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366章:娘娘尝尝

作品:《 红楼蓉大爷

       

,红楼蓉大爷



       

女人啊。



       

昨儿还生疏的紧,今儿倒情同姐妹了。



       

蓉哥儿暗暗摇头,王熙凤与秦可卿平日聪明的很,怎么今日就糊涂了。那北静郡王妃是什么身份,那可是堂堂皇族郡王正妃,能和自己扯上什么关系。



       

再吃醋也吃不到郡王妃的头上去啊。



       

再听得几句,倒弄了明白,原来这俩妮子是在暗暗提醒自己了。



       

不过,蓉大爷还是觉得她们多想多虑了。



       

“你们要担心,今儿咱们便先晾一晾她。等了明儿回来时,再去给这位娘娘请安。”



       

秦可卿道:“哪能行得。娘娘身份高贵,又是可能。大爷召而不去,岂不失礼。传出去,哪不得说咱们怠慢皇族。”



       

蓉大爷却不着急。什么怠慢皇族,自己今儿有事耽搁了不行啊。



       

秦可卿见她样子反而心急起来,好一顿劝说。



       

是时,潇湘馆里薛姨妈见蓉哥儿还未过来,不由蹙眉拿丫鬟问话。“蓉哥儿怎还没来?”



       

丫鬟哪里又知晓,自是答不上来的。



       

左等右等好一会,香菱才领着身边两个小丫鬟进来。先去给了薛姨妈请安,“大爷今儿被北静郡王妃召了去,不能过来。特吩咐菱儿来问问太太那药可用得,好了些没?够不够用。”



       

薛姨妈自也知道这号人物,原来是金陵甄家的姑娘,后嫁给了北静郡王水溶。这位娘娘与贾家关系亲密,寻常日子也常上门来看望老太太,甚至东府还独给她留了一座退居院子。



       

既然这位来了,薛姨妈也说不得什么。只笑着招香菱过去,“好丫头,你家大爷只让带了这一句话?”



       

香菱早认了薛姨妈做干娘,当下也算见了母亲,乖巧过去任薛姨妈揽着。道:“大爷让菱儿来看看娘的伤好了没了。还说要是娘亲用着那药合适,大爷便再去找人讨些。”



       

“你这丫头跟了他,竟也学了一嘴伶俐。”薛姨妈慈祥看着香菱,曾经瘦弱的小丫头如今也有些奶奶气派。果真是养尊处优,加一身华服彩绣,整个人的气质也渐不同起来。“蓉哥儿待你怎样?”



       

“大爷和奶奶待菱儿都不差的。”香菱听了,莫名想起这几日大爷每次过来,都挠得自己心痒痒。怪异的很。脸上不自然的露出抹羞涩来。



       

过来人的薛姨妈哪能瞧不出香菱想到了什么。她也欣慰,当年收香菱做干女儿送去东府,其实都是生意使然。心里多少有一点愧,就怕菱儿因为这事在东府过得不好。



       

香菱虽和宝钗走得近,可薛姨妈与香菱在平日里却没太多私下说话机会。



       

“也看得出你们奶奶不是善妒的。”薛姨妈低声教道:“菱儿去了东府有些时日了,也该生养一个哥儿出来,这么一来下半辈子也有靠头。”



       

憨香莲这些话就不知道怎么回了,老实道:“大爷说过他出力,我只管躺着。”



       

旁边丫鬟听了,竟纷纷笑起来。薛姨妈精光暗闪,旁敲侧击对香菱问起些私密事情来。



       

憨香莲也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只要干娘问了,也全一股脑说了出来。



       

“大爷最善捉弄人,昨儿便捉弄了菱儿好几次。菱儿每次身子都要散了似的,大爷才肯罢休。偏大爷还不尽兴,总是会让菱儿用嘴舌或……”



       

这个憨丫头,这些是能当众说的吗?



       

薛姨妈听着听着就觉不对来,忙阻止她继续说下去。旁边的小丫鬟们则是个个睁大了眼睛,仿佛听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一个个呆呆望着香菱的嘴,又看她身上其他地方。



       

思索着,到底是如何行的。



       

她们只觉,菱儿姐姐,是,她们的神。



       

薛姨妈瞪了眼房里的丫鬟,把一众小丫鬟全赶了出去。再问:“你家大爷就没个疲倦的时候?”



       

香菱回道:“也见大爷倦过几次。一次是在大奶奶房里,菱儿在边上伺候。一次是倚霞阁里,宝姐姐和菱儿一起……”



       

薛姨妈听着咬牙切齿。好个贾蓉竟这般作践人。



       

奈何她也说不得什么,难道要她去跟贾蓉说:喂,你不能再让丫头们几个一起怎么怎么了。



       

只暗哼着,年纪轻轻的便不爱惜自己身子,如此乱来只怕要早早亏空了身子骨。当下让香菱去了妆台抽屉里取了一本书来,里面夹着几个方子。



       

“本想着等宝丫头进了东府,才将方子给宝儿的。如今这些你抄了去,全是薛家往年从天南地北寻来的补肾壮气的方子。原来记了上百方,后来验证功效显著且不伤身的也就这么几个了。”



       

说到这里,她不仅想起往事来。当年寻来这么多方子,胡乱用药才让宝丫头从娘胎里就染了热毒。



       

不由暗怨。



       

心底也莫名涌出股燥热。



       

明明寒春里,身子里却有种难安的燥热。轻轻解了外面的大袄子,缓缓吐出两口浊气,想要缓解这种不舒适。偏前面听香菱说起的事情,脑袋里却自然呈现出那样的画面来。



       

让人害臊的画面。



       

香菱未曾注意到异常,一心只顾着为大爷记方子去了。



       

才记好,薛姨妈便让她趁早回去。最后才听问话:“蓉哥儿可有让你去隔壁黛玉那传话?”



