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三百五十六章 退守山门

作品:《 道易天下

        易恒用了几次八卦盘放大威力的“巽”字,几个时辰之后,便已回到门派之外。

        此时他已知道山门那云雾不过是障眼法而已,身形一闪,便已穿过云雾到达山门面前。

        守门的两个年轻弟子只觉一阵风吹过,哪里能感觉到他已经飞过。

        一路飞跃石梯,门内仍是冷冷清清,只是在对面山上隐约有一两个弟子出现。

        想来应该是近些年才收入门派,修为仅有三层四层左右。

        特别是上次易门损失惨重,将五层之上的弟子全部召出,不知此次又会损失多少。

        但这里不久之后便会热闹非凡,天下修士全部并入易门,岂会有不热闹之理?

        只是死去的门人弟子,随着时间推移,这山门虽是不变,但又有谁会记得?

        一路自然同行无阻,进到禁地之中,毛毛鹰仍是在原地毫无动静,只是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强大,想来距离晋级之期不远。

        打开密室小门,将它也拖进密室,再关上门,便仿若与世隔绝,一颗心才真正放松下来。

        盘坐在地,运转功法,无数灵气便朝他身体涌来,第一要务自然是恢复伤势,从今以后,务必抓紧一切时间修复阵法。

        “时间,现在最为需要的便是时间。”他眼里露出狠色,两道光芒似乎照亮此密室,待他瞬间又闭上双目,密室内便又恢复有些暗黑和寂静。

        “沙师弟,刚才有没有感觉一阵风吹过?”山门口,一个略胖的青衣弟子低声问道。

        自前几日,无数师兄被召出抵御那凶狠虫族,他二人便感到门内清净之极。

        以前时不时会有师兄弟前来闲聊,偶尔透露一些抵御虫族信息。

        听说虫族凶残无比,还能吸食修士灵气以增长自身修为,端是可恶,可怕。

        但又听说那虫族虽凶恶,现已被天下修士共同围攻,龟缩在无底深洞之处,不敢动弹,前几日连炼气五层师兄都召出去击杀虫族。

        想来真的是怕了人族修士,早知道之前多努力一番,修为到达五层,也能去放手斩杀虫族。

        料想不久之后,门内师兄长老定然会凯旋而归,到时又要面对无数五层师兄当面炫耀,更有内核可炼化,增加修为。

        想到这里,他便忘记刚才的问话,那沙师弟平常沉默寡言,经常问十句得一句,此时自然也不一定会答话,与此师弟一同守门,还真是无聊之极呢。

        摸摸胖下巴,正准备自顾想心事,但却料不到沙师弟竟然回话了。

        “山门中,风吹过,正常。”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

        那木讷师弟仿佛觉得朱师兄此问题很是白痴一般,回答时懒得多说一个字。

        但这却让那胖弟子兴趣大增,在这冷清门里,四层修为也不可能时时修炼,无聊之时,能够有人说话,对他来说,却是高兴之极。

        “我知道正常啊,但感觉刚才那阵本来应该正常的风并不正常。”胖弟子凑过去,打开话匣子便不能停下。

        此时觉得自己这话好像有些矛盾,担心沙师弟听不懂,立即又说道:“恩,我的意思是说本来应该正常的风,显得有些不正常。”

