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36.匈奴单于的信件(求推荐票求打赏)

作品:《 女帝背后的男人

       

看着满脸忧愁表情的何太后,吴琼才确信,古今父母催婚的心情都是一样的。



       

差别或许是,现代你26岁才开始催你,古代16岁就开始催了。



       

但放古代,女子哪里用得着催,直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一次谈话就定下来婚事了,也就武稚特殊一点,她是大周的天子,这天下最尊贵之人,婚事尚且还有些许话语权。



       

最主要的是,武稚这个天子,是女天子啊!正常天子你可以直接塞几个妖艳的妹子送去天子房里。



       

但凡是正常男人,估计都挺不住,到时候子嗣就有着落了,至于立后的问题,那都是后宫争斗,宫锁惊心,步步惊心之类的问题了。



       

跟当皇帝的有屁的关系,只要继承人稳住,大臣们也是懒得去多加干涉皇帝私事的。至于说天子无家事之类的话,那都是在天子无嗣的情况下说的。



       

如果皇帝有子嗣,哪个大臣闲的没事,来干涉你天子的家事啊?管你今天没宠幸谁?最近冷落水?皇后该选谁?那真是闲的没事,或是觉得脑袋瓜子安在脖子上时间太长了。



       

武稚这个十六岁的小丫头,当然是没有小孩的,更何况十六岁生孩子,以吴琼的知识观点来看,太早了些,会伤身体。



       

怎么说也得再大一些,才够稳妥。



       

吴琼心里想着这些问题,何太后已经开始絮絮叨叨的说了起来了,什么关陇有才俊,琴棋诗画,诗词歌赋,君子六艺样样精通。



       

或是哪位高官家有郎君,仪表堂堂,身高八尺,丰俊身伟,实乃不可多得的佳偶。



       

总之一句话,那是个个都是一顶一的大种马,罗列出来让吴琼挑啊。



       

吴琼她挑个屁啊,这身体又不是自己的,是武稚的,他只是今天穿越过来而已,选什么夫君啊?就算现在身体是自己的,吴琼一个现代男性的思维,让他以女性的身份去和男人结婚生孩子?



       

赶紧算了吧,吴琼不搞个天下选妃,跟美女玩贴贴,那都是刚刚穿越过来,人生地不熟,人比较内敛害羞了。



       

何太后虽然说得起劲,但吴琼也只是等她说完之后,一脸苦恼的表情说道:



       

“母后,您说的朕自然也是知道的,非是朕不愿意解决国嗣问题,只是朕现在还太小,而且新近登基,事情太多,朕想着等大一些,再考虑这些问题。再说,母后您也知道朕这个天子,情况特殊,你还给朕挑选一些世族权贵之子,他们入了朕的后宫,莫非就愿意乖乖听话了?”



       

【没错,就算要考虑,也等我找到那个招财猫,然后许愿再也不跟武稚换身体之后,再让武稚慢慢考虑吧!】



       

何太后哪里知道吴琼的心理活动,听到吴琼推辞,她叹了一口气,说道:



       

“罢了罢了,哀家知道你性子高,这天底下男人,没几个你看得入眼的。”



       

她转念一想,点了点头说道:



       

“但天子说的,也确实在理,若是挑选那些权贵世家之子,他们是男人,确实容易影响我们女人,哀家也是女人,更是清楚,哀家再问你挑选挑选吧。”



       

吴琼虽然不清楚何太后,“男人容易影响女人”的根据是什么,这话放到网上,怕不是要引来一群拳师,百八十套路都要打一遍。



       

但听到何太后改变注意,打算日后再说,他也是松了一口气,只要蒙混过关就好了。



       

但他才刚刚打算找个理由离开,却听何太后,从身上拿出了一封信来,低头说道:



       

“天子,其实选夫之事,并非哀家今日主要想说的事情,今日想与天子说的,乃是前些日子,匈奴单于写信来的事情。”



       

吴琼愣了一下,匈奴单于写信?些什么信啊?



