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三百七十八章 四号院落

作品:《 道易天下

        他立即知道定然是城主府来接他,不欲吵着仇希尹,将被褥盖好,转身走出内室。

        映入眼眸的是三个身着黑衣的修士,灵识微微感应,便知修为皆是筑基中期。

        三人皆仔细观察自己,眼中带着一丝羡慕之色,后面一人还拉着一辆马车。

        易恒不由对勾有为再次感激,无论此人之前或是之后目的是什么,但此人安排事情之周到,绝对值得感激。

        “我便是,请问几位可是城主府上?”他微微抱拳,城主威压那日拍卖会上便可见一斑,自己自然不会随意得罪。

        “正是,我等专为接曾道友而来,二爷再三叮嘱,要备一辆马车,急切之间,有些准备不周,请见谅。”

        说话之人很是好奇,二爷看重之人竟然住这地方,如今来接人,还特意交代备马车,这马车修炼之人又哪里需要?倒让他们一阵好找。

        “谢谢三位,勾道友有心了,我这就收拾东西,还请稍等片刻。”易恒再次拱手,说完便转身进内室。

        “裴道友,此人如此修为,若是有实力,按理应该有些名望才是,但我等怎会丝毫不知?”

        外面三人待他进去,便低声议论道,很是奇怪。

        “我也不知,若是有实力,又岂会住这里?二爷此番是否太过看重此人?”

        “二爷做事,岂是我等能猜测,按吩咐做便是。”当先那人见议论声越来越大,立即阻止道。

        不消片刻,易恒便抱着仇希尹出来,只是他已经用薄纱将绝美面容遮住。

        “劳烦三位久等。”随手关上店门,抱着仇希尹上了马车。

        那三位见已接到,任务完成,至于此人厉不厉害便不是他们能考虑的,轻拍马瘦马,便朝城中心驶去。

        易恒从车窗看着那矮旧店门慢慢朝后移动,直到消失在眼中,才收回眼神。

        抱着仇希尹,感受到她身上的体温,心里便安稳许多。

        城主府的人带路,自然一路畅通,半个时辰后,驶过一座桥,进入一道围墙,到达一处小院,马车才停了下来。

        “曾道友,此处便是道友居所。”外面穿来声音,易恒便睁开双眼,抱着仇希尹下车。

        一路之上,并不曾记下道路,也无需记下,一进此门深似海,岂是能随意出去?

        下了车之后,大致打量一番。

        此小院环境很是不错,偏僻幽静,灵气浓郁。

        凤仙藤围着的院子,院子里倒是不宽,四丈左右,也无花草也无木。

        里面一幢两开独立屋,三丈高大,自然远比那店铺宽敞得多。

        “多谢三位道友。”他抱着仇希尹自然不好施礼,故而语气甚是感激。

        “无妨,那道友自便,我等任务在身,不便相陪,告辞。”

        “告辞。”

        易恒目送三人一车离去,才又回头,此时便将目光掠往前后左右。

        此处如此独立院落甚多,一排一排,怕有十数排之多,一排又十多间,而这里却是第七排,自左而右是第四间。

        若是按各自物色之人实力来排此顺序,此时他排的便是勾有为所物色的第四人。

        若是此处全部住满,那不是有几百人?看来不仅想要输不容易,想要赢,恐怕也是不易呢。

        每间院落间相隔丈余,宽宽松松又排得整整齐齐,苦笑一下,这城中心房屋价值连城,现在却有如此多院落空着,实在浪费。

        收回目光,朝院落走去,那院落只有门户并无门,藤叶之上挂着一块木牌:勾有为,四号。

        忽然他很想跑到第一排去看看,那城主所属的院落,是否便是,勾有固,一号?