        此后,沙师弟再没有回话,似乎真的没有听懂,或者觉得无须回答,又或者懒得回答。

        这里便只剩下胖弟子的声音说过不停,直到天色渐渐晚才安静下来。

        日出日落,不过平常之极,三日过后的清晨,略胖的朱师兄从打坐中醒来,站起身,伸个懒腰,感受到丹田内略微增长的灵气,不由神清气爽。

        增长虽慢,但若是长年如此增长,总有一日,自然能晋级炼气五层。

        倒时便可以出山门,斩杀虫族,但一想起不知何时才能到达那一天,便又有些丧气,张口准备再与沙师弟唠叨唠叨,还未开口,一道亮光便从云雾中传了进来。

        左手一伸便将亮光接在手里,灵识扫过,脸上便出现惊喜交加的表情。

        “沙,沙师弟,回来,回来了,他们回来了。”一边招呼一边暗捏指决,云雾之处便缓缓漏出一个门户。

        沙师弟听见招呼,也跟着兴奋地跑出来,木讷的脸上竟然也出现激动之色。

        长久得不到与虫族之战的讯息,虽然门内师兄弟回来必会炫耀在外的收获,但谁叫自己不能出去呢。

        两人直着眼,盯着那云雾中的门户,面上带着恭敬羡慕激动之色,等待着扯高气扬返回山门的师兄弟。

        那云雾里门户人影一闪,一道身影便射进来,站他二人身前,二人来不及看清是谁,立即拱手躬身。

        能出去与虫族大战的都是五层之上,岂容他们不恭敬。

        按照往常,若是来人修为高得太多,炼气八层以上恐怕连招呼都不用打,直接拂袖而去。

        若是修为是炼气五六层,并且与他们相识,少不得要打趣和炫耀一番。

        但身前此人既不离去,又不炫耀,二人有些奇怪,但此时低头盯着来人腰部以下位置,见道服凌乱,血迹斑斑,不由又钦佩非常。

        几息之后

        ,还未听见声音,二人深感不妥,立即准备抬头起来。

        但还未抬头,便看见眼前之人竟然直直地朝后倒去,二人立即闪身到此人身后,将他扶住。

        但见那人并不认识,若是修为相差不大,一般就算不认识也略有耳闻,但此人一点印象都没有,想来修为定然极高,他们根本难以接触。

        只是此时二人看去,扶着的此人披头散发,脸色惨白,全身血迹,道服凌乱,一副灵气用尽昏迷的样子。

        二人对望一眼,感觉此次回来之人很不寻常。

        不是说那虫族龟缩无底深洞处,任人打杀么?为何会有如此伤势?

        还未有任何施救措施,云雾中的门户“嗖,嗖”不断出现人影,一连串人影闪现在平台之上,让两人目不接暇。

        但很是震惊的是大多数进来之人,都不是身着青色道服的同门师兄弟,更无一相识之人。

        更为恐怖的是,这其中,竟然夹杂着少数妖兽。

        他二人虽未出过山门,虽未遇见过妖兽,但自修炼以来,自然慢慢知道这修仙界之中,除了人族能修炼,还有妖兽能够修炼。

        但妖兽与人族修士从来都是相互厮杀,争斗,以抢夺天地间修炼资源。

        更有甚者,同门师兄弟还经常猎杀妖兽,获取其皮毛骨头以炼成法器,获取其血肉以吞食凝练肉身。

        但如今怎会如此混杂一起?毫无仇视之心,反有相互照应之意?

        两人大惊,立即运转丹田灵气,刚准备吼问,“来者何人。”但一感受进来之人和兽的气息,却又立即停了下来。

        竟然有很多根本感受不到其修为之人,这说明这些人修为高得太多。

        沙师弟见朱师兄早已吓得惊呆,便立即掏出一道传讯符,朝门外一扔,传讯符中仅有几字,“速回,有敌闯山门。”

        那道传讯符才刚刚飞到云雾处,尚未出去,便被一人接在手里,来人并不是凌空飞来,而是盘坐在轮椅之上。

        沙师弟抬头看去,发现那人双腿皆断,面色苍白。

        但那容貌却正是燕长老无疑,顿时松了口气,既有燕长老在,便无须惧怕。

        但一息之后,一颗心又立即提紧起来,为何燕长老会是如此模样?

