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十一章 王允吕布诛董卓,李傕郭汜占长安

作品:《 三国英烈

       

就在虎牢关两军僵持之际,董卓也开始了西迁的征途,然而虎牢关守将赵岑得知董卓撤出洛阳,迁都长安之时,连夜撤出虎牢关,往长安而去。



       

而盟军得知消息后,攻占虎牢关,虎牢关留守董卓军不战而降,占据虎牢关后,盟军内部出现分歧,以袁绍为首的诸侯以粮草不济为由,想要撤兵休整,而曹操,孙坚,马腾则认为应乘胜追击,诛杀董卓,以获全胜,最终诸侯不欢而散,只剩曹、孙、马三部,追击董卓而去,其余诸侯撤回各自驻地休养生息。



       

曹操临走之时,大骂袁绍:“竖子不足与谋!”拂袖愤然离去,携本部兵马追击而去;孙坚则率领本部兵马,往洛阳,清理董卓残余势力;马腾与李战商议后,马腾率大军会槐里,防备韩遂,留2000兵马与李战,合李战本部兵马共2500余骑,尽皆骑兵,追击董卓。



       

李战大帐中:“此次追击,咱们不求击杀董卓,只求歼敌,树立名声,扩大自身实力。曹操此次追击必然大败,我们可趁机结交曹操,至于孙坚,他自有他的命数,无需理会过多。”



       

诸贤叮嘱道:“我军尽皆骑兵,机动能力强,追击战中优势明显,可进可退,可使方炎、陈槊率500骑兵为先锋,多遣斥候,以免落入董卓军的埋伏。咱们要趁这次所有历史都在正轨之时,捞足资本,若此役董卓死后,长安乱象频生之时,正是我等乱中取胜之时,虽然只有2500骑军,但对此后之事发生的轨迹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是我们最大的优势,咱们这次的主要目标就是长安城,贾诩,李傕郭汜。一定不要被其他事情所拖累,切记!”



       

“好,那我们便依计行事。”李战吩咐众人道。



       

李战率所部直奔长安奔袭而去,路途之中遇小股董卓军便直接剿灭,若遇大部队,便沿途袭扰,战果颇丰。



       

就在李战等人一路追击之时,前锋斥候来报:“前方有大批人马在厮杀,是曹操所部与徐荣的伏军遭遇,曹操只有5000兵马,徐荣所部两倍与曹操,曹操已有所不支,且战且退。方炎将军此时已绕至徐荣所部后方20余里,等待时机!”



       

“哦!?传令方炎,等待我与之汇合,直扑徐荣中军。”



       

“诺!”传令兵拨马疾驰而去。



       

李战率军不做休整耽搁,急行军与方炎汇合;曹操兵微,且徐荣以逸待劳,有心算无心,全面被徐荣压制,陷入包围之中,徐荣立于中军,将令频出,兵士令行禁止,调度有方,曹操率少部将士突围数次无果,眼见即将功败垂成,曹洪谏言,由自己带兵断后,让曹操率亲兵突围,曹操不忍,曹洪曰:“天下可无洪,不可无君啊!”曹操遂从之,带兵突围,正在曹操突围,曹洪断后之时,李战率骑兵突然杀出,桃坞六子六骑当先,杀入徐荣中军,徐荣大惊,率亲兵抵抗,却无猛将压阵,抵挡不得,遂使军中大乱,曹洪所处压力减小,但不得其中缘由,也杀出重围,与曹操汇合,清点人数,5000人马已不足百人;曹操旧伤未愈,又添新伤,身中流矢,狼狈不已。见曹洪杀出重围大喜,询问缘由,曹洪说道:“董卓军忽然大乱,缺口众多,便率军杀出。还不知其原因。”曹操闻言,排除斥候查探,得知李战等人前来救援,仰天长叹:“若不是李将军,今日我等危矣!”



