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217.吴指挥使天下无敌啊!(求全订求月票)

作品:《 女帝背后的男人

       

既然是天子亲自举办的文武招亲大会,那从规格上就异常的正规。



       

天子在随后亲临了现场,但即便是亲临,大部分的老百姓们也都看不到天子的模样,毕竟天子的天颜,可不是随便让人看的。



       

搭起来的高台上,天子所在的位置四处拉起了黄色的幕帘,只有中间一小部分能够看得见,但老百姓们离得那么远,也就隐隐约约见到个人影罢了。



       

这年头虽然没有科举考试,但在吴琼的幕后操纵之下,这些“番邦”使臣们,开始了有史以来第一次考试。



       

所谓的“番邦”使臣,实际上也就新罗,百济外加高句丽,至于剩下的,全是充数的演员,但这也找了足足将近三十号人,原因无他,场面必须要宏大,不然如何显出我大周的威严啊?



       

高建武看着周围那些穿着古怪的“外邦”使臣们,那是人都傻了,他们现在被聚集在校场上,一人面前放着纸笔,还有题目,就跟之前吴指挥使递给他的题目是一模一样。



       

但光有题目有啥用啊?做不出来啊!高建武连半点解题思路都没有,对于吴琼来说,这些题目也就是初中生水平,但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尤其是这些番邦的人,就算是王子,对他们来说也是天书。



       

这年头,除了专门研究数术的,也就只有天才能做得出来了,而且还是数学天才,高建武显然不是这一类对数学敏感的人。



       

高建武现在满脑子一片空白,看着手上的试卷,脑海里冒出了吴指挥使的面孔来:



       

【难道……我被吴指挥使耍了?】



       

他才刚刚这样子想着,突然前面就有几个禁军走了过来,直接就大声的喊道:



       

“这考题乃是天子亲自出的考题,如今发现有人泄题,此触怒天威之举,天地不容,实乃欺君之大罪,按律当斩,来人!把人拿下!”



       

高建武当时就慌了,抬起手来准备辩解,但那几个禁军并没有抓他,反而是直接架起了高建武身边的一个大胡子的男人,那个大胡子男人满头波浪卷的金发,虽然长得一副中原人面孔。



       

就听到那个大胡子金发男,用古怪的口音大喊道:



       

“我滴,没有作弊滴,是冤枉滴,我要见皇帝滴!皇帝滴!皇帝滴!”



       

禁军抬手就甩了他一巴掌,骂道:



       

“混账,竟然敢喊皇帝叫皇弟弟,你不仅欺君,你还蔑视君上,等下斩首的时候多砍你两刀。”



       

“啊?!你滴大大滴坏啊!”



       

那个“番邦”的人很快就被拖了下去,而在另外一边,有一个官员也被禁卫们拖着走,那个官员还在大喊着:



       

“不要啊!我只是泄露考题而已啊!只是泄露考题而已啊!”



       

当时就有禁军就喝骂道:



       

“混账!天子出的题目,也是你随便偷的?拉下去犬决了!”



       

“诺!”



       

那个官员很快就被拖下去了。



       

高建武看的人都傻了,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差点以为是来抓自己的,就听边上有番邦使臣用着地道的关中方言就说了:



       

“哎呦,听说今天的考题,是天子茶饭不思,想了几天几夜才想出来的,全天下只有天子才知道正确答案,这人居然敢偷天子的考题,真是作死啊。”



       

“是啊,是啊,太可怕了,天子出的题目,我压根就写不出来啊。”



       

“太难了太难了,写不出来啊。”



       

周围的那些番邦使臣们,用着流利的汉语这样说道。



       

原本心里面还在微微怨恨吴指挥使的高建武,当时心里面就一阵骇然,随后又听到恰好路过的禁军一边走过一边说道:



       

“听说还有一个人也偷走了考题,就是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呢!”



       

“是吗?谁啊,这么厉害啊?”



       

“不知道啊,不过那人武功高强啊,皇宫里面的八大高手都没有拦下他,半个皇宫都被他撞毁了!”



       

“不会吧?!”



