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百八十五章 万古之前的布局!

作品:《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强

       

众人正在因那忽然出现的变故心惊,是以在陈云的声音莫名响起之后均是一怔,只有大祭司还好,早就知道陈云在那里。



       

而张家的张若愚在看到陈云的瞬间却是连连后退!



       

他已经在努力地将之前射日神弓的异变压制了,可是,射日神弓于他,不只是一件法宝,更是他性命交修之物!



       

而射日神弓在张家,也是真正的神!



       

原本想着以后再也不见这神秘的陈先生,回到张家以后就潜心苦修,却没想到在这里又遇到对方了。



       

张平西更是不堪,这位陈先生当时随手用出的那件泛着金光的宝塔他可是记得的,只是看这情况,莫非这位大祭司是和这陈先生一起来的?



       

也因为陈云出现的太过于突然,是以他们二人依旧没有看到,在陈云出现的瞬间,那名曰婉儿的女子脸色再度发生了变化。



       

那是一种疑惑,惊喜,以及恐惧混合的表情,在那短短的一瞬间,这名为婉儿的貌美少女好似忽然之间体内出现了很多个人格一般!



       

不过很快,随着一阵淡淡的黑色气息浮现,那种种表情全部散去,这一次,这女子却是再也不敢去看陈云了。



       

远方的天地,原本魔宗宗门的方向,一个巨大如同山岳般的身影已经直立而起,头顶的双角泛着黑色的幽光,额头的竖眼之内更是跳动着疯狂!



       

一身黑色的甲胄包裹着身体,裸露在外的臂膀和双腿肌肉虬结,不用去比划,单单是看一眼,都感觉这具身体无时无刻不充满着力量!

记住网址m.qbyqxs.com

       

甚至可以说,对面那如同山岳一般的黑甲古魔便是力量的化身!



       

大祭司在看到那非人般的家伙出现之后脸色发白,他没有直面过对方,但是他的祖先,神宗之前的大祭司见过。



       

非但见过,昔年神圣二宗入侵魔宗,当时便是那代的魔宗宗主将这古魔之尸激活,将二宗大部分精锐碾碎。



       

可是,此时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古魔,好似要比古籍里记载的要更加强大,更加的纯粹!



       

“陈先生,您的意思……”大祭司一步迈出,来到陈云身边问道。



       

陈云看着那已经缓缓站起,身形好似遮蔽天日般的怪物,嘴里轻声道:“我们当初过来没有见到这古魔,是因为他将自己的身体化作了那黑雾。”



       

“其余的力量则组成了化身,吞噬了魔宗上下的所有人,以此来恢复力量。”



       

“是以大祭司你就算是请神也无法灭杀那古魔化身!”



       

“不过如今,应当是这古魔发现了,靠着化身无法对付你,是以又将所有的力量汇聚起来,重新恢复了古魔真身!”



       

啊?听闻陈云的话语,大祭司看着面前的古魔道:“陈先生,您的意思是,这古魔居然可以自己思考?”



       

“不可能啊,据我神宗典籍记载,魔宗昔年便是发现这古魔早已经陨落,便是当初魔宗催动之时,也是用秘法借助其尸体而战的!”



       

“真正操控者,便是魔宗的宗主,明明死了的,为何还能自己思考呢?”



       

张若愚三人也不留痕迹地来到了陈云身边,人都不傻,这种情况下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大腿!



       

而且他们同样有着疑惑,魔宗的古魔之尸便是在中域也有所耳闻的,生与死之间隔绝着无法逾越的鸿沟,莫非死了还能活过来?



       

陈云前面的远处,那庞大的古魔身体已经完全站了起来,陈云一边观察一边继续说道:“生与死之间确实无法逾越,死了就是死了,但若是这古魔没死呢?”



       

什么?没死?



       

大祭司差点把下巴给惊掉了,喊道:“不可能的陈先生,不说魔宗历代那么多人,便是那魔宗创派祖师也是极其惊才艳艳,又如何能发现不了古魔乃是装死呢?”



       

“况且退一万步讲,就算这古魔将所有人都骗过去了,它又怎么可能活如此长的时间,这……这不对啊!”



       

这边,眼看着陈云还要说什么,张若愚却是急了!



       

“这位大祭司,还有陈先生,那古魔,已经要过来了啊!”



       

古魔已经迈出了脚步,虽然双方之间的距离还有点远,但对于身体如同山岳般巨大的古魔来说,也就是几步而已。



       

而且随着那古魔向前迈步,张若愚惊骇地发现,对方的身形居然在不断缩小!



       

也就是几步之间,就已经变成如同之前那古魔化身一般的丈二之高,只是那浑身上下的气势要比那古魔化身强了太多!



