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77.天子高明啊!(求月票求订阅)

作品:《 女帝背后的男人

       

上泸市。



       

武稚坐在柔软的床垫上,窗外,汽车驶过的声响似乎是提醒人们上班的时间已到。



       

但武稚看着面前的一切,愣愣出神。



       

房间并不陌生,吴琼的房间,但关键问题在于,武稚昨天就是在这里醒过来的。



       

“朕应该回大周才对啊……”



       

武稚转身摸了摸枕头下面,没有书信。



       

她又赶忙起身,穿着裤头背心的走到屋外,随后看到了外面放着的保温杯。



       

是昨天自己没有动过的早饭和午饭,经过一天一夜,已经微微有点难闻的气味了。



       

她脚步未停,直接跑到洗手间,看向了镜子里的自己。



       

是胡子稍显邋遢的吴琼。



       

“没有换身体……”

记住网址m.qbyqxs.com

       

武稚已经确信,自己和吴琼,并没有在经过一天之后,交换身体。



       

“咚咚咚。”



       

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谁?”



       

武稚发出声音,略显沙哑,富有磁性的吴琼的声音。



       

“吴琼,是我。”



       

听声音是欧阳雪,而且每当天亮的时候,她都会出现在自己的门口。



       

武稚很快走到了门口,随后打开了大门,然后就见到欧阳雪站在门外,穿着一身OL制服,黑色的丝袜,小高跟鞋,手里提着公文包,脸上看上去抹了胭脂还是什么东西。



       

欧阳雪笑着说道:



       

“因为没收到你的短信,所以想着你今天估计没有早去公司,没想到给我猜对了,饭团多做了一份。”



       

欧阳雪说着,将手上的饭团递了上来。



       

武稚伸手将饭团接了过来,略显烫手的温度,告诉她这不是梦,她真的,没有回大周。



       

“那个,你要不要先关门?毕竟你这衣服有点……”



       

欧阳雪缩着身子走了进来,武稚才想起来,自己还穿着短裤和这古怪的背心。



       

无论怎么看,这衣服都实在是下流了些。



       

最关键的是,吴琼那东西太大了,穿着裤头都顶起一个大块,还能够看到横到大腿那一侧的部分,就算是武稚看着都脸红,更别提欧阳雪了。



       

她刚才瞥了一眼吴琼短裤,就忍不住多瞥了几眼,直到武稚回了卧室,欧阳雪才有点可惜的收回目光。



       

女人看下面,就跟男人看上面是一样一样的,尺寸大小,它很关键。



       

吴琼这个,显然占据了男性巅峰,鲜少有男人可以有代入感。



       

可爱在性感面前不值一提,老实在巨牛面前不堪一击。



       

武稚回了屋内,她也不知道能穿什么,该穿什么,只能把昨天脱下来的衣服重新穿上。



       

内衣自然是换不了了,贴在身上,还是夏天,难受的很,但也没有办法了。



       

武稚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今天更没有吴琼的书信指导,她也只能按照昨天的书信,重新走一遍,然后就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但大周那边……怎么办?



       

——————————



       

大周,未央宫。



       

飞上枝头的鸟儿扯着嗓子鸣叫着,杨柳枝头映在湖泊上,远远看去,就像是从水底长了一棵一模一样的柳树出来。



       

吴琼坐在御花园的亭子里,目光呆滞,四肢乏力,头脑昏胀,那真是浑身哪哪都不舒服。



       

因为他被留在大周了,他昨天在大周过了一天,今天早上,起来以后还在大周。



       

【要死了,那招财猫把我留在大周,华夏就能牛笔了?地球的华夏也需要我啊!这不是玩我吗?】



       

吴琼现在就是后悔,无比的后悔。



       

“陛下。”



       

身后传来了丞相蔡亚夫的声音。



       

“啊?”



       

吴琼回过头来,看向了蔡亚夫,他边上还有六部尚书们,就连这几天忙得跟陀螺一样的兵部尚书耿忠都在现场。



       

蔡亚夫拱手继续说道:



       

“陛下,根据密探回报,这长安前往陇右之间,那些隶属西凉王的城池,如同往常一般,没有丝毫变化,商贾平民往来络绎不绝,但臣等商议之后,觉得匈奴南下的消息,应当已经传到这些城中,都这个时候了,他们还如往常一般,此事蹊跷,或许,真如陛下前日所说,这西凉王可能背弃祖宗,与胡虏为伍了。”



       

户部尚书萧复,眉头紧皱,说道:



       

“陛下,若真的如此,这胡人真的能借道兰州,走陇右奇袭我长安京师,这长安,天下人都在看着,万万不能有失。”



       

很快有人说了:



       

“既然这西凉王和胡人勾结,目标看来就是京师长安,陛下在这里已经不安全了,还是早做打算,先渡黄河南狩,召天下兵马勤王才是。”



       

“臣也觉得,这样办才最为稳妥。”



       

“臣也这么想。”



       

附议大臣有一些,但有其他大臣皱起眉头,比如耿忠。



       

他就大声说道:



       

“这匈奴和西凉王还未来,尔等怎么就先自乱阵脚了,南狩一事,也是能随便说出来的?你们怎么不直接点,让陛下迁都啊!”



