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168.陛下,使不得啊!(求订阅求月票)

作品:《 女帝背后的男人

       

欧阳雪现在也是心乱如麻,眼前一幕,不论是谁来看,都会觉得有问题。



       

孤男寡女在一起吃午饭,而且那个女人明显是化了浓妆,精心打扮一番的,又不是同事,吴琼又不是市场部的,也不需要去谈什么生意。



       

这难道说没问题?虽说要给伴侣生活空间的自由,但这种自由,不代表着可以和任何异性交往啊。



       

相信没有哪个女人或者男人,能容忍自己的另一半,背着自己和别的异性一起吃饭的。



       

但面前的“吴琼”脸上却毫无愧疚之色,表现的非常的淡定,从容,没有一点点被抓奸的感觉。



       

倒是那个妖艳的女人,显得有点慌张的模样。



       

“自我介绍我相信就不用了,你就是吴琼吧?我网上看过你照片和视频,别否认。今天好巧不巧的被我撞见,那我就当着这个陌生女人的面,开门见山的问了,我家欧阳雪,和你是什么关系?”



       

欧阳雪的母亲,盛气凌人的如此说道。



       

“伯母,那个,这里是私人包厢。”



       

旁边的经理还在试图挣扎一下,但欧阳雪的母亲一瞪,说道:



       

“私人包厢?看不到我们正在处理私人事情吗?”



       

“妈,什么啊,事情还没有搞清楚呢。”



       

那经理一脸为难,倒是欧阳雪拉着自己母亲,赶忙说道。



       

而面前的武稚,也是从容的笑了笑,说道:



       

“伯母,我想您误会了,但事情也确实是我不对,若我没有弄错,我应该已经与欧阳雪定了终身,一直没有安排媒人上门提亲,是我做的不好,请伯母恕罪。”



       

武稚也是说的大实话,在她看来,欧阳雪早已是吴琼的女人,只是拖到现在,都没有去提亲,也没有见父母,确实是有点不应该。



       

在武稚的脑海里,压根就没有谈恋爱这个概念,像这样两情相悦的,不得立马找个好日子就上门提亲啊?



       

只是武稚这么一说,在场众人震惊无比,经理先是一声“对不起,打扰了”然后很快走了出去。



       

而璐璐则是张大了嘴巴,她是知道吴琼有个妻子叫傅红颜的,如今居然有来了一个什么定了终生,看样子也打算娶,这男人到底是家里有矿,还是渣男本渣啊?



       

而欧阳雪的母亲则是瞪大眼睛,欧阳雪脸色刷的一下就红了,支支吾吾了起来。



       

欧阳雪的母亲在初次震惊之后,而后平缓的说道:



       

“是这样吗?那这位美女是谁啊?别跟我说,她是来跟谈生意的吧?”



       

看到阿姨望向了自己,璐璐有点慌张了起来,她如果不是大明星,如果不是和吴琼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如果不是遇到了如此灵异的事情,想要在吴琼这里获取答案的话。



       

她绝对会第一时间就将吴琼渣男的真面目给揭露出来,但现在她有点犹豫,转念一想,反正吴琼的事情也跟自己没有关系,自己何必趟这趟浑水呢?



       

还是赶紧想一个理由,然后撇清关系才是正确的选择。



       

谈生意这个理由挺不错的。



       

她还没有说话,就听边上的吴琼笑着说道:



       

“伯母误会了,她是风尘……”



       

璐璐的大脑嗡的一声就炸了,她想到了今天早上吴琼问她一晚上多少钱,又想起吴琼曾笑着说过的风尘女子。



       

这家伙……把我当成什么了?!不对,这家伙是在威胁啊!



       

他明明知道我是大明星,但这摆明了是要威胁我,配合他解决眼下的困境,不然的话,就要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还有自己过了一夜还找他要钱的事情都说出来!



       

可恶!一定是在威胁我吧!



       

璐璐想到了这一点,赶忙开口打断吴琼的话,喊道:



       

“风尘中的一个追求唱歌梦想的人……而已。”



       

她摘下了自己的金色假发,还有自己的墨镜,然后看向了面前的欧阳雪和欧阳雪的母亲,后者两个人在看到了卸下伪装后的璐璐,都一下子认出了她的身份。



       

“璐璐?!”