       

吴琼对大周发生的事情,那是一无所知,他根本不看奏章,也只去过一次早朝,还是为了不让吐蕃使臣太嚣张,抱着“拿剑砍了你的天机锁”的觉悟去上朝的。



       

至于说匈奴单于写信,无穷时一无所知啊。



       

为了不穿帮,暴露自己不对劲,吴琼也只能紧皱眉头,保持沉默。



       

但他这副表情,在何太后看来,却是有些责怪的意思了,何太后赶忙说道:



       

“天子莫要误会,哀家并非是有意干政,只是偶尔有人进攻陪哀家说说话,说起朝堂上发生的事情,哀家才知道的。”



       

她很快又叹了一口气,说道:



       

“哀家对天子实在是太了解,依天子的心性,定然是恨不得挥师北上,直取漠南王庭,将那匈奴单于生擒到长安来,方才解气,但这国事,万万不可意气用事,方天下初定,你父皇暂休兵戈,方能安稳局面,四海升平,那匈奴单于只是荒野皮肤,呈口舌之快而已,天子,切不可鲁莽行事啊。”



       

她说完,将信件递了过来,说道:



       

“天子若是不知道怎么回匈奴单于的信,便把哀家的这封信,送去回了吧。”



       

吴琼看着何太后的怜惜,无奈的表情,也是愣了一下,随后接过了何太后的信件,随后模棱两可的说道:



       

“朕,朕且回去看看再说吧。”



       

他这么说完,却听何太后,叹了一口气,摸着吴琼的脸庞,说道:



       

“哀家知道,天子不是哀家的女儿了。”



       

吴琼吓得心脏直奔喉咙而去!什么?!这太后知道了?她怎么知道的?武稚说的?还是有谁看出端倪,跟太后说了?上官女官?定然是上官女官了!也只有她是武稚身边最亲近的宫女,如果能发现天子不对劲的话,上官女官就是唯一的可能了!



       

吴琼额头有些冒汗,估计现在自己脸色也有点苍白,但何太后紧跟着又说了一句:



       

“你现在,是大周的天子了。”



       

吴琼戒备的姿态很快松懈了下来,这太后说话一句句的,吓死人了,一口气说完行不行?



       

但看着何太后的眼神,吴琼心里面的那些责怪也都烟消云散了,虽然贵为太后,但她,也同样是个母亲。



       

“母后,朕虽是天子,但也同样是您的女儿,朕,会经常来看望您的。”



       

吴琼拉住了何太后的手掌,虽然这时候唠点家长,是很好的选择,但吴琼现在是真的,很怕聊多了搞穿帮了。



       

他只能站了起来,随后说道:



       

“母后,请恕儿臣先行告退,还有许多的奏章没有批阅呢。”



       

“哀家听人说,你常常批阅奏章到深夜才歇息,哀家命人拿了些补品,你也要保重身体才是。先皇在的时候……”



       

何太后又打算说起来了,吴琼眼看着说起来的话,不仅话题没完没了了,还有可能穿帮,只能先一步说道:



       

“母后放心吧,儿臣会保重身体的,儿臣先行告退了。”



       

从何太后那边出来,吴琼在何太后依依不舍的眼神中,带着上官女官回去了。



       

等回到了乾坤殿,吴琼才有功夫休息一下,缓解一下紧张的心情,还以为太后寿宴这关过不去了,却没想到寿宴如此从简,根本就没有持续多少时间。



       

而且这个天子身份,也确实好用,想要以政务为理由脱身,何太后也根本就没有办法阻拦。



       

就是不知道匈奴单于写信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了,若是不知道也就算了,但何太后的信件在手,吴琼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要是不了解一下的话,实在是睡不着觉啊。



       

吴琼想了想,对着上官女官问道:



       

“上官,那匈奴单于前些日子送来的信件,是否还在三省?”



       

上官女官很快回答道:



       

“陛下您没让送回三省,就留在宫里了。”



       

“拿来,朕还想再看一眼。”



       

上官女官眼神有些奇怪,但也还是“诺”了一声,没多久,便拿了一封信来。



       

吴琼看到那信件,写的是汉子,跟大周阅读习惯一样,从上到下,从右到左,字体很好看,吴琼估计八成是代笔的。



       

但内容,就不是很好看了。



       

【你大周死了先皇,何太后成了寡妇,不如就许配给我吧!你大周天子,当我们匈奴的儿皇帝,岂不美哉?】




如果您觉得《女帝背后的男人》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508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