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67.朕有一个构想……(求推荐票求打赏)

作品:《 女帝背后的男人

       

女帝背后的男人正文卷067.朕有一个构想……官署衙门那边,除了蔡丞相,将天子的意思,联想到了削藩上之外,其他不少官员们,就算是把事情联想到了削藩上,也是不敢明说的。



       

气氛,就在这种压抑之下,酝酿着震撼雷霆。



       

而被大家认为是幕后黑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天子,此时却还有心情在花园里面闲逛。



       

这刚刚装了一波逼,吴琼心情愉悦,畅快无比,在开始干活之前,就决定先逛逛花园,这皇宫我不能随便出去,也就只能在皇宫里面到处走走了。



       

他心情不错,下面的上官女官等宫女太监们,自然也是心情良好,坐在庭院里,吴琼与她们说着话,这么多漂亮的小姐姐,陪着自己有说有笑,这离开了现代的束缚,在大周以天子身份,放飞自我,那别提有多爽了。



       

我怎么就不能撩妹了!我怎么就必须要有钱买房才能谈恋爱了!我现在就看那个宫女好看,我摸她一下怎么了!怎么了!



       

只是他刚准备放飞的时候,想起了自己没有牛子这件事情,顿时索然无味。



       

等下还是去泡澡吧。



       

而边上的上官女官并没有注意到天子的表情变化,而是继续说道:



       

“……待到建安元年,春暖花开之时,陛下我们再去一趟长安城外的花圃去,那里的景色,才是极好的。”



       

吴琼点了点头,然后愣住了:



       

“什么元年?”



       

“建安元年,陛下您的年号啊。”



       

上官女官奇怪的说完,吴琼习惯性的抬手摸了摸下巴,发出了“嘶”的一声。



       

【建安元年啊?这特么的也太不吉利了点吧?汉献帝的年号啊。】



       

因为天子的动作和表情实在是太过奇诡,上官女官小心翼翼的问道:



       

“陛下?这年号,有何不好吗?”



       

“朕觉得不是很好,安,什么是安?”吴琼侃侃而谈了起来:



       

“你当安居乐业,平平安安,旁人也可以当做是安于现状啊,这大争之世,强则强,弱则亡,国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后世人到时候都说朕是建安帝,守成的皇帝,虽也是一种荣耀,但如今天下大势,险峻异常,怎可安于现状呢。”



       

吴琼这么说完,那些宫女们,也都纷纷点头应是,一个个的都为陛下的机智感觉到折服,大家纷纷拍着马匹,没多久见到一个小太监快步的从外面跑了过来,一直跑到亭子外面,才说道:



       

“陛下,户部尚书萧复求见。”



       

萧复?不会是报表做好了吧?这么快吗?



       

吴琼心里哑然,这中午吃饭时间都还没到呢,那萧复这么迅速的?不过还是挥了挥手,说道:



       

“让他过来吧。”



       

“诺。”



       

没多久,萧复就被人领着进来了,方才还在与吴琼说话的那些宫女们,立马就安静下来。



       

吴琼也是一脸风轻云淡,听着萧复行礼后,递上来了一叠纸张,正是如同吴琼所说的,制造出来的表格。



       

此次在大周推行预防蝗虫之法的,也就山东,河北,关中等地最为紧急,其他地方的倒是可以徐徐再来。



       

萧复递送过来的,也正是山东,河北,关中等地的,此次灭蝗的大概财务报表,也就是预算。



       

这一次的,可就比之前的要详细的多了,吴琼看了一下,确实是按照自己所要去的,具细到每一个人,每一件物品。



       

这样无论是之后调查,审核,都有数据可循,要是出了错,有太大的出入,自然是要拿户部问罪。



       

吴琼满意的点了点头,觉得这么法子挺好,以后找机会看能不能大力推行一下,不过看完了关中和河北的报表之后,在看到山东的报表之后,吴琼愣住了。



       

因为上面,大部分的数据价格,都高的离谱,甚至于有些地方还都是空白的,压根没写。



       

这一看就不正常啊,吴琼地理就算学的再差,也知道山东河北关中,压根就是连在一起的地方,关中河北物价,劳务差距不大,怎么到了山东就不一样了呢?