       

“不会吧……”



       

毕竟璐璐也是流量顶级的女歌星,对方认出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璐璐很快就继续说道:



       

“两位误会了,我真的和吴琼先生没有关系,在昨天之前,我甚至都不认识吴琼先生,只是在网上因为唱歌的事情,和吴琼先生发生了一些摩擦和误会,我发布了一些不太合适的言论,今天这顿饭呢,主要是我跟吴琼先生赔礼道歉,所以特意安排的,之所以化妆打扮,也是因为不想身份暴露,你们也知道,身为公众人物,很多事情是身不由己的。”



       

璐璐说到这里的时候,欧阳雪才彻底的舒了一口气,然后鞠躬对着璐璐说道:



       

“真是抱歉,我和我的母亲有点唐突,没有弄明白情况,对不起啊。”



       

璐璐也是赶忙摇了摇手,然后说道:



       

“没事没事,那我就不打扰你跟你男朋友了,我还有事情,就先走了。”



       

璐璐说完之后,马不停蹄的就赶忙离开了,至于说自己所遇到的灵异事件,也只能等下次有机会,再好好地询问一下吴琼了。



       

当璐璐离开之后,欧阳雪赶忙就坐到了“吴琼”的边上,然后拉起了“吴琼”的一只胳膊,小声的说道:



       

“我刚才有那么一丢丢的怀疑你,你不会不高兴吧?”



       

武稚虽然很想将手抽回来,毕竟对方现在完全贴在自己的胳膊上,那种女孩子和女孩子贴贴这么近的感觉,实在是让武稚颇为不舒服,但现在也不能做的太过分,毕竟吴琼未来的岳母就在面前呢,也只能笑道:



       

“你见到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会有想法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我怎么会责怪你呢。”



       

欧阳雪听到“吴琼”这么说,嘤的一声就将头靠在了“吴琼”的肩膀上,而对面坐着的欧阳雪的母亲,则是一脸狐疑的表情,不过也干咳了一声,提醒一下面前有进一步亲密打算的欧阳雪。



       

而欧阳雪也是坐直身子,然后看着满桌子菜,有些惊讶的说道:



       

“不愧是大明星啊,两个人都点这么多的菜,应该付过钱了吧?”



       

欧阳雪的母亲看到欧阳雪这样子之后,皱着眉头说道:



       

“说的什么话,让人看笑话。”



       

欧阳雪稍微撇了撇嘴,然后就听到母亲笑着对着边上的“吴琼”说道:



       

“呵呵,刚才阿姨错怪你了,你不要介意哈,今天是我们第一次见面,阿姨本来是打算带着欧阳雪吃完饭就回去了,比较突然呢。”



       

“吴琼”也是摇了摇头,说道:



       

“伯母客气了。”



       

“对了,方便问下,我听欧阳雪说,你是腾讯娱乐公司,相当有前途的职员,而且还负责总项目……”



       

“妈!我们不都说好了吗,你突然问这个干什么啊!”



       

欧阳雪陡然提高了自己的音量,欧阳雪的妈妈也只能瞪了欧阳雪一眼,但也还是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武稚对于吴琼拿多少钱并不是很清楚,毕竟吴琼也没有说过,而在大周,询问一个人的俸禄可不是什么礼貌的事情。



       

但未来岳母问这个东西,武稚也觉得很寻常,只是心里笑她有些势利。



       

人才这东西,岂是钱财这等东西可以衡量的?



       

若吴琼在大周,自己少说给他封个侯啊!



       

有欧阳雪帮忙挡着,准岳母也没有再问收入的事情了,反而问起了家庭成员的情况。



       

武稚依然了解的不多,好在有边上的欧阳雪,准岳母问什么,她都会打个岔子,武稚也是尽力蒙混过关,说些父母啊,妹妹啊,之类的,便也没有说太多。



       

一顿饭吃下来,光顾着聊天,大家都没有吃多少。



       

原本欧阳雪都已经站起来,打算领着准岳母回家去了,但听到准岳母一脸奇怪的表情,喊了一声:



       

“回家?回什么家?你爸爸让我跟你过来,这次就没打算回去的,走,去你住的地方。”



       

欧阳雪一愣,又急又恼的拉着母亲,妈妈要是在家里住下来了,自己还怎么每天到吴琼家里去洗澡啊!



