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53.钱很多吗?(求推荐票求打赏)

作品:《 女帝背后的男人

       

现代,上泸市。



       

武稚坐在床上,看着周围和自己仿佛格格不入的各种器具。



       

她还记得昨夜正和大臣们商讨蝗灾的事项,户部尚书萧复,就汇报财政状况吃紧,边关将士们需要补充过冬的衣物,长城也需要修缮,据点哨所要塞,这些通通都需要钱。



       

长城一线,西起嘉峪关,东至居庸关,这两万里的漫长防御线上,防守着突厥和匈奴,就没有哪一个关隘敢说是完全安全的。



       

是先边防,还是先筹备赈灾,问题还没有讨论出来,武稚便只觉得天旋地转,随后就仿佛睡了一觉,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坐在吴琼的房间里了。



       

武稚也不清楚互换身体会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进行,但现在来看,这种换身体的方式是在每天晚上进行交换,也不论是否在睡觉,通宵不睡来试图打断身体交换的想法,可以说是彻底宣告失败了。



       

武稚也记得不清楚了,毕竟当时情况紧迫,她哪里还有时间看时辰呢?



       

不过大周的事情,也只能够等到明天身体换回来之后,再行定夺了,但预防蝗灾肯定是要做的,就是投入多少,是否预留赈灾的钱,边关长城修不修,修到什么程度诸如此类的问题。



       

可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定下来的,而定下来之后,又将有怎样的影响,也都是可以遇见。



       

武稚脑海里思考着这些不是很让人开心的事情,又从枕头下来,拿出了吴琼写的信件,内容依然是指导上班,还有一些手机使用方法,旁边还放了一个。



       

但武稚看完之后,还是云里雾里,许许多多的东西,压根就看不懂,不过她现在倒是会接电话了。



       

“原来这东西叫电话,莫非被雷劈过?”



       

武稚将黑色的电话翻来覆去的看了看,这个字,在武稚看来,等同于雷。



       

“烨烨震电,不宁不令。”便指的是雷了。



       

而后面所写的,武稚就没有太在意了。



       

什么“和其他女性要保持距离”,这种事情难道还需要别人来提醒?我又不是登徒子。



       

不过后面还有一句“如果有人找你打架,除非万不得已为求自保,不然都不要接受。”



       

武稚默默将这一条给记下了,而看到“我拿手厨艺,炸鸡腿”几个字的时候,武稚稍微犹豫了一下,但也还是决定尝一尝好了。



       

她很快去洗手间洗漱干净,随后轻车熟路的拉开了椅子,坐了上去,这东西一开始坐着有点不习惯,甚至觉得是胡人的东西,不太乐意,但武稚坐多了,觉得其实也还可以的。



       

而面前的保温桶里,就放了一些炸好的鸡腿,看着这些鸡腿的面相似乎还是不错的,金黄金黄的,气味闻起来也没有多大问题,一股子油炸后的油香味。



       

就算是再难吃的东西,油炸过后,都会很香很好吃,武稚觉得这鸡腿,多半是没有什么问题。



       

她很快拿起了一根,然后吃了一口,在咀嚼数次之后,又吃了第二口,随后打算吃第三口的时候,还是停住了,面无表情的将鸡腿给放了下来。



       

“朕与你无冤无仇啊……”



       

武稚望着鸡腿,黯然叹气,回忆着自己应该是没有做什么让吴琼难堪的事情,但也确实是想不通,油炸的东西,肉质也有没有任何的问题。



       

这鸡腿,它缘何就能难吃到难以下咽呢?为什么大早上的要吃鸡腿呢?



       

门口传来了敲门的声音,饭团来了。



       

武稚走到了门口,但外面站着的并非是欧阳雪,而是一个陌生的,穿着全身黑色的衣服,脸上还戴着两个黑色的方块镜片,将眼睛给遮住了。



       

武稚奇怪的看着面前的这个打扮特殊的陌生人,就听对方率先说道:



       

“吴琼先生您好,我是曹建先生的私人助手,之前您应该已经和曹建先生见过面了。”



       

但这个男人说完话后,他面前的“吴琼”先生,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只是犹豫了一下之后,随后说道:



       

“曹兄……曹兄他病故了吗?”



       

这个陌生的男人惊讶的张了张嘴,随后皱着眉头,略带不满的语气说道:



       

“请吴琼先生您注意措辞,我是私人助手,不是死人助手,我知道吴琼先生是搞文字工作的,但我们两方应该是第一次正式认识,还请您保持应有的尊重,不要开这种低级玩笑。”



       

“呵,原来是第一次认识,那你有何贵干?”



       

武稚轻松了不少,原本还以为是熟人上门呢。



       

“吴琼先生你应该知道,曹建先生是御心古剑流的弟子,你似乎也是修行剑道的,曹建先生希望能够和你进行一场公平公正公开的对决,如果你愿意接受的话,无论输赢,这是一张支票,给你的,你放心,因为曹建先生开的是支票,所以后续不会追回的,而且点到为止,专业护具,专业裁判,绝对不会有人受伤。”



       

对方说完之后,很快就拿出了一张长条形状的纸条,随后递给了武稚。



       

武稚拿过了那张纸,看了一眼,上面用古怪的字符写着:,后面还有汉字写着:叄拾万。



       

下面有盖章之类的东西,武稚就没有看得太明白了。但给我一张莫名其妙的纸,就让我跟这个曹建对决?



       

吴琼的信件里已经说了,除非自保,不然不要和人动手,对方只是那张字条来,自然是算不上需要自保的情况。



       

“吴琼?”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陌生男人的身后,欧阳雪快步走了过来,她已经听到了之前两人的些许对话了。



       

而在看到了“吴琼”手上的支票之后,欧阳雪看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这是真支票,但你认识这个叫曹建的人吗?他怎么突然找你比试剑道?”



       

欧阳雪有些诧异,她虽然知道“吴琼”剑法高超,而且和九贺纯对决的视频,还在网上有点小火,但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居然有人过来,花三十万只为了让吴琼出手。



       

现在有钱人这么任性吗?



       

“吴琼”摇了摇头,随后毫不留恋的,毫不犹豫的,将字条给递了回去:



       

“我没有和人动手的打算,你请回吧。”



       

陌生男人显得非常的诧异,他惊讶的看着支票,说道:



       

“这是三十万,你确定吗?你的工资,工作六七年也存不到三十万吧?”



       

武稚还没有说话,倒是欧阳雪皱着眉头说道:



       

“瞧不起人吗?有钱了不起吗?你这说的什么话?吴琼都明言拒绝了,再不走我控告你寻衅滋事。”



       

那个陌生男人被欧阳雪怼了一句,随后将支票收了起来,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武稚倒是心里欣慰的笑了笑:



       

武稚没把这事放在心上,欧阳雪见到那陌生男人离开之后,回头看向“吴琼”,诧异的问道:



       

“我虽然也建议你别随便接受莫名的剑术决斗邀请,但我真的没想到这支票你眼皮都不眨就拒绝了,这可是很多钱啊。”



       

武稚一愣,疑问道:



       

“钱很多吗?”



       

她是真的疑问,但在欧阳雪听起来,就是另外一种意思了,她张了张嘴,疑惑的看向了“吴琼”:



       

“你难道……很有钱吧?”



       

欧阳雪这么问道。



       

——————




如果您觉得《女帝背后的男人》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508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