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七十三章:玄门阁的秘密

作品:《 魂牵血引

        墨星染面对猫儿和呆鱼的控诉,先是一愣,随即弯着唇角笑了起来。

        这是打翻醋坛子了,这醋味儿,够呛!

        “笑什么,墨星染,没想到你竟是个见色忘义的人,以前就当我错看你了。”猫儿气鼓鼓的把头一拧,昂首阔步的朝前走了两步,发现身后那呆鱼还一动不动的杵在墨星染跟前,扭头嚷嚷道:“喂,那条鱼,你跟谁一伙的?”

        呆鱼看了看墨星染又看了看猫儿,一个箭步走到了墨星染身侧...眼神中不乏坚定,至死不渝。

        猫儿登时气的打颤,她倒是忘了,这条鱼也是个见色忘义的!

        墨星染忙摆手,将呆鱼推到猫儿那侧:“我可没想跟他一伙。”

        先天灵物到底是聪明,瞬间读懂了墨星染此举暗含的‘深意’,随即满脸讨巧的走到猫儿身侧。

        谁料,这个举动彻底点燃了猫儿的怒火,尾巴上的毛都气炸了,这简直是赤果果的羞辱,合着这两人逗她玩儿呢?谁稀罕跟条蠢鱼一伙!

        “滚,都给老娘滚!”

        这时,墙后传来女子羞涩的声音:“墨公子,你在跟谁说话?”

        是上官婉儿! 记住网址m.qbyqxs.com

        墨星染一把捞起猫儿搂在怀里,呆鱼老老实实‘依偎’在墨星染身侧,猫儿一脸亲昵的窝在墨星染怀里蹭了蹭。

        上官婉儿从墙后绕过来,看到这‘相亲相爱一家人’的场面,披着风衣,在原地愣了片刻。

        “婉儿姑娘,实在不好意思,鄙人误会了,原来是因为贵府太大,他们进府后迷路了。”墨星染笑笑:“方才是我唐突了,还望姑娘见谅。”

        显然,上官婉儿还未从方才的遭遇中平复过来,小脸上还有些惨白。

        她本是来寻墨星染道谢,但没想到此地还有别人,迅速的掩饰了脸上的疲惫,换上和善的笑,摆摆手:“不妨事,找到了就好,今夜若不是令夫...”她顿了顿,眯着眸子看向红发美人:“若不是这位红发公子迷了路,婉儿今夜恐怕就要一命呜呼了,婉儿在此多谢公子,虽是无心,但婉儿却蒙您大恩。”说着,朝呆鱼行了个礼。

        猫儿疑惑的看向墨星染,他们这是让人家拆穿了?

        不料墨星染却从容的点点头:“确实,倒是巧了,不过好在婉儿姑娘平安无事。既然已无旁事,鄙人与同伴就先行回房休息了。”

        上官婉儿此举其实是在讨好他,她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她已经知晓并默认了墨星染等人隐藏身份的事,也不会再去追究。

        他不得不佩服上官婉儿的心智,若是寻常女子遭人**,恐怕此时还在痛哭流涕。可是这上官婉儿却表现的如此风轻云淡,甚至还有心思来拉拢他...心机不可谓不深沉。

        “好,婉儿不多打扰,厢房内一应俱全,若是还需要些别的,公子可自行唤来府婢去取就是。”她从怀里掏出两块灿金的牌子,递到墨星染手中,意味深长的看着他:“墨公子,今夜多谢了。”

        ————

        回到厢房内,墨星染看着厢房内西北角和东南角的两张床榻,不由眯了眯眸子。

        “这城主府果然不简单啊。”

        看来上官婉儿早就识破了呆鱼男子身,还格外‘好心’的给他们连床都分好了。

        猫儿蹲在桌上,尖利的小牙咬了咬那块金牌子:“哟,纯金的。”顿时眉开眼笑:“这牌子咱走的时候能揣走不?”

        墨星染抬手轻轻给了猫儿一个脑勺:“小财迷。”

        也不知猫儿哪根筋又搭错了,登时‘嗷呜’一口狠狠咬在了墨星染手上,说什么也不撒嘴...

        她口齿不清道:“还哽来招惹唔?”

        “不敢了,不敢了。”墨星染失笑摇头。

        猫儿松开嘴,墨星染手上留下两个尖尖的小牙印。

        “喂,你倒是说说为啥非要来城主府啊,究竟来找什么?”猫儿瞥了他一眼。

        墨星染揉了揉手,皱眉看着猫儿:“灵脉。”

        “啥?”

        “灵脉,四川五海之灵脉。”

        “啥是灵脉?这灵脉在城主府里?这又与我取回主神有什么关系?”猫儿一连三个灵魂拷问。

        墨星染揉揉太阳穴,有些头疼:“灵脉就是四块大川中灵力最丰沛之地,此处往往都是一界中修士最多的地方,譬如神族的灵脉位于神启斋,魔族的灵脉位于碧血墟,而这人族的灵脉...对外称是位于帝都尚京城,而实际上...却恐怕不是如此。”

        “你的意思,这灵脉实际上在烟云城中?”