       

但是没有用,准岳母已经拉着欧阳雪,在欧阳雪的吵吵闹闹中离开了。



       

武稚倒是心里高兴,这样也好,下午就不用去陪欧阳雪,而是可以好好地干自己想做的事情了,比如——继续看书。



       

……………



       

大周,玉门关。



       

天子亲自率军突袭了突厥的主力部队,不仅救了老将耿忠,甚至还活捉了萨珊亲王。



       

这消息自然是很快就传回了玉门关中,而天子得胜归来的队伍,也在晚上十分进入玉门关。



       

吴琼现在那是志得意满啊,虽然在大周那边,还有难以处理的修罗场在等着自己,但相比较起复杂的男女关系,果然还是这种沙场适合男人。



       

起码吴琼在击败了萨珊亲王,并且将其活捉之后,心中畅快就自是不必多提了。



       

当晚,就宴请了群臣,然后让萨珊亲王来了一套胡璇,整个营帐之中,将领们那都是颇为开心,哈哈大笑。



       

甚至有人忍不住下场去跟着萨珊亲王一同跳了起来,伤害不大,但侮辱性极强。



       

大家一直玩乐到凌晨,吴琼也是喝的东倒西歪,才终于是各自散去。



       

吴琼则在一众宫女们的搀扶之下,回到了暂住的官署之中,不得不说,这西域来的葡萄酒,劲头就是有点大。



       

喝的时候还觉得一般般,甚至有点像饮料,但现在酒劲上来了,只给吴琼醉的那是晕头转向。



       

当然这也跟武稚的身体不能喝酒有关系,要是吴琼那个在大周的身体,这点葡萄酒,真的就当普通啤酒吹掉了。



       

“陛下,陛下,您慢些。”



       

上官女官匆忙的扶着身边的天子,将天子给扶到了寝室之中。



       

边上有宫女送来醒酒茶,还有人端来水盆,上官女官拧了一把毛巾,而后开始为天子擦起脸来。



       

擦到一半,却突然感觉手腕被天子抓住,随后整个人都被拉入到天子怀中。



       

“陛、陛下?!”



       

上官女官只觉得自己撞进了一团温软的身体之中,上官女官以前也曾为天子洗过澡,但像这般被天子主动拉入怀中的情形,却还是第一次遇到。



       

边上的其他的宫女们看到都惊呆了,一个个站在原地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倒是上官女官反应极快,喝道:



       

“天子要休息了,你们还不快出去。”



       

“诺。”



       

那些宫女们听到御前尚宫的上官女官这么说,这才赶忙纷纷退了出去,至于房间里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她们管不了了,也不敢看的。



       

而上官女官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天子力气极大,上官女官动弹不得,上官女官呼吸急促的说道:



       

“陛下,使不得……”



       

“有、有什么使不得的!”



       

天子通红着脸,大手一挥:



       

“朕乃天子,刚打了大胜仗!再说红颜你是朕的妻子,朕抱抱你,怎么了?”



       

上官女官一听身上的天子这么说,顿时发现原来天子把她当成了傅红颜了!



       

等等,那这么说,傅红颜不是那位叫做吴琼的妻子吗?天子果然对傅红颜……



       

上官女官不敢想了,要知道天子可是女人啊!女人怎么能喜欢女人呢?



       

“陛下,您喝醉了,还是早点休息吧。”



       

“没醉没醉,我还要清醒着呢!”



       

天子说完,然后迷迷糊糊说道:



       

“嗯?我牛子呢?”



