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阅后即焚

作品:《 从霍格沃茨走出的征伐骑士

       

骑在了雷鸟身上罗恩才蓦然发现,在观景台上的时候,他所见到的景象都是被微缩过的。



       

不过也很正常,三个巴黎大小的岛屿怎么可能在没有魔法的帮助下一览而尽收眼底。



       

也难怪需要雷鸟代步,这么大的地方要是没有这只比超音速战机都飞的快的家伙帮忙,想逛哪都是一件异常困难的事情。



       

飞天扫帚就算要绕着这个岛飞一圈都得好几个小时,没有个把月的时间,这个岛都没办法囫囵的看一圈。



       

随着越发靠近雪山,这里的气温也越发的低,在来到了山顶时,几乎达到了零下二三十度的温度不用魔咒的话,单薄的羊毛衫可一点都没用。



       

在呼啸的风雪之中,雪山山巅的平台上,两头悠哉悠哉的冰龙正懒洋洋的躺在那吹西北风,他们身上的冰棱在被大雪大风刮过的时候发出了一些‘沙沙沙、叮叮叮’的声音,莫名的好听。



       

和之前在野外遇见的野龙不同,被尼可勒梅收入岛中的神奇生物对客人是相当温和的,野生的雷鸟可不会和这只大鸟一样听话,极限的速度,凶狠桀骜的性格,狂暴的脾气,以及能够钻入雷云,牵引轰鸣的雷电肆虐大地的雷鸟只有装备齐全,本领高强的专业人员组队才能对付。



       

他们一旦被激怒,一只就能顶三五头发狂的火龙,甚至尤有过及,一般点的魔咒甚至都跟不上他爆发的速度,魔咒飞速的速度可不是光速,只是biu得比较快,本质上是能够发光的能量团,速度有快有慢。



       

看着雷鸟带着人过来,两头冰龙也只是微微的抬了抬脑袋,他们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冰蓝色的雾气从他们的鼻孔里喷出,暴风雪的天气可是他们最喜欢的时候,刀割般的冷风正在给他们挠痒痒,好不舒适。



       

昨天塞进包里的冰龙蛋在重新掏出来的时候甚至连冰壳都没有化开,冷飕飕的龙蛋抱在手上时可以感受到一股带着生机的细微魔力波动,其中的小龙估计已经开始了孵化,拥有了最初步的形体,在罗恩掏出这个冰龙蛋之后,那两头懒洋洋吹着寒风的冰龙终于是有了点兴趣。



       

他们发出轰隆隆的声音将身躯从冰雪里拔了出来,随后张开了几乎有五十英尺长的双翼,用力的舒展了一下身体。



       

他们俩的体型比之前遇到的野龙要大得多,估计已经濒临了五百岁的分水岭,一旦越过了这个年龄,龙类要不直接嗝屁寿终正寝,要不就是还能续命几百年,成为强出同类一头的古龙。



       

两只覆盖着锋利冰晶龙鳞的冰龙把自己的大脑袋往这边凑了凑,周围的环境顿时又冷了十多度。



       

赫敏有些紧张的往雷鸟的方向靠了靠,毕竟这温和的大鸟比这昨夜见识过凶残的冰龙要可靠得多,但作为骑龙勇士的罗恩则没有什么压力。



       

难道还能咬我不成?



       

这样想着,罗恩就拍了拍这冰龙的大脑袋,随后把龙蛋往他们的爪子里一塞。



       

“麻烦你们孵个蛋啊,需要我搭把手建个窝么?”



       

顿时有点蒙的冰龙用那冰蓝色的竖瞳盯着罗恩,随后他瞅了瞅爪子里的小不点龙蛋,随后一把塞给了旁边的另外一只。



       

一口彻骨冰寒的龙息被另外一头冰龙喷吐而出,极寒的冻气毫无保留的倾泻在了那颗龙蛋上,随着冰晶的不断凝结,一个简单的龙巢就在吐息中被塑造出现,而那龙蛋也乖乖的躺在了里面。



       

重新趴在了雪地中的冰龙脑袋枕在了龙蛋旁,鼻子里呼出的寒息将这龙蛋包裹,就像是火龙妈妈对着龙蛋喷火一样,极寒才是冰龙孕育的温床。



       

就在那头可能是雌性的冰龙造育儿床的时候,罗恩也三下五除二爬到了另外一头冰龙的脑袋上。



       

“带我溜两圈儿?”



