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68章 你比他差远了

作品:《 超牛女婿陈阳

        ,,        "陈阳的靠山夏宗宁已经死了,你还敢这么嚣张?"

        林家强认为陈阳虽然成为深城风口浪尖的人物,可不敢徒有虚名罢了,仗着认识夏九爷,借机搭上苏大小姐,从而结识了白少龙。

        可说到底他还是个废物啊,白少龙之所以给他面子只不过是看在苏云初的份上而已,他这种小白脸。白家岂会重视他,唯一靠得住的还是夏宗宁,可现在夏宗宁死了,他就是一只纸老虎,单凭陈氏集团CEO的身份,他拿什么跟苏徐两家争?

        "悦溪,现在陈阳自身难保,你还想凭着他作威作福吗?"

        林悦溪听到他的话。温怒道:"我现在和你说公司的事,跟陈阳有什么关系?没错,目前你公司你职位最高,但别忘了你还不是董事长。"

        "你不能以权谋私。伤害公司的利益。"

        "你少把屎盆子往老子身上扣!!"

        林家强拍着桌子站起来,非常硬气没有半点心虚,道:"我怎么可能私下开公司?你有证据吗?这些文件说明得了什么?"

        "公司又不是每个项目都赚钱,否则那样的话,咱们林家早就跻身一线家族了,你凭什么把责任都推给我?!"

        看着他一副底气十足的样子,若不是知道他是怎样的人,林悦溪估计就信了。

        "证据,林宇是那家公司的总经理,我查过那家公司,目前他们拥有的资源,几乎全是从我们公司划过去的,你当我是傻子吗?"

        林家强冷笑道:"那叫什么证据?林宇永远不能进入家族工作,这是不是你要求的?"

        "他不能在自家企业工作,难道还不能到外边工作吗?你哪知眼睛看见他是老板了?"

        林悦溪无言以对,咬牙道:"行,你们最好别让我抓到什么证据,否则别怪我不念及亲情。"

        看着她离开,林家强沉着脸点了根烟,幸好当初他们注册公司时。用的是外人身份,否则真追究起来,只怕整个林家人都不会放过他。

        可林悦溪洞察了这件事,还是让他迫切的感到压迫感,万一真被她查到了什么把柄,那可就晚了。

        想到这,他拨通了儿子林宇的电话,张嘴就骂:"你个小兔崽子,老子让你小心一点,尽量低调,你怎么搞的?!"

        --------

        陈阳在白家的午饭,吃得还算是愉快,酒足饭饱后,才拉着白少龙到一边,道:"有件事还得麻烦你。"

        "你说,只要我办得到。"

        白少龙猜到陈阳来找自己不是吃饭那么简单。

        "昨晚梁老五死了,现场还死了不少人。"陈阳说道:"你白家的关系比我强太多了,所以压一压。"

        白少龙脸色微变,诧异道:"梁老五死了?这也太快了吧,是你亲自做的?"

        陈阳轻轻摇头。顿了下道:"我的人做的。"

        白少龙倒吸一口凉气,虽然他也挺瞧不上梁老五的,但毕竟是道上实力强劲的大佬,如今夏宗宁刚走,正是轮到他春风得意的时候,要钱有钱,要人有人,有那么好杀吗?

        "你身边还有这样的高手,方便说她是谁吗?"

        "不方便,你就当她不存在吧。"

        陈阳无奈的笑了笑。

        白少龙识趣的不再多问,痛快应道:"好,我替你压一压,反正梁老五也不是什么好人,权当江湖仇杀,没人会去深究是谁干的。"

        陈阳点头,才安心离开。有白少龙这句话,便省去很多麻烦了。

        人脉这玩意果然还是重要,无论再强大的人,也离不开人脉啊。若当初白家也选择与自己为敌。那确实要麻烦许多。

        白少龙一直把陈阳送到外面,看着他开车离开,才转身走回来,却看见白老站在门口。

        "爷爷,您要出门吗?"白少龙不解道。

        "出什么门。"老爷子瞪了他一眼,道:"他是哪里人?来自哪里?"

        r />    "他出身普通农民,参过军出来的,怎么了?"白少龙有些不明所以。为何忽然问这些?

