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五十章 minix系统

作品:《 大国芯工

        和倪广南的见面,是在元宵节当天的上午,地方很特别,公园内,这是两位国宝每天晨练的地方。

        和照片上差不多,五十来岁,身材消瘦,带着一副金边眼镜,眼神聚敛,多有一股儒雅气势。

        这是王岸然对他的第一印象,对比王岸然对倪广南的热情,倪广南对王岸然就冷淡了多。

        “听老苏讲,你们公司在开发操作系统,这事是真的吗?”

        王岸然点点头,说:“所以请倪院士指导一下我们工作。”

        “倪院士?”

        倪广南将在今年被评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内部消息在学术界早就传遍了,估计老倪也是心知肚明,王岸然送上一顶高帽子,谁成想,倪广南似乎不怎么感兴趣。

        “没影子的事,就不要瞎传了,小王同学,你现在正在读研,应该好好的完成学业,怎么想起来做操作系统的?”

        王岸然笑道:“倪院长,有一种学叫做从书本上学,还有一种学叫边做边学,我想我应该属于后一种吧!”

        倪广南说道:“做之前,总要把书本啃透才行,既然你现在要做操作系统,你应该对John Lions编写的小册子很有研究吧!”

        王岸然嘴角上翘,他对John Lions编写的小册子何止是研究,当初为了了解Unix操作系统原理,基本上把这个小册子背了下来。

        说起来John Lions这个澳大利亚人也是牛x,他是新南威尔士大学的教授,有一天他吃饱了闲的没事,就找个乐子乐呵乐呵,教授嘛,高智商的,跟常人寻得乐趣不一样,John Lions拿着Unix源代码,逐条进行解释。

        谁知道乐呵乐呵过后,很多大学就多了一份教材,广大计算机系的大学生又多了一门要学的课程。

        Unix开发企业AT&T,为了解救学业深重的大学生,在发布unix version 7版本时,禁止大学生在大学课堂上研究Unix源代码,但是对操作系统感兴趣的,用心去找,还是可以找到的。

        王岸然简单背了一段Unix批处理文件的源代码,这让倪广南也是点头。

        苏老一直在一旁旁观,见此对倪广南笑道:“广南,吃瘪了吧,这小子你还真的不一定考的过他,他啊,课堂上学完了,拿清大的电脑,到外国的服务器上,找资料学。”

        倪广南摇摇头道:“懂和做是两码子事。”

        王岸然说:“倪教授,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到华芯科技考察一下,我们的操作系统初版已经完成,现在正在调试。”

        倪广南脸色有些不自然,道:“小王,你说你们已经开发出操作系统?”

        旁边苏老也是大惊失色,原本以为这需要几年的时间来开发,没想到几个月,初版已经出来了。

        可是这么快,质量能保证吗?不会是花样子吧,套个国外的系统,就是自主的了?两人都有些怀疑。

        王岸然被两人盯的有些吃味,忙笑道:“两位教授,看看再说,看看再说,好吧!”

        …………

        倪广南是怀疑的,一个小年轻,嘴上没多少毛,办事能牢靠吗?不过到了华芯科技,他在机房看了第一眼就愣住了。

        有些失态的走到屏幕前,指着上面的软件对王岸然说:“这是MINIX系统?”

        正在操作电脑的员工有些反感,哪里来的老头子,打扰他上班,不过看到老板在旁边,一本正经的,像个小媳妇。

        知道这老头子惹不起,站起身让开位置,介绍道:“这位教授,这确实是MINIX系统。”

        倪广南转头对王岸然说:“你这系统从哪里来的?”

        当然是网上当下来的,MINIX系统文件可不小,在清大的小型机上足足当了两个月,这还是用了多点续传的网络工具,不然估计要下载个几年。

        说起MINIX系统,那还要说另一个闲的蛋疼的教授,Tanenbaum,荷兰皇家科学艺术院院士,IEEE和ACM会士,

        在AT&T禁止大学生在课堂上研究Unix后,Tanenbaum一想,这帮荷尔蒙旺盛的大学生,要是没有教材学习的话,指不定会整出多少人间悲剧。

        为了避免这样的结果,Tanenbaum思来想去,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他自己按照Unix内核原理,重新编写一套全新的操作系统。

        这套系统很牛!

        牛x在什么地方?

        它没有使用哪怕一条Unix系统代码,但从用户的角度来看,该系统和Unix完全兼容,而从内部实现上,它和Unix又完全不同。

        完美避开了Unix知识产权。

        放在课堂上,就像医学院的学生,解剖青蛙一样,将操作系统的内部运行放在镁光灯下,一览无余。

        即便是成绩最差的学生,阅读起代码,也没多少难度。

        而且不光如此。

        这套软件还有个更牛X的地方,他的代码架构采用了一种,更加模块化的架构,这可是未来操作系统加强可靠性的发展方向。

        王岸然在一开始准备做操作系统的时候,就计划将MINIX系统作为公司电子资料,公司的软件工程师可以随时在机房内,学习操作系统的原理。

        没办法,此时的国家,有操作系统开发经验的软件工程师屈指可数,很多时候,他们只是完成具体的事情。

        而架构模块设计,基本上是王岸然一手完成,王岸然也在有意训练这些人,希望通过这次Linux开发上,可以培养一批有想象力的系统工程师。

        迫不及待坐在椅子上的倪广南,试着操作一番。

        十分钟后,倪广南有些意犹未尽,眼神不断的扫向屏幕,对王岸然说:“我在加拿大的时候见过这套系统,在国外,这是当做大学课程的,可是国家想引进这套电子教材,人家又不愿意了,这封锁,都封锁到学术研究上了。”

        倪广南长叹一口气,转头继续对王岸然说:“小王,跟你商量一件事,我需要一套MINIX系统拷贝,你觉得怎么样?”

        当然好了,王岸然点头同意,最好每个高校都来一套,IT产业的发展需要大环境的支持,而什么是大环境,在王岸然看来,就是人才。

        人才难得,倪广南何尝不是这么感慨,此刻,他突然有些期待……

        “岸然,带我去看看你们操作系统,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