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九百五十四章 铁锈巷

作品:《 呢喃诗章

       

,呢喃诗章



       

诺贝尔神父的资料显示,十几年前那位使用【艾肯奥拉的知识之箭】的潘塔纳尔巫毒会的七环术士,本名叫做哈尔德·翁迪巴。他是出生在潘塔纳尔大沼泽地区“下伍德村”的村民,在约16岁左右,被潘塔纳尔巫毒会在村庄附近定居的药剂师发现了觉醒天赋,从此加入了巫毒会。



       

这位七环术士,最终在亨廷顿市西部的铁锈巷被教会围剿,在激战后被击杀。在他死后,铁锈巷以及他出生的村子都被教会翻找了一遍,但却仍然没能找到【艾肯奥拉的知识之箭】。



       

那支箭最后一次使用,是翁迪巴被教会围剿的三天前,而在翁迪巴被教会围捕的最后战役中,那支箭并没有被拿出来使用。



       

虽然夏德很清楚教会不会遗漏细节,但考虑到教会同样认为圣德兰广场六号现在已经很安全了,于是他还是在这天下午去了铁锈巷,试图查找多年前遗留的线索。



       

铁锈巷是亨廷顿西部贫民窟中的街道,整体呈现出倾斜向西北的走向。巷子两端都在贫民窟内部,周围的巷子四通八达,旧时代垂垂老矣的建筑在浓雾笼罩的低矮天空下,显得比生活在这里的贫民还要像是老人。这里就像是亨廷顿这颗晶莹剔透的紫色葡萄上,那黑色的不易察觉的烂点。



       

当夏德在这天下午来到铁锈巷,踏足狭窄而悠长的巷子,居然隐约感觉自己听到了城市在呻吟。这当然是他的心理作用,但也意味着,想要在这种地方找到十几年前的线索,远比想象中的还要困难。



       

铁锈巷的两侧都是连绵起伏高低错落的旧时代房屋,被夏德冠以“连绵起伏”的形容,是因为大部分房屋在原有的基础上,用看来非常神奇的建筑方式,让建筑高上一两层。



       

这些风格并不统一但都十分危险的违章建筑相互依偎在一起,为这座城市数量庞大的贫民提供夜晚的休息场所。此时是周一下午,但巷子中依然有不少人。



       

冬季来临,但铁锈巷居民的衣着依然像是在秋季。女人们趁着天气放晴,挽着袖子在巷子里晾晒衣物,并小心的打量着自己的邻居,担心自己一个转身衣服就会被偷走。赤脚的孩子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或是相互打闹,或是追逐着到处乱跑的野猫野狗。



       

相对来讲,夏德出现在这条巷子中非常的突兀,但好在这些生活在贫民窟中的人们的生活智慧告诉他们,最好不要招惹陌生人。



       

当然,这也与夏德不经意间露出的枪袋有关。



       

十几年前教会的那次行动,造成了铁锈巷中段的两三栋房屋倒塌的大面积房屋受损,而在如今完全看不出当年那场战斗的痕迹。



       

倒塌的铁锈巷13号、14号和15号,早已被重新修缮,现在那三栋房子分别是拥挤的旧式出租公寓以及兜售劣质烟草、香料和生活用品的贫民窟商店。



       

13号和14号是相互对门的出租公寓,每一栋都有四层高。房子的墙面发黄发污,污水顺着排水管道流到墙面,然后落向巷子的沟渠,墙壁上用粉笔画出一些不文明的图案。这些出租公寓高耸而狭窄,面积不及圣德兰广场六号的一半,但却居住着三位数的居民。



       

房东将内部空间用薄木板隔开,将一个个小隔间出租给没有落脚之地的贫民。数百人共用一个盥洗室和厨房,使得这里的卫生条件极为恶劣。这种情况在物质世界的每一座城市都能看到,但疲于为自己挣到明天饭钱的人们,可没心思去关心疫病是否会因此而传播开来。



       

13号和14号这种混乱的公寓,在十几年间不知道已经换过多少住户,所以夏德放弃了去那里寻找线索,而是直接走进了铁锈巷15号“猪猡商店”。



       

“猪猡”在亨廷顿语中是相当轻贱的单词,用这种名字作为商店的名称,也能显示出这家商店的不正规以及随意。



       

15号的一楼就是商店,店内几乎比老约翰的典当行还要脏乱和拥挤。店主人的柜台就在门口,这样方便他监视客人们是否偷拿了商品。而说是商店,其实这里什么都收什么都卖。



       

那个看起来四五十岁,左边耳朵像是被人咬下一口的中年男人,便在这天下午的迷迷糊糊中遇到了推门走进来的夏德。



       

听到推门声,他神情恍惚的从柜台上摸出自己那胶水粘着破碎镜片的眼镜戴上,胡乱将桌面上非法印刷的带颜色书刊扫到桌面下,然后打着哈欠问道:



       

“新面孔?不,你肯定不是搬到这里居住的。你是......警察?侦探?还是城里来的新黑帮分子?哦,我可是给老米迪拉克交过保护费的。”



       

“我不是来惹事的。”



       

夏德打量着这间商店,东南角堆着一大堆泛黄的床单和棉花,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的篮子里放着瓶瓶罐罐。柜台上除了店主人的胳膊以外,还有成堆的火柴盒、做针线活用的金属顶针指环、做手工卷烟用的劣质草纸,草纸上压着一只铁笼子,铁笼子里的白老鼠正在用红眼睛看着夏德。



       

那只老鼠应该不是卖品,而是店主人的宠物。



       

“那么你要买些什么?”



