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219.至尊宝和紫霞仙子?!(求全订求月票)

作品:《 女帝背后的男人

       

璐璐躺在床上,傅红颜躺在她的边上盖着被子,吴琼看着面前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姑娘,那就跟看着双胞胎一样的感觉。



       

“明明就是你,强行把我抱起来的,怎么现在就来说我了?”



       

璐璐非常不满的说着,而吴琼则是愣了一下,看着边上傅红颜的表情,赶忙解释道:



       

“啊,你这穿的和红颜一模一样,本身长相声音也没有区别,我肯定认不出来的啊。”



       

“我明明都有奋力挣扎,但你还是对我又亲又摸的!”



       

“啊,你那叫什么分离挣扎啊,抓鸡的力气都没有吧?还有,你不要瞎说啊,我怎么叫又亲又摸呢,我就是把你当红颜一般的爱抚。”



       

傅红颜听到这话,一愣:



       

“啊?夫君你对璐璐如此过分吗?”



       

“嗯?”



       

吴琼有点哭笑不得,但还是赶忙直起身子来,璐璐则是红着脸直接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吴琼,然后转身跑掉了。



       

吴琼拿手指挠了挠脸,有些无奈的看向了傅红颜,傅红颜倒是一脸挪揄的表情,说道:



       

“璐璐长得和我一样,夫君会喜欢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额,我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



       

吴琼赶忙解释着,倒是傅红颜继续追问道:



       

“夫君莫非一点也不对璐璐妹妹心动吗?”



       

吴琼看着傅红颜的表情,微微一笑,正常男人遇到这种问题,大概是红着脸否定,或者扯开话题,要么就是亚撒西一波,但吴琼能是正常男人?



       

他直接衣服都不脱,脱了鞋子就钻进了被窝里,傅红颜一声惊呼,吴琼已经把被子蒙上,随后传来了吴琼的声音:



       

“好你个小娘子,竟然敢开你夫君的玩笑话,你夫君正好一身邪火,说不得得跟你这个江湖女侠肉搏一番。”



       

“呀~夫君饶命啊~”



       

那能饶过?当时吴指挥使就使出了浑身功力,打的那是衣服横飞,整个房间里都被震的晃动了起来。



       

而另外一边刚刚跑回房间的璐璐,就更不用说了,跟着傅红颜心灵相通,自然是被吴琼内力重伤,咬着牙齿躺在床上,满脸潮红,不得不自己开始疗伤了起来……



       

——————



       

吴琼一番神清气爽,身为年轻人,食髓知味这种事情也是没有办法,只是苦了傅红颜,初为人妇,就不得不经受这般鞭挞,但天地良心,吴琼已经非常的照顾傅红颜了,只是使出了五成功力而已。



       

两人躺着聊着天,夫妻两聊天自然是天南海北,无所不聊。



       

只是傅红颜突然想起一事,皱眉说道:



       

“说起来,夫君是否记得,我身上曾带着的墨字木牌?”



       

吴琼一愣,点了点头,说道:



       

“这自然是记得的,那不是你师父给你的吗?怎么了?”



       

傅红颜的父母在匈奴掠边的时候被杀了,自小被她师父收养,在天山上长大,也就是最近这两年,才回来中原,一面是下山历练,另外一面,则是想着报仇雪恨。



       

不过现在和吴琼已经成婚,在吴琼的物理睡服之下,现如今已经打消了急着去报仇雪恨的念头了,毕竟吴琼已经承诺她,会替他干掉匈奴头曼单于。



       

大周要崛起,匈奴是肯定要打的,头曼单于自然是早死早超生了。



       

不过吴琼从来没把这个墨字木牌放在心里,也只当是江湖人士提高自己逼格的一种手段罢了。



       

傅红颜头靠在吴琼的肩膀上,柔声说道:



       

“今日我在东市上,看到了一个墨子木牌。”



       

吴琼一愣,问道:



       

“难道是你师父来中原了?这感情好啊,不用回天山了。”



       

傅红颜抬起头来摇了摇,随后继续靠在吴琼的肩膀上,说道: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师父,但若是师父,应该会直接来找我的,毕竟我最近在长安,常常有人提起,我们吴府还是很出名的。”



       

“这样啊,你师父那么有本事的人,确实大概率会直接来找你才是,会不会是你同门放的牌子啊?”



