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8章节 这就是为什么要打的原因

作品:《 我在民国办书院

       

李铁,李栋,王春巧三个人,虽然经过陈风特别的训练,体格强健了好多,但毕竟还是孩子,力气有限。



       

在路上教他们拼刺的时候,是陈风做他们的陪练对手。



       

在催眠式的专注状态下,陈风越来越快的攻击,就是为了训练他们在拼刺刀的过程中尽量避开对方的伤害,而不是去格挡。



       

因为格挡太损耗力气,他们做到了。



       

民兵队的这些人,拼刺刀或者说白刃战的训练其实并不少,但是他们的速度和反应还是太慢了。



       

要知道,李铁他们三人训练的时候可是陈风作为陪练。



       

在催眠式的专注状态下,面对刺刀,或者说冷兵器伤害的时候,三小的反应已经铭刻到肌肉记忆里面去了。



       

所以面对民兵队三十几个人慢了好几个拍的攻击,他们很轻易的就躲了过去,然后予以还击。



       

但是,



       

老刘很不明白,他的重要任务是来送情报的。



       

你这么把所有民兵队的人都打了一遍,他们还是会为自己递消息吗?



       

难道陈风这么一个文武双全的人,居然不知道点轻重缓急吗?



       

所以就对陈风有了点埋怨的意思。



       

可是人家二百里迢迢,从那么远的地方把自己背到这儿,想埋怨,也没那个资格。



       

只好把一肚子苦闷收在心里,打算跟顺子、二柱、石头还有小儿童团长四人,去看看民兵队的人伤得怎么样。



       

陈风比他们快了几步,一一查看了倒地的民兵们伤势如何,还好三个小家伙虽然打击精准,但是毕竟包了厚厚一层衣物,而且力度有限。



       

所以伤的都并不重,大多数都是些淤青和皮肉伤,只有一个人摸上去感觉有点骨裂。



       

淤青和皮肉伤,陈风利用手法推拿揉搓几下,就好转了许多。



       

只是那骨裂,就得修养修养了。



       

“石头,顺子,二柱,还有狗蛋你们都没事儿啊!



       

我们看消息树倒了,你们也没回来传递消息,还以为你们出事儿了。



       

这几个都什么人?



       

还有这三个小孩,下手怎么这么狠!



       

哎呦……真疼!”



       

一个年岁稍大一点的,看上去有个四十来岁的大叔,一边哼哼的一边问小跑过来看情况的石头二柱顺子三人。



       

但是他的目光,却是放在了跟着老师顺便打下手的三小,特别是他们背上重新背起来的枪,还有腰间的子弹盒子。



       

若有所思。



       

那个叫石头的来到他面前叫了声:“锁叔,我们也不清楚他们是什么人。



       

一照面,狗蛋就被人拿了,我们想去看看情况,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也一样被人拿了。



       

不过看情况,没有什么大的恶意。



       

刚才听了他们说话,好像是一个老师,带着三个学生,那个伤员好像不是。



       

刚才,是那个穿长褂子的,让那三个小孩就是他的学生,拿我们民兵队练兵,说是想检验一下民兵队的战斗水平。



       

我看就是欺负人!”



       

说到最后,都有点愤愤不平的意思。



       

这有点……刚才他还说陈风自大,让三个孩子拿着木棍对上拿大刀,红缨枪还有步枪的民兵队是自不量力的意思。



       

现在居然说,这三个孩子打37个人是欺负人了。



       

那个叫锁叔的,听着石头说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看着正在给民兵揉淤青的师生四人,扶着石头站了起来。



       

这时候老刘走了过来,走的慢点伤口应该没事儿,所以他现在才来到。



       

看到锁叔,见石头四人第一时间来到他面前,就知道他是这些民兵队里面领头的。



       

于是他也跟过来:“你好!你是民兵队长,是吧?



       

我叫老刘,是个交通员!



       

有重要情报要报告给组织。”



       

交通员?



       

锁叔示意差不多已经忙完的师生四人,问道:“那四个是什么人?”