       

战斗的身躯并不是越大越好,否则北海鲲鹏那可以直接碾压一切了。



       

一切都要看情况,最起码现在的古魔并没有觉得自己可以随意碾压这几人,是以它化作了目前最适合战斗的体型。



       

猴子的法天象地很强,但并不代表猴子会随便用,只有在面对那种本体极大的家伙之时才会使出法天象地。



       

这边,也就是张若愚没看过陈云前世的电视剧,否则他肯定会往死里喷的。



       

人家坏人还在那里呢,你们就敢在那里卿卿我我,咋的,没给镜头那坏人就不存在了吗?



       

大祭司愣了一下,这才扭头看了过去,顿时惊呆了,因为古魔那张丑脸几乎就在他们的面前了!



       

怎么办,刚才光顾着聊天了根本没顾上啊。



       

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了陈云,最起码这位陈先生手里那闪着金光的宝塔看起来就很强,应该能护住众人吧……



       

陈云笑呵呵地说道:“莫要担心,你们也应该能看出,这古魔不对劲。”



       

“好了,黄巾力士何在!”



       

却是陈云忽然一声大喝,几人还没反应过来,便看到惊人的一幕!



       

在几人之前,两只巨大的手忽然从虚空之中伸出,旋即扒住了两边,如同普通人撕皮一样那么一扯……



       

伴随着令人牙酸的声音,那虚空居然被撕开了一条裂缝!



       

很快,一道身影从那虚空之中迈出,身高丈二,头戴黄巾,浑身上下呈现金黄色,肌肉隆起,同样给人一种力量十足之感!



       

“去,拦住那家伙!”陈云随口道。



       

黄巾力士闻言一脸严肃道:“谨遵法旨!”



       

转过身来,看着面前不论大笑还是风格都和自己机器相似的家伙,黄巾力士的脸上流露出了惊喜。



       

多久了,啊这是多久了,都以为天尊要忘记他们了。



       

除了北海海眼处的那俩孙子,大家都天天无聊的要死,没想到这次天尊终于想起自己了!



       

而且一出来就是这种打架的任务,这任务简直不要太好。



       

虽然黄巾力士什么任务都会完成,但骨子里还是有着打架的想法好嘛!



       

没有犹豫,黄巾力士一步迈出,抡着脸盆大小的拳头便是一拳!



       

对面,那古魔眼中混乱莫名,但本能还在,面对着这毫无力量波动的一拳没有丝毫大意,浑身上下魔气沸腾,肌肉隆起,同样举起拳头也是一拳!



       

一金一黑两只同样大小的拳头碰撞在了一起,瞬间,没有任何的波动。



       

不过很快,一股剧烈的碰撞波动从那拳头碰撞之处浮现,眨眼之间便向着四周溢散!



       

这一刻,张若愚吓得转身就要跑,他虽然重伤,但是眼界还在,两个肉身蛮横到不像话的家伙直接对拳,那种波动,张若愚毫不怀疑,就算这里有座山,也会被那力量直接震碎!



       

别看二者在挥拳之前没有任何气息,那分明便是因为所有的力量全部被掌控到了极致,没有任何的外泄!



       

然而,让张若愚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那黄巾力士……好吧姑且称其为黄巾力士,居然在刚刚全力对了一拳后脚下横移几步,直接挡在了众人面前!



       

这还是黄巾力士吗?



       

作为修仙大家出身的张若愚不是没见过黄巾力士,炼气士们都会弄一些,平日里干干杂活儿,但是谁见过如此强大的黄巾力士。



       

而且这黄巾力士居然还可以主动挡住力量波动!



       

他却是不知道,陈大官人的黄巾力士,那是最听命令的。



       

说让挡住对面那家伙,绝对会一丝不苟的去执行,就算是战斗的力量波动过来了,那也是没完成任务。



       

挡下了力量波动的黄巾力士没有任何犹豫,再次冲了过去,带着那古魔直接飞上了天空。



       

刚刚那下是真的险,也就是咱反应快,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



       

所以保险起见,黄巾力士直接带着对方飞天了。



       

这边陈云眼见如此,笑了笑道:“好了,咱们继续,刚刚说到哪来着?”



       

他这么做当然不是随意的,是故意喊出了黄巾力士,让双方对战,以找出其中的联系来。



       

自己的黄巾力士极其的诡异,强大莫名不说,居然还有种万法不侵之感,是以必须好好瞧瞧。



       

闻听此言,大祭司满脸呆滞,但还是赶忙说道:“陈先生,刚刚您说道这古魔还活着了……”



       

“哦对,这古魔确实还活着,虽然呢,它和死了也差不多,但是陈某敢肯定,昔年那魔宗创派祖师得到的所谓古魔战天之法,以及将魔宗设立于此,绝对是这古魔的意识在暗中操纵!”



       

什么?大祭司闻言神情顿时出现了变化,他想到了自己家神宗的情况。



       

“可是陈先生,古魔之躯,肉身强大无边,但是它又如何能暗中操纵那魔宗祖师呢?”大祭司强自问道。



       

陈云似是没注意到大祭司的神情变化,自顾自地说道:“古魔确实做不到,但是,它意识中的邪神之力却是可以做到!”