       

吴琼关于傅红颜童年的事情问的并不多,大部分都是傅红颜自己说的,而提到天山上的生活,也多是提及师父的养育之恩,或者是师父教导之情。



       

至于天山上,也是有其他人的,也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只是傅红颜从未和他们说过话,他们一个个的独来独往,或是打坐或是练功,还有炼丹的。



       

听上去,跟修仙门派差不多。



       

听到吴琼的问话,傅红颜同样摇了摇头,说道:



       

“或许吧,但师父曾经说过,若是在江湖行走,看到了墨字的木牌,无论是不是自己的,都应该尽快找到放置木牌的人。”



       

吴琼点了点头,有关于傅红颜的门派问题,吴琼此前也问过,但傅红颜自己都不太清楚,她的师父也只是说,等她三年历练归来之时,再与她说说门派的事情。



       

但拿着字木牌,吴琼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墨家。



       

毕竟作为战国时期非常著名的学派,可是有着非墨即儒的评价,可想而知墨家当时势力是多么的庞大。



       

但傅红颜也并没有听说过墨家的兼爱非攻的思想,真要是墨家,她师父不应该只教功夫的,毕竟墨家的思想也是非常重要的。



       

“你的意思,是看到墨字木牌,想要去看看情况?”



       

傅红颜点了点头,说道:



       

“确实如此,毕竟师父养育之恩,她叮嘱的事情,我不能不做,只是我如今毕竟是夫君你的妻子了,而夫君你又是锦衣卫指挥使,深得陛下信任,按理说,我不该再接触江湖事……”



       

吴琼看着傅红颜的小眼神,就知道对方的想法了,傅红颜不愧是标准的华夏贤妻良母,吴琼虽说没有大男子主义,但被傅红颜这一番话,也是说的很舒服,一种男子汉和一家之主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吴琼立马拍着胸脯说道:



       

“那你放心,这事情我给你拍胸脯了,我好歹也是你丈夫,自然也算是你们半个门派的人,这事情你去接触的话,确实朝堂上面,可能会有人做些文章,那就我去好了,不管对方放这个木牌子所为何事,我相信也不至于难到我,你就安稳坐在幕后好了。”



       

傅红颜听到这话,顿时脸红了起来,拍了一下吴琼,娇嗔道:



       

“你拍胸脯就拍胸脯,拍自己的就好,拍我的干什么?”



       

吴琼一愣,捏了捏自己的手,说道:



       

“啊,你这太大了,我手一拍就拍到了,不是故意的。”



       

看着傅红颜娇羞模样,吴琼正要继续干坏事呢,就听傅红颜推着他一边说道:



       

“别了,我不行了,晚上再继续吧,趁着现在天没黑,我们拿着墨字木牌,一起去看看,若是无事最好,若有事,我也希望能早些知道,毕竟是师父的教诲。”



       

男人最不能拒绝的事情,就是自己女人的拜托,更何况这关系到长辈呢。



       

傅红颜是孤女,她的师父就相当半个母亲,那可不就是自己长辈了,不说了,吴琼立马懒驴翻身爬了起来,开始穿衣服,一边问道:



       

“你要跟我一起去吗?对了,我们怎么知道那个木牌是哪个人留下来的啊?”



       

傅红颜单手撑起坐在床上,被单滑落开来,一副春光,就见到傅红颜坐在床上,指了指屋子里的一个箱子说道:



       

“那里有我的一些瓶瓶罐罐,其中有师父给我蛊虫,那虫子会辨识木牌上的特殊香味,能带着我们找到先前持有木牌的那人住处。”



       

吴琼一愣,没想到还有这种事情,傅红颜师父还会炼蛊呢?不会是苗疆的人吧?



       

吴琼一边打开箱子一边随便问道:



       

“哪个瓶子啊?这里面好多瓶子啊……”



       

“贴着至尊宝的那个就是。”



       

吴琼听到傅红颜的话,微微一愣,随后又问了一句:



       

“你师父给你贴的至尊宝?”



       

“嗯,这名字怎么了嘛?”



       

“你师父叫什么?”



       

“师父自称紫霞仙子。”



       

吴琼人傻了,至尊宝和紫霞仙子?傅红颜的师父……不会吧……




如果您觉得《女帝背后的男人》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508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