        勾有固,便是此城之主,传闻元婴后期修为,管理此城两百年有余。

        打消此念头,跨进院落,便仿佛将外界隔绝在外,灵气之浓郁蜂涌而入,令他全身舒坦。

        推开木屋之门,一尘不染,显然是经常有人清扫。

        入眼之处是会客厅,一座木桌,周围八张凳子,桌上一铜制茶壶,八个玉质茶杯。

        越过此屋,便是后堂,这倒是简单之极,一张大床,地上一个蒲团。

        想来此处是为了让参加初选修士修炼,而非享受。

        若是淘汰,自然立即被赶出此处。

        将仇希尹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盖上被褥,低声问道:“希尹,此处还算幽静吧?不知你是否满意?”

        “想来定然是嫌没有花草水流,要不咱们将院子里改造一番?”

        他忽地想起,自己将仇希尹放在此处,若是出去参加初选怎么办?

        自己会放心她一个人留在此处么?

        看来一会得问问勾有为,能不能自己请个凡人照顾。

        但若是如此问,想来凭他的为人和情商,定然会主动安排人来照顾,到时候反而不好拒绝,不如去问问旁人。

        “曾道友可在?”正在此时,院落外响起熟悉的声音,易恒心里一惊,这声音正是勾有为的声音,不由起身急步走出门外。

        果然,院落外正站着勾有为,仍是那副儒雅的样子,只是身后站着两个年轻女子,正好奇地打量着他。

        “勾道友怎地有空来此?”易恒心道不妙。

        “曾道友不必请我进去坐,勾某确

        实没空,只是再没空也得亲自来一趟,别人办事不放心呢。”

        勾有为虽然嘴上说没空,但仍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令人实在难以相信。

        “那勾道友此来是为何?”

        “亲自挑选两个凡人女子照顾你起居,此事交给别人自然不放心。”

        易恒心道,果然被他抢先一步,现在反而难以拒绝,“这,这怎能亲自劳烦道友?”

        “不必如此,须知,若是你能入选,我也有奖励,那即将借你的百万灵石便由此来,哈哈。”勾有为眼里露出一丝得色。

        “你,勾道友这是让曾某无法拒绝啊,只是这两个凡人女子能做什么,不如我自己去外面请如何?”

        易恒心里有些不舒服,此人倒越来越让人看不清。

        “咦,这怎么行,这两人都是经过一番训练,端茶倒水、暖床侍寝都很不错,比起外面好很多倍,不试不知道呢。”

        说完露出一个“你懂的”表情,实在与他形象很不相符,易恒不由暗自鄙视。

        眼角一扫那两年轻女子,见两人偷偷瞥他一眼,又将头垂到胸口,雪白的脖颈和通红的耳朵很是吸人眼目,显然是听懂此话意思。

        “好吧,那再次多谢勾道友,只是如此周到,倒让曾某不知所措了。”

        他发现此人无论安排任何事情,皆是滴水不漏,根本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心里不由再次提醒自己,若有什么小阴谋小手段,在此人面前一定要再三思虑,不可露出任何线索。

        “好了好了,说了你我现在一荣俱荣,不,应该是你胜我荣,乃是双赢,勾某自然须尽力周全,我先告辞,你且好好修炼,有时间我自会来看你。”

        说完便转身离去,仍是不紧不慢悠闲之极的样子,哪里会没有时间?

        “巴不得你天天没有时间。”易恒心里暗道,自然不会说出来,只得对着他背影大声说道:“多谢道友,随时欢迎。”

        勾有为并不转身,右手拿着羽扇朝他随意挥挥便消失在围墙外。

        “二位里面请。”易恒骨子里终是平等观念,做不出修士对待凡人那种颐气指使的事情。

        “这,仙师折煞我俩,有什么事直接交代就行。”两人显然料不到他如此客气,感紧作揖,惶恐之极。

        易恒没有想到他如此随意一句话,便让两人如此恐慌,立即说道:“好了,好了,跟我进来吧。”