       

“是真的!当时我在边上摇旗呐喊,除了八大高手,还有五大阁老,平时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这一次也是出山,悍然出手,听说把那人重伤,就剩下半条命了,但还是跑了!”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高建武坐在那边听着,已经是汗如雨下,整个后背都已经是惊的黏糊糊的一片,光是听着就感觉到的恐怖至极。



       

原先还想着自己是不是被吴指挥使耍了,但看着眼下情况,吴指挥使为了帮助偷到考题,居然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啊!



       

再看看周围人的表情,高建武转而一想,我这么聪明的人,都不会写,这么多人,肯定也不会写啊,大家都不会写,这第一轮比试就算轮空了,还怕什么啊!



       

看着周围人们一个个的愁眉苦脸,甚至来拿动笔都没有人动笔的情形,高建武也是岿然不动,随便蒙了几个答案上去,然后坐着等交卷了。



       

与此同时,考场上的题目也很快就被传到了百姓们这边,百姓们虽然读书不多,但对于这一类益智类的活动,那都是很感兴趣的。



       

大街上,要是遇到谁猜灯谜,对对子,亦或者是有人断案审案之类的,保准一大堆人围观的,原因无他,就喜欢看聪明人装逼。



       

老百姓们拿到了题目,一个个的苦思冥想起来,有学问的人,出来引经据典一番,意思就是:“我不会。”



       

没学会的就口头上说一句:“啊,天子真厉害啊!”



       

短时间内肯定是没人能够解的出来的。



       

只是人群之外,有一个年轻人,拿着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随后就将这些题目给一一解了出来了,个头矮小侍女在边上面无表情的看着。



       

这个年轻人自然就是李长苏了。



       

“这位吴指挥使,君子六艺中的数术确实不错,以后有机会切磋请教一番。”



       

那侍女听到李长苏这般说,便问道:



       

“主公,那吴指挥使当真这么厉害?”



       

李长苏点了点头,笑道:



       

“吴指挥使特立独行,与旁人大大不同,现如今的皇帝,我原以为她对谁都不会信任,但看得出天子对吴指挥使极为信任,若说只是男女私情,皇帝也不会将如此多的大权都交给他,皇帝忧虑数天的和亲一事,吴指挥使只是去了趟未央宫,便定了大局,如此恩宠,说句大逆不道之话,堪比半个天子。”



       

侍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而后又说道:



       

“既然是这么厉害的人,我们还是离他远一些吧。”



       

“可不是我想离得远,就能远的,天下之大,倒是我让你将木牌,放到东市大门横梁上的事情,你放了吗?”



       

“主公放心,我已经放过了。不过主公,那个墨字木牌真的能招来我们要找的人吗?”



       

李长苏点了点头,肯定道:



       

“一定能。”



       

两人在这边说着话,前面校场已经开始收卷子了,那些番邦使臣们,一个个嘴巴里都说着:



       

“哎呀,没考好。”



       

“完蛋了,完蛋了,这次肯定不及格。”



       

“死定了,早知道多看点书。”



       

“算了算了,下次再考吧。”



       

高建武听着也是心里放心了不少,唯独新罗和百济的使臣半句话都没说,只是看着面如死灰的表情都知道肯定是没考好。



       

这文试既然比完了,接下来就是要比武试了。



       

只是武试规则还未宣布,毕竟场地还需要收拾一下,一众番邦使臣们,就开始在后场休息。



       

就在高建武忐忑的等待的时候,又见到了一个锦衣卫鬼鬼祟祟的走了过来,高建武赶忙站起身来,就见到那个锦衣卫走到近前,小声说话:



       

“武试我跟你说,很简单,就没你们两两分组对打,谁赢了谁就能够跟吴指挥使交手,要是能在吴指挥使手上撑得过一炷香就得一分,两炷香就得两分。”



       

高建武听到这话,心中一喜,那吴指挥使什么人啊?是自家兄弟啊!为了帮自己拿文试的题目,对战八大高手,五大阁老,还身受重伤……卧槽,等等!



