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73.“愿我华夏,万世永昌”(求月票求订阅)

作品:《 女帝背后的男人

       

上泸市。



       

吴琼坐在椅子上,面前是打开的电脑屏幕。



       

他在半夜三点,准时和武稚换回了身体,因为心理情绪波动太大,直接就从床上惊醒过来。



       

这第二次醒来,发现自己在上泸市的家中,吴琼也是暗暗的舒了一口气。



       

虽不知道武稚治国治军的能力如何,但应当要比自己强。



       

吴琼一边庆幸身体及时互换了回来,没有耽误大周的战事,一边心里还是放不下大周,尤其是看到匈奴突厥联军十余万叩关之后,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



       

他索性打开了电脑,开始在网上百度起来。



       

纵观中国历史,汉人王朝和游牧的战争从未停歇,但大部分都还是在长城附近拉锯,而且人数有限,基本都是来抢劫的,寻常十几万游牧叩关的,少之又少。



       

历史可数的,也就五胡乱华,所有关内关外的胡人全都反了;还有汉初,唐初,这些时候朝代刚刚建立,北方游牧势大的时候,会经常几万人的成群结队的扫荡。



       

吴琼又搜索了几个案例,什么渭水之盟,明朝的北京保卫战等等,看的也是心惊动魄。



       

就跟自己有点小毛病之后,上网百度基本都是绝症一样,吴琼稍微百度一下,得出的结论是——



       

大周药丸。



       

吴琼又开始搜索。



       

网上结论各种各样都有,什么游牧需要茶叶补充微量元素论,什么游牧闲着没事打个劫,什么游牧天生好战,能歌善舞那都是近代科技发达后的事情之类的种种。



       

吴琼看着五花八门的,正想着搜索的时候,突然停住了。



       

吴琼很快百度了起来



       

当看到网上显示出来的内容的时候,吴琼有些惊讶。



       

游牧,一般不会选择在夏季进攻中原民族。



       

至于为什么,也很简单,游牧也是人,要吃饭。



       

他不放牧,不务农,光靠抢劫中原,是喂不饱自己的。



       

夏天正是放羊,务农最忙碌的时候,而秋季则是他们的农闲的时候,也是天气寒冷,物资和食物缺乏的时候。



       

这时候部落首领振臂高呼,很容易就能集结大军,南下袭扰抢劫过冬。



       

但此时的大周,是夏天啊!



       

突厥和匈奴,突然集结了十余万人,只一个匈奴或者是突厥也就算了,但匈奴和突厥如此默契的两方联手,都在夏天出兵进犯大周,他们想干嘛?



       

吴琼烦躁的看着电脑屏幕,这太不寻常了,他也是百度了以后,看到了很多文章才突然想到这一点。



       

虽然说自媒体的文章百分之八十都不可信,论坛网友更是口嗨治国。



       

但游牧民族,确实大部分都是在秋季发起进攻,因为那样容易集结兵力。



       

他查看了一些著名的游牧南下的事件和战役,基本都是从秋季开始的。



       

五胡乱华,元朝入侵,清朝入关是例外,他们南下入关已经不分季节了,因为根本就是抱着入主中原的心来的。



       

吴琼想的心烦,一眨眼,就听见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那是自己之前定时,催自己四点半起床,早点去公司加班工作的闹钟。



       

“算了,算了,又不是我的大周,我费什么心啊,武稚他们那么多文臣武将,肯定有人能想到这一点,提早防备,而且就算他们是抱着入主中原的心又怎样,该打还是要打,难道举手投降。”



       

吴琼自言自语了一句,随后开始穿衣服,准备上班。



       

吴琼出了门,已经是快五点了,马上就要来地铁的首班车了,他一路朝着地铁站口小跑过去,不过当他跑过进站口的时候,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他回过头,看到了路边上一个招财猫的雕像。



       

