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1/3)0175.藏在心底的爱恋(求全订求月票)

作品:《 女帝背后的男人

       

面前的这个男人身材精壮,手上缠着白色的绷带,一身的紧身衣,就算是璐璐这种外行人,也看得出来是练家子。



       

但听这男人所说,什么“切磋切磋”,璐璐就有点慌了,忍不住小声的对着“吴琼”问道:



       

“要不要报警?”



       

武稚微微一愣,还未说话,倒是对面那个手上缠着绷带的男人,指着璐璐皱眉喝斥道:



       

“你这年轻人怎么回事,上来就要报警不讲武德。”



       

武稚倒是没回话,而是单手托在璐璐腰身上,并未松手,而是小声对着璐璐说道:



       

“不要离开我太远。”



       

“嗯?为什么?后面就是大街啊。”



       

璐璐皱着眉头说着,一扭头却看到了身后有个像是床板一样的家具,堵在了巷子的出口位置,将整个小巷子都给堵得严严实实的,哪里还看得到大街啊。



       

而那个缠着绷带的男人则是拱了拱手,抱拳道:



       

“铁砂掌,祝某人,赐教。”



       

“吴琼,赐教。”



       

…………



       

就在边上的一栋三层门面房的阳台的上,先前侥幸从傅红颜手中逃脱一劫,捡了一条性命的董老先生,此时并未着急回去燕京。



       

他之前提醒肖成远,不要再去招惹吴琼,却没想到对方根本就没有听进心里,自己前脚提醒完了,后脚肖成远就去找来了这个祝某人。



       

虽说董先生希望能离得吴琼越远越好,免得惹上祸端,但他知道祝某人去找吴琼之后,还是忍不住想要来看一看。



       

这祝某人虽然年纪比自己轻,但一手铁砂掌,可是厉害非常。



       

董先生边上还站着一人,乃是上泸本地人,姓刘,人送外号,双刀刘,一手双刀,当年也是叱咤风云。



       

他也是听到有古武高手要交手,所以特意赶过来的,与董先生倒也认识,两人便站在同一个阳台上。



       

“老董啊,之前听闻你来了上泸,看你出现在这里,我就知道你来这里的原因了,你是为了这年轻人来的吧?”



       

双刀刘背着手,一脸高人模样,看着下面正互相拱手,报上姓名的“吴琼”与祝某人。



       

董老先生点了点头,说道:



       

“肖家的那个小后生托我来查这个叫做吴琼的年轻人的路数,也不怕你笑话,昨天我差点栽他手里。”



       

双刀刘一听他这话,有些诧异,问道:



       

“还有你老董认栽的时候?怎的,这叫吴琼的年轻人,这么强?”



       

董老先生摇了摇头,说道:



       

“昨晚没跟他交手,是他身边一个女人,乃绝世高手,昨夜光是与她照面,我便被她杀气所压制,动弹不得。”



       

双刀刘是知道董老先生实力的,整个华夏也是排得上名号,如今一听他这么说,当即就有点惊讶,问道:



       

“竟有这等女高手?到底何人啊?令人不敢相信。”



       

“还有更让人不敢相信的事情呢。”



       

董老先生无奈一笑,说道:



       

“那绝世高手,也不过二十出头而已啊!”



       

双刀刘嘶了一声,要是别人来说,双刀刘是如何也不相信的,二十出头的小丫头,能有什么杀气啊?还以为是旧时代,一言不合打打杀杀呢?现在都要说武林规矩的。



       

但董老先生说的话,就有很大的可信度了。



       

董老先生是老江湖了,断然不会信口雌黄,打不过就是打不过,该怂绝对怂,但不会说为了辩解自己怂,而把对手夸的如何厉害。



       

“竟有此等事情,这吴琼,莫非是世家的人?”



       

双刀刘眼睛眯了起来,董老先生摇了摇头,说道:



       

“至今未见过他出手,不知是什么路数,也不确定是不是世家。”



       

“哈,那今天董老先生可要好好看看了,这吴琼显然没有避战的打算,如今出手,机会难得啊。”



       

双刀刘说完,又看了看周围那些人,又说道:



       

“倒是好久没这么热闹了,这些老家伙们,一个个的平日里也不知道躲在哪里,神龙见首不见尾,如今倒是来了不少人,看来不少人,都惦记着这个吴琼啊。”



       

“毕竟也是这几十年来,最高调的古武人,大家好奇,也是常理中的事情,你双刀刘不也是好奇,所以才跑过来的吗?”