       

高建武想到此处,慌了,赶紧问道:



       

“他万一被第一个挑战的人打败了,输了怎么办?啊,将军您不要误会,我不是说吴指挥使不行的意思,只是吴指挥使先前不是受了重伤了吗,小王心里很是担忧吴指挥使的身体啊,这个大会赢不赢其实无所谓,小王和吴指挥使之间的友谊,才是最为重要的。”



       

那个锦衣卫听了,也是满脸欣慰,点头说道:



       

“这点你放心,咱们吴指挥使说了,他和殿下的关系,那是长江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还的,纵然是粉身碎骨,经脉尽断,功力大退一甲子,也是毫不后悔。”



       

“小王得吴指挥使青睐,真乃是三生有幸啊!”



       

话虽如此,但高建武表情都快哭了,赶忙问道:



       

“那吴指挥使伤得这么重,怎么还上场打斗啊,要不要换一个啊,让吴指挥使好好休息。”



       

那锦衣卫呵呵一笑,说道:



       

“殿下所忧虑的,我们吴指挥使当然也考虑到了,放心,我们吴指挥使纵然是失去了一甲子的功力,也不是寻常人能够对付的,殿下就放心吧,等到殿下上场的时候,我们吴指挥使便会直接假装被殿下击败,这场武试,也就是殿下赢了。”



       

虽然锦衣卫这么说,但高建武还是心存疑虑,但也没有多余时间了,锦衣卫担心会被旁人察觉,匆匆忙忙的走了。



       

那边场地很快清理了出来,而后有人来宣布了规则,果然就跟锦衣卫所说的一模一样,随后就是抽签安排对手。



       

总计三十三个使臣参加了这次招亲大会,拖出去杀了一个,还剩下三十二个,正好十六组。



       

高建武运气不错,正好第二组,但看了看第一组,高建武又觉得自己运气太差了,第一组里面,两个壮汉足有两米来高,肌肉爆炸,光是这体量就不好惹,要是还会武功,那真的就是无解了。



       

但运气再不好,也只能内心祈祷。



       

比武开始之前,吴琼就穿着一身飞鱼服,走到了清出来的场地上,随后在百姓们的围观议论之下,邀请第一组的两个壮汉,登台比试,赢者就可以和我们的吴指挥使对战了。



       

那两个壮汉果然无愧自己的体型,打的那是拳拳生风,脚脚到肉,一看就是武功不俗,起码高建武自己上的话,感觉都有点悬。



       

他赶忙看向了自己的对手,一个身材还算一般的胡人,看穿着好像是草原上的牧民一样。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光是这第一组,不论谁胜出,感觉吴指挥使都够呛,何况吴指挥使还身受重伤呢?



       

就在高建武忧心不已的时候,面前的两个人已经分出了胜负,倒下的那个人被人拖下去,百姓们爆发出一阵欢呼之声。



       

就见到吴指挥使俨然不动,抬起手来,还对着胜出的那个壮汉勾了勾手。



       

那个壮汉也是好不啰嗦,摆出了架势,飞身而起,直接飞起两米多高,一看就是轻功了得,直扑吴指挥使而起。



       

就光这个体重,压下去都能把人压死了!



       

但吴指挥使丝毫不慌,直接单手抓住那个壮汉的一条胳膊,也没有看出来有什么力气,就这么把壮汉拉了下来,然后双手成拳,咚咚咚的就在开始猛砸了起来,小拳头捣鼓的都出现了残影。



       

高建武人都傻了,这什么鬼?怎么看上去拳头一点力气都没有啊?吴指挥使身受重伤的原因?



       

他正懵逼呢,边上那个即将要和自己对战的草原上的胡人,惊骇一声,随后用流利的汉语说道:



       

“什么?!竟然是传说中的咏春!嘶!吴指挥使恐怖如斯!”



       

高建武见到那人说话,边上吹嘘吴指挥使的人也是越来越多了起来。



       

咏春?这么厉害的?



       

就在高建武发呆的时候,台上的那个壮汉,已经直接被打趴在了地上,转眼没了气息,有人上前去一摸,摇了摇头喊道:



       

“送去埋了吧,人没了。”



       

高建武一听,兴奋的直拍手,太好了!下一个就到我了!



       

便听边上,方才感叹的对手,拱了拱手,说道:



       

“我是草原科尔沁部落的酋长马勒窝草,稍后请指教。”



       

高建武满脸高兴,嘿嘿一笑:



       

“请指教。”



       

就这小身板?我锤死你!




如果您觉得《女帝背后的男人》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508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