       

“也不是不可以。”



       

“都城不能迁!”



       

“胡人来势汹汹,又很可能勾结了西凉王,此时不走,待他们包围了长安城,围得水泄不通,再想走就走不了了!”



       

大臣们在御花园吵吵嚷嚷,吴琼也是颇为头疼。



       

本来这些问题,都只留给武稚考虑去决定就好了,结果没想到今天没换身体,大臣们就在朝堂上吵起来了。



       

自己一时之间拿不定主意,让他们各自阐明观点,写奏章上来,没准明天武稚就回来了呢?



       

但自己躲到御花园,那些大臣们一个个急火急燎的,哪里肯写奏章慢慢走程序。



       

一个个大臣都来求见,然后就又在御花园开始吵起来了。



       

吴琼听着身后大臣们吵闹,面无表情,其实脑海里已经思绪良多。



       

今天身体没换回来,给吴琼又一次敲响了警钟。



       

自己之前决定融入大周,适应大周,首先要做的,就该是适应和融入自己这个皇帝的身份。



       

武稚在,还好说,但今天没换身体,明天也不换,后天也不换呢,以后永远都不换,自己再也不回不去了,一直等到胡人打到城下,再做决定吗?



       

军国大事,自己确实不太懂,但不代表臣子们不懂,不也有像李广胜这样,战略嗅觉很灵敏,也有蔡丞相这样,后勤安排井井有条,耿忠这样,调度有方,擅长统军驭兵的老将吗?



       

现代各个国家都还一大堆的智囊团,国家元首的演讲稿还有人专门写,啥事情还开个大会商量一下,也没听说国家元首自己一个人闷声拍桌子就决定的啊。



       

当然,举手表决就算了,吴琼是皇帝,少数服从多数那套别用了,封建时代,服从皇帝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身后臣子们还在吵吵嚷嚷着,而吴琼已经听的烦了,一拍桌子。



       

【砰!】



       

“都别吵了!吵吵嚷嚷成何体统!长安不是还有禁军两万,羽林两万,府兵两万吗!总计六万人马,最不济守个城不至于守不下来吧!谁再提迁都南狩,直接天牢蹲着去!”



       

吴琼啪的一下站起来,很快说道:



       

“耿忠,蔡亚夫。”



       

“老臣在。”



       

“臣在。”



       

“把长安城内,头脑灵光的,懂行军布阵的文武臣子,无论品级官衔,统统都喊来乾坤殿议事,你们也都跟朕来。”



       

“诺。”



       

吴琼背着手,想了想不行,还是得加一点限制,不然别喊来上千人,那就闹笑话了。



       

“从未带过兵打过仗的,从未接触粮草军务的,不用来了。”



       

“不知长安城高几何,城门几座,战时如何御敌的不用来了。”



       

“不知关中关隘位置,高山峡谷,河流所在的,不用来了。”



       

“不知胡人作战方法,习惯的,不用来了。”



       

说完这些之后,吴琼才脸上冷若寒霜,直朝着乾坤殿走去,心里却直打鼓。



       

【只能群策群力了,智囊团,你们要给力啊!】



       

————————



       

大周,郑国公府。



       

穿着曲裾的侍女,端着糕点茶水,踩着木屐走过木头的长廊,发出哒哒哒的声响。



       

迎面走来几个人,为首的是一个长胡须的男人,身材高大,虎腰熊背,看上去异常英武。



       

正是当今大周的郑国公。



       

身后还跟了几个男子,都是一个个穿着铠甲,但并未携带武器。



       

跟在最后的,就是面无表情的李广胜。



       

侍女很快躬身站在一旁,待到郑国公等人走过去,才脚步匆匆的走到一处房间,然后敲了敲门。



       

房门很快打开,有人探出头来,是洛清郡主。



       

“快进来快进来。”



       

洛清郡主招手那侍女拉进来,随后将端茶的盘子放到一边,急忙问道:



       

“娘亲那边怎么样,还在生我气吗?”