       

而且还有地方没写,吴琼皱了皱眉头,知道事情不简单,这萧复不可能明知道这么大的差距还拿过来给自己,他定然是有事情想说。



       

吴琼故作微怒,将手中报表放下,随后哼了一声,道:



       

“萧尚书,这是何意啊?这两份姑且还算正常,山东是什么情况?你家后花园?”



       

“启禀陛下,请恕臣斗胆直言。”



       

萧复眼神不躲不闪,直起身子,说道:



       

“山东非臣之后院,但若陛下再不立削藩之志,这山东,便要成了齐王后院了。”



       

周围宫女,还有太监们,一个个的寒蝉若静,吴琼看到这氛围,再听这话题也知道不对劲,那萧复此时已是眼中含泪。



       

真情三分,剩下七分全靠演技。



       

“臣斗胆揣摩上意,知道陛下今日所言报表,正有削藩之意,齐王因功封王,却独断专行,横行乡里,目无法纪,不尊王礼,专权跋扈,强征暴敛,鱼肉百姓,以往山东有灾情,他齐王自己不出钱出力,寻我们讨要的是最多,先皇在时,便已是变本加厉。”



       

“如今陛下临朝,他就如那西凉王一般,更不将陛下放在眼里,如今有蝗灾之兆,那齐王索要乃是最多,微臣这份报表,所写数额,只少不多,齐王自己收着山东的赋税,却还向陛下索要,这等逆臣,正该杀鸡儆猴!微臣句句属实,今愿为首,请陛下削藩!”



       

萧复也是下了决心了,他以为天子让他做这份报表,就是要他做急先锋的意思,去找了蔡丞相一分析,便坐实了这种想法。



       

既要削藩,他们这种士族大臣,那不用说的都是站队皇帝,还能有站队王爷的不成?都已经闻达天听了,这时候还做回去啊?



       

萧复这次,便是来做急先锋的,只要成功,说不得后世史书上要留一笔,正如蔡丞相所说,流芳千古啊!



       

吴琼倒是越听越惊,先不说这齐王是不是真的如萧复说的这般不堪,但他刚才有一句话,让吴琼惊讶万分,急问道:



       

“你说,这齐王自己收赋税?整个山东的赋税?”



       

萧复有点懵,上官女官倒是习惯了天子偶尔会冒出一些没有常识的话,赶忙说道:



       

“陛下,这齐王因功受封,按例,这山东乃齐王封地,这赋税自然是齐王自己收着了。”



       

吴琼心下一惊,这和汉朝时候的王爷,唐朝时候的节度使,有何区别呢?



       

“他有兵权吗?”



       

吴琼赶忙问了下一个问题。



       

萧复一听天子问兵事,立马就来劲了,还以为天子这是下定决心要削藩了,赶忙说道:



       

“明面上,这山东一地的兵权,不归齐王管辖,但这有钱之后,自然就有私兵,先皇虽只许各地藩王私兵不超三千人。但这三千人再有仆从之类的,那可就远远不止三千人了,臣听闻,这拱卫齐地临淄的,便有三万余众,若齐王振臂高呼,怕是少说也有十万可战之兵。”



       

【十万?!这也太多了……】



       

吴琼感觉到手脚有点发麻,这削藩的事情,搞得不好就是拼刀子造反啊,他对大周一无所知,但听萧复的话,如果属实,这大周必须要削藩。



       

虽说没了藩王,可能在军事上没有那么快的反应,但藩王还是弊大于利的。



       

没了藩王,我可以设都护,可以设军镇,怎么也比世袭罔替,越做越强的藩王要好吧?



       

世袭罔替的实权贵族,官员,那真的是没有半分好处的。



       

【看来要和武稚商量一下,削藩的事情了,但削藩不可操之过急,想想历史那些千古名君是怎么削藩的……】



       

吴琼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略微构思,沉吟道:



       

“朕,其实有个构想,叫推恩令……”



       

————




如果您觉得《女帝背后的男人》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508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