       

李战、张烈杀入中军,其余众人率骑兵随后而入,如入无人之境,徐荣只得亲自率军抵挡,与李战教授数合被李战一戟拍与马下,李战当即让人看押起来,张烈来动中军大旗旁,一锤砸断旗杆,虎吼一声:“尔等将军徐荣已被俘,还不速速投降?”中军皆是徐荣亲兵,眼见主将被擒,皆投降被俘,其余董卓军士族眼看主将被抓,有四散而逃者无数,更有投降保命者。李战命方炎打扫战场,陈槊、张烈看押俘虏,进入徐荣大帐,遣人压徐荣前来,徐荣立于帐内,神情落寞,但仍然不屈;



       

李战说道:“今董卓倒行逆施,夜宿龙床,欺压百官,屠杀异己,早已天怒人怨,如今已败走长安,兵败授首只是迟早之事,将军一身本领,确愿与董卓之辈殉葬呼?将军若原归降我等,某愿扫榻相迎。不知将军意下如何?”说罢,亲自与徐荣松绑;



       

徐荣仰天长叹,道:“徐某愿降!只愿将军能善待投降的西凉兵,某愿做一马前卒。”



       

“将军何出此言,若将军愿投与我,我愿汝收拢降军,降军仍由将军统领,与我等共击长安!”



       

“啊?这。。。。。。”徐荣心中五味杂陈,心想:“如若我收拢残兵,人马至少6000之上,他竟肯让我仍然自行领军?如若我有二心,再次复叛,他岂不自讨苦吃?我现新降之人,竟如此信任与我,士为知己者死,我徐荣今后定当全力辅佐,绝不可再有二心!”想罢单膝跪地,对李战道:“我乃将军手下败将,承蒙不弃,仍愿使我独领一军,然某受之有愧,愿为副将,协助大人收拢残兵。”



       

李战心中大喜,看来这徐荣是真心归降了,便不再推辞,“那我便使张烈与将军同行,保护将军周全,协助将军收拢残军,我率骑兵继续追击,不知将军以为如何?”



       

“末将愿为主公效犬马之劳。”李战注意到徐荣对自己的称呼的改变,彻底放下心来。



       

“将军可知董卓在途中还设有几处埋伏?”



       

“未曾设有其他埋伏,此番埋伏曹操之举,乃是末将看出曹操追击心切,此地地势又利于伏兵,便自行率军埋伏于此。将军追击之时只需注意董卓大部骑军即可。”



       

“好,那功茂与张烈便去收拢降卒败兵吧(给徐荣起个字吧,也算给徐荣一个来自后世的尊重。)。”



       

徐荣领命而去,曹操来到李战中军大帐,李战抱拳相迎,互相恭维。曹操感激道:“将军此次救援之恩,操没齿难忘,如今操兵马几近损失殆尽,已无力追击,操准备回汝南招兵买马,以图再战。不知将军此后如何打算?”



       

“曹校尉乃当世英雄,此番若不是袁本初及其余诸侯心怀叵测,不尽全力,只剩我等三路兵马追击董卓,定能破董卓,还天下太平,在下意欲领本部兵马继续追击,不求全功,只为削弱董卓之势,某现如今也只能尽力而为。”



       

曹操听罢叹道:“唉!若此时联军尽出,岂有今日之惨败?袁本初竖子不足与谋,吾与其势不两立。”两人谈罢,有寒暄几句,曹操便带领残部准备退回汝南。



       

李战送走曹操,便起兵继续追击。



       

190年中旬袁绍,袁术因家主正统只为争得不可开交,袁术势大,且为嫡子,向来看不起袁绍,而袁绍喜结交天下英豪,名声一时无两,彼此互相不服,最后反目成仇,袁绍回归北方逼迫韩馥让位,自领冀州牧,招兵买马,麾下更是文臣武将无数,势力越来越大,而曹操回归陈留休养生息,又得当地大足卫家资助,实力大涨。孙坚在洛阳无所得,而袁术又催促其回归,让其趁刘表根基不稳之时,攻打刘表,以图荆州,孙坚无奈,只得回兵寿春,稍作休整,准备再次出兵。



       

李战得徐荣辅助,收降西凉将士无数,现西凉降兵已达2万余人,临时驻扎在新丰,秣兵历马,整合军力,李战现军力已达25000余人,武将居多,白芊芊不得已统领整个后勤,领兵2000余人;方炎领骑兵6000,张烈领亲卫军5000,陈槊领斥候营2000,徐荣领步兵1万,诸贤与李战坐镇中军;



       