       

看着大祭司,陈云笑道:“怎么,大祭司,到了现在你还觉得魔宗爆发动乱都是因为这古魔吗?”



       

“错了,邪神,才是玩弄人心玩弄意识和灵魂的高手啊!”



       

“那魔宗宗主的异变你又不是没见过,早在魔宗创派之时,邪神之力便已经深深地扎根了,今日种种之果,皆是昔年种种之因也。”



       

没有人说话了,所有人都愣在了那里。



       

纵然他们都是玄仙散仙之流,移山倒海不成问题,放在凡尘俗世,也可以被道一声仙人,但又何尝接触过此等以万古岁月为棋盘的布局呢!



       

魔宗创立时间几乎和神圣二宗相差无几,如此之久的时间里,魔宗辉煌过,落寞过,走上过巅峰,也沉入过低谷。



       

但是有这古魔之尸在,纵然魔宗一代人都无法出一位散仙,也可以安心躲藏,等待之后。



       

这是超级宗门超级势力的底气。



       

然而,没有人能想到,这所谓的底气,这所有的一切,早已经在冥冥之中注定了,注定了在今天魔宗的天会崩塌。



       

因为从开始,魔宗便是别人手中的一枚棋子了……



       

大祭司的脸色已经完全变得苍白,若不是这一切都是亲眼所见,而且由这位陈先生说出,他根本不会相信,和神宗对抗了无尽岁月的魔宗,居然只是一枚棋子!



       

那这么说,神宗呢?



       

神宗又是什么,神灵又是什么,为何探寻神灵会引发不详呢,不详又是什么……



       

很多的问题,当初被强行压制,现在再次浮现于心头,眨眼之间,神宗大祭司的脸上开始浮现皱纹,他的头发也开始由黑转白……



       

张若愚和张平西也好不到哪里去,尤其是张若愚,虽是出身中域,但同样心中有着很多问题。



       

张家的射日神弓一手造就了张家,那么射日神弓有什么谋划呢?



       

张家内好似没有人去想这个问题,但是张若愚明白,并不是没人想,而是没有人敢去想……



       

因为一旦这么想了,便相当于在挖张家的根!



       

张家的一切都是建立在射日神弓之上的,没有射日神弓,张家老祖宗也只是一个擅长射箭的凡人猎户而已……



       

联系到之前射日神弓的虚影莫名崩碎之事,一个从张家老祖宗开始便萦绕张家万古,但却被所有人强行遗忘的问题浮现了。



       

那便是,射日神弓如此强大,祂的主人,又会是谁呢……



       

张家,可从来不是射日神弓的主人啊!



       

噗!张若愚吐出了一口鲜血,他那属于玄仙的气息萎靡了下去。



       

他的道心已经被困住了,若这些问题无法得到解释,那第一次衰劫便根本无法度过去!



       

陈云的袖中,龙虎玉如意倒是还好,他记得陈先生的黄巾力士无比强大,是以并没有多意外。



       

倒是对于这魔宗之事,龙虎玉如意很是好奇。



       

只是他也没想到,魔宗居然会是这么一个情况。



       

不过早年间他的记忆都被封印,也根本想不到这些。



       

“陈先生,您的意思,现在这复活的古魔应该不是昔年那古魔了吧。”龙虎玉如意看着天上两个巨人的大战,还是说道。



       

陈云耸耸肩:“涉及到了邪神,肯定不是了,就算是,那意识也早已经被腐蚀成了一个怪物。”



       

“只是让我比较好奇的是,这古魔是昔年什么种族,你知道吗?”



       

龙虎玉如意是知道陈先生的记忆出了问题的,是以自己也在那里回想,但是想了半天同样没想到。



       

“陈先生,我也想不带,当年天地之间好像根本没有这样的生物存在。”



       

“难道是天外之人?遮天世界里的?但是也不记得有这等存在啊。”



       

陈云暗自想着,至于本方世界,魔族的一切都在昔年罗睺那里被终结了,鸿钧道人得了造化玉碟残片,欲合天道,如此才有紫霄宫内三千客。



       

再抬头看看天上两个巨人的大战,不知道是不是心里错觉,越看陈云越觉得二者很像!



       

一样的肉身之力,一样的手段,若是把那古魔的外表变一下,妥妥的就是黄巾力士了啊!



       

不会这么巧吧……还是说当年的自己丧心病狂专门弄了魔族出来?



       

算了先不想,脑瓜疼,自己当年胡整弄出来的事好像越来越多了。



       

“呔!二位醒来!”



       

却是陈云舌绽春雷喊道,这张家的老头和大祭司居然有走火入魔的倾向,怎么回事,不就是说了下魔宗的问题嘛!




如果您觉得《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强》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523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