        “先问问两位如何称呼。”他深怕吓着两人,赶紧转移话题。

        两人这才松了口气,跟在他身后,进入院子。

        “婢女花月如。”易恒转头看去,见她身着淡红锦衣,身姿妙曼,二八佳龄,微胖小脸,惶恐之下,却也略显可爱。

        “婢女李月蓉。”另外身着杏黄锦衣女子也赶紧说道,他侧脸过去,尖尖鹅蛋脸,柔弱貌美,也是花样年华。

        将二人带进屋内之后,发现并没有什么需要二人做的,不由有些尴尬。

        谁知二人对视一眼,皆觉得奇怪,随即似乎知道他的尴尬,抿嘴一笑,开始自己动手起来。

        一人去烧茶,一人去抹桌子洗杯子,忙得不亦乐乎,倒将他一人留在原地不知所措。

        苦笑一下,看来还是得好好交代,对于这两人自是不放心,如何照顾仇希尹的念头又开始蔓生。

        “你俩过来。”待二人忙得差不多,便将二人叫住。

        “仙师有何吩咐?”二人乖巧地停下来,又是弯腰又是作揖,小心翼翼地说道。

        易恒深感不适应,赶紧说道:“好了好了,在我这里不必如此,你二人暂时就打整外面便是,内堂不能进去,知道不?”

        “是。”二人齐声道,这也在情理中,仙师修炼岂容旁人打扰?

        “对了,你二人住哪里?”

        “前堂厢房。”

        “前堂厢房?那好吧,对哦,还有你俩也要吃饭,怎么办?”

        “噗呲”一声,那小脸微胖的花月如忍不住笑出声来,被旁边李月蓉恨了一眼,李月蓉赶紧回答道:“仙师息怒,月如不懂事。”

        易恒见花月如低下头去,似乎知道犯了大错,双眼含着眼泪,不由心道,息怒,我有那么容易发怒么?难道我看起来很凶?

        回头一想,好像也是,自己脸上疤痕尚未痊愈,又是身形壮实,看起来定然很是凶悍。

        难道勾有为便是因此才看重我?他忽地有些担心。

        “我俩自有东家分下的辟谷丹,不劳仙师费心,月如。”

        见他不说话,还以为已经发怒,李月蓉赶紧说道,同时安慰这花月如。

        花月如早就无声哭泣,生怕迎来什么严重惩罚。

        易恒无奈说道:“那便这样吧。”不再管她俩。

        说完便转身回内堂,心道,还是与希尹在一起安稳一些。

        看着仇希尹安详的睡相,他盘坐下来,今夜,便开始修炼《龙虎大日炼体诀》第一层。

        入夜,月亮升起之时,易恒睁开双眼,此时精神灵魂已然全部恢复,有极品疗伤丹便是如此好,外伤好得极快。

        盘坐在仇希尹面前,心里念着炼体法诀,开始修炼第一层。

        第一层对应炼气期,想来应该很容易修炼成功。

        “龙虎大日炼体诀,

        第一层,外炼皮肉,成功后,皮肉韧性升到及至,寻常法器难伤,可受炼气十二层全力一击全身不伤。”

        易恒早已将口诀熟悉,现在只需按法诀修炼便是。

        “以重力淬炼皮肉,长久不息,暗血出,则功成。”若是炼气期修炼此法,可能需要时日长久,但现在是筑基大圆满,自然无需如此。

        只是这皮肉之苦,定是要承受了。

        整个晚上,不断施法,好在艮字诀便能凝固空气形成小山,于是他闭上双眼,双手捏动,一个个艮字在空中出现,瞬间化为一座座小山,朝身上砸来。

        “嘭,嘭,嘭......。”这样的声音持续一整夜,让在外面的两女寝食难安。

        筑基大圆满能承受的疼痛自然远超炼气期,故而这重力也是非常之重。

        此时,他站在床前,道服早已退去,只剩下一条薄裤穿在下身,“嘭,嘭,嘭......。”

        四周空中不断有小山朝他砸来,他自然也没有运转灵液抵挡,仍由疼痛将自己脸容撕裂变形。

        每当承受不住之时,便睁开双眼看看床上躺着微微皱眉的仇希尹,想到她此时恐怕承受更大痛楚,便又闭上双眼,再次加大力度。

        嘴角溢出一丝血迹,浑身被砸得通红,没有一寸肌肤是原来的颜色,除了重要器官并没有淬炼之外,其他都已是血流涌动。

        终于,鲜红的血色渐渐淡去,皮肤之上浸出丝丝黑色,这想必就是皮肉中的暗血吧。

        “嘭,嘭,嘭......。”

