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六十一章 以后的路

作品:《 星船求闻纪实

       

星船公司,崔阳舒溜溜达达走进大厅。不知为何,总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一躺半个月,支架拆掉,崔阳舒终于出院了。



       

姜惠元在电话中让他千万不要去公司,但没说原因,这恰恰激发了他的逆反心理,他非但不打算认怂,还打算直接去,打一个措手不及。



       

“咦?没人在屋里怎么也不锁门。”



       

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座位上坐着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但崔阳舒毫无反应,就像没看见一样,流畅的关门离开。



       

“回来。”



       

声音不大,但很悦耳,最厉害的是这强大的穿透性,直直钻进耳朵。崔阳舒瞬间汗毛倒竖,转身进入办公室。



       

“崔阳舒报道!”站姿直得像一根竹竿。



       

“过来说话。”



       

“是!”颤巍巍走到办公桌旁的沙发上坐下。能让崔阳舒这种反应的,全天下除了崔阳舒的母上,也就剩下这位王大小姐了。



       

王大小姐王洛翩,出身太原王氏,比崔阳舒大三岁,早年与崔阳舒定有婚约,但是这个崔阳舒并不想承认。他第一次见王大小姐,是在太原王氏的一处温泉产业。



       

那年他12岁。走到温泉旁,遇到一个女孩,坐在石头上泡着那精致嫩白莹透的脚,动作甚是婀娜。崔阳舒直看的目瞪口呆,青春期少年,内心总是骚动的。



       

“还有这种福利吗?”



       

少年时的崔阳舒比现在跳脱多了,虽然还是有心无力的年纪,但也知道口花花,两辈子各种网上看到的荤段子信手沾来,听的少女如同待嫁的小媳妇似的,面红耳赤,羞涩无比。



       

崔阳舒越说越上头,少女却突然说:



       

“既然像你说的这么舒服,那咱们试试吧!”



       

突然间的反转,打的崔阳舒措手不及,看着眼前面容纯真的少女,崔阳舒总觉得芒刺在背,想寻个由头逃跑,但已经来不及了。



       

少女的武力不仅不弱于崔阳舒,甚至还远远超出。抵抗不到两秒,崔阳舒被迫开启了五体投地状态。



       

四肢失去知觉,臀部传来的阵阵刺痛,崔阳舒认命的趴在地上,不知还有什么酷刑要施展,却听到“哗啦”一声,裤子被撕开,一股凉意从臀部传遍全身,少女突然仰天哈哈大笑。



       

崔阳舒整张脸压在地上,但凡地上有道缝,他都已经钻进去了。



       

崔阳舒有一个深藏在心底的秘密,这个秘密要从当年神经病女神的宇宙第一腿动力说起。话说女神为何如此痴迷画王八,关键画画水平还很糟糕,画的歪歪扭扭如小学生的涂鸦,以至于给崔阳舒的屁股留下这么一个一模一样的胎记。而在这一刻,他的秘密,成了他和王洛翩共同的秘密。



       

——————回忆结束——————



       

思绪间,王大小姐已经来到崔阳舒身边坐下,翘起腿,目光直视崔阳舒:



       

“我有这么可怕吗?”



       

“没,没有……”



       

“咯咯~”王洛翩捂嘴轻笑,笑完后切换了一个端庄的表情:



       

“不闹,先说正事。关于那项工作,你有什么计划?不会泡在温柔乡里给忘了吧!”



       

老程上次来,给崔阳舒送来了一个绝密文件,里面涉及了一个任务。



       

说到正事,崔阳舒也正经起来,坐在王洛翩对面。



       

“有了一个初步的计划。”



       

“说来听听。”



       

“我发现,在半岛,舆论是一个非常有利的武器,很多时候甚至可以逼迫青瓦台。同时我还注意到,女团虽然在业内地位很低,仅仅高于普通搞笑艺人,但话题度却很高,比如今年少女时代几个恋情曝光,还有雪莉那天的消息,都几乎有席卷整个半岛的架势,可以说,掌握几个顶尖女团,就能掌握相当一大部分舆论话语权。”看似每天没心没肺,其实崔阳舒还是有在观察思考的。



       

“不错的切入角度。很符合你的人设,并且很难让那位起疑心。但是你有把握打造出顶级女团吗?恐怕很难。对于这个,我倒是有个想法,年龄小的自己慢慢培养,再找几个现成的,比如,少女时代。”



       

“少女时代?能弄过来那真是太好了,但是SM公司不可能放的,哪怕她们合约今年就要到期。星船现在的sistar也不错,我给她们提升了待遇,希望能让她们一直留下。至于新团,我只能说尽我所能了,反正咱们资金很充足,砸就是了……”



       

崔阳舒皱着眉,少女时代,他考虑过,但是作为最巅峰的女团,在世界范围内都有一定的影响力,想买到她们,谈何容易。



       

“我觉得吧,你进入了一个误区,没必要把所有大势女团都抓在手里,只要你这个纨绔子弟混入其中就好了,很符合你的人设。



       

况且少女时代收入囊中也不是不可能,完整的不容易,但如果分裂了呢?到时候对SM公司来说,恐怕就是味如鸡肋了。第七年,不少人都有些小心思了吧。”



       

“你是说?”