       

“这倒也是。”



       

两人说话间,下面祝某人已经有动作了,就见到他的右手铁砂掌,直扑“吴琼”面门,迅捷如风!



       

武稚躲闪到一边,连带着将身后的璐璐也给搂着腰肢,往边上的墙壁上一踏。



       

璐璐只觉得自己身子一轻,整个人竟腾空而起,就这么被“吴琼”抱着,竟就生生在墙上斜着走了七八步,竟直接从祝某人的头顶“飞”了过去。



       

当“吴琼”搂着她落到地上的时候,璐璐一脸震惊的表情,问道:



       

“你吊威亚了?怎么做到的?!”



       

武稚并没有回答她的话,这不是很基础的轻功吗?若非吴琼没有基础,带着璐璐踩墙飞两米也只是起步。



       

双刀刘看着“吴琼”这一手轻功,皱眉道:



       

“武当梯云纵?”



       

“不,不是武当梯云纵,虽然很相似,但他这是另外一种轻身术!”



       

董老先生微眯着眼睛,这巷子也不过两人并肩走,“吴琼”看似简简单单的一躲,其中博弈又哪里是普通人能够看得到的。



       

祝某人本可以回首掏,但他若是回首,怕不是当场就被一脚爆头,祝某人也不是简单角色,借着一掌的余劲,往前一冲,和“吴琼”拉开了距离。



       

再回首时,已是一脸凝重表情。



       

武稚面色一笑,对方厉害在掌法,吴琼的小身板没练过,硬钢是打不过的,不过没关系,自己练得本就是以柔克刚的路子,正好对付。



       

她便说道:



       

“拳脚无眼,当心了。”



       

祝某人看到“吴琼”一脸轻松的模样,似是没将自己放在眼里,心底就已经颇不服气,做出架势大喝一声:



       

“来!”



       

…………一个小时后…………



       

京田集团大厦。



       

肖成远正捏着自己的手指,他找的专业人士,之前就已经出发了。



       

不仅如此,还找了另外几个专业人士,在边上旁观,希望能够看出来吴琼的路数,好好调查他的底细。



       

按说已肖成远以往的作风,那是绝对不会在没有摸清底细之前,就对别人动手的,他对付的那么多的人,每一个都是知根知底,方才下手。



       

这一次急是急了点,但若不这么做,还真的就没有半点办法探查到吴琼的底细了。



       

肖成远正想着不知何时才能有消息的时候,就听到电话响了起来,一看号码,是祝某人的。



       

“这么快?”



       

肖成远有点惊讶,但也还是接通了电话,然后就听电话那边很快传来了急促的声音:



       

“肖总是我,小王啊,祝前辈受伤了,手掌都骨折了,我们正带他在医院看骨头呢,可能还要做手术!”



       

肖成远先是一愣,随后狂喜,喊道:



       

“是吴琼打的?对不对?太好了!你们拍视频了吗?打架斗殴,还把人打骨折,少说也是轻伤,我这就找专业的律师团……”



       

肖成远话还没说完,就听电话那头回答道:



       

“肖总,那个,事情恐怕有点不对劲,我把视频发你,你看下。”



       

肖成远一愣,这还能有什么不对劲的?不是说祝某人手掌都骨折了吗,不是吴琼打的还能有谁啊?总不能是他自己吧?



       

肖成远微信很快收到了视频,他很快就点开了视频,然后看了起来。



       

就见到祝某人每一掌都如风一般,吴琼只是在第一下踏墙躲避,之后就没有躲过了。



       

但凡是祝某人拿巴掌拍过来,吴琼都是抬手,顺着他的手腕,往边上引导。



       

视频里看上去就好像是吴琼抬手抵挡,但抵挡不过然后只能让开位置,而祝某人竟傻乎乎的就拿巴掌去拍墙!



       

直把巷子两边拍的全都是一个个的手掌印子,拍了几下之后,祝某人不打了,捂着手掌,说了点场面话。



       

“阁下功夫了得,佩服!”



