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三百四十一章、咱们回家吧

作品:《 我家大师姐是个坑

       

“所以说,你们来这迦叶城是为了救一只狐妖?”四人面对面的坐在房间里,宁无猜喝了口酒润了润喉,表情有些复杂。



       

久别重逢。



       

自然少不了互相讲讲自己的经历,只是让宁无猜没想到的是,林采薇两人竟然打算在小盂兰会,众目睽睽之下救一只狐妖……



       

“这事也是说来话长。”



       

燕归人叹了口气,伸手夹了一筷子菜,手指轻敲着桌子说道:“跟你们分别不久,我们刚回到西凉……”



       

林采薇脸颊一红,连忙纠正道:“偶遇!”



       

燕归人眼角一抽:“我们刚在西凉偶遇,我准备跟采薇回太乙观一趟……”



       

“顺……顺便!”



       

“对对对,顺便回太乙观一趟,毕竟嫁娶这种事还是需要长辈同意的,所以我们就打算去见见师父……”



       

“我我我……我师父!”



       

“还还还有,嫁什么娶什么嫁啊!我还没那个答答应……”林采薇口齿慌乱,然而还没等说完却像是咬到了舌头般,突然紧紧捂住嘴,红着脸痛呼出声。

记住网址m.qbyqxs.com

       

燕归人顿时大惊失色,瞪大了眼睛:“啊?在沙林镇的时候不是已经说好了吗!还说将来要生三个……”



       

“白痴啊你!”



       

道姑重重的踩了一脚,道袍紧紧的攥在手心里,脸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甚至都能看到头顶飘出若有若无的白汽。



       

看着抱着脚喊痛的燕归人,还有咬到舌头的蒸汽姬道姑,宁无猜不由得笑出泪花来。



       

虞青梅更是笑得狂拍桌子,仙子仪态全无。



       

在南国时,林采薇虽然温婉,可靠,善解人意,像是一个藏着很多故事的女同学,但却总感觉像是个没有灵魂的精致人偶,就连温婉的笑容也像是隔了一层面具,感受不到任何温度。



       

偶尔醉酒后呈现出来的憨态,也不过是昙花一现。



       

如今久别重逢,那个时时刻刻温婉得体的采薇姐似乎已然消失不见,眼前这个害羞嘴硬的蒸汽姬道姑反而更加真实……



       

夜幕渐深,在迦叶城那高大石佛的注视下,难得重逢的四人小小的庆祝了起来。



       

酒杯碰撞的声音。



       

肆意大笑的声音。



       

仿佛都和着那幽微昏暗的灯光飘出了窗子,乘着夜风,飞向高空那轮皎洁的明月……



       

酒酣眼热,良宵欢畅。



       

修行者若是用灵气驱散酒意是不会醉的,喝酒便如饮水一样。但大家都默契的没有用灵气驱散酒意,任凭醉意涌上脑海。



       

不知过了多久,宁无猜这才迷蒙的从醉意中醒来。



       

事实上,酒过三轮的时候,他就已经继了采薇姐的后尘,趴在桌子上一醉不起了……



       

醉倒前最后一抹印象,就是大师姐像个酒桌战神一样踩着椅子,一身青衣神采飞扬,一边摁着燕归人灌酒,一边大声嚷嚷着“你养鱼呢?!”



       

揉了揉温热的醉眼,看着面前杯盘一片狼藉的景象。



       

发髻散乱的道姑趴在桌子上酣睡,燕归人则醉倒在桌子上一边呜呜哭着,一边说着“不喝了,不能再喝了,放过我吧……”之类的醉话。



       

宁无猜不禁打了个冷颤,倒吸了一口凉气。



       

好家伙,全军覆没!



       

甚至还喝哭一个!



       

如果李白酒量好是因为天天写诗练出来的,那大师姐就是从小在酒罐子里泡大的,反正在他印象里,大师姐从小就带着那个青玉酒葫芦了……



       

懂不懂夔山酒蒙子的含金量啊!