        “不必多言,让他们进去。”燕长空灵识一扫传讯符,左手一捏,传讯符便化为灰飞,开口对二人沉声说道。

        此时朱师兄终于反应过来,迅速将脸上的震惊之色抹平,本想拱手见礼,奈何还扶着那人。

        赶紧将那人一推给沙师弟,奔跑过来,朝燕长空躬身道:“弟子见过燕长老。”

        燕长空此时哪里有心情与他说话,朝他挥挥手,便带着轮椅,率先进入山门。

        而后平台上众多修士也不说话,妖兽更是乖巧无比,全部朝山门石梯飞跃而去。

        朱师兄与沙师弟看着陆续飞走的众人和妖兽,压制住心里惊慌,心里皆想,燕长老为何会带如此多外门弟子和妖兽进来?

        还未敢有任何猜测,云雾之外传来陌生大吼之声,“筑基道友全力抗住虫族,筑基之下先进门内。”

        “嗖,嗖,嗖。”这一次,进来的人和妖兽比上次更多,几息之间,便将平台站满,此时二人终于看到熟悉的青色道服,正是本门师兄弟。

        但竟然没有任何人看他俩一眼,尽管他俩扶着那人站在显眼之处。

        那身着青色道服定然是本门前辈,只听他对着进来的众人吼道:“跟我来。”随即带着所有修士和妖兽全部朝石梯飞跃而去。

        二人视觉早已麻木,内心恐惧惊慌也已经麻木,只有呆在那里看着源源不断的修士和妖兽,从云雾外进来,又不断朝山门内飞跃而去。

        持续盏茶竟然还未中断,但此时二人只敢用眼睛呆呆看着,安心做个静静的旁观者。

        沙师弟较为细心,虽是四层修为,灵气很少,但还是源源不断地注入扶着之人体内,毕竟这是本门师兄弟,岂会不救治?

        “后期道友抗住,筑基中期之下进入门内,风堂主,你也进去,将防御阵法开启。”云雾外再次传来大吼声。

        “是,门主小心。”

        二人只见云雾口一道道身形闪过,平台上便出现四十多道人影,还夹杂着数十看起来凶猛无比的妖兽,刚一进来,恐怖的气息便将二人镇压得无法动弹。

        二人心知,这些定然全部是筑基前辈,平时一个都很难见到,此时竟然一下看到那么多,自然心惊不已。

        但当看到带头的那修士之时,便立即激动起来。

        那修士同样道服凌乱,血迹斑斑,气息不稳,但行走动作间,大开大合,大气之极,二人识得,正是本门四代亲传大师兄风无惧。

        那可是修仙界年轻一代顶尖修士,由不得他二人不激动,传言他与其他两门天才陈守天与伍思义齐名。

        而最近几年还听说,散修也出现一天之骄子,轩辕彩雪,如今修仙界,这四人年龄相当,修为相当,智计相当,隐约成为整个修仙界的后起之秀中领衔修士。

        而最近又听说本门风无惧已经稳稳压制住其他三人,成为三门中年轻一代第一人。

        当然,更为骄傲的是,同辈之中凌驾于此四人之上的更有本门易恒长老和曾玉书长老。

        只是关于二人的传闻太多,修仙界两榜首席和次席,斩杀一阶中期虫族都已成为过去。

        斩杀后期虫族,一阶大圆满虫族,将二人几乎传成神话般人物,他又哪里能够得见到。

        但此时竟然能见到风无惧真人在此,二人立即觉得今日万分值得。

        “陈堂主,伍堂主,轩辕堂主,带领各堂道友随我来。”但令二人惊讶的是,风无惧脸上也是煞白,道服凌乱,大吼一声,便率先进入山门。

        朱师兄反应极快,此时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刚才在云雾外,竟然有人命令风无惧如此人物?门主?不像是门主声音啊。

        还有刚才风无惧前辈说的,陈堂主,伍堂主,轩辕堂主,难道便是陈守天,伍思义,轩辕彩雪?