       

老刘知道他问的是谁,于是回答道:“是一个老师,和三个学生,这四个人有点特别!



       

我送情报回根据地过程中,被鬼子追杀的时候,碰到了这个老师,他一个人就干掉了13个鬼子,救下了我。



       

他的三个学生也是天才,枪法精准,拼刺技术更是一流。



       

我受伤了,所以请求他们护送我来,我的情报一定要亲手交给组织。”



       

锁叔冷不丁的问了一句:“你是哪的交通员?”



       

“井径矿区的……”说完老刘皱起了眉头:“你怀疑我?”



       

“嗯!”



       

锁叔认真点头:“我怀疑你!”



       

这么直接的话,噎住了老刘。



       

后世看电视,一些间谍或者奸细,跑到根据地说自己是特派员或者什么交通员,然后根据地的军事主官或者是领导就信了。



       

其实那只是演电视,要真就这样的话,哪还有什么根据地,早就被吃得连渣都不剩了。



       

每一个交通员都有固定的上级,而且通常都是单线联系。



       

而且都是固定的区域,作为一个情报员或者交通员,你还不能越级跨区域上报,因为没有人可以确定你的身份,只有你的上级。



       

知道你身份的人越多,你越危险。



       

这个问题是相悖的。



       

如果知道你身份的人越多,你越危险,可是如果知道你身份的人只有你的上级或者你的上线,一旦他发生意外,你就是个没娘的孩子,就有可能从卧底变成真正的敌人。



       

所以像现在这种,突然跑个人出来说他是情报员或者交通员。



       

但正常情况下,赵玉锁肯定是持怀疑态度的,然后求证。



       

按正常程序的话,他应该把人给请回去,然后看管起来。



       

在没有得到确认身份之前,这个自动来投的情报员或者交通员是没有人身自由的。



       

可是现在,麻烦了!



       

以他们民兵队的战斗力,连三个小孩子都收拾不了,更何况三个小孩子的老师。



       

而且这人家三小孩还是拿根木棍就挑翻了自己全队人,现在人家背上有枪,枪上还有刺刀,腰间还有子弹腰带,有三个子弹盒。



       

现在,他也不敢让眼前的五个人进村。



       

可是,以人家的战斗力,人家想见自己也拦不住啊!



       

他犯难了!



       

他本来就不是独当一面的人物,只是因为受伤才留在这里当民兵队长。



       

现在叫他想这些,有点难为他了。



       

“怎么样?



       

你这么跑过来,他不信吧!”陈风搞定了所有人后,看他们聊得僵了,就过来问道。



       

“你早就知道这样?”老刘见他这么问,就知道他猜到了是这个结果。



       

“当然,并且我还知道,你的情报太大,不能经他的手,必须要亲自上交,对不对?”



       

陈风胸有成竹,说出自己的猜测。



       

老刘点头。



       

陈风继续又说:“可是他们这片根据地的民兵肯定是不可能直接把你带去见组织的,因为你上线都死了。



       

对不对?”



       

老刘再次点头,脸上的惊讶也藏不住了。



       

“你继续说!”



       

继续说就继续说,陈风指着民兵队长赵玉锁说道:“作为他的职责,他肯定不敢没有查证过你的身份,就把你带去见组织的。



       

更不可能,你说有情报,有重大的情报就把你带去。



       

就算他上报了,上面查证也需要时间,才会上报到连,连查证了上报到营,还有团,再继续往上,对吧!



       

等到层层查证,层层上报,可能这个情报的时效已经过了。



       

你说过,这个情报关乎很多人命,但是因为程序和安全以及谨慎的原因,可能会被耽误。



       

不过,



       

现在,我敢说他必须马上上报到团。



       

因为,我一个人带着三个学生攻陷了这个村子,俘虏的所有民兵!”



       

老刘和一旁的民兵队长赵玉锁,听的都愣了起来。



       

合着他们这队民兵都被俘虏了?




如果您觉得《我在民国办书院》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600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