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181. 高句丽的使者(求订阅求月票)

作品:《 女帝背后的男人

       

大周,长安。



       

长安夏离,百花飞落欲眼迷离,由长安城外望去,就如千层画卷徐徐展开,一眼千里,便觉江山无限美。



       

作为大周的都城所在,长安这座渭水边的城市,自然是极尽繁华。



       

纵然是被强敌环伺,但华夏百姓们创造财富和文明的能力,自古以来就是毋庸置疑的。



       

大周作为中原大地上的大一统王朝,纵然版图因为刚刚开国,拿在手中的还只是汉唐初年那般的基本盘,但也依然吸引着周围的其他的民族,向往着东方这个灿烂的文明。



       

不过限制于这年代的交通工具,来到长安的外邦人,大抵也就从东边的东瀛,到西边的中亚这个跨度了。



       

况且现在大周不过刚刚开国,内忧外患甚重,还在和突厥与匈奴开战,来长安的外邦商人明显减少了不少。



       

倒不是他们怕战乱不来了,而是因为大周开始闭关,不给他们进了。



       

当宣平坊内,从新挂牌的吴府门口,扔出来了好几个血淋淋的人手,出来喂狗,惹来街坊们议论纷纷的时候,一队来自东面方向的庞大的使团,也正在从正门缓缓进入。



       

长安城中,专门司职处理外邦事务的鸿胪寺,也早早就派了专人,在鸿胪寺门口迎接了。



       

就见到眼前这些人长得与中原人的差别并不是很大,就连身上的服饰也颇为相似,只是多以斑点一般的图案作为装饰,这点倒是和中原人有所差别。



       

除此之外,这些人还都穿着样式不同于中原人的帽子,外面一层像是蝉翼纱一样的东西包裹起来。



       

这些都是早已汉化了的扶余人,不过早已不叫扶余国了,现名为高句丽。



       

这些高句丽的使节团,带着庆贺大周天子登基的贺礼,来到了鸿胪寺,而后有人出来交涉,验证身份,负责接待的鸿胪寺的大臣则是微微吃惊。



       

“王、王子?”



       

………………



       

大周,官署衙门。



       

咚咚咚……



       

快速的脚步声,在中书省的走廊上响起,有人从房舍中探出头来,见到是鸿胪寺的人,也是奇怪。



       

这鸿胪寺差不多就相当于大周的外交部,外邦使节的接待,外族内迁移民,主掌外宾诸多繁事等。



       

但这年头,其实外交还没有现代那么重要的分量,毕竟中华帝国,朝贡就是结盟的高级形式,历代王朝都是沙包大的拳头,谁还管外交啊?况且还有礼部在前面顶着呢。



       

正当大家猜测着,目前都快边缘化的鸿胪寺,突然跑来中书省是为何事的时候,却见到蔡丞相却提着衣摆,快步跟着那鸿胪寺的人走了出去,一边走还一边说道:



       

“快,召集六部,入宫议事。”



       

如今天子不在长安,名义上是何太后监国,但实际上还是蔡丞相主持大局,要召集六部,自然是有关系重大的事情发生了。



       

大家也不敢怠慢,正准备去六部呢,却见到蔡亚夫脚步停了下来,喊道:



       

“不,就喊尚书,侍郎,其余别喊。”



       

说罢便急匆匆的走了,其余人等虽然奇怪,但也很快就下去喊人去了。



       

没多久六部的官员们就聚集在了宣政殿中,何太后匆匆忙忙赶来,便见到官员们对着何太后恭敬行礼,而后何太后皱着眉头看向了蔡亚夫,问道:



       

“蔡丞相,哀家听闻,高句丽使节来了长安,欲与我大周结为兄弟友邦,同心戮力,此事当真?”



       

何太后说完,蔡丞相拱手道:



       

“确实如此,高句丽的王子,亲率使节一百余人,带领珍奇兽皮十件,已到长安。”



       

宣政殿中的官员们一阵惊愕,虽然纷纷议论了起来。



       

“这是何意?先帝在时,这高句丽不还曾袭扰我大周东北边境,入境却要来朝贡了?”



       

“也未曾听闻,高句丽国中有什么重大变故啊。”



       

“他们确实,与匈奴的关系也一直不好,此事倒也不是不可以。”



       

“是否有诈?”



       

“若能结成同盟,稳固了东北,让其拖住匈奴,我等可趁机对付突厥。”



       

“甚妙啊!”



