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四十八章 我的林哥哥

作品:《 请不要打扰我修仙

       

东秦州。



       

淡阳都。



       

总督府。



       

第一秘书程禾新念完了密报,忐忑不安地看着埋首在山一般的文件中的总督。



       

过了很久,盛怀轩才说:“我知道了,你去吧,哦对了,把对长山郡的援助预算加一点,另外,继续封锁有关长山郡的一切消息。”



       

程禾新张大了嘴巴:“总,总督,您没有别的指示吗?”



       

盛怀轩嘴角露出一点点笑容,却依然没有看他,继续埋首在文件之中:“没有,你去吧,还有更重要的事。”



       

程禾新只能无奈地出去了。



       

许久之后,安静的总督办公室里,盛怀轩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



       

“有点期待啊。”



       

“那小子总是能带来惊喜。”



       

他神情悠然,仿佛沉重的工作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影响。



       

“也许老师说得对。”



       

“三十年才有一次的表演要开始了吗?”



       

“哼,年老的英雄还没落幕呢。”



       

正在这时,总督办公室的大门被砰的一声推开,幕僚长凌华月冲了进来,大喊道:“总督大人,翻天了!那小子翻天了!他竟然无视总督府的禁令!公开随意枪杀帝国官员,如此肆意妄为,如此骄纵轻狂,必须要严惩!”



       

盛怀轩无奈地捏了捏眼角;“看吧,不解风情的傻子,总是会准时赶到。”



       

抬起头来:“华月,十三州联席会议的事准备好了吗?”



       

“还,还没有。”



       

盛怀轩严肃起来:“那还不快去?”



       

凌华月立即躬身:“是!总督!”



       

——



       

——



       

东秦州。



       

长山郡。



       

林文先去了一趟淮镇,通知方大山解除了封锁限制,并慰问了一下受伤的士兵,幸好没有人有生命危险,几个重伤的也抢救回来了。



       

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这样一来,恶缘危机总算解除了。



       

逃跑的善缘也找回来了,虽然又额外花了26点,但没关系,只要人在,迟早都能赚回来的。



       

心病一除,林文瞬间感觉轻松了一百倍,心情都明媚多了。



       

同时也切实地感受到他需要找一个专业的人才来辅助自己,不能再一拍脑袋了。



       

至少拍脑袋前要仔细想想。



       

在返回长乐镇的路上,秦落霜向林文科普了一下她父亲以及秦家所代表的势力、权限、能力。



       

这可是第一手的内幕消息,一般人都还了解不到那么清楚的。



       

但在林文耳中,却跟催眠曲一般,听到一半就睡着了。



       

当他被讲得口干舌燥结果发现是在对猪弹琴的秦落霜摇醒时,竟然发现他的元神恢复到了2%。



       

“哈哈,没想到你还有这种功效。”



       

“什么功效?”秦落霜气鼓鼓地说,同时坐远了一点,“你要想说什么下流的话就自觉滚远点。”



       

“没什么,别生气。”林文心情很好,情绪高昂,说道:“放心,回去就封你做副郡长。”



       

秦落霜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我怎么听着你好像当了帝国大皇帝了?封我个总督当当呗。”



       

“好,没问题。”



       

林文一口答应下来。



       

“只要你好好干,以后就封你当总督。”



       

秦落霜捂住脸,感觉她好像坐在一整车精神病的车上。



       

“随你怎么说吧,但我不干杂务,我就帮你参谋意见。”



       

“为什么?”



       

“那些庶务想干好,需要很久的基层经验的,你看我这么年轻貌美如花,像是在基层干了很久的人吗?而且我也不想和那些大老粗老爷们打交道,很累的。再说那个赵明公已经干得很好了,我远比不上他。”



       

“好吧。”林文想了想还是答应了,术业有专攻,她说的也有道理,“你就跟着我,当我的军师吧。”



       

“是幕僚!”



       

回到长乐镇,林文第一眼就看到了长长的驶向镇上的运送物资的卡车队伍。



       

第二眼就看到了狂奔而来的副处长老谢,林文直接开了七窍玲珑心。



       

令人极度肉麻的谈话持续了三十分钟,老谢才满意地领命而去。



       

秦落霜一脸复杂又嫌弃地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你是这种人,走在什么大道上果然是骗人的。”



       

林文摇头:“你不懂,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这叫人情世故。”心中却在想:“物资果然如约而至,看来老谢为了转正,也是拼了老命了。”



       

带着生闷气的秦落霜来到临时指挥部大院,黄明萧正在开会,一抬眼就看到了林文。



       

“林郡长,您来了,太好了!我正有事情要汇报。”



       

林文顺势加入会议。



       

秦落霜站在身后,一脸生人勿近的表情,让黄明萧几度开口想问这个仙子一般的少女是什么人物的话哑在口中。



       

这次会议开得心不在焉,除了林文和黄明萧之外,其他人都是魂不守舍的模样,目光有意无意都在往林文的后方偏移。



       

但会议本身还是很成功的,因为林文和黄明萧才是主要议事者。



       

林文确认了灾民配给物资的标准,强调了可以把一部分工作分发给灾民的代表,这样能极大减少人手不足和中饱私囊的问题。



       

宣布了重建家园工作明天正式开始,还特别安抚了黄明萧,告诉他资金和物资的问题,都不用担心。



       

会议结束之后,林文想试试凤雏的成色,便问道。



       

“元芳,你怎么看?”



       

“不要随便给我改名字!”秦落霜恨不得把这个铁憨憨郡长打得满头包,但一想到冰雪聪明的自己武力竟然还没有这个傻子高,便感到非常惆怅。



       

“落霜,你怎么看?”



