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三百五十二章 破绽,转瞬即逝!

作品:《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强

       

陈云感觉自己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住!



       

还嫁衣神通,你咋不说是嫁衣神功呢。



       

至于旁门,这点倒是明白,本方天地之内,除过昔年鸿钧传下的玄门之外,其余之道,便为旁门。



       

当然,这并不是说旁门不为正道,旁门之中也多有正道,只是它不是玄门。



       

而且因为不入玄门,是以并没有那些条条框框的束缚,所以旁门之中,多有出乎意料的神通。



       

只是这个神通名字有点忒离谱了。



       

身后的龙虎玉如意赶忙解释道:“先生,您其实说的没错,这门神通根源便是道门正宗撒豆成兵之法,只是被那旁门大能改变过。”



       

是这样,陈云点点头,怪不得自己第一眼看过去便感觉有撒豆成兵的影子在。



       

道门正宗的撒豆成兵,乃是一等一的大神通,炼制的是道兵。



       

只不过,如果没有外物介入,那炼制出来的道兵是死的,只能机械般的听从号令。



       

便如同很多人的黄巾力士,其实便是道兵的一种。

记住网址m.qbyqxs.com

       

但是这样的大神通只有这等效果肯定不应该,真正的撒豆成兵,那是可以将自己击杀的那些个对手真灵全部束缚住,化作自己的道兵!



       

而后再驱使对方为自己而战,这才是这门大神通真正强大的地方。



       

按照龙虎玉如意的解释,这嫁衣神通的根本,便是那嫁衣,和自身!



       

自身便是那些所有女子的新郎,而那嫁衣便是新郎送给新娘的礼物,只不过区别在于,这里的新郎只有一个,而新娘可以有一群。



       

穿上了他送的嫁衣,从此便是他的新娘,一身一世永远跟随着他,为他生,为他死。



       

而这面前的所谓嫁衣神通,一看就知道是得了撒豆成兵的皮毛,用另类的嫁衣之法,束缚了那些女子的真灵。



       

“其实当年那位旁门大能创造出此法,本是要靠着此法来延续其妻子的命,实现另类的长生,只不过您也知道,长生法门,玄而正,走入歧途,最后只会一场空。”



       

陈云点点头,这里面便能看出玄门正宗和旁门之间的区别来。



       

他虽然不知道那旁门大能的妻子最后如何了,但是肯定不会有好结果。



       

另类的长生,其实有时候要比寿终正寝更为可怖。



       

如果一个人死了,将她的灵魂束缚在体内就能让她活着的话,那天地之间的生死之道也就不是大道了。



       

压下心中的这种想法,陈云再次看向了阵法之中,任秋水抵抗的很艰难。



       

不单单是因为那神通诡异,毕竟神通再诡异,任秋水自身修的也是天地正道,绝剑剑经的本质要比什么嫁衣神通高太多。



       

主要还是因为境界!



       

这个名字叫血手的人,他已经步入了玄仙!



       

不过应该没有度过第一次衰劫,否则的话任秋水就算剑法再精妙,也不会是对手。



       

修为到了这个程度,高一点,那就高的没边了。



       

度过一次衰劫的玄仙和没有叩开玄仙之门的散仙,那差距比一头猪和散仙的差距还要大。



       

不过陈云打算再等等,虽然已经有大鱼了,但是再等等说不定还有大鱼呢。



       

反正来都来了,就再压榨一下任秋水。



       

陈云估计这位剑仙还能撑个一会儿。



       

事实上陈大官人估计的没错,任秋水虽然抵抗的很艰难,但是靠着自己绝仙剑的灵动,却可以多撑一会儿。



       

周围那些个身穿红色嫁衣的女子,单独一个的境界都为散仙,但是加起来,再组成阵法,那就不是一加一的事情了。



       

好在任秋水剑光四溢,从来不和对方硬碰硬,勉强撑了下来。



       

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尝试,任秋水已经大概了解了这神通的状态。



       

如果她没有猜错,那血手的本体,应当便是这阵法的弱点!



