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三百三十九章、小雷音寺

作品:《 我家大师姐是个坑

       

很久很久以前,不知是何朝何代的故事了。



       

世尊建雷音寺于昆吾之地,寺庙楼阁如悬九天之上,终日梵音袅袅,不闻人间世事,号称灵山净土。



       

如此持续了数百年,直到一位年轻的和尚却发出了这样的疑问——“佛在哪里?”



       

他坐在菩提树下,看着云海在眼前变幻,袅袅的梵音中一轮大日跃出云海,映照的整个寺庙美轮美奂,美得好似不在人间。



       

终于他在主持讲法的那一天,发出了一直潜藏在心底的疑问:“佛,在哪里?”



       

一言出,便如同平地惊雷。



       

这里明明就是佛土,为何还要问佛在哪里?!



       

同门觉得他大逆不道,怒目而视,长老们觉得他误入歧途,动摇佛心。



       

然而就在所有人斥责他的时候,老主持却开了口。



       

“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疑问?”老主持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小和尚,慈眉善目。



       

年轻的和尚面色始终不改:“敢问主持,在灵山生活了多少岁月?”



       

老主持沉思片刻:“自幼时襁褓中而起,如今已是八十四年。”



       

大红的袈裟随风飘动,眼前是慈眉善目的老和尚,还有那花白的胡子,年轻和尚突然一笑:“那么主持可见到佛了么?”



       

老主持摇头:“佛法博大精深,便是穷尽一生也如管中窥豹一般,仅能看到冰山一角,又谈何见佛?”



       

年轻和尚笑的更灿烂了:“所以,佛不在这里。”



       

“大逆不道!”有人谩骂。



       

“邪魔歪说!”有人叱责。



       

和尚们吵吵嚷嚷,甚至还有几个馒头和鞋飞过来,砸在年轻和尚的小腿上,然而年轻和尚却熟视无睹,只是笑吟吟的看着主持。



       

老主持眼神有些复杂,看着这个自己曾经最喜欢的弟子,沉吟了许久问道:“我的佛不在这里,那么你的佛,在哪里?”



       

年轻和尚伸出手掌,又缓缓的握紧,望向那百年亘古不变的云海露出微笑:“佛在我的掌心。”



       

于是,年轻和尚被逐出灵山,来到了人间。



       

于是,穿着白衣的僧人握着手中一缕清风,走了十万里。



       

于是,迎着那大雷音寺亘古不变的晚钟,一座不修超脱,只为普度众生的小雷音寺拔地而起。



       

众生皆苦,佛法却在高山之上。



       

世尊伴着晨钟暮鼓拈花微笑,年轻的和尚却背着它翻过了人间一座座山丘,趟过了一条条小溪。



       

这是一个将佛法引下凡尘的故事。



       

却也并非默默无闻的故事,反而家喻户晓。



       

因为那位老主持,就是雷音寺上上任的主持,晦明禅师。



       

而说出“佛在我的掌心”这句话的,便是不动卿的师父,小雷音寺的上一任首座。



       

无心。



       

自此,西凉三百八十寺以小雷音寺的建立而拉开序幕。



       

西凉佛法盛行也因此而始。



       

如果说雷音寺是佛法发源的祖地,那么小雷音寺,便是第一座建在人间的寺庙,也是一场佛辩引发的奇迹……



       

青灯古佛,禅音悠扬。



       

隔着城墙,亦能见到那傍山而起的巍峨佛寺,石窟内的佛陀菩萨慈眉善目,被夜晚的零星火光镀上一层烟火气息。



       

小雷音寺。



       

宁无猜见过洛都那宛若巨龙横江的雄伟城郭,亦见过东海翻涌出令人窒息的排天巨浪,但此刻见到这座巍峨寺庙,还是忍不住心生渺小之意。



       

就如同直面一尊庞大威严的古佛。



       

“天下第一寺啊。”



       

远望着那座寺庙,宁无猜感慨了一声,一边牵着小母马走进迦叶城,一边回头望向师姐道:“师姐,信上说龚家军离这里并不远,咱们去……”



       

“师……师姐你怎么了?”