       

“叫我秦小姐,好吗?”秦落霜咬着牙齿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你怎么这么麻烦?”林文不满道。



       

“明明是你太奇葩了!”



       

闹了一阵,林文还是先把现在的情况和遇到的问题和她说了一遍。



       

“什么?”



       

听完之后,秦落霜简直震惊了。



       

“你一共就1700多万的资金,你敢把标准定到每天120万?”



       

“还有,你等等,帝国怎么会不发援助物资?是谁在搞你们?”



       

林文老实地说:“我不知道。”



       

秦落霜简直恨不得仰天长叹了。



       

“这还有能不知道的?你是呆子还是外星来的?还是说你其实是我父亲派来的逗比,想把我笑死一了百了?”



       

林文很不高兴地说:“君子坦蛋蛋,小人长戚戚,我为什么要知道那些躲在阴暗角落的渣滓是谁?”



       

秦落霜看着他,简直无语了。



       

她现在已经彻底相信了,这个人绝对不会有什么惊天秘密大阴谋,这憨憨样是发自内心出来的,根本不可能有人演得出来。



       

但是,这就像是上了一艘贼船,船老大开着它在布满暗礁的大江上飞驰,却不知道他随时可能会粉身碎骨。



       

为了这艘船碎得不那么快,也为了给自己留足够的时间找到后路。



       

秦落霜决定先全心全意帮他一阵。



       

“你别说话,我想想,盛总督连节度权都给你了,不可能针对你。和盛怀轩不对付的有很多,但有能力有意愿把物资扣得这么死的,最有可能的应该是最高评议会的人。”



       

“最高评议会是什么东西?”



       

“你憋说话!”



       

“我想,我想想,最高评议会有八位最高评议长,和盛怀轩仇恨最深的,应该就是那个恶心的于忠贤了。”



       

“哦!我想起来了。”林文一拍脑袋,“有个秃瓢在叛乱时说他是奉了什么于总的命令,他好像也提到了啥议会。”



       

“是最高评议会!”



       

秦落霜感觉她的心都快碎了,她头一次希望某个男人不要无视她说过的话,不管赞同还是反对。



       

“如果是他的话,那就不好办了,稽核和审查是合法的职权范围,很难推翻,得想别的办法……”



       

“不是吧,有这么麻烦吗?你就给我说说那个于什么东西在哪,我过去把他干死就完了。”



       

秦落霜白眼都快翻到脑后去了,“于忠贤就在神京,你怎么去把他干死,你说说。”



       

“这还不简单,我过去把他脖子一扭,他就死了,这种人肯定已经黑透了,白杀还有赚的。”



       

“好好好,我就算你神功盖世,吹口气于忠贤就死了,然后呢,于忠贤的副手会接替他,稽核不会结束,物资不会到来,你再怎么办?把他们依次杀光吗?”



       

林文抠了抠脑袋,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万一有两个黑得不那么彻底的,他就卡住了,万一于忠贤自己也没黑透,那他连手都出不了。



       

而且路途遥远,万一要是没搞成那岂不是白耽误了这许多时间?



       

“那你说怎么办?”



       

“我的林哥哥,我这不是在想吗?”



       

“好好,你慢慢想,一会你去找一个叫袁志门的大胖子,叫他给你安排职务生活住宿待遇等等问题。”



       

说完林文就跑了,因为他发现了一处可以刷善缘的地方,正好【灵猫之捷】效力还没过呢,这不趁机去补充一点损失的善缘回来就太傻了。



       

只留下秦落霜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不是吧,还有这种人的?



       

你不担心我跑了吗?



       

虽然是这样想,但秦落霜并没有逃跑的行为,她现在还不清楚她是怎么被找到的。



       

要是当时没被找到,只要再过几天,她的后手发动之后,就算关卡还封锁着,她也能跑出去了。



       

可惜。



       

但现在秦落霜也不算很后悔,难得有人会承诺庇护她,虽然她不认为他能和父亲死扛到底,但这个人也不会对她有过分的威胁。



       

至少在父亲发现她之前,她能在这里安稳的生活一段时间,还能积攒一点逃跑的资本。



       

这是个好事。



       

她也不明白这位郡长到底是怎么发现她的,理论上他们根本都不应该认识才对。



       

但她选择暂时相信他的话。



       

回想起一路上他的雷人之语,还有在最危急的情况下他也没有下手的行为。



       

秦落霜觉得。



       

他应该不是坏人。



       

当然,人性是极复杂的,秦落霜见过太多的忠孝廉耻礼义信变成不忠不孝没廉没耻无礼无义无信,她也不能保证林文就不是这样的人。



       

但愿。



       

她想。



       

但愿你能好一点。



       

她看着林文一路跑过去,路上碰见每一个人都笑着和他打招呼,不管是官吏还是平民,他也一一回应。



       

然后加入了镇子尽头倒塌的仓库的重建工作,与那些灰尘仆仆的苦力一起工作,凭借完美的协调性、发力技巧和对身体的控制,很快支起了仓库的架子,他像个猴子一样上下翻飞,很快搭好了横梁,主梁,大梁,使工程进度极大的增加了。



       

在秦落霜的认知中,这种身手的人,通常都是有极高身份的,他们不论投向那一门那一派,都是欢迎之极,一定会被奉为座上之宾,哪怕就是去当个雇佣兵,那也是价值万金。



       

所以,他们是绝不会和平民混在一起的,更不会去做这些贱役,因为在他们眼里,这是对他们身份价值的贬低。



       

更何况,这个人还是一郡之长。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秦落霜喃喃自语,脸上露出了连她自己也没有察觉的微笑。



       

还真不怕我跑了啊。




如果您觉得《请不要打扰我修仙》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5800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