        再回想刚才这几人确实气势不凡,虽是气息紊乱,但仅仅随意一站,便让人感到绝不可小视。

        但若真这样,现在这,这些人全部狼狈无比进入本门,这是出了大事啊。

        云雾外不断传来激烈打斗声音,朱师兄早就听见,若是有人来攻打山门,除了虫族,他实在想不出还会有谁。

        这说明,刚才一干人等,竟然是被虫族追杀到此地,狼狈躲进山门。

        他满脸苍白地看向沙师弟,发现那本来木讷的沙师弟也正好看向他,似乎也想到这是怎么回事。

        想到外面全是密密麻麻的虫族,他二人也想赶紧跑进山门去,奈何并未有任何人招呼,自然也不敢擅自离开。

        正在不知所措,惊喜恐惧交织之时,便听见一阵“轰隆”声音从四周响起,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启动。

        定睛看去,只见整座山四周,缓缓升起一道透明的罩子,似乎要将整个山门罩在里面。

        那道透明罩子来得奇怪,二人对视一眼,皆看出心里恐惧,扶着那还在昏迷之人,缓缓朝山门退去。

        “我断后,其他道友,全部进山。”云雾之外又传来一声大吼。

        二人还未踏上石梯,平台之上人影一闪,又出现十多道身形,刚进来,更是滂湃的气息将二人道服吹得“梭梭”着响,二人瞬时不敢动弹分毫。

        好在这些人并未停留几息,立即又朝山门石梯上飞跃而去。

        一口气浊气还未吐出,瞬间又憋在喉咙,浑身汗毛直立,那十多道身形中,竟然有三只妖兽,而看起来最为凄惨的一只斑黄大虎,还回过头来看了他二人一眼。

        那虎眼中,毫无任何感情,但仍是让他二人动弹不得。

        四周透明罩子正要合拢之际,他二人知道,外面还有一人,那人正是风无惧口中的门主,是断后之人,若是此时再不进来,恐怕便会隔在外面。

        这“门主”的声音如此陌生,又会是谁呢?

        “嘭”一声巨响,一道人影像是被砸进来一般,倒飞进来,还好来人反应极快,在空中便扭转身形,巧之又巧在落地之前脚尖轻点地面,又一翻身,便站立在地上。

        “蹬,蹬,蹬”倒退几步,复又稳住身形,“哇”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二人眼睛一直盯着来人,见他喷出鲜血,也不敢上前扶住,此人乃是风无惧前辈口中的“门主”,但却不是林门主。

        既能命令风无惧那等人物,更能命令筑基后期修士,岂是他们所能挨边的?

        那人并未看向他俩,而是抬头朝已经合拢的透明罩看去,眼神露出担心之色。

        二人此时才听见那罩子之外传来“嘭,嘭”急切攻击之声,将整个罩子震得不断晃动,似乎下一刻便要破碎。

        而他俩的心也如同这罩子一般似乎就要破碎,眼神随着那人朝上空望去,心里的恐惧再也不能自制。

        无数巨大无比的虫族,高举双蟹,凶猛地砸在透明罩上,造成整个罩子晃动不已。

        但等了片刻,罩子虽摇摇欲破,却竟然并未破碎,似乎每次都从地底传来一股力量,将快要裂开之处瞬间补好。

        见到如此,方才放下心来,但此时才发觉浑身衣服已然湿透,正要运转灵气烘干之时,又是一惊。

        “你俩也回山门吧。”他二人不敢朝那人招呼,但那人竟然主动跟他两说话。

        二人这才想起,此处还有一人,不由朝他看去。

        那人身材高大,脸庞方正,厚唇紧闭,一双虎目充血,此时双眉紧皱,似乎有何难解之事。

        二人不敢多看,立即低下头去,赶紧应道:“是”。

        虽不知此人身份如何,但既能命令风无惧,而风无惧也听命于他,他二人自然也乖乖听命。

        但二人扶着之人竟然还未醒来,两人只有准备拖着他进入山门,正在此时,一阵风吹来,一道人影站在面前,二人定睛看去,立即又停住。

        来人正是他俩所敬佩之极的风无惧。


如果您觉得《道易天下》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http://www.qbyqxs.com/xiaoshuo/53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