        清晨,第一丝阳光射进屋内之时,花月如与李月蓉在床上相拥而泣,整夜都不曾入睡的她们不知会等来什么。

        培训之时,便告知她们,凡是修为高深仙师,都有自己癖好,若是遇到,便算是自己倒霉,不能反抗,否则,将牵连家人。

        这是她俩第一次接受此安排,恐怕也是最后一次。

        一旦被仙师宠幸,自然不会将她们安排给下一个仙师。

        若是遇到善良仙师,会给一些灵石,安家,后面便再不相见。

        但更多的是一走了之,任由凡人女子自生自灭,更有甚者,当场便被蹂躏至死。

        仙师的身体又岂是凡人能够比拟?

        如今,她们遇到的仙师,会是什么?

        “笃笃笃”敲门声响起,二人更是面色惨白,眼神绝望,莫非今日便是花谢之时?

        “两位姑娘可在?”门外传来有些过于温柔的声音,更是将她二人吓得差点晕倒。

        狂暴之前都是温柔么?

        “去帮我买点灵药如何?”易恒倒不是故意温柔,而是实在疲惫和疼痛难忍,又不能运转灵液止痛,此时没有哼出声来便算不错。

        但此时第一层功法炼成,第二层功法便要配以灵药,他自然不会留仇希尹一人在此,只有麻烦她两人,只是奇怪的是,为何久久不出声?

        “在,在,仙师我们在。”两女对视一眼,难道能逃过今日?

        立即下床,相互拉扶急急开门。

        易恒见二人满面泪痕的模样倒是很是惊讶,莫非麻烦她们帮忙出去买点灵药都如此难过?

        “你们难道不愿意出去帮忙买药?”

        二人哪里还敢抬头,急忙说道:“愿意愿意。”

        “这就好,诺,这是灵石,这是灵药名和份量,多余的灵石,便奖励你俩吧。”易恒将装有五万灵石的储物袋交给她俩。

        这储物袋未曾有修士烙印灵识,一倒便能将灵石倒出,凡人倒也能用。

        “是,是。”二人接过储物袋和灵药单,飞一般跑出去,让易恒十分怀疑她俩是不是要卷着灵石逃跑。

        但随即摇摇头,此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在凡人对仙师身上。

        回到内堂,仍是将衣服脱下,此时便见到肌肤已经变得一片通红,像是鲜血瞬间便要爆体而出一般,无半分杂色。

        他知道这正是第一层功成的迹象,待血色被皮肉吸收,疼痛消散,便算大功告成。

        只是浑身疼痛甚是难忍,而这等待疼痛消散的时间,除了与仇希尹说说话,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止痛方法?

        “希尹,看到了么?师兄每进步一点,修为每提升一点,离你醒来便越近,若是师兄现在有化神期修为,想必直接便可抢得那药吧。”

        “只是这炼体法诀还真痛呢,连第一层都如此难耐,后面恐怕会更痛。”

        “不过,看到你这样子,真不知你正承受着何种痛苦,师兄心里更痛。”

        ......

        两个时辰过去,身上痛楚渐渐消失,整个皮肉变得干柔而韧性十足,第一层炼体诀,便已成功。

        将寒针拿出,那法诀不是说第一层便可硬接一般法器一击么,这寒针虽是极品法器,那轻轻一击应该可以吧。

        右手拿针朝左臂刺去,“扑”一声,像是刺进棉布里一般,虽刺进一半,但似乎感觉不到疼痛。

        很是满意地收起寒针,一夜炼成此诀,虽是受苦甚多,却也有收获。

        今日,便继续第二层,炼身骨。

        等两女回来之时,已是一个时辰之后,她俩在门口之时面带笑意,叽叽喳喳说过不停。

        正要进院门,忽地,一道身影拦在他二人身前。


如果您觉得《道易天下》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http://www.qbyqxs.com/xiaoshuo/53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