       

只要堪破虚妄,直面其本体,自己才有可能冲出死地,但是就算这么冲出去了,在遁法不如对方的情况下,她也不可能逃掉。



       

是以这一次不但要找到其本体,还要将其本体重伤才行!



       

剑为眼,任秋水在不断地寻找机会。



       

在第六位和第七位女子攻击的间隙,那血手的本体气息会短暂的暴露一下,任秋水很有耐心。



       

“就是现在!”



       

这是极其短暂的时机,甚至可以说是转瞬即逝,那转换之间的暴露,很多人就算是知道也无法发出精准的攻击!



       

而任秋水抓住了!



       

早已经开始蓄势的仙授剑法第五剑:剑惊鬼神,以一种无可匹敌的姿态向着前方斜斩而去!



       

在掌握了第四剑剑出无我之后,任秋水自然而然开始修习第五剑。



       

原本这一剑她是不可能这么快领悟,但是跟在陈云身边,见到过他手中的绝仙剑法,甚至诛仙剑阵。



       

自身又有着惊世骇俗的剑道天赋,触类旁通之下融会贯通,竟是在这一式原本需要玄仙之境才可以修习的剑法直接入门!



       

虽然说只是入门,还没有完全掌握,能用出来,是靠着时间的蓄积,但是已经够了!



       

剑惊鬼神这一式,不同于之前的剑出无我,需要置之死地而后生,这一剑,乃是堂堂正正之剑。



       

需要任秋水心中的信念坚固到极致,她必须相信自己这一剑出,便可以令得鬼神震惊!



       

强大信念附着于剑上,让它可以斩破一切虚妄!



       

这便是“剑惊鬼神”!



       

躲在阵法之中的血手原本正在仔细观察,正如任秋水所想,血手是个疯子,但他从来都是很细致的疯子。



       

如果没有这份细致,血手根本不可能活着,杀手一旦暴露,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血手自然见到了任秋水的剑法,平心而论,对方的剑法确实高绝,以自己的嫁衣神通居然一时半会没有拿下!



       

并不是说力量不够强,而是对方那剑光,可以突兀的出现突兀的消失,缥缈无比,让人根本无法把握其位置!



       

就好像那空间成为了一片大海,而那剑光,则成为大海中的鱼儿,可以随意的飘荡。



       

怪不得那位大人会亲自出面悬赏,这任家的剑经果然有着几分奇怪之处。



       

观察清楚了,血手点点头,他准备动手。



       

便在此时,面前忽然一亮,血手下意识地抬手放在了眼前。



       

但是没用,一道带着惶惶大气的剑光撕裂了阵法,斩开了空间!



       

那剑光之上的光芒无比强盛,宛如一轮大日附于剑体之上一般。



       

随着那一剑斩落,周围更是有鬼神夜哭之音,带着无法阻挡的气势斩下!



       

不好!便是血手也愣了一下。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自己心里很清楚自己的嫁衣神通,因为得到的并不完整,靠着自身之能稍微补充了一点。



       

但是也因此导致在转换之中存在一丝破绽。



       

只不过这丝破绽转瞬即逝,之前遇到的对手根本没有发现。



       

结果现在,对面这女子不但发现了,而且还斩出了这么惊世骇俗的一剑!



       

她不是只有散仙境界吗?为何这一剑让已经叩开了玄仙之门的自己也感觉到了危险!



       

没有任何犹豫,在感受到了危险之后,血手一拍腰间的储物袋,一面看着极其寻常的镜子从袋中飞出。



       

那是最普通的铜镜,就好像是出嫁的姑娘们平日里涂胭脂抹口红之时所用的。



       

但是此时飞出,迎风便长,眨眼间便化作了一块巨大的镜面!



       

那镜面如同水光一般,将那斩来的一剑完完整整的映照其中。



       

旋即从那镜面之中同样浮现出了一剑!



       

一样的惶惶大气,一样的剑光四溢!




如果您觉得《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强》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523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