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三百一十六章 城门失火

作品:《 潜伏从伪装者开始

       

“对不起,大姐!”



       

短暂的安静过后,阿诚连忙一边道歉一边慌慌张张地想要弯腰去捡,不想却还是慢了一步,被明镜给捡了起来。



       

“这是什么?”



       

“这个……”



       

见阿诚也支支吾吾起来,明镜的火气就更大了,声音也立刻提高了好几个八度,“我问你这是什么?”



       

“有……有人看到两个女人为了小少爷在咖啡馆里争风吃醋,还大打出手,然后就拍了照片,还卖给了报社,好在大哥提前收到了消息,就……就派我去把篇报道给拦了下来……”



       

“你……你说什什么?”听阿诚这么一说,明镜便立刻翻看起了手中的定稿,果然在最醒目的地方找到了那篇明家小少爷“花天酒地,脚踩两只船”的桃色报道,顿时便被气得三尸神暴跳,狠狠地甩到了明台的面前。



       

尽管那份定稿摔在地上所发出的声音并不大,但在明台看来却好似地动山摇一般,差点连跪都跪不稳了。



       

“行啊!你真行啊!我才离开几天,你就跑去那种龌龊的地方花天酒地,纸醉金迷,还……还跟一个风尘女子搞得不清不楚的,还被人拍了照片,抓了个正着啊!亏的你大哥跟人家报馆熟,才替你截下那些脏东西来。要不然,我还有脸出门吗?你说我还有脸出门吗!”



       

明台心里觉得委屈,幽怨地看了看明楼,彷佛在说:大哥,有必要把事情搞得这么大吗?



       

明楼倒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回了他一个眼神,就好像在说:不把事情搞大,大姐能相信吗?



       

两人的眼神交流,自然逃不过明镜的眼睛,只不过却完全会错了意,怒声对明台吼道:“你看你大哥做什么?难不成还是他编排你的!你有理,你就说话呀!”



       

明台自然不敢说话,明楼则警告似的哼了一声,看得一旁的阿诚差点没忍住笑,好在李强偷偷掐了他一把,这才强忍着没笑出声来。



       

见明台还在用幽怨的眼神看着自己,明楼便立刻装出了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说道:“明台,到底怎么回事啊?大姐问你话呢!说呀!”



       

“大姐,我……我我错了……您就别生气了。”支支吾吾地对明镜说了一句之后,明台这才转过头对明楼话里有话地说道,“大哥,谢谢你!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此刻的明台虽然心里有些委屈,但反过来一想,自己的确背着大姐做了许多对不起她,让她伤心的事,被骂也是自己自找的,反而隐隐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想到这,眼泪便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



       

明镜看到他脸上那自责的泪水,就明白了这些都是实情,否则依着明台的性子,他早就嚷嚷开了,根本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跪在自己面前流眼泪,可明白归明白,明镜却依然十分心痛,同时也感到格外地失望,不仅仅是对明台,更多的则是对自己。



       

“你说说你,你说说你,啊?我早知道你这么自甘堕落,我又何必花那么多心思呀!我把你送到法国去,我把你送到香港去,你说你对得起我吗?你对得起你死去的母亲吗?你说你让我怎么跟她交代!”



       

明镜越说越是激动,说到最后甚至连眼泪都气得流了下来,可见此时她心里的委屈一点都不比明台要少。



       

明台则低着头,越发地难安,自愧自责,连一句话都不敢分辩。



       

明楼见状则立刻上前劝道:“大姐,您别生气了,暴怒伤肝。明台毕竟还小,凡事都还来得及……”



       

然而话还没说完,明镜就立刻调转矛头指向了他,“我还没说你呢,你这个大哥怎么当的!他被港大开除了,这么大的事你居然都不知道!要不是人家把‘退学通知书’寄给我,我还一直蒙在鼓里!你别只顾着升官发财好不好呀?你也顾顾家里!你看现在家里都成什么样了!”



       

明楼就知道明镜这把火一定会烧到自己身上来,于是也不解释,只是规规矩矩地点头称“是”。



       

然而此时明镜显然余怒未消,于是又看向了偷偷躲到明楼身后的李强,“你躲什么?临走的时候我怎么跟你说的?让你多看着点明台别让他惹出什么事来,可你呢?一天天神出鬼没的看不到一个人影,出事的时候就找不到人!亏我那么信任你!”



       

“还有阿诚,整天穿得像个纨绔子弟,好好的孩子都跟你学了些什么呀?穿得像个……像个小开一样!看什么?把外套给我脱了!”



       

阿诚误以为明镜在说自己,连忙吓得要脱外套,不想明镜却吼了他一句,“没说你,我说明台!”



       

刚刚还在有些幸灾乐祸的明台听了立刻乖乖地把外套脱下来,紧接着明镜便气呼呼地一把扯了过去,翻起了外套的口袋,一边翻嘴里还一边数落,“看看,你们都看看啊!好好的一件外套被你改的花里胡哨的,跟外面那些油头粉面的小开有什么区别?啊?还有这包烟,好的不学,学着吞云吐雾了都……还有什么……舞票、马票。”



       

“那……那是电影票。”明楼小声纠正道。



       

“我自己会看的好不好啊!”说着明镜又从口袋里搜出了一个打火机,拿在手里对明台问道,“什么……这是什么呀?你说,这是什么?你说呀!”



       

一看到打火机,所有人一下子全都紧张了起来,好在明楼反应够快,立即上前一边将打火机抓在手里,一边劝道:“大姐,醒了大姐,您别生气了,给我吧!您消消气,明台上学的事情,我来想办法,好吧?您上楼去好好歇歇,我替您管教他。”



       

“好!我是不管了了,你听好了啊!你替我好好管教他,不许留情!”



       

明楼听了不由得一愣,试探着说道:“不至于吧,要不关几天算了。”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明镜便更气了,“你没听见啊?什么叫关几天算了?不许留情!”



       

明楼连忙点头,“好,好,我知道了,知道了。”



       

明镜这才用手扶着被气得隐隐作痛的额头,回房去了……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如果您觉得《潜伏从伪装者开始》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6849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