       

那些大臣们议论纷纷着,总体而言,大家基本都倾向于和高句丽同盟。



       

多一个盟友,便少一个敌人,即便是两国之前多有摩擦,闹得并不愉快,但只有永远的利益,可没有永远的敌人。



       

只是要和高句丽结盟,肯定不是官署单方面点头就可以的事情,你说招待一下使臣,安排一点回礼,鸿胪寺自己都能做了,但这种事情,肯定需要天子来点头的。



       

何太后还以为,他们是因为需要自己拿主意,才来找自己呢。



       

何太后其实也没有什么主见,但听到大家都说好,也觉得挺好,不过还是决定,等天子回来再说,于是说道:



       

“先款待他们,不得怠慢,待天子回来之后,再做决定吧。”



       

大臣们也是纷纷点头,但其实心里面都有点奇怪,不清楚蔡亚夫把百官还有何太后喊来是做什么。



       

因为不用想都知道,就算大家都觉得好,也需要天子点头啊,毕竟结盟大事,就算是送信去玉门关给天子,也是该等的。



       

就见到蔡亚夫继续说道:



       

“理该如此,只是太后娘娘,还有一件事情,才是臣今日想要说的,那高句丽王子,想请天子,恩赐一名宗室女子,予他为妻。”



       

蔡亚夫说完,何太后脸色微变,边上的大臣们,也是纷纷变色。



       

“这是要我大周与他和亲?”



       

“和亲一事,前朝虽有,但我大周并无先例啊。”



       

“倒也不是不可以……”



       

大臣们说着话,何太后也是面露难色,因为皇家本就人丁稀薄,连个男丁都没有,仅有一些女孩,虽然有可以去和亲的,但人数太少了,这就有点为难了。



       

倒是有人说道:



       

“若是嫁一个宗室女,便能与高句丽达成同盟,此事对我大周大大有利啊。”



       

但他刚刚说完,蔡亚夫就疑虑道:



       

“此事,怕是不妥吧……”



       

先前说话的大臣一愣,其余大臣们也是陡然反应过来,终于明白过来,蔡亚夫为何喊了何太后,又喊了六部长官们过来讨论此事了。



       

按说只要他自己一人跟何太后说就是了。



       

倒是何太后没太明白,疑惑道:



       

“有何不妥?宗室女子虽数量较少,但若为宗庙社稷计,就算是真的让一个宗庙女子嫁娶高句丽,纵然辽地苦寒,我想也不会有宗室女子拒绝的。”



       

其他大臣们面面相觑,还是萧复站了出来,说道:



       

“太后,这些宗室女子,她们,也姓武啊。”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就算是何太后,再怎么对政治不敏感,听着萧复的语气,再看着周围那些大臣们的脸色,如何还能不清楚事情的原委呢?



       

武稚是女人,现在是天子,打了胜仗,威望正隆。



       

只要赶走了匈奴和突厥,而后收拾了国内的藩王们,武稚这个皇位,可以说是做的稳稳当当的,可以说是天胡开局。



       

但这也同样带来了一个问题,当天下人觉得女天子也能做得很好,有一就有二,别的宗室女子,也有继承皇位的资格啊。



       

其实联系一下历史,就能非常容易理解,中国唯一的女皇帝,武则天之后,太平公主和安乐公主,可都不老实啊。



       

这高句丽若是娶走了宗室女子,万一要是天子有个什么闪失,生孩子进了鬼门关之类的,或是没有子嗣,那这个宗室女子,开始有继承权的啊,或者高句丽根本就是想要一个有皇位继承权的宗室女子。



       

高句丽直接拥立宗室女子,向大周开战的话,局势可就不妙了。



       

一个高句丽不致命,但高句丽因此和匈奴,突厥联合起来的话,就很致命了。



       

何太后想到此处,也是明白过来,沉默不语,而后听到另外一人说道:



       

“但直接拒绝,恐怕也不妥当,高句丽虽然与匈奴交恶,但与我们大周,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能来与我们大周结盟,自然就能去和匈奴结盟,若是我们直接拒绝,惹恼了高句丽,他们去与匈奴结盟的话……”



       

这人话说完,吏部的一位侍郎立马气势汹汹说道:



       

“怕他作甚!又不是没打过!匈奴,突厥都打了,再打一个高句丽又如何,况且高句丽,也不一定会打,和亲一事,关系重大,还是拒绝为好。”



       

这位吏部侍郎说完,倒是边上的户部尚书萧复,幽幽的说道:



       

“府库……没钱了……”



       

礼部尚书幽幽说道:



       

“突厥和匈奴已经结盟,吐蕃若即若离,若再加一个高句丽……”



       

大家脸色纷纷变了,东西南北四面夹击,四国分周啊?



       

兵部侍郎也是一脸担忧:



       

“我们也没有那么多兵了。”



       

一群人说完,那个吏部侍郎也是没话了。



       

毕竟以往叫嚷开战最凶的一帮人,以耿忠为首,现在都在外面带兵打仗,打的那是风生水起的。



       

当然就算是他们这群鹰派,连带着最大的好战头目,天子本人在长安城,分析利害之后,也知道该此时局势,应当拉拢高句丽。



       

谁都想一直热血到底,但国事非个人争勇好斗,一味穷兵黩武,尤其是在眼下国库并不充裕,百姓困苦,国内藩王依然势大动荡的时机,四处树敌的话。



       

好战必亡这四个字,可就不止是说说而已了。



       

大臣们一阵沉默,何太后也是一阵沉默,这可……如何是好啊?



       

………………




如果您觉得《女帝背后的男人》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508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