       

“陛下,您真的醉了。”



       

趁着身上天下晃神的功夫,上官女官赶忙一个翻身,将天子给翻了身,让天子能够平躺在床榻上。



       

虽然有些冒犯,但天子若是真的一时兴起,做出了什么出格的事情,那可就难办了。



       

而天子此时已经迷迷糊糊的陷入半睡之中,而且还在念叨着:



       

“牛……我好想你……”



       

虽然不清楚这位叫做“牛子”的是个什么玩意,但似乎对天子很重要的样子。



       

但上官女官也不敢多想,甚至不敢在房间里多待,帮着天子脱了鞋袜,和外面的衣裳,为天子盖好了被子,她就赶忙逃出了房间去了。



       

若天子是男人,天子要自己的身子,身为御前尚宫的自己,那是断然不会拒绝的。



       

但天子可是女人啊,自古只听龙阳之好,尚且被大臣们唾弃,哪有女人和女人在一起的啊?



       

若是被大臣们知道了,天子挨骂不说,自己怕是再也不能留在天子身边了。



       

上官女官一时之间,心乱如麻。天子真的喜欢女人,可如何是好啊!



       

————————



       

上泸。



       

当吴琼从床上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看着周围熟悉的自己房间里的环境,然后愣了两秒,随后才可惜的说了一声:



       

“哎,皇帝好爽……”



       

不过他陡然想到昨晚的事情,喝醉酒之后,好像不小心把上官女官当成傅红颜,还差点推倒了!



       

一想到这里,他就有点头皮发麻,自己昨晚差点酒后乱性,幸亏自己最后因为没有牛子,没有办成事情,不然的话,岂不是耽误了上官女官的清白?



       

不对啊,想一想,上官女官身为御前尚宫,本身就是一生都不能离开皇宫,武稚又是女天子,基本等同于上官女官就是万年老****了。



       

自己真要是办成事情了,上官女官没准还得给我发红包?



       

吴琼赶忙摇了摇头,不知道为啥,最近总是会有一些奇怪的想法出现,明明自己是纯洁无瑕,如同白纸一样,今天也依然是处男之身。



       

身上并没有伤痕,也没有疼痛的地方,说明昨天的修罗场没有挨打,应该是顺利度过了。



       

然后赶忙看了一下手机,还好,除了一些日常的微信之外,还有莫名其妙加自己的人,其他就没有什么东西了。



       

手机当然还是飞行模式,毕竟自己才出名没几天,现在还是有很多人在拼命的给自己打电话的。



       

吴琼对这些电话都不打算接。



       

而后拿出了枕头下面的信件,看起了武稚的留言。



       

看了一阵之后,吴琼人傻了。



       

“璐璐一百块钱一晚上?岳母住到欧阳雪家里去了?京田集团来找茬被你暗器吓退?我的天,武稚?!”



       

————————



       

京田集团。



       

肖成远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刚刚点燃的雪茄,面前坐着一个看上去朴实无华的中年人,一双帆布鞋,直筒裤,还有黑色的唐装。



       

只是那一双手,看上去粗糙无比,一看就是练家子的人。



       

“董老先生,这次让你坐那么久的飞机,从燕京飞到上泸来,也是因为我遇到了非常棘手的人物,这次请您老人家,从燕京出山,真是不好意思了。”



       

肖成远抽着雪茄,靠在沙发上,言语之中对面前这个中年男人,颇为尊敬。



       

而这个中年男人也是轻笑一声,点了点头:



       

“肖公子客气了,以我和您父亲的关系,肖公子一句话,坐几个小时的飞机而已,不碍事,就是不知道今天您所说的那个棘手的人物,是什么人物?”



       

肖成远拿出了一张照片,食指在上面点了点,就见到是一张入职证件照,显然是从腾讯官网上面打印出来的。



       

董老先生将那张照片拿了起来,看了一眼,问道:



       

“他叫什么名字?是什么底细?”



       

肖成远吸了一口雪茄,说道:



       

“吴琼。至于底细,我查到现在,查不到。”



       

董老先生微微一愣,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



       

我正在测试新的手法,哈哈哈哈!大家懂得



       

py《我成帝了金手指才来》不是吧,不是吧,我都证道称帝了,穿越者的外挂才到账?



       

这位大佬今天上架,大家可以支持一下。




如果您觉得《女帝背后的男人》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508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