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72章 该如何判

作品:《 如是凤来

        一身素袍,缭绕在周身的淡淡香气,是特有的茶香和檀香混合的味道。

        山护神君。

        他的袖子一挥,挡下了所有的利刃。再一挥,那些刀枪剑戟还有密密麻麻的冰棱便像是突然失去力气,哗啦啦全从天兵的手里滑落,摔在琉璃瓦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噼里啪啦。有的斧子过于沉重,砸在琉璃瓦上,咣当一声,把琉璃瓦砸的溅起碎块。

        天兵们看到他皆是一愣,下面观望的仙官也是惊愕不已。

        “山护,你这是做什么?包庇凤族,你就不怕被视为同谋?”紫云大怒。

        山护并不理会他,转身走到忘尘面前,按住她的后背,施法压住她的伤口,将她变回人形。

        紫云呵斥天兵,命他们不用管山护,务必抓住凤伶。天兵有些犹豫,等了一会,见天君并未出面,似乎是默认了紫云神君的命令,这才又抄起尖利的武器朝着忘尘的方向挥去。

        因着他们忌惮山护神君,只得放弃近战。铺天盖地的冰棱和利箭带着刺耳的啸声,裹着比刚才更加狠烈的力道,刺向忘尘和山护。

        忘尘使劲推了一把山护,想让他离开这里。刚才挡的那一下,已经消耗了山护大量的灵力,若是那些冰棱和利箭源源不断,迟早不是个办法。

        果然,等山护再次挥袖挡下这一批攻击时,埋伏好的天兵猛的朝他背后射出利箭,不给他反应的机会,这利箭直直刺入他的肩头,他的素衣倏地被洇成了难看的猩红色。忘尘跌跌撞撞地扑到他身侧,张大嘴想叫出声,却半晌也发不出声音。

        利箭不停的打在他们旁边,其中一支击中忘尘趴的那一块玛瑙装饰玉,整个那一块从金顶上滑脱。忘尘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去抓另一边凸起的宝石,手掌里的血却滑的厉害,刚扒拉住那块宝石,就直往下滑。

        原本在忘尘身下的玛瑙装饰玉已经摔在地上,这金顶很高,摔下去几乎是立时就成了粉末。若是人从这上面摔下去,估计也能摔出个魂飞魄散来。

        手掌里的血“啪”一声滴落在忘尘脸上,忘尘的身子又往下滑了几分,在金顶边摇摇欲坠。山护还在竭力挡扑面而来的利箭和冰棱,见状也顾不得防御,先过去拉忘尘。

        刚把她拉上来,一支冰棱冲着忘尘的后脑勺袭来,那速度快如闪电,来不及闪躲,山护猛的把忘尘往下拽,下意识地把忘尘护在怀里。冰棱擦着山护的额角炸开,山护的额上瞬间被划出一个血口子。

        眼看着越来越多的冰棱朝他们袭来——

        “别打了,快停手!”

        一个穿透力极强的声音传过来,接着,白有闲和红喜上仙气喘吁吁的赶到下面。大概是被凤鸣引过来的。

        “快叫他们停下!”白有闲一刻没停,冲到紫云神君面前,飞起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把他踹倒在地,然后又一把掐住他的脖子。

        自从上次大闹云烟府,和紫云神君掐过架之后,白有闲刻意留了指甲,还把指甲剪成了尖锐的三角形,就是为了再次和他对战的这一天。

        指甲深深嵌入紫云神君的脖子里,划破皮肉,渗出血来,血渗进白有闲的指甲缝里,染的指甲通红。

        敢动她的女人和男人?

        越想越来气,白有闲掐的也越来越紧,只嫌这些颜色不够鲜亮。比起山护和忘尘受到的伤害,这点红色怎么能够。

        紫云神君也不是好惹的,劈手就要挥开白有闲,白有闲干脆掐住紫云的脖子,往上一提,再用力往地上砸。她在北海捕鱼的时候,就是用这个方法把挣扎的鱼置于死地。

        尖利的指甲下,血流如注。紫云神君疼的倒吸一口冷气,殿内的仙官看到这一幕,更是汗毛直竖。

        大概是为了天家颜面,天君终于出面制止了白有闲,也制止了一众天兵。

        “你可知道她是谁?”天君的脸色身为难看,盯着山护低声问。

        “我只怕天君不知。”山护冷淡的回答。

        “山护!”紫云对山护的态度感到不满,摸着脖子的手都没来及放下,便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山护没有看紫云,而是轻飘飘地往一众仙官里看了一眼:“若我没记错,凤族的案子已经交由司文星君重新审理。根据天族律法,案件重审期间,不得处置涉事人。司文星君,我说的可算属实?”

        听到山护叫司文星君,红喜紧绷的心,不由得放松了一二。

        司文星君从人群里钻出来,耿直的想了一会,才说:“没有错,句句属实。凤族的案子确实已经提交重审。最终结果下来之前,天族没有权利制裁凤族。”

        仙官们面面相觑,重审案件的时候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些仙官和那时候的仙官是同一批人,个个对当时的情况心知肚明。

        “长玠如今正在魔族带兵,为的就是能够找出真正的凶手,我们何不再等一等,待长玠回来,再做决定。兴许长玠此番别有收获,我们留有退路,总有转圜的余地。”山护说。

        天君脸色一沉,眸子幽暗。

        见天君没有要妥协的意思,红喜这个掌管姻缘的,不免也要操一份心,于是在一旁连忙接话道:“凤伶怎么说都是长玠的未婚妻,便是如今这种状况,他俩的婚约依旧没有解除,姻缘谱上还是查得到他们二人。这样趁长玠不在,处置凤伶确有不妥。”

        说完红喜冲司文星君使了个颜色,颇有一种询问他的看法的意思。面对这样崇拜自己的眼神,司文星君总是不好拒绝。

        “没有错。”司文星君认真点点头:“姻缘律条上,是这么回事。”

        天君忽然伸手,示意几人不用再说。他盯着忘尘看了一会,低声说:“诸位的心思,本君知道了。本君不会因为她的身份处置她。”

        “呼——”白有闲忍不住吐出一口气,扶着忘尘的手臂也稍稍放松。

        红喜心中亦是暗自窃喜,只想着等下把他们都请到香火琳宫去,好好来个茶话会庆贺一番,然后再给小阿伶和长玠栓一条结实的大红绳子。

        只要坚持到长玠回来,应该就会没事了吧。

        正高兴着,天君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那么……死去的数位天兵该怎么算?屠戮我天族仙官,这等罪,司文星君你说说,该如何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