       

“没门。”



       

一个带着沧桑的声音在罗恩的脑中回荡,就算是尼可勒梅动物园里的冰龙....似乎也对罗恩万分嫌弃。



       

“你下来,身上臭死了,我讨厌这种热腾腾气味。”



       

“红龙混血的小家伙对吧,你敢顶着屎在路上走,我就敢带着你在天上飞。”



       

“.......”



       

顿时脸就黑了的罗恩‘啪啪啪’的拍了拍这老冰龙的脑门,然而压根就懒得搭理他的老冰龙晃了晃脑袋把罗恩给晃了下去,随后还很嫌弃的把头在雪堆里蹭蹭,就像是沾上了什么脏东西一样。



       

这双眼一闭爱答不理的老家伙罗恩拿他也没啥办法,难不成自己还得不解气的在他身上重新溜溜?虽然是能恶心到他,可这不也是在作践自己,真把自个儿当成屎了么?



       

原本还想着自己可以当一个拉轰的冰龙骑士的罗恩扭头就走,甚至他连那颗冰龙蛋都不抱什么期望了,谁让自己身体里流淌的是冰龙追不待见的红龙之血...他这也没地儿去说理去。



       

总不能去把亚瑟·潘德拉贡的坟给刨了撒气?鬼知道这千年前的老家伙现在究竟埋哪,万一诈尸了,估计这位王会一巴掌拍死这个不肖子孙,来自正版红龙的爱他可无福消受。



       

有些扫兴的罗恩骑上了雷鸟,既然冰龙对他万分嫌弃,自己也不拿热脸去贴他们的冷屁股,不就是头龙么?这里没有冰龙,火龙不说满地走,好歹也有个几十头来着。



       

相性和罗恩颇为不错的火龙无论是狂暴的匈牙利树蜂还是吨位最大最吓人的澳洲蛋白眼,他们都不拒绝这小家伙在自己身上跑来跑去,他们舒展筋骨起飞时并不介意自己的背上多两个感觉不到重量的小家伙。



       

但也仅限于勒梅的动物园,他们都是上了年岁,少说都有四百岁近五百岁的老龙,无论是脾气也好,智慧也好,他们和其他地方的,无论是野龙还是被圈养的龙类都不能放在一块比。



       

那些家伙可不会看在罗恩身上有红龙血统的面子上给他个面子,遇见了依旧是张口龙息,然后撕碎了下肚,红龙血脉何尝不是对他们最好的滋补品,那可比纯度99%的生命之水更令他们上头。



       

在火山上玩了大半天的火龙,顺带瞅了瞅那只被抓回来之后就躺在火山口里睡大觉的哥斯拉,啃着些不太懂但能吃没毒味道还算不错的水果,坐着雷鸟呜呼起飞的两人慢悠悠的观赏着下方落雪竹林的风景。



       

在转过了一个小山头,一缕炊烟袅袅升起,一栋竹屋在溪流与竹林之间被搭建起来,落满了白雪的屋子在此刻突然给了罗恩一种古怪的熟悉之感。



       

“我们下去看看。”



       

雷鸟收拢了羽翼,在竹林的上方数米处出现张开了翅膀,将那叶片上的白雪瞬间一扫而空,纷飞的雪花欲要迷人眼,就连那几十米外的竹屋都受到了影响,没有关上的门窗被灌进去了一阵夹着雪花的寒风。



       

一些熟悉的骂骂咧咧传入了罗恩的耳朵里,是带着股火锅味儿的川音,还夹杂着几句英格兰这变的国骂。



       

“哪个家嘞龟儿子楞个造孽,我法***,小雀雀你娃儿勾子痒了嗦?”



       

窗户里飞出了个铸铁锅,好像是被咬了一口的铁锅“乓~”的一声砸在了雷鸟的脑门上,顿时就把她从半空中揍了下来,踉踉跄跄的压倒了一片竹林。



       

一根冒着烟雾的竹制烟杆率先出了屋子,紧随其后的却是个圆润雪白的大肚皮。




如果您觉得《从霍格沃茨走出的征伐骑士》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6210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