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六十八章:初识五境

作品:《 魂牵血引

        名唤鹧鸪的蓑衣男子面色阴沉,双眼不知看向何处:“没想到,在这烟云城中还有阁下这般凌厉的水修,只是...此乃城主家事,我劝阁下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鹧鸪垂眸暗暗握紧了腰间的木剑,却不敢轻举妄动,此人能在瞬息间将他的火蛇冻成寒冰,修为定然在他之上。

        但,此人莫不是没看见他木剑上的金牌?这城中何人竟敢明目张胆与城主作对?

        酒楼堂内杯盘狼藉,火蛇碎成的冰碴化为了一地的水,混杂着角落里惨死男子的血,腥甜的味道弥漫了整个酒楼,楼内诡异的寂静。

        猫儿看向墨星染,压低嗓音:“怎么办,他好像惹祸了。”她抬爪指向墨星染身侧的罪魁祸首——红发美男若无其事的打了个哈欠,吃饱喝足甚至有些犯困。

        墨星染沉吟不语,横公鱼为水系灵物,生来厌火,想必方才是下意识的冻结了火蛇,此事倒也怨不着他。

        只是,若是他们此时与城主门徒结下梁子,恐怕会对他们之后的行动多有不利。

        楼内依旧沉寂,几人心思各异。

        就听一个清脆的嗓音自楼下传来:“小女子上官婉儿,方才多谢阁下出手搭救,明人不说暗话,阁下若是方便的话,不如出来一叙。”

        如此精纯的水系修士世间少有,绕是上官婉儿见多识广,也不由心中生了些好奇,她的目光投向二楼雅间外的阴影处,没记错的话,方才那阵灵力正是从那而来。

        “喵。”一道黑影蹿上栏杆,引得堂中两人不由一愣。

        “哪来的猫儿?”上官婉儿后退一步,俏脸上露出嫌恶。

        通体乌黑的猫儿迈着轻盈的步伐在栏杆上来回踱步,从那油光水滑的皮毛就能看出主人饲养的很好,可是人族忌讳颇多,黑猫寓意不详,这种毛色的猫儿向来都是流落街头,何人如此百无禁忌?

        上官婉儿定睛一看,隐隐觉得这猫儿好像在哪见过,但又一时间想不起来...

        “咳咳咳...”一阵急促的咳嗽声自二楼雅间外传出,堂下两人登时警惕起来。

        随即一个长相平平的男子缓步从阴影后走出,他身侧扶着一个身量不矮的女子,女子披着裘皮裹着面纱,在这初秋的天气竟着了一身冬衣。

        猫儿踱到俩人身边,亲昵的蹭了蹭。

        这长相平平的男子正是墨星染施了障眼法后的样貌,而他身侧裹的密不透风的‘女子’则是——貌比潘安,沉鱼落雁的公公...

        “姑娘公子莫怪,贱内染了恶疾,不便与人近身。”墨星染恭敬的朝楼下两人一礼,举手投足间优雅不凡:“实在不好意思,方才楼下烈焰疾风,惊的贱内恶疾又犯,不得已,鄙人这才出手阻止,只是鄙人确实不知二位身份,若是知晓二位乃城主府中的人,鄙人断不会贸然插手。”

        鹧鸪眯着眸子打量,这男子周身毫无灵力波动,但奇怪的是,他竟难以探出他是何种族,难道...

        上官婉儿笑笑道:“无妨,今日得见如此精纯的水修倒也是让我大开眼界,只是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公子不要见怪。”

        猫儿望了上官婉儿一眼,这女子生的人畜无害的样子,但手段却残忍狠绝至极,恐怕现下她这个‘不情之请’,不会是什么好事...

        上官婉儿朝前走出两步,仰头道:“不瞒阁下,小女子正是城主上官擎天之独女上官婉儿,爹爹近日求贤若渴,府中门徒上千,却不得一人精通五境水系,可能二位没有注意到城中告示,爹爹近日正在准备两日后的‘秋祭’,所为正是趁此良机寻觅灵力精纯的水系修士,可今日却好巧不巧的让我碰到了。”她俏皮的眨了眨眼:“所以,若是方便的话,我想请公子去城主府一叙。”

        鹧鸪闻言皱了皱眉,快步走到上官婉儿身侧,在她耳旁低声说了几句。

        上官婉儿大方一笑:“怎么?爹爹不就是让你来捉我回府吗?如今我自愿回去,你倒来说三道四...”她毫无征兆的厉声喝道:“鹧鸪,你以为你是爹爹心腹就能来拿捏我吗?!”

        鹧鸪当即后腿两步,单膝跪地垂头:“属下不敢。”

        上官婉儿挑挑眉,将鹧鸪扶起,脸上又恢复了人畜无害的笑容:“尊师,婉儿怎可受你跪拜,快请起。”

        猫儿:“......”

        墨星染:“......”