       

看着一脸气哼哼的虞青梅,宁无猜的话戛然而止,不由得摸了摸鼻尖,有些茫然的问道。



       

虞青梅先是鼓了鼓腮,紧接着深吸了一口气,咬牙微笑道:“没什么!找龚家军的事情先不急,在那之前咱们先去马市,我今天一定要把你这匹心机马给换了!”



       

宁无猜:“???”



       

啥啊?



       

咋的了?



       

怎么一会功夫注意不到,还和马干起来了呢?!



       

看着摩拳擦掌的大师姐,宁无猜有点心情复杂,总觉得师姐越来越让人琢磨不透了……



       

小母马招谁惹谁了?



       

宁无猜有些无奈,摸了摸小母马的脖颈道:“师姐你是不是压力太大了?它就是一匹马,连说话都不会,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唏律律……”



       

小母马舒服的眯了眯眼睛,扫扫尾巴,打了个响鼻,整个马头不禁向上抬了四五度,以一种蔑视的角度看了虞青梅一眼。



       

虞青梅顿时就炸了,指着小母马叫道:“你看!你看你看你看!它又在挑衅我了!!!”



       

宁无猜抬起头来,正对上小母马那双水汪汪的无辜大眼睛,兴许是看到主人,低下头来亲昵的蹭了蹭宁无猜的脸颊。



       

宁无猜顿时叹了口气:“师姐,你是不是想多了?这就是一匹很普通的马啊,哪有什么挑衅?再说了,咱们都是修仙者了,跟匹马一般见识干嘛……”



       

虞青梅看着小母马眨了眨眼睛,马嘴露出人性化的笑容,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



       

宁无猜见状连忙握住她的手,闻了两下,突然笑道:“师姐,身上好大的醋味儿啊……”



       

虞青梅顿时脸颊一红,撇嘴道:“说什么呢,师姐身上是香的,哪里会有什么醋味。”



       

宁无猜眨了眨眼:“师姐吃醋了,对不对?”



       

虞青梅有些慌张:“吃什么醋吃醋,我没有,你又不会真的爱上一匹马,我好端端吃马的醋干嘛……”



       

宁无猜笑了笑,打断虞青梅的话说道:“是我的错,虽然已经跟师姐表明过心意了,但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恋爱,要和师姐做什么,要怎么去做,其实我都是一头雾水的。”



       

虞青梅红着脸,小声轻哼一声:“说的好像我不是第一次一样。”



       

宁无猜不置可否的笑笑,白衣青衣交叠,将师姐的小手握得更紧了一些:“我不知道怎么能让师姐有安全感,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和师姐有恋人的氛围,但如果师姐还不确定我的心意,那我愿意每天都和师姐重复一次。”



       

说着,宁无猜深吸了一口气:“师姐,我……”



       

然而话还没说完,却被虞青梅一记老拳捶了回去,美眸轻嗔道:“重复个头啊,这样太蠢了!要是换到话本里,读者会尬到用脚趾抠出三室两厅的!”



       

宁无猜半眯起一只眼睛,揉着胸口咧嘴笑了笑:“而且还有水字数的嫌疑。”



       

虞青梅顿时也跟着笑了起来,看着宁无猜揉胸口的样子,轻哼一声:“傻子,走啦!”



       

灯火通明的街上,月光柔柔的洒落下来。



       

青袖随着晚风轻轻摇晃,少女的下颔装作若无其事的侧向一旁,悄悄抓住那只藏在白衣中的手掌,脸颊却火辣辣的像是有一团火在烧……



       

看着虞青梅假装若无其事的走着,宁无猜笑着,将手里那只冰凉的小手握得更紧了一些,这一刻只觉得岁月静……



       

“唏律律……”



       

“又拿尾巴扫我!你个心机马!绿茶马!给姑奶奶等着,早晚把你剁了下酒!”



       

看着又和小母马掐起来的少女,宁无猜脸上的微笑停滞,抬头看了看远处巍峨的寺庙。



       

果然啊。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咱家大师姐压根就不是这个画风的。



       

咱家大师姐……



       

是个坑啊……




如果您觉得《我家大师姐是个坑》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5296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