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50章狠人女帝

作品:《 人在遮天,每死一次就变强

       

血玺打入仙殿中,就见在那其中,有一枚仙胎,沐浴着灿灿仙光。



       

血玺的到来,惊动到那仙胎,受此影响,仙胎之上,出现咔嚓的开裂声。



       

这蜕变,失败了。



       

仙胎破开,自其中出现一位女子,秀发飘舞披肩,月白衣裙,身材婀娜,肌肤莹白,宛若羊脂玉雕琢而成。



       

她风华绝代,气质超然,戴着鬼脸面具,双眸清澈如秋水。



       

此时那玉质的肌肤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像是要将那身躯立劈成两半,看着极为恐怖。



       

“狠人女帝!”



       

血玺神情一时有些恍然,未曾想到,狠人女帝依旧在世。



       

“你莫非要红尘为仙?”



       

稍微想想,血玺就觉得太匪夷所思了。



       

其实红尘为仙这样一条路,古来帝与皇何尝没有考虑过,只是大多都觉得这是一条断路。



       

谁能在红尘中横渡?到头来,寿元枯竭,要逆天而活,简直不可想象。



       

活出第二世,都算艰难,还要一世又一世的活下去,就像是天方夜谭。



       

可女帝不言,鬼脸面具上,露出的秋水一样的双眸中,带有冰冷的淡漠之意,杀机倾泻,就似崩裂河山,荡穿天上人间。



       

于女帝身前,飞起一朵又一朵仙花。



       

一念花开,君临天下。



       

羊脂玉一样的玉手挥出,穿过片片花雨,演化出三千世界,那一花一世界,都拥有无可揣度的可怕威能。



       

而后又见大道宝瓶在飞花中显现,它轰然撞来,演绎某种禁忌法,就夺走血玺大半本源。



       

血玺艰难挣脱,整个人剧震,都被打的崩飞出去。



       

“没有还手之力?”



       

血玺脸色大变,同样为帝,何以差别如此之大?



       

“狠人女帝,古今才情第一,以凡体逆而证道,这是你活出的第几世?”



       

血玺自语,“是了,原来我早死了,此时我这存世的仅是神祗念而已。”



       

“我曾去昆仑成仙地,遥见狠人女帝拍碎仙鼎的画面,可距离今世,不知过去了多久,女帝居然还在红尘中横渡?”



       

“不仰仗于外物,不求诸于仙法,内炼己身,与天争命,这莫非才是真正逆而成仙之法?”



       

“我是光阴长河中泅渡的一抹幽魂,曾与乱古大帝相见,可其威势却远远比不得狠人女帝,都言古来帝者两两不相见,皆为一山横压天地我为巅,可在我看来,都与狠人女帝有些差距啊。”



       

血玺虽在说话,可也没耽搁时间,身上有着滔天神力迸起,好似摇动了苍穹,转动山海,这整座青铜仙殿中,都有无可计量的澎湃仙光,透过青铜仙殿那撕裂的缝隙传荡出去。



       

刹那间,光芒无尽,整颗生命古星上,诸多荒古世家及宗门教派中一些老古董们,都被惊动了。



       

“青铜仙殿出世了!”



       

有喃喃自语声响起,这不知会掀起怎样的波澜,最终都将凝成浩瀚古史中记载的文字,寥寥只言片语中,就呈现出一个个曾横压天地的豪杰,宛若飞蛾扑火一样,朝着青铜仙殿扑去的画面。



       

最终的结果,自是一去不返,就此缥缈无踪。



       

血玺极尽而变,由此化出巅峰战力,面对狠人女帝,不得不慎重。



       

可狠人女帝似对此毫不在意,任由血玺由神祗念招来生前伟力,此时有磅礴的大道淌落,秩序与规则的神链横空交错,整座仙殿都似化作一片浩瀚的古战场。



       

血玺眸子中带有冰冷之意,“真是狂妄,我承认狠人女帝你才情第一,可这一世仙胎蜕变,却是出了岔子,还敢自视甚高,这岂不是小觑于我?”



       

“就是不知,倘若我不曾因缘巧合来到这仙殿中,狠人女帝你是否会真的蜕变功成,看来这一世,你可是参悟出了什么了不得的禁忌法,都惹来上苍如此忌惮,巧合,世上哪来什么巧合,只不过是早有所图,天意最高,斩人心,不欲让人成仙罢了。”



       

血玺眸光微转,瞥眼望见青铜仙殿中,有冰冷的尸骨蜷缩。



       

“那尸骨,是我的啊。”



       

血玺心中轻叹一声,到了这里,神祗念彻底复苏,才算是将那种疯癫的魔性驱除,属于一尊帝绝世伟岸的气机尽显。



       

“费尽心思,进了青铜仙殿,到头来还是难逃一死。”



       

“就连是仙,都死了啊。”



       

血玺望见在狠人女帝身后有一具仙尸,那仙尸上精气消散,其中精华大失。



       

“吞天魔功!”



       

“据说狠人女帝出生时不如凡体,曾艰难踏上修行路,后来自创吞天魔功吞噬诸多王体,由此一点点蜕变,到得晚年,自吞天魔功之上,推陈出新,开创不灭天功,蜕去魔胎化生无暇混沌体,活出第二世。”



       

“可眼下时间点不对,我是听着狠人女帝的赫赫威名而长大的,崛起之时,狠人女帝早已无踪,皆传帝道崩散,不再横压世间,大世璀璨,又可有帝出现,此后我证道成帝,以为女帝真的不在了,可未曾想女帝尚在红尘中。”



       

“这青铜仙殿,都自昆仑带走了,我的尸骨陈列其中,眼下时间点,必然比我出世的时候晚许多。”



       

“狠人女帝依旧驻世,是自仙尸中研究出了什么玄妙的道理?”



       

血玺这不过是神祗念,在光阴长河上飘荡,古今未来对血玺而言,都无意义。



       

更多情况下,都只能算是彻底迷失,被永恒的放逐,都无法找到现世,只能在那漫无边际的无穷流水混长天一色中,化孤雁独飞远行永无归期。



       

“何必管那么多,仅有神祗念,说明所走的路失败了,青铜仙殿中,虽有仙尸,可并不能让我更进一步。”



       

血玺对狠人女帝足够忌惮,说这些话,其实不外乎想要试探一下狠人女帝的成色,可狠人女帝并不说话,戴着鬼脸面具,眸光清淡,就算身上那触目惊心的伤势都不能让狠人女帝稍有动容。



       

“我对狠人女帝忌惮,狠人女帝是否也恰好趁机养伤?”



       

血玺心中微动,紧盯着狠人女帝,轻叹一声道:“影响到女帝的蜕变,这并非我愿,这里也不是我真正要寻找的地方,若女帝愿意后退一步,你我不起争执,那是最好不过的。”



       

可惜,这也就是血玺的妄想,毁人道途,最为可恨,无论是否为意外,都要杀到一方倒下才行。



       

血玺想到这里,自失一笑,而后笑意敛去,淡淡说道:“既然如此,就不能任由女帝拖延时间了。”



       

“拖延时间的是你,古史除名的不知名的帝,我曾于青铜仙殿中见到你的尸骨,以吞天魔功夺取了一些其中精华,你我往日无怨,算是给你一点时间,全了此功,现在该你授首,以报毁掉仙胎,断我一世成仙机缘的孽果。”




如果您觉得《人在遮天,每死一次就变强》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630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