        墨星染点点头:“极有可能,烟云城本是古战场,亡魂的怨气会不断的吞噬灵力,按理说是不可能在百万年间突然间溢出如此充沛的灵力,除非...这里是灵脉所在。”

        猫儿听的迷糊:“那这灵脉在哪与我们何干?我只是想回到自己的身体里,然后救活蔻蔻。”她蔫蔫的趴在桌上,神情忧郁。

        “当然与我们有关,无歌我问你,玄门阁如此隐秘的高门为何要在一个如此繁杂的城都中常驻?又为何要私下在城中安插眼线,让红云楼的姑娘们刺探消息?甚至还与城主府扯了上了瓜葛?”

        这回轮到墨星染灵魂拷问了,猫儿直翻白眼:“不知道不知道,你不是心里都明白吗,问我干嘛?”

        这墨星染上辈子估计是个说书的,一天天就爱卖关子。

        墨星染挑挑眉,看出了猫儿的不耐烦:“无歌,你可知如今三界六道中有多少人惦记着零族,而你身为零族遗珠,今后你又要面对多少险阻?若是学不会洞察一切,心如明镜,你怎能保自己安全?”

        “不是有你在吗?你脑子那么灵光,我干嘛跟你抢活儿干?”猫儿怂了怂鼻尖。

        他轻叹一声,伸手轻轻摸了摸猫儿的脑袋:“若是有一天,我不在你身边时,你又当如何?”

        不知为何,猫儿心里狠狠的抽痛了一瞬。

        许多年后,若是无歌当时知道墨星染真的有一天会从她身旁消失,她那时一定会窝进他的怀里,亲昵的噌噌他的脖子,然后告诉他——她不会让他走,不会让那一切发生...

        只不过现在的无歌却管不了那么多,她掩饰了眸子里一闪而过的慌,愤愤的看他:“少废话,到底是怎么回事。”

        墨星染抿唇摇摇头,正色看着猫儿:“你不觉得这城主府像一个修道场吗?城主府里已有上百门徒,可城主如今却还在不停的招贤纳士,他身为一城之主,却容忍玄门阁在城中安插暗线。灵脉、修士、耳目...我若是没猜错的话,恐怕...”他顿了顿:“玄门阁想秘密培养一批死士。”

        “啊?培养死士?”猫儿一愣,一侧听的云里雾里的呆鱼喃喃:“死士。”

        “正是,我虽然不知道玄门阁究竟是要反还是有别的图谋,但是我猜玄门阁的阁主一定不想让万古天得知这个消息。”他眯着眸子道:“若是我们抓住了他这个把柄...”

        猫儿一喜:“那就能威胁到他!”

        “不错。”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拿到玄门阁培养死士的证据,搞明白灵脉是否在烟云城,这样一来,我们就占据了主动,届时跟东衍摊牌,不怕他不从。”猫儿在桌上来回踱步,少有的动了回脑子:“可你怎么能确定东衍会忌惮万古天,他既然都这么做了,烟云城这么大,难免让人看出端倪,会不会他根本就不怕这个消息传出去?”

        墨星染眼神中有几分欣慰:“你考虑的有道理,可是你想没想过,他若是真的明目张胆无所畏惧,那为何还要刺探让红云楼的姑娘刺探城中消息,又为何要将‘天女愿’曲谱给红云楼?”

        猫儿眸光一动:“你是说,他用‘天女愿’将所有可疑的人控制住了。”

        墨星染点头不语。

        看来玄门阁当真是部署的精细,上通城主,下至百姓,他竟暗地里将整个烟云城控制住了,只是不知道,他玄门阁究竟想干什么?

        此时,墨星染将猫儿抱起,迈步朝屋内的屏风后走去。

        猫儿一惊:“干嘛?”

        “沐浴啊。”

        “什么?你沐你的,抱我干嘛?”猫儿尖叫,她看到屏风后一个半人高的木桶正冒着袅袅的热气。

        “你当真不洗洗,你闻闻你自己的毛,都臭了。”墨星染装腔作势的捂住鼻子。

        猫儿疑惑的低头嗅嗅,是有点味儿了...

        “那我也不跟你一起洗!”她看墨星染已经开始宽衣解袍,隐隐看到了他精致的锁骨,还有...胸膛。

        猫儿怪叫一声,一溜烟的蹿了出去,猛地扎到了床铺里。

        墨星染失笑,就听屏风后一个怯懦的声音响起:“我也臭了。”一头红发的呆鱼正扒着屏风,露出半拉脑袋,灼热的视线在他身上流连忘返。

        墨星染:“......”

        登时将衣物穿上,僵硬道:“你洗吧,我先睡了。”

        转身步履匆忙的转身来到塌上,和衣而卧。


如果您觉得《魂牵血引》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6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