       

香菱回道:“进来时撞见了紫鹃姐姐,和紫鹃姐姐说过大爷今儿不来了。”



       

方才回去。



       

此时。



       

有二人快马加鞭的穿过了朝阳门,直奔一府中。



       

“快带某去见十三爷,快……”



       

“是有大喜事上禀十三爷。”



       

偏这时的十三爷正躺暖榻之上,旁边是美艳无双的忠顺王妃坐在床边陪着。王妃娘娘才听了外边动静,秀美的眉目里闪过寒光,直逼旁边伺候的王府內监。



       

“去看看是何人在府内喧哗。”



       

王府内监不敢怠慢,迈着小步快速出去,才见了原来是王府长史官与二等侍卫段玉。这两人正跪在外面求见了。



       

老內监弯腰小声说道:“周长史、玉将军,你们二位这是为何?娘娘在里面了。长史大人与将军还是请回罢。”



       

段玉拱手忙道:“请老公公让我们二人见十三爷一面罢,实在有要事上报才这个时辰赶回王府来。”



       

“玉将军折煞老奴了,将军与长史大人快起来。”老內监轻声道:“可否说是何事,等老奴先禀了娘娘,让娘娘定夺。”



       

“是牛痘。庄上五十名种牛痘者,已有二人出疹。”



       

“可分清是牛痘还是水痘?”老內监问一句。



       

段玉双目大睁,眸中藏火。“本官还能分不清牛痘、水痘?那五十人自被挑选出以后,便集中隔在庄上,与外人无任何接触。”



       

“……”



       

“下官给娘娘请安。”宁国府丛绿堂内,蓉哥儿在天色近晚时才见着北静郡王妃。



       

“蓉哥儿何时又多礼起来。”



       

甄二姑娘见了贾蓉,脸上不由泛温馨的笑,就像见了老朋友一样觉得亲近自然。



       

这种感觉非常的奇怪,明明以前也没有常常见面。除去宴会的不说,私下里更多的也是蓉哥儿与珠大奶奶李纨来了丛绿堂,偶尔碰面一会。



       

单独说话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



       

“今年还是初次见娘娘,这礼如何也不能少了。往后再见娘娘时,我不再多礼便是。”蓉哥儿嘿嘿笑道,“娘娘今儿怎么到东府来了。”



       

甄二姑娘请了蓉哥儿往堂内坐,又让侍女提水煮茶。



       

两人面对面坐着,北静郡王妃亲自烫着茶具。款款笑道:“郡王府里也没个说话的人儿,在那过了正月,都要闷出病来。便打着注意来给史老太君请安,在西边坐了下午,又不想回王府去便回这里来了。”



       

在宽敞的房间里,在通明的烛火下,在袅袅升烟的熏炉旁。



       

一个气质非凡、身份尊贵的王妃娘娘亲手煮着茶,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优雅,像一副巨大又美丽的画作。



       

瞧着那漂亮精致的衣裳,瞧着那长袖里伸出的白白嫩嫩的手儿。



       

蓉哥儿生怕热水烫着了她,怕烫伤了她细嫩纤长的手指。



       

“让我来便好。”



       

郡王妃轻声笑道:“蓉哥儿什么时候也会煮茶了?你的手艺,我可信不过。怕你坏了我的这些好茶叶了。”



       

打击人,真的是打击人。



       

“煮茶有什么难的,不就是把茶叶往热水里一泡就行了。哪要讲那么多规矩。”蓉大爷也不把甄二姑娘当外人,说干就干。



       

顶多就是泡出来的茶水或淡了或浓了。反正对与贾蓉来说,喝什么味道都是差不多的。



       

甄二姑娘瞧着他动作,也不阻止,反而脸上的笑容更甚更美。



       

轻声说着:“蓉哥儿说的对,只要把茶叶往热水里一泡就行了,不需要那么多的规矩。”



       

“可不嘛。”蓉大爷自以为是夸赞,毫不要脸的直接给接下了话。也不等泡开没泡开,先斟了一杯送去。“娘娘尝尝我的手艺。”



       

旁边侍女这时已经睁大了眼,这浑浊东西也要让娘娘喝?



       

甄二姑娘也不嫌弃。先瞧再闻,缓缓提着杯盏尝上一口。



       

这味道……



       

嗯……



       

果然是糟蹋了好东西。



       

再瞧着蓉哥儿也给自己斟了杯,只看他深啄一口,脸上竟是满足。



       

她笑道:“你这样的喝法还是第一次见着,可尝出了什么味道?”



       

这妮子。



       

“其实我在示范一种错误的喝法。”厚脸皮的贾蓉如此回道。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想法做法也仅能在北静郡王妃面前表现。换了其他人,蓉大爷自不会这般说这般做的。



       

许是因为,让北静郡王妃在丛绿堂听了他和李纨多少日夜动静的缘故。



       

说话做事,竟也不需太多顾虑。



       

所以他十分幼稚地决定在这位娘娘面前装一个逼,还有旁边那位偷偷看笑话的侍女,一定要打一下她们看笑话的脸。



       

“不如怎样喝茶,终究拘于形式。又衬托不出咱们娘娘高贵的身份,我有一种喝法,不仅味美更符合娘娘身份。”




如果您觉得《红楼蓉大爷》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6538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