       

“改日再拜会,今日是我输了,告辞。”



       

说罢,祝某人转身就离开了,这视频给肖成远看的人都傻了,什么情况?



       

这祝某人不是说是什么自小练习古武铁砂掌,难道也是坑蒙拐骗之辈啊?来骗我钱的啊?他这一巴掌打下去,怎么连堵墙都拍不倒啊?



       

就在肖成远疑惑的时候,门口有人过来了,小秘书领着开的人,正是董老先生认识的双刀刘。



       

当然,也是肖成远,这次特意拜托,去旁观一下祝某人和吴琼比斗的人,这双刀刘虽然不如董老先生,但也是老江湖了。



       

肖成远正疑惑着,需要他给解答,双刀刘也不卖关子,坐下来后就直接说道:



       

“我和董老先生的观点是一样的,收手吧,肖总。”



       

肖成远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去,他要是能在此时收手,也不会喊双刀刘来了,再说了,肖成远看了视频了,真要论打斗本事,这吴琼基本都没还手吧?



       

好在双刀刘没等肖成远问话,就自己先说道:



       

“我知道肖总已经看过现场视频了,按照寻常人来看,确实,这吴琼看上去并无反击的模样,但我们几个在现场的人,可都是看的清清楚楚,这祝某人但凡是出手,就被吴琼牵着走,看上去好像是打在墙壁上,那其实是祝某人自己打在墙壁上卸力的。”



       

肖成远忍不住了,问道:



       

“为什么啊?”



       

“因为他要是不卸力,吴琼这一手借力打力,就能让祝某人的胳膊废掉,只是断几根骨头,已是吴琼手下留情了,若是他自己发力,恐怕这祝某人,今日凶多吉少。”



       

双刀刘说完,感叹一句:



       

“不曾想,如今居然出现这般厉害的人物了,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肖成远耐着性子,又问道:



       

“那刘先生,您看出他的来路了吗?”



       

双刀刘微微一笑,说道:



       

“肖总,不瞒你说,路数,我没看出来,但今日到场的古武人,除了我与董老先生,还有许多,我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有。有些可能是跟我和董老先生一样来看看这吴琼到底什么本事,有些,怕不是本身就是这吴琼的人。”



       

肖成远脸色微变,自言自语道:



       

“他还有古武人当保镖?”



       

双刀刘看了一眼被打击的极近失魂落魄的肖成远,继续说道:



       

“我听说,昨日董老先生,差点栽在了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小姑娘手上,那小姑娘甚至还是个绝世高手,能拥有这么年轻的绝世高手,此人绝对不是肖总你能对付的了。”



       

“再加上,今日他对祝某人手下留情,一方面是武林规矩,另一方面,也可能是知道肖总你的小动作,故意不出手,也是对肖总你的一个警告啊。”



       

“警告?”



       

肖成远心神一震,这么一想的话,那吴琼故意不出手,是因为知道祝某人背后有人?若他查到自己怎么办?



       

不知为何,肖成远心中,第一次出现了慌张的情绪。



       

肖成远心神不定,赶忙问道:



       

“他既然这么厉害,这么多古武人在他身边当仆从,他大概是个什么来头?”



       

双刀刘倒是继续沉吟说道:



       

“我也不确定,但今日与其他人交流,倒是提醒我了,有一方势力,或许能培养两个这般出色的年轻人。”



       

双刀刘顿了顿,说道:



       

“他有七成可能,是那个隐世嬴家的人。”



       

肖成远听到“嬴”这个字,额头冒出汗水来了,结结巴巴道:



       

“是、是嬴家的人?”



       

“没错,祖龙始皇遗脉的嬴家!”



       

………………



       

璐璐就算是再怎么对吴琼有偏见,今日见到吴琼出手,也知道吴琼这个人,绝对不是普通人。



       

但心中的疑惑,“吴琼”也压根就没有为她解答,在击退了祝某人之后,“吴琼”就独自回去公司,按照“吴琼”自己的话来说,就是:



       

“找到猫咪雕像之前,别打扰我上班,你自己走吧。”



       

说罢,他竟然真的转身回去上班了。



       

璐璐感觉自己都要抓狂了,完全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毛病,明明都已经这么厉害了,还需要去上班啊?