       

“前段时间发现了个挺有意思的事情,有个骗子,最近搭上了少女时代的一个成员,我觉得可以做做文章。”



       

“权?”



       

“这你都知道?还真是低估你了。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插一手?那个郑秀妍的身材长相都是上上之选,便宜你了。不如这样,既然走到这一步,索性玩大一点,有没有兴趣搞个超大的后宫,垄断整个半岛女团?”



       

王洛翩凑到崔阳舒耳边,提出一个极为大胆的想法,让崔阳舒食指大动。



       

“说不心动是假的,但是做不到,咱们是外来人,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另外咱先把西瓜刀放下……”



       

骚动是骚动,但崔阳舒依然保持清醒,此时坐在他面前的可是女魔头王大小姐,还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在正宫面前聊开后宫的事,怎么想都要被柴刀。他现在只能内心祈祷这姐姐还不知道他和雪莉的事。



       

“瞧你吓得,那点出息。怎么做不到,现在SK集团可是在我手里。相比一心玩女人的你,他们更容不下的是我才对。”



       

“啥玩意?你才是主角吧?”



       

一直知道这个姐姐非常强大,没想到强到了这个地步,不声不响拿下了半岛排行前几的大财团。



       

“也有你的功劳,要不是你那一剑下去,我怎么可能赢这么多~好了,初步计划就是这样,我掌握SK集团,在通讯业吸引火力,你混迹女团,当个浪荡公子,最好就像之前网上说的那样,当个恶霸,有事没事就挂在媒体上。”



       

“还有一个问题。在那之后怎么办?”



       

“当然是培养一个自己人,我现在十分看好一个小姑娘。有人气,有能力,也有上进心。带她锻炼锻炼,可以说她上位那天,就是咱们创造历史的时候。而我们风流潇洒崔大少所需要做的事情很简单!”



       

王洛翩玩味的盯着崔阳舒。



       

“谁啊?说说,本少爷需要怎么做?”



       

“你朝思暮想的徐贤呀~只要花言巧语骗一骗小姑娘,顺便展示一下你的雄风,事情就算成了!等到少女时代重创,正是你趁虚而入的机会。”



       

“噗!”崔阳舒一口水喷了出去。



       

指着王洛翩:



       

“我早该想到,你王大小姐能有什么靠谱的主意!太原王氏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一个奇葩!这么下流的主意也想得出来!”



       

王洛翩笑盈盈的看着跳脚的崔阳舒,突然咯咯的直笑起来,银铃般的笑声让崔阳舒开始有些心虚。



       

“真是不好意思,我倒是忘了最关键的一环,清河崔氏出了个注孤生的崔大公子,真是家门不幸呀!听说某些人之前搞暗恋,小半年才鼓起勇气,然后第一次见面见了个寂寞,恼羞成怒殴打别人公司理事?”



       

用最温柔的声调说出了最狠的话,每个字都如同一把尖刀,一刀一刀狠狠地扎在了崔阳舒娇嫩的小心脏上。



       

“我我我!区区一个徐贤,我这潘驴邓小闲五大要素集齐的男人,怎么可能撩不到!我这不都是为了你!这么多年为你守身如玉容易吗!要不然……”



       

扎到了痛处,崔阳舒脸红脖子粗的辩解,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他由内而外散发的虚势。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你在云南的时候可是春风得意,那朋友圈也不知道屏蔽我~徐贤也许有点难度,但我怎么都想不明白,李知恩、朴智妍还有你现在家里养的那几个小丫头竟然都没得手?要不是有个雪莉,说实话,我都有点怀疑你的身体状况了。”



       

“说到雪莉,我还正有事问你,我的身体……你在往哪看!不是这个问题!”



       

美女姐姐幽幽的目光扫向下半身。崔阳舒只觉得下面一凉,想到多年前的那一幕,还有对男人尊严的守护,顿时上蹿下跳,连说带比划:



       

“最开始发现是在岛国拔剑之后,那种快感根本停不下来……在半岛一闭上眼就是一片黑暗,直到见到徐贤才有好转……这几年很躁动,前段时间大街打人一下就失控了……那次在酒吧,还有第二天,很离奇的感觉,就像体内有另一个人一样……”



       

“我大致明白了。嗯,前面不要太担心,砍几个鬼子很正常,老家那边疗养院的老头们谁不是砍起来根本停不下来;闭眼一片黑暗,少年,你找个闭眼能看见一片花的人给我看看?你这年龄的母胎solo,有几个不躁动的?大街打人那次,根本就是为了在你的女神面前出风头吧?”一只修长白嫩的手指点点崔阳舒的额头。



