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十五章:流沙集市

作品:《 魂牵血引

        红衣女不怒反笑:“哼,妖物?眼睛不好就去治治,既然你这么有骨气,那你也别惺惺作态了,赶紧死去吧。”一脸轻蔑。

        “你真当流沙集市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随便进的吗?”

        她转头瞪着汉子:“丁八,你杵那干啥呢?还不快给我把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扔出去。”

        高汉子闻言立马提了长刀,气势汹汹的朝几人逼近。

        无歌咬了咬后槽牙,这口气,搁谁身上谁也咽不下去。

        大不了就是干一架,这红衣女欺人太甚,凤珏虽是鲁莽了一些,但终究是无心之失,磕十个响头?这大沙地,你给我磕一个我听听响不响!

        她朝墨星染使了个眼色,不动声色的握紧了腰间的短刀。

        墨星染会意,将竹子推向身后,朝着高大汉子迎了上去,他知道,这红衣女不是个善茬,多说也是无用。

        就见那汉子扬起手中的长刀,神色阴鸷,刀刃折射了树上的红光,隐隐泛着血色。

        “识相的自己滚,省的爷脏了手。”

        无歌后脚一蹬,抢在了墨星染前面,快速的抽出腰间短刀,刺向汉子,她人小灵活,招式极快,汉子一时大意,竟被无歌的短刀划伤了胳膊。 记住网址m.qbyqxs.com

        锈迹斑斑的短刀见了血,原本钝了的刀刃竟有了三分寒光,只有小臂长的刀身似乎变长了一截,形势严峻,无歌不做他想,一鼓作气矮身向着汉子腰间挑刺。

        “你奶奶的。”汉子大吼一声。

        无歌虽然动作极快,但毫无章法,汉子有了防备,一眼识破了无歌的意图,挥着长刀向无歌背脊砍去。

        “当心!”墨星染大喝一声,冲上去抬腿踢向汉子举刀的手。

        这汉子人高马大,墨星染离他还有些距离,给了他反应的时间,汉子怒瞪圆目,刀锋一转朝墨星染面门砍去,无歌意识到不好,慌忙抽身。

        墨星染此时只顾救人,自己中门大开毫无防备,眼见已躲闪不及,就听那红衣女突然大喊:“住手!”

        那刀尖瞬时顿在了墨星染大睁的瞳孔前,离他的眼不过毫厘。

        几缕红纱死死缠绕着刀柄,汉子垂下了手:“又怎么了,我的姑奶奶。”一脸冤屈的看向红纱的主人。

        红衣女眨了眨眼,右手用力一拽,长刀脱离汉子的手,杵到了沙里。

        “我改主意了,让他们就这么死了没意思。”

        就在几人激斗时,一缕红烟自树后飘到了红衣女的耳朵里,她盯着四人,黛眉微颦,来不及多想,赶紧救下了墨星染。

        主人有令,这几个外来者是贵客,伤不得,她只能奉命行事。

        红衣女瞥了凤珏一眼,瞧她吓傻了的样子,轻哼一声:“流沙集市里的人可不是都像我这么善良,再乱说话,当心舌头被割了泡酒。”

        刚刚一瞬,无歌的心差点儿从嗓子眼里蹦出来,此时回过神来,心情复杂,她望向墨星染:“你不要命了?差点儿你这双眼睛就瞎了。”

        “你就不能好好向我道谢?”墨星染有些无奈的苦笑。

        “别废话了,丁八,把你的货卸下来,我不想再看见这几个人。”红衣女不耐烦的催促着。

        她从树上撇下一根树枝,插到了脚下的沙里,只见脚下黄沙以树枝为圆心,缓缓凹陷下去。

        黄沙如漩涡般越旋越快,塌陷的越来越大,一个幽黑的洞口赫然出现,深不见底。

        红衣女退后几步,指了指四人:“快滚吧,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说话做事悠着点,免得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说罢自己先坐到了地上,随着流沙被卷进了洞里,“丁八,你最后下来。”洞里传来红衣女的嘱咐。

        无歌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事情变换的太快,他们有点没反应过来。

        “走啊,愣着干嘛?”汉子推了竹子一把,竹子脚下不稳,一头栽到了流沙洞里,洞里传来他吱哇乱叫的吼声。

        墨星染将呆楞的凤珏拉到身前,让她和无歌先行下去,他垫后。

        无歌滑进了洞里,沙洞里蜿蜒曲折,黄沙向着脚下不知什么地方飞速流动,像一条俯冲的河流,时不时有沙子迸溅到面门,蹦进她嘴里:“呸,呸,谢谢!咳...。”

        身后不远处的墨星染闻言抿着嘴角,微微一笑。

        ——————

        “哎哟,你压死我啦!”竹子垫在最底下,身上的两人跟大石头一样重,压的他喘不上气。

        出了沙洞,无歌身体失重,脚下一空,本以为又要砸地上,谁知身下竟软绵绵的,反应了片刻,大叫起来:“唉,墨星染,你等会,先别下来!”

        墨星染听到了外面无歌扯着嗓子嚷嚷,一脑门汗,也不知是出了什么情况,往下蹬了蹬长腿,只想快点出去。

        “啊!”