        白老轻叹口气,道:"好在当初你选与他为友,否则我们白家的局面,只怕比苏徐两家好不到哪去。"

        "少龙,你该多向他学习。"

        白少龙暗惊不已,从来没见过爷爷对谁有过如此之高的评价啊,今天算是他们第一次接触吧?怎么就得出了结论?

        心高气傲的白少龙有些不服气道:"爷爷,我承认陈阳是个不可多见的人才。但我未必比他差吧?"

        "你比他差远了,小子,总有一天你会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白老冷哼一声,转身走了回去。

        白少龙皱了皱眉头,老爷子平时对自己可非常满意的,甚至视自己为骄傲。怎么今儿见到陈阳后,仿佛对自己很不满意似的?

        下午,陈阳来到林氏集团接林悦溪下班。

        当看见陈阳的时候,一整天心情糟糕的林悦溪,有些惊喜道:"你怎么来了?"

        "难道不允许吗?"陈阳戏谑道。

        "啧啧啧,这狗粮吃得措不及防的,两人不打了?"周思雨在旁边阴阳怪气道:"前阵子是谁哭着闹分手?"

        林悦溪脸颊一红,气得推了她一把,道:"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陈阳也尴尬的笑了笑,道:"思雨。正好一起去吃饭吧,上次说过请你吃大餐的。"

        "拉倒吧,我可不当电灯泡。"周思雨轻哼道:"你要有诚意,改天单独请我。"

        "咋滴。想单约啊?"林悦溪瞪了她一眼。

        "没错,就是单约,这是他欠我的。"

        周思雨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扭着小蛮腰离开。

        等林悦溪上车。陈阳把后面的玫瑰花拿出来,道:"给你。"

        林悦溪哭笑不得,道:"怎么又送花,这玩意无缘无故的送就没意义了知道嘛。"

        "额。你不是喜欢花吗?"

        "算了,继续保持。"

        林悦溪无奈的摇摇头,这家伙好歹也谈过恋爱,怎么一点情商都没有。

        "打算带我去吃什么?"

        "一个比较特别的地方。"

        陈阳神秘的笑了笑。

        路上,看见林悦溪时不时露出愁眉苦脸的神情,他不由关心道:"怎么了?闷闷不乐的。"

        "公司的事,林家强真是个老油条,我说这些年他家咋比我家过得好那么多,真不知他在背地里使坏黑了多少钱。"

        陈阳稍愣,劝道:"悦溪,无论个人还是利益的角度来看,我还是建议你脱离林家,这样你就不用再跟他们勾心斗角那么多了。"

        "林家那点钱,以他们的德行,只要你离开,不出两年林家保准完蛋。"

        林悦溪揉了揉小脸,道:"我知道,只是我不甘心,也不服气。"

        "现在我有反击的能力,我不想把一切白白拱手让给他们,他们越是那样,我就越生气,越想证明自己,等哪天林家掌控在我手里了,我看他们一家到时有多后悔。"

        陈阳笑了笑,知道劝不住她,这娘们脾气就是那么倔,也是她可爱的地方,道:"那你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嘛。"

        "算了,不提那些事了,反正我一定能找到他们的把柄,到时看我让他们难堪。"林悦溪摆手道。

        说着话,已经来到了君豪俱乐部,陈阳带着她进去。

        打量着富丽堂皇的装潢,以及门口站着一排迎宾的旗袍长腿妹子,林悦溪脸色有些难看,道:"你怎么带我来这种地方?"

        "果然男人有钱就变坏,你是不是经常来?!"

        陈阳转头看着她:"这是什么地方?不能来?"

        林悦溪见他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顿时气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