       

仿佛被一箭穿心,崔阳舒眼睛到处乱瞟,一只手不断整理衣服领口,额头冒出点点虚汗:



       

“我,没有,怎么会,我是那种喜欢出风头的人吗?那,那个后面怎么解释?我跟你说,真的,当时的感觉,我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就是那种,做事风格突然间完全不同,内心深处觉得不对,但又有个声音不断告诉自己这样挺好的,肯定是心魔作祟!我很害怕,还有另一个我……”



       

随着崔阳舒的描述,王洛翩也严肃了起来:



       

“我知道了,你这个情况,嗯,很严重,间歇性……”



       

“精神病?”崔阳舒问出在他的预想中最好的结果,喝口凉水让自己疯狂跳动的心脏冷静一下。



       

“中二病!”一记粉拳砸在头顶。



       

“噗!”



       

“这么大岁数了,中二病着实来的有点晚,你那些行为是标准的自我意识过剩……不过结果还好,歪打正着。雪莉那个小妹妹真的是,我见犹怜,插在你这颗牛粪上,也算是倒数第一差的结果了吧……”



       

崔阳舒首先转动脑筋思考一下什么叫“倒数第一差”,然后问出了刚刚就想问的问题:



       

“你。。。不吃醋吗?别别别把刀放下……”



       

剧情越来越魔幻,眼前的这位大小姐,可是明面上自己的未婚妻,那么自己。。。突然一股凉意,就看到王洛翩正拿着一把西瓜刀修指甲:



       

“解释吧。”



       

“其实我很快就意识到了,那是他们的美人计,SM公司是我们的劲敌,我想放长线钓大鱼,看看他们到底想怎么做,所以当场决定将计就计……”



       

“说完了?”寒光闪过,一只倒霉的蚊子失去翅膀,飘飘落地。崔阳舒“可怜,弱小,又无助”,蹲在一边,等待柴刀。



       

“从三国时期开始,太原王氏的嫡女,就都是当做未来的皇后培养的,过了入宫年龄才会出嫁。皇后吃醋那还不酸死?再说了,现在咱们这几家都是人丁凋敝,还指望你开枝散叶呢,搞她十八个小妾,生十个八个都不嫌多,你不会真的不行吧?”



       

任何男人,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都只有一个答案,绝对不能怂,而且往往会回怼“不服来试试”、“你没试过你怎么知道”之类的话,崔阳舒也一样,但王大小姐根本不吃这一套。



       

“那些好骗的小丫头都拿不下,还想拿下姐姐我?我的小男人我借你个胆子可好?”



       

王大小姐款款玉步,走到崔阳舒身前,身体前倾,樱唇凑到崔阳舒耳边吐气如兰:



       

“来,我现在送上门了,你不会还不知道该怎么做吧?”



       

崔阳舒僵硬地坐在沙发上,习习幽香撩动崔阳舒的心弦,佳人在耳边吐气如兰,温热的呼气打在耳垂,崔阳舒呼吸越来越急促,蠢蠢欲动,双臂颤巍巍抬起,最后心一横,将整个人搂进了怀中。



       

王洛翩也没想到崔阳舒竟会真的鼓起勇气,一下子趴在了崔阳舒宽厚的胸膛上,被他紧紧抱住,犹如想将她融入身体一样,一瞬间整个人都软了,安全感油然而生,但女王就是不一样,王大小姐抬起头,并没有按照正常发展那样深情对视情到浓时办公室avi,而是,



       

“真羡慕你,能被我大熊怼着……”



       

话音刚落,就听到“扑通”一声,门开了,两人同步转过头张望,看到一个女孩趴在地上,正尴尬的爬起身。



       

“救命啊杀人了啊啊啊啊啊啊……”



       

LUDA在前面跑,崔阳舒在后面追,整栋楼鸡飞狗跳。



       

晚些时候,SK集团发出一个在外界看来颇为荒唐的通告。



       

“因公司业务需求,集团将逐步整合旗下所有经纪公司,由星船公司统一管理,星船公司由集团直接负责,崔阳舒继续出任会长,各公司女团及女练习生优秀者经筛选后进入星船统一练习管理,练习生由星船负责培训,原公司策划出道活动事宜。艺人进入本部者修改合约,本土及海外收入分成提高一成。”



       

SK集团发言人一脸尴尬满头大汗念完稿子,心中对崔阳舒骂骂咧咧。看到这则不伦不类的通告,尤其是集中所有女团和女练习生的决定,吃瓜群众都是一脸懵,而知情人士都在破口大骂:“什么业务需求,你TM就是为了方便玩女人吧!!!”




如果您觉得《星船求闻纪实》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681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