就在李战筹集粮草,准备再次进军之时,长安传来消息,董卓被吕布所杀,王允命士孙瑞自己书写诏书交给吕布。吕布让同郡人、骑都尉李肃与勇士秦谊、陈卫等十余人冒充卫士,身穿卫士的服装,埋伏在北掖门等待董卓。董卓一进门,李肃举戟刺去,董卓内穿铁甲,未能刺入,只伤了他的手臂,跌到车下。董卓回头大喊:“吕布何在?”吕布说:“吾有诏讨贼臣!”董卓大骂说:“庸狗,敢如是邪!”吕布手持画戟应声将他刺死,并让士兵砍下他的头颅。主簿田仪及董卓的奴仆扑到董卓的尸前,又被吕布杀死。吕布随即从怀中取出诏书,向官兵们宣告:“诏讨董卓耳,其余皆不问罪。”官兵们听后都立正不动,高呼万岁。



       

董卓死后,李傕郭汜听从贾诩之计攻陷长安,斩杀王允,驱逐吕布,吕布战败,退出长安,率领残兵败将,准备投奔扬州而去。



       

李战闻言,准备趁机截击吕布,再行攻打长安。李战率大军行至临潼之时,遇狼狈逃出的吕布,吕布见李战势大,命张辽率步军1000断后,吕布率领仅存的3000余人夺路而逃,张辽势单力孤,见断后任务完成,想要自刎与阵前,陈槊一箭射掉其佩剑,将士一拥而上,张辽被俘。



       

中军大帐中,李战看向张辽,眉头紧锁,张辽此人李战甚是喜爱,但张辽宁死不降,李战无奈,令亲兵带回好生看管,叫来诸贤商讨。诸贤谏言:“人皆有软肋,张辽被吕布所弃,已心灰意冷,张辽此人先后跟随数人,无一善终,且对张辽皆不信任,今晚我等可以一同设宴款待,届时战哥可让其感受到信任,委以重任,具体的就看战哥如何发挥了。”



       

“也只有如此了。”傍晚,军中诸将与中军大帐设宴,请来张辽,张辽入席后,不管不顾,自己大块朵颐,并不答话。



       

“文远兄,今吕布已逃亡他地,吾不远文远兄一身文韬武略葬于我手,若文远兄愿意,我愿使将军统领我军全部骑兵,为骑军主将,待我军攻下长安,便使将军替我驻守长安,我愿将吾之基业交于文远兄守护,若将军不负我,吾定不负将军,不知文远兄意下如何?”



       

“唉!~~”张辽一声长谈,辽未得明主,蹉跎数载,先前多有怠慢,若将军不弃,辽愿投将军帐下,鞍前马后,任凭差遣。



       

“好,明日便去骑兵营,接替方炎,方将军接替白芊芊,掌管我军后勤,白芊芊随中军而行,协助诸贤,打理军务。”



       

李战当即对众人重新安排,张辽心中感激更甚,而又生怕引起方炎等人不满,推辞道:“我与方将军手下做一副将足矣,吾初入军中,恐难服众。。。”



       

不等张辽继续推脱,方炎说到:“哎!张将军不必过谦,主公自有其安排,将军在主公军中,只管放手去干,不必处处小心!”



       

张辽得到方炎宽慰后,心中暗叹,主公帐下如此和睦,毫无勾心斗角,且心胸广阔,如此明主,如何不效死命?想罢,单膝跪地,拜倒在地:“承蒙主公厚爱,辽遵命!”



       

李战心中大喜,上前扶起张辽,扬天大笑:“哈哈哈!刚遇功茂,又得文远,真是天佑我李战啊!”其实李战所高兴的还有方炎的一声主公,几人来到这个时代后,虽然融入得很快,但因为都是后世之人,从心里上不愿拜别人为主,方炎与李战关系最好,无话不谈,当然知道李战心中顾忌,若只有几人,称呼什么都无所谓,但在这个时代人的面前,还是主次有别的。方炎今天带头叫的这句“主公”,也是点醒了其他几人。从此之后,几人也随之称呼李战为主公。



       

张辽归心,李战在临潼休整,等待粮草之时,有一人在帐外求见,此人正是三国第一毒士,贾诩贾文和。李战心中嘀咕,这真是上天眷顾啊,若能再得贾诩相助,长安城唾手可得啊。



       

李战差人传来诸贤后请贾诩入帐,只见贾诩40岁左右,相貌平平,一双眼睛偶有精光闪现,气势内敛;



       

“在下武威贾诩,拜见将军,今日拜见将军是有要事相商!”




如果您觉得《三国英烈》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5789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