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220.李长苏的请求(求全订阅求月票)

作品:《 女帝背后的男人

       

砖红瓦绿的街道上,一个客栈外挂着招牌和藩旗,拉客的小二站在门口大声吆喝,不远处的茶铺子上,几个人正在眉飞色舞的讨论着文武招亲大会的事情。



       

几十号番邦使臣,争夺一位大周郡主这可不是每天都能遇到的事情啊。



       

更何况还有天子亲自出的那么精彩的题目,以及后续打架的场面,当然最好看的还是打架的场面,一句话,吴指挥使牛逼。



       

吴琼心里倒是没有将和亲一事放在心上了,经此文武招亲大会,高建武已经是输的彻彻底底,难看至极,要是这还能厚着脸皮来继续求亲,武稚也可以大喝一声“朕不要面子吗?”然后断然拒绝,旁人也绝对不能说什么的。



       

至于后续和高句丽结盟一事,那自然是朝堂诸公和高句丽小王子之间的事情了。



       

说白了,和亲就是锦上添花,难道高句丽的小王子,还真的就没有大周郡主就不和亲了?



       

这可不符合高句丽的利益所在啊,和亲肯定还是要和的,最主要的是把辽东十城给谈下来,估计问题也不大,毕竟在高句丽看起来,大周拿了辽东十城,也就能够将更多的力量放在辽东了。



       

不过这些吴琼都不打算参与了,涉及到国与国之间的外交问题,还是交给专业人士来处理好了。



       

他现在就带着傅红颜,来看一看放【墨】字木牌的人是谁,傅红颜的那位叫做紫霞仙子的师父,实在是让吴琼太在意了,这人到底是不是穿越者呢?



       

“夫君,就在这家客栈里了。”



       

傅红颜拿着手中的蛊,里面有一只毛毛虫一样的虫子,能激发起人类内心恐惧的那种虫子,此时正把头怼着一个方向。



       

原本吴琼以为蛊虫是把虫子放出来,让它自己跑,后来发现不对,这蛊虫好像是指南针那样使用的。



       

而且神奇的很,果真跟傅红颜说的一样,把木牌放在蛊虫面前之后,这蛊虫就会自己调整方向了。



       

吴琼寻思着要是能学会这种技术,给每个锦衣卫都配一个,用于锦衣卫之间的互相联络,还有寻访追踪来用的话,肯定会很强的,这尼玛就是低配版本的生物GPS啊!



       

很可惜,傅红颜直接摇了摇头,她不会。



       

既然已经找到地方了,那就没有必要犹豫,吴琼很快带着便装的锦衣卫们就走上楼去。



       

本来还想着让锦衣卫们打头阵,先行一步上去看看情况,排查一下危险的,却没想到刚刚走到二楼客房的地方,就见到了站在门口,个头矮小,而且熟悉的侍女了。



       

那是李长苏的侍女。



       

吴琼还没有来的说话呢,就见到侍女身后的房门打开,然后李长苏走了出来,看着吴琼微微一愣:



       

“吴指挥使?”



       

“李长苏?”



       

…………十分钟后…………



       

李长苏所住的居所,依然和先前一样,并非是什么富贵场所,粉白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山水字画,屏风的边上,还有一首诗,不过读了一遍,除了字句通顺之外,倒也没有其他什么特别之处了。



       

中国人欣赏古诗词,那就跟流淌在身体里的血脉一般,光是看一眼,便知道这首诗词的魅力所在,比如李白的诗词“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那真是一看就是仙气满满。



       

房屋摆设虽然简陋,但屋内东西摆放并不杂乱,而是井然有序,再加上李长苏这般彬彬有礼的书生君子,坐在那边一下子就把整个屋子里的逼格都给拔高了。



       

真就是“斯是陋室,惟吾德馨”,有内味了。



       

侍女在边上煮着茶,已经为吴琼,李长苏还有傅红颜面前的茶杯都斟满热腾腾的茶水,吴琼已经帮傅红颜做过介绍,李长苏也是行礼问好。



       

这时候吴琼才将傅红颜在东市看到的【墨】字木牌拿了出来,放到了桌面上,李长苏显然是有心理准备的,看到【墨】字木牌只有,并未太过惊讶,倒是煮茶的侍女一下子半跪起来,看了眼淡定自若的李长苏,而后又自己坐了回去。



       

李长苏笑了笑,说道:



       

“在见到吴指挥使后,鄙人心中就在想,莫非是吴指挥使看到了鄙人留下的木牌找了过来,如今来看,倒也确实是如此了。”



       

吴琼一只手指敲着桌面,看着淡定自若的李长苏,方才问道:



       

“实不相瞒,认出这木牌的不是我,而是我的内人傅红颜。”



       

傅红颜点了点头,看着李长苏皱眉问道:



       

“我是天山紫霞仙子的弟子,莫非你也是我天山中人?为何有我天山墨字木牌?”



       

“我当然不是天山中人。”



       

李长苏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至于这墨字木牌,也是我机缘巧合之下获得,那人与我说过,若是有事,可以将这木牌挂在长安的东市门口,自然会有人来帮助我。”



       

傅红颜看了一眼吴琼,吴琼便知道她的意思,试探性的对着李长苏问道:



       

“那你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帮你?”



       

“我想上天山。”



       

“就这?你等着,我找官署给你开通关文书,再给你一份大周的官方信,你拿着文书和信件去吐蕃,一路上保证畅通无阻,沿途驿馆都可以休息,在吐蕃也不会有人为难你的。”



       

吴琼说的这些,对于他来说那真的没有什么难度。



       

而傅红颜和李长苏一直所说的天山,并非是地处中亚的那个天山山脉,而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的祁连山,也就是在青藏高原的青海边上的那座山。



       

祁连在草原上的意思,就是天的意思。



       

祁连山正好分割了青藏高原和蒙古高原,目前祁连山南面乃是乃是在吐蕃的控制之下,北面山下则是一片青青草原,不过目前在突厥的控制之下。



       

从突厥过去太危险了,除了熟悉地方,或是有当地向导熟人的中原商人之外,普通中原人过去,怕不是眨眼就要被抓了当奴隶。



       

但吐蕃目前和大周的关系其实还算可以,起码他们还是会安排人过来送礼,即便轻视天子是女人,甚至暗中勾结突厥和匈奴,但至少明面上没有撕破脸,官方与民间往来都很频繁。



       

况且这一次大周击败了匈奴与突厥,又即将与高句丽结盟,吐蕃就免不了要掂量掂量自己了。



       

毕竟匈奴与突厥,想要上青藏高原援助吐蕃,那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而吐蕃的门户,青海这一条路,可就是大周的眼前,触手可及啊。



       

吴琼说完,李长苏摇了摇头,说道:



       

“鄙人并非只是简单的上天山,鄙人……”



       

李长苏看向了傅红颜,拱手道:



       

“鄙人,想要加入贵派,还望引荐一下了。”




如果您觉得《女帝背后的男人》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508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