        一声猝不及防的惨叫从身下传来,墨星染感受了一下身下这人的身板,绵软,丰腴,嗯,还不错。

        他一个翻身从人堆上下来,眯着眼上下打量着无歌:“很有弹性嘛。”

        没了重压,几人四散开来。

        无歌揉着屁股,只觉得腰都快被这墨星染坐断了,愣是没反应过来。

        最后下来的汉子丁八,稳稳的两脚着地,飞快闪身,只听“咚,咚,咚。”几声重物砸地的声音,货物落成一摞,他熟练的站在旁边插着腰清点起数目。

        几人此时只想奉上雷鸣般的掌声。

        身前是一条很长的甬道,四周全是裸露的岩石,岩石上还有些水迹滴滴答答的落在脚边。

        “这就是流沙集市吗?”竹子张着嘴一脸错愕。

        当然不是,几人默默翻了个白眼。

        无歌眼珠子滴溜溜一转,满脸堆了笑就朝那汉子走去:“大哥,你看,我千不该万不该竟伤了救命恩人,我给您赔不是。”眨巴着水汪汪的眼一脸情真意切。

        “哼,我懒得跟你计较,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已。”汉子看都不看她,将货物清点完就将几个大包裹手脚麻利的捆在一起,拖着向甬道走去。

        无歌拽了墨星染就跟上去:“大哥,跟您打听打听,这流沙集市是干什么的啊?”

        人生地不熟的,要想能找到出玲珑阵的法子,只能多方打听,眼前这汉子就是最好的人选。

        “集市自然是卖东西的呗。”

        “卖啥的?”

        “啥都卖。”汉子瞥了无歌一眼,他自然是不能将这流沙集市的真面目告知几人,毕竟知道的人都死绝了,他可不敢把掉脑袋的话挂嘴边嚷嚷。

        “别多问了,你到了就知道了。”

        说话间,人声渐渐熙攘起来,出了甬道,眼前豁然开朗。

        一个如小山一般大的岩石洞穴呈现在几人面前,洞穴里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洞穴四周燃着火把,不知从哪传来从未听过的妖娆曲调,一张巨大的圆台铺张在洞穴中间,数十个穿了清凉纱衣的女子在圆台上斜扭腰肢,婀娜娉婷。

        台下围了一圈摊位,每个角落里都有叫卖声和吆喝声不绝于耳,好一幅烟火人间的景象。

        无歌有生以来最大的愿望就是去尚京城赶一次集市,奈何绮渊总以她的心魔为由,不让她离开琉璃仙境太远,她就只能在古源村啊,斜里村啊,那些犄角旮旯的小村子里找找乐子。

        竹子饿的饥肠辘辘,招呼也没打一个,一溜烟的钻进了人群里,无歌看到这奇异喧闹的集市,完全忘了自己为何而来,紧随着竹子的步伐,拽住竹子的小手,一大一小就这么逛起来了。

        墨星染一脸黑线,摇了摇头,正准备追上去,身后的凤珏低声说到:“三哥,不可大意,这里的人不简单。”

        若细心观察,当能发现,这些人的着装举止透着一股怪异。

        他闻言点点头,“我们四人中就你一个女孩子,你更当多加小心。”

        凤珏的眼里闪过一丝波澜,轻轻应了声好。

        “方才那汉子哪去了?”墨星染突然想到,那汉子什么时候不见的。

        ——————

        “哪儿有吃的啊?”竹子抓住身边一个年轻女子问道,那女子笑笑指了个方向,竹子赶紧拽着无歌往那边挤去。

        圆台下打圈全是人,每个摊位前都热火朝天。

        一路上摩肩接踵,人贴着人,插针的缝儿都没有。

        身前有一人挡住了两人的路,这人有三个无歌那么宽,却跟她一般高,后脑勺上堆满横肉,脖颈上还纹了一条“大腹便便”的龙?还是蛇?

        无歌正琢磨着这人后闹勺上纹的到底是个啥,就听见竹子软糯的嗓音带着不满:“让一让啊,你挡着我们了。”

        那胖子闻言顿了顿,身子还是朝前,脑袋却一百八十度扭到了身后。

        “啊!”无歌吓得差点坐到了地上,这人脸歪歪着,呈猪肝色,一条长长的舌头斜着从嘴角耷拉出来,眼珠充血,极其可怖。

        竹子也吓了一跳,但他定睛一看,这不是面具吗?好像有点劣质啊,怎么下巴左边还有个双下巴?!...

        “你,你...”无歌舌头直打结。

        竹子准备安抚无歌:“没,没事,他...”

        本来聚成一堆的人潮霎时间像退潮的水一样,快速向两边退开,让出了一条道来,就连身前的胖子也晃晃悠悠的小跑着退到了一边。

        不过几息间,岩石路上突然就只剩了无歌与竹子这一高一矮,俩人顿时一脸懵。

        只见不远处有一个满身是血的女子正向这边爬来,她衣不覆体,头发湿哒哒的散乱在地上,两手艰难的向前爬,身后半米处,有个人骑在一只像马但生了牛面的怪物身上,手里扬着长鞭,“啪”的一声打在女子血肉模糊的后背上。

        那浑身是血的女子受了一鞭,猛的抖了一下,紧紧咬着下唇,一声也没出,只是不住的向前爬。

        无歌与竹子两人看傻了眼,这是唱的那一出?

        竹子反应过来,拽着无歌退到一边。

        竹子咂着小嘴:“这里的人品味很奇怪啊。”

        他看到,那女子身后那个骑着牛面马的人,脸上也带了诡异的面具,只不过他的面具无论是着色还是雕刻都比较精致,跟那胖子带的有点像。

        “下··贱东西。”那人抬手,狠狠一鞭子又抽到女子身上,皮开肉绽的声音听的人心惊胆战。


如果您觉得《魂牵血引》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6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