那雕像就和第一次见到的一样,石头做的,惟妙惟肖,弯弯的眼睛盯着自己,双手举着一个牌子,写着:



       

吴琼刚想喊出“我不和武稚换身体,我要回归正常的生活”的时候,话却突然停在了嘴边。



       

大周的世界是真实无比的,拐弯抹角的萧复,故作深沉的蔡亚夫,还有听话,事事周到的上官,见到自己就哭哭啼啼的洛清郡主。



       

还有那个从未真正和她面对面过的女帝武稚,以及皇城外,那一个个的平民百姓,华夏子民们。



       

他们一个个,都是活生生的人。



       

自己不和女帝互换身体了,没有现代知识的帮助,她能挺过来吗?他们,能挺过来吗?



       

“我其实想回归平静的生活,但如果这样大周有可能陷入万劫不复的话,那就……”



       

吴琼双手合十,背后的旭日微微冒头,染红一片:



       

“愿我华夏,万世永昌。”



       

————————



       

大周,长安城,京兆府兵营。



       

铁匠铺乃是兵营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官兵们所用武器,是不会从市场上采购,而是一律由官造作坊打造,这些作坊大多设置在军营处。



       

一方面能及时补充,另外一方面,也可由军营士卒提供保护。



       

此时一个精壮的汉子,留着胡须,正光着膀子,举着铁锤对着面前烧红的铁块猛砸。



       

乒乒乓乓的打铁声,在整个铁匠铺中此起彼伏。



       

精壮汉子正打铁呢,身后来了一个士卒,拱手道:



       

“李将军,有人找您。”



       

“谁啊?来军营里找我?这时候还不躲着我呢?”



       

被称呼为李将军的精壮汉子,正是先前得罪了天子的李广胜。



       

他把铁锤一丢,拿着边上的麻布擦着汗,回过头却愣住了。



       

那是一个穿着丝绸披风的人,虽然着男装,束发戴冠,但看娇小的身材,是个女人没错。



       

身后还跟着几个锦衣华服的侍卫,一看就身份尊贵,而李将军也一下子就认出来了眼前人是谁。



       

郑国公与长河郡主的女儿,当今天子的表妹,洛清郡主。



       

“洛清郡主?你怎么来了?”



       

李将军抬头看向天空,天都还没全亮呢,这外面宵禁都没开吧?



       

洛清郡主则是一转身,说道:



       

“跟我来,过来说话。”



       

李广胜看出来洛清郡主心情不好,赶忙跟了上去,到了人少的地方,洛清郡主才停下来,看着李广胜光着的上半身,洛清郡主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披风给脱了下来,然后给李广胜披上。



       

看到李广胜身上的汗珠弄脏了皮肤,洛清郡主皱了皱鼻子,哼了一声说道:



       

“大清早的你在这里打铁,哪有将军打铁的!”



       

“我这不是戴罪之身吗,虽然天子饶恕了我,但我毕竟没有立功,没脸面去带兵练兵啊。”



       

李广胜挠了挠脸,看到洛清郡主生气的扭过身体,赶忙走过去,然后把身上的披风拿下,要给洛清郡主披上。



       

但洛清郡主直接将他推开,嫌弃说道:



       

“笨死了,披风都脏了,而且是我给你的,你还给我,亏我哭着去求天子放了你,给你放天牢里烂掉算了!”



       

“洛清郡主,别生气了,好不好?”



       

李广胜也是颇为无奈,看着洛清郡主依然不愿看他,才问道:



       

“不过你大清早的来军营干什么?被人看到影响不好。”



       

“你还知道影响呢?我就来看看你,是不是又愣头青得罪上峰,有没有被人砍头杀了。”



       

洛清郡主没好气的说完,李广胜无奈的笑了笑,摊手说道:



       

“上次得罪天子之事,真的罪不在我啊,若谁往门口一站,拿个玉佩就说自己是天子要我开营门,我在外领兵打仗的时候怕不是早死一百回了。我要知道是真天子,我直接我爬着我就跪过去了我。”



       

洛清郡主气的回过身来,一拳头打在李广胜的心口,喝道:



       

“这里是关中!是长安!谁敢谎称天子啊!戍卫长安你以为你在打仗呢!猪脑子啊你!你还不知错!还嘴硬!还有下次,你真的死了!”