       

睡醒了的男人很感兴趣的说道,然后补充了一句:



       

“听口音你是德拉瑞昂人?你们这些北方佬来铁锈巷这种地方是要做什么?”



       

经过大半个月的努力,夏德的卡森里克语已经取得了一定进步。但对于真正的卡森里克人来说,依然很容易就能发现夏德的身份。



       

“不买什么,想从你这里弄到些消息。”



       

夏德说道,于是柜台后的男人捻了捻手指,夏德将1芬尼的硬币丢到柜台上,在硬币当啷啷的旋转的同时,他询问道:



       

“我听说十几年前,这里曾经重建过?我受人委托,想要寻找这里曾经主人的信息,十几年前重建以前,这里的主人也是你吗?”



       

“当然不是,我是八年前才搬来的。这栋房子原本属于一个在菜场卖猪肉和下水的胖子,后来他破产逃走了。”



       

“卖肉也能破产?”



       

“玩罗德牌输得太多。”



       

店主人耸耸肩:



       

“那家伙现在在哪里我也不知道,不过他已经在这里住了20年了,我想你要找的人应该就是他。”



       

“跑了吗?那么他把所有的东西都带走了?”



       

“是的,只留下来一些旧家具,还被债主搬走还债去了。我搬进来的时候,甚至连一盏完整的煤气灯都没有。如果他的债主在找他,抱歉,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我自己购置的。”



       

“那么你是否见过他,听他谈到过十几年前这里的事故?”



       

“我没见过他,但听邻居们说起过那场煤气爆炸事故。”



       

询问到了这一步,夏德便可以确定这里的确没有任何的线索遗留给自己。他在进门前甚至试图使用【血之回响】来观察巷子中的血迹,但那些陈年的血迹与近十年来的各种痕迹混在一起,完全不足以让夏德查找线索。



       

好在他原本也不抱希望,此时知道这里没有价值后,便想要再去找德雷克教授谈谈这件事。但在他转身离开前,柜台后的店主又说道:



       

“说起来,前些天也有人向我打听他的事情,他到底惹上了什么麻烦?难道是在别的城市,又因为玩罗德牌输掉了全部财产,所以再次逃跑了?”



       

“差不多。”



       

夏德含糊的回答到,手臂搭在柜台上:



       

“你刚才提到,前段时间也有人询问类似的问题?是谁?什么时间来的?都询问了什么?”



       

说着又丢出一枚硬币。



       

柜台后的男人慢吞吞的将硬币收起来,语气相当迟疑,灰色的眼睛显得有些迷糊:



       

“大概是上周吧,周几......我不记得了。”



       

“对方是一个人来的?”



       

店主回忆了一下,迟疑的摇了摇头:



       

“那天下午我还没睡醒,记忆很模糊......大概是两个人吧。”



       

“长相呢?”



       

“这个真的记不清楚了,只记得他们问完问题买了一盒蜡烛牌的火柴。”



       

夏德见到对方一副犯迷糊的样子,便又问道:



       

“询问了什么也不记得了?”



       

“隐约记得和你的问题很像,但具体内容说不上来。”



       

“如果你想让我加钱,可以说个数字。”



       

“不不,如果能够赚到你的钱,我肯定很乐意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事情。但这次可不是想要加价,我真的不记得了。”



       

戴着眼镜的秃头男人嘟囔了一句:



       

“真是奇怪,铁锈巷一周也来不了几个陌生人,我怎么会把客人的模样忘记呢?”



       

“有问题吗?”



       

夏德在心中问了一句。



       

【时间间隔太久,即使他被人洗去了记忆,也无法查探了。也许你可以入梦试试,说不定有深层记忆的残留。】



       

“我又不是施耐德医生,哪里会入梦?”



       

夏德一边想着,一边默不作声的将手伸进口袋里,摸出了一块金属符咒:



       

“请问你认识这个吗?”



       

柜台后的店主下意识的伸头去看,下一刻眼睛便因为强烈的睡意而闭合,随后趴在了柜台上再次睡着了。



       

夏德将手中的符咒收起来,他刚才靠着自己的精神力引导,配合手中的催眠符咒将店主催眠。其实正常来说这枚符咒不可能起效这么快,夏德在【粉红之书】上学到了施法小技巧,那本书上关于催眠的内容被列了一整个章节。



       

“不正常的遗忘,代表大概率被修改过记忆。而被修改过记忆,代表着前些天来的陌生人,也是环术士。正神教会的小队,只会在普通人目击神秘时,才会按照条例修改记忆,所以这不是教会做的。虽然我不会入梦去挖掘深层记忆,但......”



       

夏德低垂眼眸,看向柜台上的铁笼。利落的将铁笼的锁扣打开,然后一把抓住了那只白老鼠。他的手掌握住了老鼠的大半个身体,只露出白老鼠下肢的两只粉嫩的爪子和尾巴还能自由活动。



       

右手抓着老鼠,左手将被布匹包裹着的【守夜人】放到桌面上,然后翻找出随身带着的【训鱼戒指】。



       

“猫无法使用,好在老鼠可以使用。”



       

在“米娅三戒”中,【化生戒指】夏德不会使用所以一般不携带,【吸血种戒指】在亨廷顿市这样有大规模吸血种群居住的城市里肯定不能随意拿出来。夏德在上午把那只猫送到魔女庄园时,只是拿走了【训鱼戒指】。




如果您觉得《呢喃诗章》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617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