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73章 你是狗吗

作品:《 元后传

        汤阳看到她扬起菜刀的模样,心脏吓得一哆一哆的,正欲开口。宇文皓慢慢地站起来,手扶着桌子。沉声道:“你们先出去吧,王妃是找本王的。”

        顾司看着他,“确定?”

        “去吧。”宇文皓道。

        顾司点点头。对汤阳道:“走吧。”

        汤阳很是担心,顾司才过来说王妃吃醉酒被送回来。这马上就抡着菜刀过来了。真是一点防备都没有啊。

        一个撒酒疯的女人,很危险,不过。王爷纵然伤势未愈。可从王妃手里夺刀还是不成问题的。

        他便与顾司一同走了出去。

        “把门关上!”元卿凌扬着菜刀,冷冷地道。

        汤阳看向宇文皓。宇文皓道:“听王妃的啊,她现在有武器,最了不得。”

        门关上了。屋中静悄悄,元卿凌的呼吸声粗而急。胸口起伏不停。

        宇文皓看着她,脸上竟也没有怒气。 记住网址m.qbyqxs.com

        “你讽刺我。”元卿凌听他刚才那句话就更生气,她有武器,就最了不得了?她知道。自己就算拿着机关枪。在他面前还是弱者。

        “没有讽刺。你喝醉了。”宇文皓试图走过来,声音很轻柔。

        “别过来,站在哪里,你过来我觉得危险。”元卿凌举着菜刀怒道。

        “本王手无寸铁,且身受重伤,该本王觉得危险才是。”宇文皓说。

        元卿凌努力地眯起眼睛,想要营造出凶狠的样子,但是酒气上头,让她的眼睛水濛濛的,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她摇晃了一下,奔跑过后更显得天旋地转,宇文皓在她眼里总是摇晃不定,她嘴里嘟哝了一句脏话,“他娘的,警告你别动。”

        宇文皓无辜地举起手,“本王没动。”

        元卿凌觉得需要快刀砍乱麻,她很困啊,“我问你,你为什么说我不同意你娶侧妃?”

        宇文皓看着她,“你是不同意啊。”

        “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同意了?”元卿凌凶道,手里的菜刀又扬了一下,刀背有一粒肉碎飞了出来,粘在她的头发上,她胡乱伸手扒下来,狠狠地扔在地上,她觉得这个动作有气吞山河之势,因而对峙的时候,也增加了几分底气。

        宇文皓嘴角抽动了一下,“我们成亲的时候,你警告过本王不许纳妾的。”

        有吗?元卿凌侧头想了一下,想不起,脑子里没这份记忆。

        “记不起来了吗?本王跟你一块回忆回忆。”宇文皓不动声色地走了过来,声音带着蛊惑的气息,“当时的情形你还记得吗?那天本王喝得半醉回了新房,你……”

        元卿凌懵懂地听着,努力睁大眼睛,看到他大刺刺的脸就在面前晃动,她猛地退后一步,“你走远点,别过来,好好说你的话。”

        宇文皓差一点就能握住她的手腕了,这婆娘倒是醒觉得快,他略有些懊恼,不过,也退后了一步,定定地看着她。

        元卿凌脚步不稳了,拿菜刀指着他,脸色红得厉害,“退后,继续退后,最好站在床边,我老晕了,我得坐下来才能跟你好好说。”

        “好,好,本王退后。”宇文皓慢慢地退后,退到了床边,干脆就在床上坐下来了。

        元卿凌摇摇晃

        晃地走到桌子前,看着凳子就一屁股坐下去,没坐稳,摔在地上了,椅子也被掀翻,盖在她的膝盖上。

        她粗暴地一脚踢开,却已经没办法恢复凶狠的神情,这菜刀确实也重,手腕老痛老痛的,无力拿住了,哐当一声掉在地上,反弹起来,她的手刚好扬起,在刀锋上一扫,一道血痕飞溅。

        她坐在地上怔了两秒,想到自己举着菜刀过来砍人,最后伤的只有她自己,满腹的愤怒化作委屈悲哀,嘴巴一扁,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宇文皓看到她毫无仪态地坐在地上大哭,像极了受尽欺负的孩子,心里竟是莫名地一揪,再看她的手还在淌血,她胡乱举起来擦泪,血染在脸上,狼狈得像打输了的野狗。

        他默默地走过去,扯了一块她之前留下来的纱布,蹲下为她缠绕伤口,轻叹一声,“算本王错了,好吗?别哭了,本来就丑,这一哭就更丑了。”

        元卿凌听了这话,哭得更伤心,一把推开他,“你走开,谁要你假仁假义假好心?我落得今日的田地,也是你害的。”

        宇文皓被她推跌在地上,伸手捂住胸口,痛苦地道:“你碰到本王的伤口了。”

        “怎么不见你死?”元卿凌生气地道。

        他眉目弯弯,“就没见过上赶着做寡,妇的,本王死了,你不得哭死啊。”

        她忘记了哭,怒瞪眼睛,“你死了我保管一滴眼泪都不会流。”

        “是啊,你不哭,甚至还会放炮仗庆祝呢。”宇文皓笑道。

        元卿凌擦了一下眼泪,“放炮仗不环保。”

        “欢宝?什么欢宝?”

        元卿凌看着他凑过来的那张俊脸,想起他对自己做过的事情,更想到往后自己的脑袋只是暂时寄存在脖子上,脑袋晕啊晕的,悲从中来。

        她的手伸过去摸了一下,触及菜刀的那一瞬间,他直接伸腿一踢,踢中菜刀的同时,也一脚踹在了她的手臂上,只差点没把她的手臂踢脱臼了。

        疼痛钻心,她怒火一下子就升了起来,整个人翻身而起就扑了过去,恨恨地道:“家暴?我警告过你,不许打我,我是好欺负的吗?你这种渣男,元卿凌是瞎眼了才会看上你,这种女人若是不死,我也得亲手掐死她。”

        她一边扑一边骂一边打,直接骑坐在他的身上,照着他的双臂左右开弓,也亏得是她已经全身无力,这一下下的打下去,就跟捶背似的力度,不痛反而有点舒服。

        不过,她坐着的……那个地方似乎不适宜,有……伤口。

        “王爷,需要帮忙吗?”外头传来汤阳焦虑的声音。

        宇文皓艰难中回应,“在外头待着,不许进来。”

        就这个姿势,若他们瞧见,岂不是能笑话一辈子?

        他握住她的双手,怒道:“你够了,别以为发酒疯本王就不敢动你。”

        元卿凌双手动弹不得,直接拿脑袋撞他的脸,砰地一声,她咬着牙,脑袋嗡嗡地响。

        宇文皓鼻子都快被撞歪了,痛得眼泪都快飙出来,一手捏住她的下巴,“住手听到没有?”

        元卿凌把脸一别,嘴巴一张,一口咬在他的虎口上。

        “你是狗吗?”宇文皓怒极,想一脚踹开她,但是看她透红脸上的偏执愤恨,想到自己这一次确实把她害惨了,便不与她计较。


如果您觉得《元后传》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5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