       

洛清郡主骂完,又抬起拳头锤了一下李广胜,眼泪已经啪嗒啪嗒往下掉。



       

李广胜怜惜的抓住洛清郡主的双手,低着头说:



       

“好了好了,我知道错了,下次谁说是天子,我都给开门,麻溜的我就出去迎接。”



       

洛清郡主红着脸,小声说道:



       

“那,那也不行,打仗的时候还要看符印,你别瞎开门,命没了。”



       

“额,那我在长安给开,在外面不给开。”



       

李广胜笑了笑,洛清郡主也笑了笑,随后抬头说道:



       

“不跟你开玩笑了,跟你说正事,要打仗了,匈奴和突厥十余万人叩关,三关口破了,固原城被围了,陛下命兵部尚书耿忠为帅,持虎节,统筹三军,抽调京师禁卫精锐五千,左右羽林军精锐一万,京兆府兵一万去抵御胡人,我这是第一手消息,你应该也很快能知道。”



       

李广胜皱了皱眉头,洛清郡主则是继续说道:



       

“我爹方才回来说的,耿帅让他统领一万京兆府兵,也要跟着出征去,我爹给你安排个名额,让你带兵一千为先锋,给你戴罪立功的机会,你等上了战场,一定别莽撞,能别受伤就别受伤,你是将军,要指挥不是冲杀,等得胜归来,天子看到你杀敌建功,没准给你恢复原职,对了,到那时候,记得提壶酒去我家,你要谢我爹,知道吗?”



       

洛清郡主说到这里,声音又变小了点:



       

“还、还有,记得带媒人……”



       

“大军什么时候走?”



       

李广胜突然问道,洛清郡主看到李广胜认真可怕的表情,有些紧张,很快说道:



       

“两日后就走,粮草不够的沿途各州补充。”



       

“我要见皇上!”



       

李广胜陡然喊了一声,洛清郡主愣了一下,抬头看着神情紧张的李广胜,急切问道:



       

“你突然这时候要见什么皇上?胡虏叩关劫掠,我表姐肯定气死了,她本来就看你不爽,你还这时候去见她,你找死啊?活够了啊?”



       

李广胜抓着洛清郡主的肩膀,认真的说道:



       

“胡人不是简单的叩关劫掠,他们夏天不放牧,匈奴突厥十余万人来叩关,他们秋冬吃什么?此事大有蹊跷!还有他们不去抢劫去围固原城干什么,他们又没有攻城器械,一年半载也打不下来,这是陷阱,这一定是陷阱,京师本就守卫不多,这两万五千人一走,京师只剩不到四万人,绝对不能这么轻易的就出征!我必须要见皇上!”



       

洛清郡主见到李广胜要走,赶忙给他拉住,说道:



       

“刚刚才说过你,你怎么又愣头青了啊!这事情你想得到,朝堂诸公想不到吗,我爹说了,他们围了固原城,大概是为了防止固原城出兵阻截他们,又或者是想在野地击败我们,到时候和谈多捞点好处,但大军肯定要去,固原城不能丢,你去见了皇上,你怎么说?又要去惹怒天子,找死吗?”



       

“不对,不对劲,我必须要见皇上!”



       

李广胜看着洛清郡主格外认真,洛清郡主还是说道:



       

“不行啊,我不能让你去,去了就……”



       

“郡主,洛清!此事关乎天下!我希望我们的孩子,能生活一个安稳平静的环境,而不是一个乱世。”



       

洛清郡主的脸红了起来。



       

“我、我想想办法……”




如果您觉得《女帝背后的男人》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508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