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17.真的复原不了(求推荐票求打赏)

作品:《 女帝背后的男人

       

大周,未央宫。



       

今日不用早朝,武稚也难得的没有一睡醒就一头扎进乾坤殿,去看那些奏章,或是接见一个又一个的大臣们。



       

她洗漱用膳之后,先去了将作监。吴琼留给她的信件里,提到了吴琼为吐蕃使臣制作的鲁班锁,当做所谓“回礼”,并且自信那个鲁班锁,吐蕃无人能打得开。



       

此时鲁班锁早已送到了吐蕃使臣那边,武稚想要询问有关于那个鲁班锁的事情,自然就只能去将作监询问了。



       

毕竟是吴琼设计,将作监制作的,他们当然是最有发言权的。武稚倒不是对鲁班锁感兴趣,只是不放心,不知道吴琼设计的鲁班锁,是否真的如他所说那般神奇。



       

若果不是,那吐蕃使臣随随便便解开鲁班锁,岂不是丢了面子。



       

将作监乃是大周九寺五监之一,掌管宫室兴建维护,精美器皿制作,刺绣,异样器皿等,那都属于将作监管辖范围。



       

将作监的一把手,官职名叫大匠,从三品。此时的将作监大匠,姓韩。乃是先皇打天下时候,曾经一个资助过先皇的商人之子。



       

那个商人因此得了从龙之功,便封了个闲散没有实地且不能世袭的国公,儿子得了一个将作监大匠的职务,也算是一生忧愁无忧。



       

至于孙辈,爷辈和父辈都体系里的人,孙辈再差,也不至于差到哪里去了,先皇这么安排,也算是对得起韩家。



       

韩大匠本以为将作监虽不算闲散官署,但也不至于担多大的责任,却没想到昨天,天子就来过一次,今日又来,韩大匠那个紧张的啊。



       

天子銮驾到了将作监,韩大匠自是不敢怠慢,带着一众的官员们,早早就聚在了院落里迎接。



       

待到太监过来了喊了一嗓子之后,就见到天子背着手,带着一群宫女太监,还有随行侍卫们,哗啦啦的走进来了。



       

韩大匠等人,只是匆匆一瞥天子容颜,便纷纷跪地叩拜,边上有太监抬了抬手,他们才纷纷站了起来。



       

武稚待到众人行礼之后,正欲开口下令,让韩大匠随自己进将作监官署内问话。



       

却没想到上官女官,已经让两个宫女,拿着帕巾,去将边上长廊的一个横杆擦拭干净。



       

武稚一愣,抬手问道:



       

“上官女官,你做什么?”



       

上官女官也是一愣,随后躬身答道:



       

“陛下您昨日来将作监时,便说进了屋内要正坐,难受的很,便要坐在这横杆上议事,今日陛下不坐了吗?”



       

望着上官女官询问的眼神,武稚抬起的手,慢慢的放了下来。



       

【那男人,怎可在臣子面前,坐于横杆之上……】



       

“今日入堂内议事吧。”



       

武稚挥了挥手,扭头朝着将作监内走去。上官女官自是不敢多说什么,赶忙带着人跟了进去。



       

没多久,在院落里的韩大匠便被武稚着人喊进去。武稚来此之行,也没有别的目的,就是为了问问那鲁班锁的事情。



       

这韩大匠作为商人之子,本就受家人熏陶,很是务实。托了父亲的福,从最低贱的商贾之子,一跃成为了从三品的官员,但骨子里,还是圆滑的商人本性。



       

一听到武稚问昨天的鲁班锁如何,那韩大匠是立马就知道拍马屁的机会来了!



       

昨天天子才自己过来设计的鲁班锁,今天又跑来问如何,那不得立马吹起来啊!韩大匠那是滔滔不绝的吹嘘了起来,直把天子设计的鲁班锁,吹成天上少有,人间没有,若是谁有,黄河断游。



       

韩大匠在那边拼尽全力的吹嘘着,武稚倒是不慌不忙,等他吹完了以后,来了一句:



       

“重新做一个出来,予朕看看。”



       

武稚这句话一说,韩大匠紧跟着带着崇拜无比的神情说道:



       

“望陛下周知,陛下所设计的鲁班锁,以臣这般智慧,着实是无法复原啊。”



       

“你们将作监昨日才做的鲁班锁,为何今日就做不出来?你以为这么说,朕就会高兴吗?若还是谄媚之言,可是会误了朕的正事,你如何担责!”



       

韩大匠一听天子这么说,整个人都傻了,昨天天子来要求做鲁班锁的时候,还说好的做好了榫卯之后,自己拼接起来,保证无人能开。



       

而且天子也让将作监的人试了试,确实是无人打得开,稳得很。



       

今天却要自己来复原,榫卯的材料,将作监会做,但天子昨日是怎么拼起来的,韩大匠可是一点也不知道啊!



       

等等,莫非是我犯了什么事情,惹怒了天子,所以天子故意寻了一个理由,来找我麻烦的吧?!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韩大匠额头那是豆大的汗珠都惊了起来,脑海里拼命回想,自己近日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不对,以前做的坏事也要好好想想。



       

但思来想去,韩大匠也实在是没想到自己做过什么大奸大恶,能让天子亲自过来找自己麻烦的事情啊!莫非是政敌弹劾攻讦?



       

不可能啊!自己虽是从三品,但也只是一个将作监的大匠,光有品级毫无实权,随便来个士大夫,没准都比自己有影响力,可以说是边缘人物了,什么人这么无聊来攻讦自己啊?



       

韩大匠那边苦思冥想,绞尽脑汁的在为自己“网络罪名”,就差没把小时候偷看别人洗澡也给算上了。



       

武稚倒是等了一阵,看到韩大匠光是身子颤抖,脸色发白,额头冒汗,却是半个屁都没放出来,倒不像是故意演出来的,难道真的不是谄媚之言,他真的复原不出来?



       

【那男人做的鲁班锁,这等厉害?他是工匠?】



       

武稚心里还在胡思乱想着,倒是面前的韩大匠突然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哭喊了一声:



       

“臣、臣知道错了!请陛下饶命啊!”



       

嗯?什么情况?武稚还没问话,韩大匠已经自己开始说起来了:



       

“臣也是一时迷了心窍,前些年,先皇让臣翻修乾坤殿,外面不少窑商,希望臣能用他们的窑里出的砖瓦,臣,臣收了他们一些钱,但臣保证,臣绝对没有乱用砖瓦,都是一等一的好材料。”



       

“收了多少?”武稚皱眉问了一句。



       

“前后收了二十来两,还是几个好友介绍,推脱不过收的钱,但臣也没有用他们的砖瓦。”



       

看着面前老实交代的韩大匠,武稚倒是突然笑了起来,她玲珑心窍,如何不知道这韩大匠心思,也明白这其中的误会,倒没想到这韩大匠如此扛不住压力,自己只是稍稍表现不悦,他自己胡思乱想,招出了这么一件事情来。



       

“朕念你自己如实招来,便对你从轻发落,自己去太府寺交二百两罚银,另罚俸禄一年,至于鲁班锁的事情……算了,当朕没来过吧。”



       

武稚挥了挥衣袖,在韩大匠的叩谢声中离开了。



       

她要回乾坤殿处理政务了,只是走着走着,肚子突然有点不舒服了起来。



       

好像……葵事要来了啊……




如果您觉得《女帝背后的男人》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508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