       

以“吴琼”现在的名气,就算是没有这一身匪夷所思的武力,就是登台唱歌走穴,也能养活自己的吧?而且这一身武艺,上电视节目,当个武打明星,以他这个身材颜值身手,那不是闭着眼睛拿角色?



       

他为什么还要留在腾讯娱乐公司呢?



       

“气死我了!”



       

感觉自己今天一整天,可能又要无功而返的璐璐,一脚踢在了边上的垃圾桶上,抱着胳膊打算离开的时候,却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了!



       

知道这件事情的,不仅仅只是吴琼一个人啊!



       

还有上次那个穿着死库水等身围腰裙的日本女人啊!



       

第一次附身到傅红颜身上的时候,被吴琼带着一起回家,那个日本女人,叫做九贺纯的,分明就在家中,还穿着死库水等身围裙!乍一看还以为没穿衣服呢!



       

璐璐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九贺纯一定是知道内幕的人,不然她怎么可能这样堂而皇之的穿成这样勾引吴琼呢?



       

而且还被傅红颜拿着匕首顶着脖子,却都没有去报警,吴琼还说她是自己人!



       

所以说,这个日本女人对吴琼如此言听计从,肯定是知道内幕的啊!如果自己去问她的话,或许可以问出点情况来的吧!



       

璐璐心中拿定了主意,觉得既然吴琼这边走不通的话,那去九贺纯那边试一试,记得九贺纯,好像是九州武道场的剑道主将来着。



       

璐璐拿出手机,开始搜索起了地图……



       

………………



       

上泸,九州武道场。



       

“面——!”



       

“面——!”



       

剑道部中,一个个的学员正互相练习着,在空出来的擂台上,英姿飒爽的九贺纯正拿着木剑,坐在边上,监督着大家的训练。



       

边上有一个九州武道场的工作人员走了过来,对着九贺纯说道:



       

“主将,外面有一个女的找你,说是有重要的事情。”



       

九贺纯点了点头,将练习用的木剑放回原位,随后穿着剑道服就走了出去,就见到在门口站着一个穿着时髦,一头金发,带着墨镜的女人。



       

九贺纯一眼觉得非常的面熟,但又记不起来对方的身份,这个女人自然是利用假发和化妆术进行乔装打扮后的璐璐。



       

“两位聊,我先去忙了。”



       

工作人员对着九贺纯和璐璐点点头后就离开了。



       

九贺纯一脸冷冰冰的表情,看着璐璐问道:



       

“不好意思,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如果不是先前看到过九贺纯在吴琼面前穿死库水围裙的话,璐璐真的是难以想象,九贺纯这样冷冰冰的日本女孩,居然会为了讨好吴琼做出那样让人害羞的举动,最关键的是,她丝毫不介意吴琼拥有妻子这件事情啊!



       

果然,这两个关系不一般!还有,吴琼这个男人,渣的没边了啊!有傅红颜当妻子,欧阳雪当女朋友,还有九贺纯跟他搞暧昧,可恶啊!为什么我要跟这样的渣男扯上关系,还是两次啊!



       

璐璐心里面一脸的愤怒,但还是强忍着怒气,然后拿下了自己的墨镜,小声的说道:



       

“是我,我有点事情想问你。”



       

璐璐才刚刚说完,面前的九贺纯微微一愣,随后赶忙恭敬的说道:



       

“原来是主母大人!非常抱歉,刚才是纯没有认出来主母大人,失礼了。”



       

璐璐听到九贺纯的话愣了一下,对方……以为我是傅红颜?!



       

这——是大好的机会啊!



       

璐璐沉默了两秒,而后轻声说道:



       

“这里说话不方便,寻个安静些的地方吧。”



       

“是,主母大人。”



       

——————



       

(第一更,剩下两更下午发,儿子被我传染感冒了,闹了一夜,希望他赶紧康复,哎……)



       

(PY熊狼狗大佬的《旧日之箓》天下即将大乱,妖魔层出不穷。楚齐光守着自己的领土,看着安心打工的妖魔,刚刚被尸变返聘的老员工,大喊道:敢叫日月换新天!)




如果您觉得《女帝背后的男人》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508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