       

洛清郡主急切的问道。



       

她先前入宫,听说李广胜入宫面圣,便知道事情不好,等赶过去的时候,李广胜已经被皇帝下令关入天牢之中。



       

而后她在皇宫求了一下午,也没有见到皇帝,又熬了一夜,才在第二天被皇帝召去偏殿。



       

而后就见到了李广胜被人带上来,与皇帝奏对一事,结果又惹怒皇帝。



       

好在这一次天子,没有关李广胜,反倒是让李广胜去郑国公那边守营门去了。



       

但之后问题来了,洛清郡主在皇宫待了一夜,是为了救李广胜的事情,被她娘亲知道了。



       

然后洛清郡主就被禁足了。



       

“主母还在气头上呢,娘子你千万别冲动了,不然你跟李广胜将军,就真的没戏了。”



       

洛清郡主一跺脚,气道:



       

“我要任由那呆子乱来,才是没戏了。”



       

她说完之后,顿了一下,说道:



       

“我爹呢,方才我听到他们说话,出去了?看到李广胜了没?”



       

那侍女点了点头,说道:



       

“看到了,郑国公带着人出去了,李将军也在。”



       

“出去了?大军要开拔了?”



       

洛清郡主急了起来,之前确实说两天就要出征,现在时间也已经到了。



       

“不行,我要出去说几句。”



       

洛清郡主想要出去,但被侍女给拦住了:



       

“娘子,你就别出去了吧,现在只是主母禁足你,要是惹怒了主公,就真的完了,主公愿意将李将军带在身边,就说明没对李将军彻底失望,你要耐得住性子啊!”



       

洛清郡主一下子哑然,也只拂袖,坐到窗户边上去看窗外的桃花树去了。



       

“这猪脑子,气死我了!”



       

洛清郡主对着窗外,呵斥道。



       

————————



       

未央宫,乾坤殿。



       

吴琼方才想着喊来智囊团,虽然已经添加条件,筛选掉一些,倒没想到人数依然这么多。



       

眼前人数,少说小两百号人。



       

他看了看边上老神在在的蔡亚夫和耿忠两人。



       

虽然我说了不论品级官衔,但你两把小半个官署人全拉来,到底有没有认真筛选啊……



       

吴琼坐在龙榻上,看着面前鸦雀无声的黑压压一片人,扫视了一圈。



       

人群里有个人,让吴琼有点意外,李广胜。



       

他跟着一个长胡子的将军来的,那个将军一看就英武不凡,估摸着就是和周高祖年轻时候拜把子,一起打天下的郑国公了。



       

这人于周高祖,就似明朝徐达,汤和于朱元璋啊。



       

当然有没有徐达,汤和那个打仗本事,就得再观察观察。



       

吴琼将郑国公长相默默记下,随后对着下面说道:



       

“朕自知不善兵事,所以召集诸位,商议对策,此时胡人南下,极有可能直奔长安而来,形势大家也都知道,朕也就不多说了,如有退敌良策,诸位直接说道吧。”



       

吴琼面前已经摆了一张沙盘,乃是囊括原州,关中,西凉等地,他们议论军事,可以直接在沙盘上推演。



       

吴琼话音刚落,就有一个年轻人站出来说了:



       

“陛下,臣以为,就算匈奴有十余万人,来攻我长安,也丝毫不足为据,长安城城墙坚固,利于防守,城内粮食充足,更有活水穿城而过,坚守个三五年都不成问题,胡人真敢来围我长安,必无功而返,陛下无须担心。”



       

这年轻人说完,不少将领已经变了变脸色。



       

他们倒是没急着说话,而站在郑国公身后的李广胜,已经急不可耐的说道:



       

“此等竖子之……”



       

李广胜伸着手指指着那说话的年轻人,但话还没说完,郑国公看了过来。



       

李广胜话头打住了,看了看郑国公,双手抱团作揖,躬身下来,恭恭敬敬的对着吴琼说道:



       

“陛下,臣有异议。”



       

不少大臣人都有点懵,他们是认识李广胜的,这人在先皇时候,就很有勇武谋略,打了不少胜仗,立了不少功劳,先皇驾崩前,命他带兵,作为守卫长安的将军之一,就知道他的能力,是获得先皇认可的。



       

但老官员们也都知道,这李广胜的嘴,实在是没个门闩,直来直往,什么话都敢说,也就周高祖这样的马上天子,能容得下他这种说话方式了。



       

后来得罪了现在的天子,不过天子仁义,给他放了,但也没人觉得天子能短时间内驯服的了他,也没人觉得天子能真的容得下他这脾气。



       

却没想到,这李广胜好像被天子送到郑国公麾下了,今天这是怎么了?转性了?



       

不张口就来,还知道请示陛下了?



       

一些老油条们,看看郑国公,转瞬想明白了。



       

天子高明啊!



       

吴琼看到自己的策略这么快就发挥作用了,看来这老丈人对付女婿,天生就有一手啊!



       

更何况还是郑国公这样的老姜呢?



       

姜,还是老的辣啊。




如果您觉得《女帝背后的男人》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508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