。



       

但这之后呢?耿氏如何自处,小将军你想过么?



       

所以第五伦决定,在耿弇铸成大错前,由他来阻止悲剧发生。



       

第五伦要学刘邦的,便是夺大将兵权!



       

刘邦曾经两度夺韩信兵权,一次是成皋之战后,那时候老刘被项羽打得极惨,靠着替身赴死,并将城内女子放出去让楚军乱哄哄地追,这才仓皇逃出。而此时,刘邦的把兄弟张耳、大将韩信已经攻下赵代之地,且就驻扎在与成皋一河之隔的地方,居然按兵不动,于是刘邦自称使者,清晨驰入张耳、韩信壁,而夺其军。韩信睡到中午起来,才得知此事,可怜他又成了光杆司令,只能在河北重新募兵去打齐国。



       

第二次,则是垓下之战后。项羽已死,也是飞鸟尽良弓藏的时候了,鉴于韩信之前在攻下齐地后,曾请封齐王,且在刘邦下令追击项羽之际,并未奉令率兵赶到,导致刘邦在固陵之战被项羽击败,刘邦遂不放心,故技重施,驰入齐王壁,夺其军……



       

刘邦之所以下手,恨的就是韩信不听调遣,而现在,第五伦也面临属下自作主张、没有大局观的状况。他打算用同样的雷霆手段,加速抵达下邳,架空耿伯昭,接过指挥权,如此方能与刘秀周旋,等后续援兵赶到,以众凌寡。



       

但刘邦夺兵权听上去容易,甚至有些儿戏,似乎喊上十几个大汉,一起冲入主将大帐,抢了公章……虎符别到腰带上即可。



       

可仔细分析,才明白此事不简单,第五伦揣测,刘邦之所以敢如此,除了笃定韩信没胆子造反外,也因为韩信麾下诸将谋士,除了蒯彻、李左车二人外,基本都是刘邦安插的丰沛人士。有这些人在,一旦韩信表现出异心,恐怕立即就会被架空。



       

要论掺沙子的技术,第五伦也不遑多让,耿弇手下,除了两千上谷突骑外,其余多是来自冀州的偏将、校尉,每一位都由第五伦指派。加上不同主将带兵方法大异,耿弇对其麾下将吏,虽然经常放纵其劫掠,但收买亲附却较少。



       

加上身边的四万之众,第五伦觉得,驰壁夺权这种事,老刘做得,他也做得!



       

这种想法,却在南行的第三天戛然而止,第五伦的态度,因收到耿弇的请战奏报,而产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欲以幽冀之兵为饵,拖住刘秀三五天,待援军抵达,将其歼于淮泗?”



       

“臣虽可能败绩,但陛下,大魏,必胜!”



       

这句话让第五伦颇为感怀,释卷暗叹:“若果真如此,便是予低估耿将军了。”



       

作为将军,最珍视的便是自己的军旅胜负,想当年,白起为了保住不败之身,三番五次拒绝秦王,就是不去打邯郸。



       

而耿弇竟愿将这最珍惜的“不败”打破,也要确保第五伦全局的胜利,他的忠诚,确实不能怀疑了。



       

“这一波,予自以为他在第一层,辜负了予的厚望,殊不知耿将军竟在第三层。”



       

但第五伦欣慰之余又有恼怒,耿弇的沟通太不及时,骗刘秀的同时,竟连他身边的伏隆、上司第五伦一起骗了,奏疏再慢点,恐将酿成大错,归根结底,还是自作聪明,不听调遣,这指挥权啊,还是得收!只是举措不必像计划中那般剧烈。



       

第五伦立刻传诏,假装自己已洞察一切:“将军深意,予早已知晓。”



       

“徐淮之战,攻城略地为下,诱歼刘秀为上,刘秀虽不入灵璧圈套,反攻下相下邳,然不过是殊途同归。”



       

“予早已派遣横野将军郑统统兵两万,自灵璧南下,绕开睢水吴军偏师,直扑临淮郡!”



       

“虎牙将军盖延,亦将三千渔阳突骑,星夜驰骋,将渡过睢水,与横野将军于临淮汇合。”



       

“刘秀借江淮舟师北上,郑、盖二将堵淮泗口,刘秀便再无退路!”



       

这是七国之乱时,周亚夫平叛的招数,在北方深沟高垒,不与南军交战,却使轻兵绝淮泗口,塞敌粮道,使其自溃,连撤军都成了问题。



       

早在得知刘秀没有攻击灵璧时,第五伦就立刻做出调整,用周亚夫故计,让那边的伏兵出动,南下迂回包抄。



       

一旦此策奏效,刘秀想要南撤,便只能弃舟师而走陆路,往泗水国、淮阴县方向跑,亦将成为魏军骑兵的猎物!



