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三百一十七章 假戏真做

作品:《 潜伏从伪装者开始

       

“桂姨啊!”桂姨本要跟着明镜一起上去,却被明楼给叫住了,“你去给我泡杯茶来。”



       

“哎!”桂姨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已经上了二楼的明镜,然后才应了声,赶忙去沏茶。



       

明楼又对阿香说道:“阿香,大姐现在这样,饭恐怕是吃不下了,你去厨房,煮碗百合粥去厨房给大姐送过去吧。”



       

“好的,大少爷。”说完阿香便也转身向去了厨房。



       

明楼这才把明台的外套搁在茶几上,手里拿着那只打火机,饶有兴致地把玩了起来。



       

明台见闲杂人等已经被明楼给支开,便从地上爬了起来,顺便还揉了揉自己那已经有些跪疼了的膝盖,可还没来得及张口,明楼便连眼皮都没抬一下,沉声道:“跪下!”



       

明台还想再说什么,明楼便立刻加重了语气,重复道:“跪下!”



       

明台无奈,只能乖乖地跪了回去,明楼这才俯下身子对他说道:“我也没办法,但这一关你必须要过,委屈你了!阿诚,去把长凳拿来!”



       

“是!”



       

时间不大,阿诚便拿来了两条长凳,明台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瞬间放倒在了其中一条长凳上面。



       

“干什么?你们还来真的啊?”



       

阿诚则笑着拍了拍肩膀,“待会你就知道了。”



       

正说着,明楼便从小祠堂里取了一根藤条回来,一边挽着袖口一边从楼上走了下来。



       

“哥!你……你要干什么啊?”然而无论明台如何拼命挣扎,却始终没办法从长凳上起来,直到这才他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被阿诚和李强两人合力压制住了。



       

“你就别挣扎了,趴好!”说完,明楼便用手中的藤条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明台的屁股,这下便让原本还在拼命挣扎的明台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一脸诧异地看向了明楼。



       

明楼则皱着眉头说道:“看我做什么?不会大点声叫啊?”



       

说着手起条落,照着明台的屁股,狠狠地抽了一下,疼得明台“嗷”地一嗓子发出一声惨叫,嘴里不停地说着“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以后还敢不敢了?”



       

“哥!你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错了……”



       

兄弟俩就这样很是默契地一个高声喝骂,一个大声求饶,仿佛是在上演一出大戏一般,要多热闹有多热闹。



       

而没过多久,阿诚用余光看到了桂姨正端着一杯热茶向客厅走来,随即便连忙轻咳了一声,及时向明楼发出了一个暗号。八壹中文網



       

明楼则立刻会意,立即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将手里的藤条狠狠地抽向了明台的屁股。



       

这下明台喊得可比之前要大声的多了,甚至疼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桂姨见状连忙上前求情道:“大少爷,手下留情吧!”



       

然而话没说完,就被明楼抬手打断了,“你不要管!小小年纪就学着人家喝花酒,泡女人!在学校里打架斗殴,连家里钱都敢偷,我补了你多少亏空?你吃熊心豹子胆了!”



       

说完就又是一下,狠狠地抽了上去,直打得明台不停地认错求饶。



       

可明楼却还觉得不解气,一边打嘴里还一边念叨:“说你两句你就使性子,还闹着离家出走!我让你离家出走,我让你惹是生非……”



       

有一说一,这几下明楼可没有留手,没一下都是结结实实地打在明台的屁股上,明台的哭喊也没有了之前的水分,哪怕只是听着都觉得疼,此刻的明台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让桂姨赶紧离开,可自己偏偏又不能明说,只能伸着手不停地喊着:“桂姨!桂姨!……”



       

然而好死不死,却让桂姨误以为明台是在向她求救,于是便在一旁不停地替明台求情。



       

可她越是求情,明楼下手就越重,气得明台一个劲地用手捶长凳,死的心都有了。



       

“阿诚,你也帮忙劝劝啊!”眼见自己越劝明楼打得越狠,桂姨便有些无助地对一旁的阿诚说道。



       

然而阿诚却只是默默地接过茶杯,冷眼看着,一言不发。



       

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却突然响了起来,离得最近的李强便主动充当起了临时接线员,拿起了听筒。



       

电话刚一接通,梁仲春的声音便从里面传了出来,“请问,是明公馆吗?”



       

“没错,是明公馆!梁处长有事么?”



       

一听到李强的声音,电话另一端的梁仲春便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哆嗦,随即竟有些支支吾吾地说道:“没……没没什么,就是有个事想向明长官汇报一下。”



       

“哦,我听手下说,你今天在我的办公室外面等了一个多钟头,不会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吧?”



       

“这个这个……”梁仲春支吾了半天,终于绞尽脑汁想出了一个借口,“其实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就是我那个不争气的小舅子,好不容易在鬼门关前晃了一圈,捡了条命回来,刚一出院就吵着要我给他找个差事,你说这……”



       

“等等,你说谁?童虎吗?这么说我得恭喜你了!”说到这,李强猛地话锋一转,“不过梁处长,你好歹也是一处之长,不会连自己的小舅子也安排不了吧?你们第二行动队的队长位置不还空着呢吗?”



       

这时李强不提还好,梁仲春听了就是一肚子的气,“别提了,丁主任设立机要处,现在76号的人事全部要经过新上任的傅处长的同意,我手上的那点权力早就已经今非昔比了。”



       

“这样啊……那就明天喝茶的时候再好好聊聊吧!梁处长可不要迟到啊!”



       

“阿强兄弟放心,明天一早梁某一定准时出现在你的办公室门口。”



       

“那就最好不过了!”说完,李强才转头对明楼说道,“大哥,梁处长的电话,说是有要事要向你汇报。”



       

明楼听了先是一愣,随即便将手上的藤条递给了阿诚让他接替自己执行“家法”,然后才从李强的手里接过电话听筒,惜字如金地说道:“什么事?”



       

也不知梁仲春在电话里说了些什么,明楼便忍不住冷笑了一声,“区区一个谣传,就让中储银行的股票一度下滑?实在是太可笑了,一个政府官员的境遇竟能如此轻易地影响股市,这上海的金融体系未免也太脆弱了吧?”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如果您觉得《潜伏从伪装者开始》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6849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