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41章 我真的喜欢你

作品:《 那场电影

       

晚霞下,后山的昙花漫山遍野的开放着。



       

莫山山低头扫着一地狼籍,不用做值日的同学们已经陆陆续续离开了。王小平忽然进门,把本来人数就不多的值日生叫走大半去帮忙打扫公共区,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教室里面竟然只剩下了她和我。



       

我在擦黑板。宣传委员往上面涂了过多的油彩,擦起来很费劲。



       

她拄着扫帚傻站在那里,夕阳余晖像温柔的手,从窗子外伸进来,轻轻抚摸着我宽厚的背,涂抹上灿烂却不刺眼的色泽,均匀的,一层又一层。



       

恰到好处的温度,微醺的风,她站在乱七八糟的垃圾堆里,右脚轻轻踩着可乐罐,轻轻地,不敢弄出声音,歪着头,看我。



       

我转过头,眼睛圆睁,好像没料到她这样直直地看我,一瞬间脸红了。



       

不过也许只是落日开的玩笑。



       

“魂儿丢啦?”



       

她笑,“差不多。你背影太好看,看傻了。”



       

我也很开心,每次她夸我我都不会反驳,反而转过去,很夸张地扭了扭屁股,抖了抖肩膀。



       

像笨拙的新疆大叔在跳舞。



       

“喂,李海海!”



       

我停下来,“做什么?”



       

她摇头,眼睛有点酸。热闹过后的寂寥搭配着夕阳的煽情功力,有种湿漉漉的感情悄悄爬上她的后背,让她觉得很沉重。之于我,之于宁致远,她所求的不过是一种安全感罢了。



       

我耸耸肩,转回头继续擦黑板。



       

“李海海?”



       

“你到底干嘛啊?”



       

没什么,她只是想抓住点什么。她心里仿佛涌起一股深深的无力感却又不能任性地放弃之后,她想抓住点什么。也许只是我的袖子,真的没什么。



       

真的。



       

她微笑,“你知道吗,我真的很喜欢……”



       

我抬起眼睛,安静地看着我。



       

“……很喜欢和你坐同桌。”



       

我张口,她立刻伸出食指大叫:“不许说你知道自己人见人爱!”



       

被她阻断了经典台词的我气急败坏,“那我说什么,说我知道你爱我?”



       

你知道,时间停住,是什么感觉吗?



       

她知道。因为她的心跳也停住了。



       

然后始作俑者,那个惹祸的我跳起来,满脸通红地用语无伦次的解释修正了这个错误,指针拨动,她重新听见时间和心跳的声音。



       

低下头,慢慢扫地,嘴角上扬,眼角酸涩,大声说,“用不着解释,谁爱你,瞎了眼啊?”



       

“什么瞎了眼,小爷我人见人爱!”终于把台词说出来了,我很得意。



       

她歪头:“我可不是一般人。”



       

……



       

我们放下手里的扫帚抹布,并肩坐在讲台桌子上,腿在半空中晃来晃去,右手边是窗外润泽如水墨画的夕阳,边缘暧昧,虚虚实实,美得很假。



       

太阳又落下了一些,我拾起一片竹叶,吹奏出欢快的歌谣。



       

悠扬的乐律在微风中悠扬,在晚霞漫天的远空中,显得更加青涩与懵懂。



       

后来我无数次想起当年这个场景。我一直怀疑是不是我的记忆出现了什么差错。



       

那个黄昏,那么长,又那么短,那么安静,又那么喧闹。



       

那么长,仿若一辈子的好回忆都被耗尽。



       

却又那么短,短得好像游乐场的旋转木马之于玩不够的孩子。



       

我真的很喜欢,你。



       

我记得第二天早上是个阴天,王小平站到讲台上开始讲考试的事情,那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愿意正过脸去看讲台,却死死地盯着窗外不怎么好看的灰色天幕。



       

后来我听到粉笔和黑板摩擦的声音,听到王小平抱怨我擦黑板擦得不干净,听到大家纷纷翻开笔记本来抄写黑板上的考试时间地点和考场安排,纸片哗啦啦地响,可是我就是没有动。



       

直到莫山山推推我,“发什么呆呢,抄考试时间!”



       

我终于还是认命地拿起笔。



       

那时候好像只有我还沉浸在返校的欢乐气氛中,不能自拔,仿佛黑板上的考试时间就是魔咒,我只要看一眼,啪地一声,现实世界就扑面而来,击碎所有美丽的泡泡。



       

我对山山说,我觉得我死定了。



       

她笑,小小年纪,别老把死挂嘴边。死?你想的美!



       

我依旧坚持,山山,我觉得我真的死定了。



       

她这才严肃地对待我的小情绪,叹口气,说,慢慢来,多考几次试……



       

我等待她说“就会有进步”“会慢慢好起来”一类的美丽谎言,但是她停顿了一下,艰难地说——“就会习惯的。”



       

多考几次,你就会习惯的。



       

我们总是会不接受自己在某一个群体中的位置。抗争成功的人得到喜欢的位置,抗争不了的人,总有一天会习惯的。



       

想死?美死你。



       

只是在我沉默的时候,她递过来一张小纸条。



       

“有不会的题赶紧问我。其实类型题就那么几种,触类旁通,熟练了就好了。要是不想复读成为本小主的小学弟,你就给我往死里学。”



       

我把纸条攥在手里,仰起脸,看到她傻兮兮地朝我微笑。



       

……



       

考试设置在下下周。用王小平的话说,复习时间很充裕。



       

周四上午是语文,下午是数学。周五上午是文综,下午是英语。



       

王小平说,周六周日老师们会加班网上阅卷,周一到校的时候,排榜就会出来。



       

“我们多受点累,你们就少煎熬一阵儿。我记得我上学那会儿,学生们等待成绩一科科出来,那叫一个慢性折磨啊,不等成绩和排榜都出来,谁也学不进去新内容,所以以后咱们的考试都会尽快出成绩,大家要适应快节奏,积极调整心态,总结经验教训,迎接下一阶段的学习,哈。”



       

前半部分正经得像王小平。后面一个“哈”,感觉王小平的三魂丢了七魄。



       

……




如果您觉得《那场电影》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554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