       

既知小耿打算和决心,这场仗就更好布置了,第五伦抚着唇上胡须,心中甚至有一丝欣慰。



       

“这一战,予在第四层。”



       

……



       

“陛下果然比我高明,早已做出了布置,可笑耿弇还打算以两万余士卒性命,来拖住刘秀,却不知圣天子的奇兵,早已逼近淮泗口。”



       

再看下邳这边,第五伦的诏书来得比援军快,耿弇收到后,倍感欣慰。



       

而光禄大夫伏隆更是暗暗捏了一把汗,前几日耿弇的态度,让他只以为此子要做韩信第二了,伏隆虽有心调解,但以他对第五伦的忠诚,仍会将自己所见一一上禀,好在如今君臣误会“解除”。



       

他特难免埋怨:“耿将军有此想法,何不早言?”



       

耿弇瞥眼看着伏隆:“此乃机密,一旦泄露,非但刘秀不会中计,我军士气也将大堕。更何况,我说了,伏大夫便不会阻止?”



       

肯定会,以两万多士卒性命来拖住刘秀,这么决绝的念头,也只有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的耿弇才能下决心。一想到从齐地到淮泗,千里相随的两万余将士,耿弇竟能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能让他们去死,伏隆只觉齿寒,手也止不住地颤抖。



       

耿弇握住了他冰冷的手,意味深长地说道:



       

“伏大夫,为将不仁,为了陛下早日一统,别说两万,就算二十万人,也得毫不犹豫扔出去,这时候,手不能发抖啊。”



       

伏隆摇头,他是万万做不到的:“陛下仁爱,视兵卒如赤子婴儿,亦不会如此,既然早有两部绕后,下邳一战,是否可以不打?”



       

“打不打,不在于吾等。”说到这,耿弇就感到头疼。



       

“而在刘秀。”



       

前日巡营后,耿弇对军中疫病,士卒厌战等问题毫不隐瞒,甚至故意令军队军容不整,希望诱惑刘秀来攻,但预想中的吴军总攻却并非发生。



       

反倒是耿弇布置在敌营附近的斥候来报,说是数十里外的吴军,忽然离开了营垒,陆续乘着泗水上的舟师离开了!



       

“难道我军援兵将至的消息,被刘秀侦知了。”



       

最担心的事发生了,耿弇大惊,不顾伤痛,亲带上谷突骑去追,然而等他抵达吴军营垒时,这里早已成了一座空寨,冷冰冰的泗水带走了最后一批船只。



       

吴军离开时还烧毁了浮桥,淮泗在腊月虽然寒冷,但却很少有彻底封冻的时候,上谷突骑只能望水兴叹,舟师顺流而行,其速不比骑兵慢,毕竟马匹跑个几十里必须歇息,而船队只需要晚上停泊,等他们搭建好浮桥,南下追到淮水边,恐怕刘秀都已经撤回淮南了。



       

下邳之战终究未能打起来,三军厌战、士气不振的两万余士卒可以保住性命,而耿弇又能保持他的“不败”金身了,然而这种结果,却让耿弇比直接输给刘秀更难受。



       

“功败垂成,功败垂成。”



       

他恨恨地扼腕长叹,回程的路上,旧伤再发,这下马匹再也骑不动了,竟是躺在车上回的下邳城。



       

而此时的下邳城,相比于小耿离开追击时气氛已大为不同,外围多了一些崭新旗帜的师旅,而抵达城南时,白门楼上,已飘扬着巨大的五彩旗。



       

魏皇第五伦,已随援军前锋一道,星夜抵达下邳!



       

眼看上谷突骑冻了大半日,士气蔫蔫的,第五伦告诉旁人:



       

“逼退刘秀,使其宵遁,此不战而胜也,且令士卒击鼓,以胜军振旅之礼,迎接车骑大将军!”



       

捏了许久的名号,第五伦总算要给耿弇了。



       

尽管身边伏隆等群臣都纷纷恭贺,认为刘秀这是惧怕魏皇与耿将军,故而仓促退兵,如此一来,非但彭城再不可救,整个淮北,也将拱手让予第五伦。



       

第五伦确实接受了他们的逢迎,脸上带着笑意准备迎接小耿归来,但心中却不太乐观。



       

“刘秀岂是白给之人?事情绝不会如此简单。”



       

第五伦朝身边的绣衣都尉张鱼低声叮嘱:“郑统的两万豫州兵,五日前离开灵璧南下,盖延的三千渔阳突骑,与我同时出发,但骑兵脚程快,此刻不知到何处了,立刻遣人追回!”



       

“诏令二将,切勿再南下临淮,刘秀笃定我欲歼他于淮北,遂将计就计,假意欺身北上,实是想让我遣偏师迂回南下,而他则可乘舟师回头,配合淮泗口守军,截我奇兵!”



       

仗打到现在,第五伦终于看明白了刘秀的计划,简直是刀尖上跳舞,一处不慎就会全盘皆输,但偏偏还让他成了。



       

这一波,秀儿在第五层啊!




如果您觉得《新书》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503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