       

心里自嘲般的吐槽了一句,宁无猜揉了揉有些昏沉的额角,紧接着体内沉闷的雷音响起,伴随着灵气在体内游走,些许醉意很快便随之驱散。



       

环顾了一圈,没有看到大师姐的身影,并没有感觉到意外。



       

看着窗外皎洁的月色,宁无猜走到窗边,扫了扫白衣踩着窗棂,伸手扒着房檐,毫不费力的翻上了屋顶。



       

月色溶溶,远处的石佛,乃至石佛壁窟脚下的万家灯火,都显得格外辽阔。



       

而在屋檐之上,一袭青衣醉卧。



       

月下红唇轻叹,长发随微风浮动遮住面容,仿佛伸手便要将那明月摘下,又仿佛随时都会乘风而去……



       

寂寞。



       

安静。



       

哀伤。



       

一次又一次的深夜,仿佛每次在这个时候找到大师姐,那袭青衣都是那样的落寞,看着看不腻的月亮,喝着喝不完的酒,仿佛与这喧嚣人间格格不入。



       

明明还不到双十年华。



       

明明连人间都还没怎么好好看过。



       

就连宁无猜也很不明白,这般年纪,心里为何装满了写不尽的愁苦,又为何从不诉说。



       

静静地站在那里,不知站了多久,宁无猜这才迈动脚步轻轻开口:“师姐……”



       

举着酒葫芦的手微微一颤,青色的衣带翩翩,一双朦胧中带着些许水光的眸子望过来。



       

插着玉簪的发髻散乱,歪头打量着宁无猜,竟有一种说不出的娇憨可爱。



       

似乎是借着月光看清了宁无猜的脸庞,虞青梅摇头晃脑的点了点手指,突地笑眯眯的笑了起来:“小……宁儿!”



       

“坐坐坐!”



       

纤细的小手不断轻拍着身边屋瓦,示意宁无猜坐下。



       

宁无猜叹了口气,坐了下来:“师姐你是不是喝醉了?”



       

“说什么呢?师……师姐我千杯不倒,怎么可能喝醉?”虞青梅鼓了鼓微红的脸颊,瞪大水润的眸子据理力争,不过眼前这副神态显然没什么说服力。



       

看到宁无猜一脸无奈的模样,虞青梅撑着小脑袋瓜凑近看了一会儿,又傻兮兮的笑了起来,含混不清的喃喃道:“真好看……”



       

“什么?”



       

“没什么!”



       

虞青梅闭着眼睛晃了晃头,这才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般,连忙递了递手中的青玉葫芦:“喝酒不?”



       

宁无猜眼角一抽,连忙按下师姐的手:“我不喝,你也不许再喝了,咱们明天还有事儿要办……”



       

虞青梅闻言却是扁了扁嘴,眼圈有些泛红:“我不!我就要喝!你凭什么管我啊!”



       

宁无猜有些懵逼:“管……我没啊……我这不是跟你好说好商量呢么?”



       

虞青梅却是不管这些,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沙着嗓子哭道:“你就是在管我!凭什么啊!我凭什么都要听你的啊!你说让我走我就得走!你不让我哭我就不能哭!你不就是仗着我喜欢你吗?!我偏不听这些!我不听你的了!”



       

宁无猜顿时气得肝疼:“虞青梅你好像有那个大病……当初你让我偷小师叔的仙鹤,我不偷你就揍我!从小都他娘的是你欺负我,我啥时候命令你了?!我说过年要挂灯笼,你偏点蜡烛,我说开春要吃咸的,你偏要吃甜的,你也没听过我的啊!”



       

无理取闹!



       

让你走你就得走……让你不哭你就不哭……还能命令你……你说的这特么都是谁啊?!



       

直接开编了是吧?!



       

“算了。”



       

揉了揉嗡嗡作响的脑袋瓜,宁无猜叹了口气,拍了拍衣服就要站起身:“师姐你少喝点,我先……”



       

“别走……”



       

手掌被猛地拉住,紧接着便是师姐那阵怪力传来,将宁无猜整个人都拉倒下来。



       

唇间先是微凉,紧接着便是一股带着梅子酒气的温热,津津流入唇齿之间。



       

这一刻,仿佛时间都忘记了流逝。



       

宁无猜忍不住瞪大双眼,鼻尖被发丝撩拨得有些微痒,只觉得怀中的娇躯格外滚烫,心中仿佛有个小人在不断地雀跃,大声的叫着“好耶!”



       

不知过了多久,宁无猜伸手在师姐的身侧撑起身来,另一只手搂着师姐的小蛮腰,声音有些火热和嘶哑:“师姐……”



       

然而还没等他说完,整个人却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般愣在了那里。



       

青丝散乱,那张如天仙般精致的狐媚脸上,满是哀伤。



       

泪水盈盈的醉意眸子望着他,泪水顺着眼角横流而下,带着祈求的目光,紧咬着红唇,声音哽咽的细声呢喃着:“无猜,咱们回家吧……”




如果您觉得《我家大师姐是个坑》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5296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