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29.吴琼果然有问题!(求推荐票打赏!)

作品:《 女帝背后的男人

       

腾讯娱乐公司,天台。



       

吴琼双手搭在天台的栏杆上,吸了一口手里的香烟,缓缓吐出一片烟雾,却吐不出,胸中的无奈。



       

李冉在边上将昨天,跟武稚交换身体后的“吴琼”,所做的丰功伟绩诉说了一遍:



       

“你昨天阴阳了魏忠贤,然后还被总裁喊到了办公室,听说你的用博学的才识,折服了一位甲方,甲方跟我们公司签了一个大合同,然后你屁事没有,领导还来拍你马屁。”



       

李冉说完之后,奇怪的看向了吴琼,然后说道:



       

“你自己当事人,干了这么多牛逼的事,你跑来问我干吗啊?”



       

吴琼又吐了一口烟,望着远方,一脸沧桑:



       

“我想听你亲口跟我说一遍,方能体现我的牛逼啊。”



       

“啊,你这……”



       

李冉一脸懵逼的看着吴琼,随后就又问道:



       

“你在总裁办公室到底跟那个大客户甲方干了啥啊?他那么爽快看在你面子上卖了版权给我们?”



       

“甲方是谁啊?”



       

“不知道,听说是什么著名小说作家,好像叫王大师什么的,我草,你不知道吗?你还问我?”



       

李冉一脸质疑的表情看着吴琼,然后吴琼说道:



       

“我昨天没告诉你吗?”



       

“没啊,你说就是一个字写的不好看的老人家。”



       

“那不就得了,昨天不是告诉过你了。”



       

吴琼说完之后,李冉也不再多问昨天甲方的问题了。吴琼也大致了解了昨天的情况,虽然还有很多不清楚不明白的,但多少也已经掌握了基本的情况。



       

简单来说,就是武稚因为信息差的缘故,惹怒了领导,幸亏遇到一个甲方是书法爱好者,武稚这种能握笔就开始练的地道书法,再加上武稚皇帝的身份和经历,自然是吊打全世界。



       

阴差阳错,因祸得福,也算是完美度过了。



       

吴琼舒了一口气,好在没有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他跟李冉两人抽完了烟,很快就朝着办公室走了回去。



       

只是吴琼才刚刚走到了办公室的时候,却发现同事们一个个的都围了上来,然后纷纷对着自己说道:



       

“吴哥,你真的跟欧阳雪交往了啊?”



       

“吴哥,你日本女朋友怎么办啊?欧阳雪知道吗?”



       

“别问,问就吴哥牛逼。”



       

同事们半开玩笑的这么说着,吴琼倒是完全摸不到头脑,我出去抽个烟,跟欧阳雪又扯上什么关系了啊?



       

有同事指了指他的办公桌,上面摆放着一个造型相当精致的饭团,然后说道:



       

“欧阳雪给你送早饭来了!”



       

吴琼人都傻了,卧槽,什么情况?



       

————————



       

大周,未央宫。



       

乾坤殿窗外的阳光格外的灿烂,一如武稚现在的心情。



       

痛经这种事情,一般只会在来大姨妈的第一天,会有剧痛,但在之后几天,伴随着淤塞的血块下来之后,就会缓解很多。



       

虽然还是很不舒服,但和那种如同刀刃割肉一般的感觉来说,这种不舒服的感觉,简直就是如同挠痒一般的随意。



       

遇到这样子的情况,对于武稚来说,反倒是觉得一天互换一次身体,也并不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事情。



       

吴琼自然也是给武稚留了信的,大篇幅就是诉说李广胜的事情,放出天牢,软禁在家,后续如何处理,还要看武稚自己的决定。



       

但吴琼已经将细柳阅兵的故事,在信中说了一遍,汉文帝是历史有名的贤明君王,周亚夫同样军纪严明,在军营之中一切以军法从事,但汉文帝容得下他,重用他,才有后来汉景帝任用周亚夫,三月平定七国之乱的军事奇迹。



       

当然后续汉景帝和周亚夫之间的矛盾,以及周亚夫被活活饿死的结局,吴琼就没有写了,历史对此褒贬不一,很有争论,他也不想论述这些。



       

大周目前遇到的危险情况,那可一点也不比当时的汉初,唐初要容易,甚至更为恶劣,匈奴突厥吐蕃,三个强敌环绕,更是应该团结内部,万众一心,让大臣们放心用命的时候。



       

当然,这只是吴琼的个人见解和建议,但也确实是用心写下来的,毕竟对于这个同文化的大周皇朝,吴琼还是很有好感,希望它能如同汉唐一般,平定戎狄,四海升平。



       

坐在书案前看完了信件的武稚,略微沉默,随后笑了笑,随手拿起了边上的毛笔,批文道:



       

写完之后,武稚才将这信件折叠起来收好,打算一并放到枕头下面,留给明天的吴琼。



       

至于李广胜的事情,武稚既然没有当时杀他,只是将他下狱,本身也就没打算真的杀他了。



       

在武稚看来,帝王者,文能附众,武能威敌。杀人立威这种事情,向来是对敌人做的,而于内,还是要以德服人,以仁义治理天下。更何况自己新登基,这李广胜也是被先皇赞赏,颇有将才,武稚还真的是舍不得杀的。



       

当然,一切行事也不是这么死板的,有些人,该杀还是得杀,可杀可不杀,说白了,都在天子一念之间,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楚了。



       

这世上万千种种有利有弊,怎么可能做任何决定,都有利而无一害呢?无非就是取大舍小的选择罢了。



       

武稚既已决定李广胜的事情,便不打算再去追究,她已经让门下三省,将百官奏章拿了上来,此时堆成三堆,几乎都要将武稚瘦小的身体给淹没了。



       

前日奏章就没批完,昨天换了身体,吴琼更不可能去批阅这些奏章,结果积累到今日,已是遥遥无期一眼望不到头的任务量了。



       

但武稚只是面无表情,拿着朱红的笔,一本本的看了起来,边上的上官女官则是一直安安静静的磨着墨,待到日近晌午,武稚才停了笔,尚食局那边准备好了御膳。



       

用餐之时,武稚依然在思考国事,拿着奏章一个个的看着,心里想着等下如何批复。



       

但看到礼部的一个奏章的时候,武稚的筷子停了下来。



       

武稚忙着登基,她全忘了。



       

————————



       

现代,上泸市。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时间是晚上的的九点,但早已经下班的欧阳雪,却没有回家,反而是戴着宽边的太阳帽,站在公司的门口外的一家小超市旁。



       

她正在小心翼翼的看着公司大门的方向,看着从公司里面走出来的一个男人,吴琼。



       

并非是为了跟吴琼一起回家,所以才在这里等候着,她只是凭借着女人敏锐的直觉,感觉到吴琼有点不太寻常。



       

明明昨天,吴琼对自己的态度还是那么的坚定,就差没有直接跟自己告白了,但是今天,就算是他表现的非常的委婉,但欧阳雪还是能很明显的感觉出来。



       

吴琼,在躲着自己,或是说,有愧疚于自己的感觉。



       

自己下班了回去找他一起回家,他居然说要加班,让自己先回家休息,不用太辛苦!



       

这个男人不正常,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或是,他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而欧阳雪的等待和耐心,也是有回报的,因为吴琼忙到晚上九点,走出公司之后,确实没有径直的走向地铁站,而是走向了和家截然相反的方向——上泸市步行街!



       

果然有问题!



       

——————




如果您觉得《女帝背后的男人》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508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