        公公:“......”

        这女子脸变的忒快,不是个省油的灯!

        上官婉儿扭脸冲着二楼:“公子意下如何?”

        “这...恐怕贱内...”墨星染话还没说完,鹧鸪面色如铁,沉声将他打断:“城主千金诚意相邀,莫不是公子不肯赏面?”说着,他手心托起一团橙红色的火球,火球散出刺眼灼目的光,酒楼内骤然热如蒸笼。

        这是离火!看来此人是个魔宗修士,修为已达‘初’境。

        墨星染脸色微沉,以他凌天神的修为捏死一个初境火系魔修不过是轻而易举,只不过,现下不能泄露身份,更不能与城主府发生冲突。

        “鄙人怎敢不识抬举。”他轻轻一笑:“荣幸至极。”

        于是,墨星染抱着通体乌黑的猫儿,牵着裹成粽子的‘贱内’,缓缓来到了酒楼堂内。

        上官婉儿眯着眼打量着身前两人,这长相平平的男子身上有种难以言喻的贵气,而他身侧的‘女子’身量高于寻常女子,行走间步伐极大,看上去倒像个...

        “走吧,马车正在外头候着。”上官婉儿做了个请的动作。

        墨星染朝她泰然一笑:“多谢婉儿姑娘。”朝门口而去。

        就在他与鹧鸪擦身而过之时,上官婉儿与鹧鸪互换个眼色,随即,鹧鸪眸色阴鸷,动作极快的拦住了墨星染身后的‘女子’,猛地抬手将‘女子’脸上的面纱扯掉。

        “啊!”一声惊呼,来自于‘女子’。

        ‘女子’脸颊微红,挺巧的鼻子,粉嫩的樱唇,肌肤胜雪,一头艳阳般的红发惹人注目,惊诧时那双眸子如同受惊的小鹿,让人看了不由生怜。

        “鹧鸪兄,这是何意?”墨星染抱着猫儿回头,脸上有些怒意:“贱内染疾,不能见风,鹧鸪兄怎可如此!”

        鹧鸪明显一愣,他方才通过此人身量步伐断定这是个男子,怎的,面纱下竟会是个如花美眷?!

        上官婉儿也是怔愣片刻,随后急急救场:“放肆,还不快向公子道歉!”

        “在下...在下...多有得罪,望姑娘莫怪。”鹧鸪躬身低头,赤红的眸子却直直看向‘女子’的‘秀足’。

        这双脚足有八九寸之长!这怎可能是女子!

        墨星染将公公往身侧一扯,将他推上马车,不悦道:“秋夜风凉,恐贱内受不得这般对待,还请婉儿姑娘尽快出发吧。”

        “好,公子请。”上官婉儿跟车夫嘱咐了两句,转身钻进了另一架马车内。

        鹧鸪意欲不明的深深看了一眼墨星染身后的马车,揖了个礼,随即上了上官婉儿的马车。

        ———

        马车内,猫儿卧在软垫上望着墨星染,此时他正悠哉悠哉的望着窗外夜景,猫儿不由叹气:“墨星染,我们当真要进城主府?”

        墨星染望着马车外喧闹如昼的街市:“当然,我正愁该如何混进城主府呢,今日倒是撞了大运。”

        “可是那个上官婉儿好像不简单,而且...我好像在哪见过她,但我想不起来...”猫儿两只小爪捂着脑袋,苦思冥想。

        “唔...城主府。”突然,一旁的红发美男皱眉出声:“撞大运,不简单,想不起来。”

        猫儿:“......”

        这鱼学人说话样子真像个二傻子。

        “对了,墨星染,你们方才说的修士,什么意思?”猫儿猛地想起来,上官婉儿和那个名叫鹧鸪的男子,使的招式好生神奇,她从未见过。

        墨星染回眸望着猫儿,沉声道:“无歌你可记得我曾跟你说过五境之道?”

        猫儿点头。

        “五境之道实则是个统称,指的是三界六道以内超脱天道的修士,五境之道又根据灵力修为细分为‘虚、初、整、凌、无’五境,每进一境,修士自身都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猫儿一脸疑惑:“那水修又是指的什么?”

        “这个你理解起来可能有些困难,首先,修士可以是三界六道中的任何一种生灵,可以是人,可以是神,也可以是魔,其次,每个个体先天的灵根各不一样,有人生来属水,有人生来属风,而灵根又可以是世间万物,譬如‘金木水火土,风雨雷电雾’甚至可以是‘光、暗、时、音’,总而言之,万物间有灵气之物皆有可能成为灵根属性。”墨星染看向猫儿,笑了笑:“当然不是每个人都有灵根的,所以世间修士甚少。”

        “唔...所以公公的灵根属水。”猫儿抬起眸子望向墨星染:“那你呢?你的灵根属什么?”


如果您觉得《魂牵血引》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6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