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74章 苏城就是定海神针

作品:《 从土木之变开始模拟天下

       

武英殿门高大,朱祁钰的声音嘶哑中带着欣喜,冲出了武英殿。



       

殿门口,舒良微不可察的向旁边,让出了苏城的位置。



       

苏城微微躬身,向朱祁钰行礼。



       

朱祁钰一把抓住了苏城的手,热情的拉着他向殿内走去,脸上的喜悦发自内心:



       

“苏卿啊苏卿,终于回来了,身体可大好了?昨日我还跟于先生说,苏卿若是能来,阿拉知院早就逃之夭夭了,何敢在大同城外耀武扬威。”



       

苏城闻言感觉有些不大好,阿拉知院在大同外耀武扬威,难道说宣府阳和一线再次失守了吗。



       

进了大殿,苏城看到了两个内侍举着的堪舆图,上面标注着各处明军与瓦剌军的情况,犬牙交错,相互交叉。



       

进了大殿,朱祁钰吩咐舒良给苏城搬来凳子,两人对着堪舆图说起了居庸关沿线的战事。



       

“怀来城破了,赛刊王领兵破的城,你领的那些兵损失惨重,孙勇是被抬回来的,现在还躺在京营生死不知。”



       

朱祁钰说起北地战况,脸上有些失望,他不通战事,不知道两军对垒时候的艰难,语气里多的只是烦躁、失望。



       

苏城闻言起身,走了两步,指了指怀来与宣府:

记住网址m.qbyqxs.com

       

“怀来正当要冲,这儿是鹞儿岭,瓦剌人攻居庸关,肯定要把怀来打通,孙勇所部,尽力了。”



       

“也先屯兵居庸关,打着的主意无非是两点,一、借着太上皇的名义收拢各处边军,如果可能的话,太上皇可以直接拥兵南下。”



       

“二,也先经倒马关一战,被我吓破了胆,他想着借太上皇的名义将我拿下,陛下这些日子应该收到不少责难我的诏书吧?”



       

苏城重新在椅子上坐下,问着朱祁钰。



       

朱祁钰点了点头:



       

“太上皇受虏贼胁迫,确实发了不少中旨到朕这儿,不过既是被虏贼胁迫,自然做不得数。”



       

苏城突然开口说了一句:



       

“太上皇留在北地,对朝廷,对大明,不是一件好事。”



       

朱祁钰闻言脸色微白,神情挣扎,不过还是在片刻后说了:



       

“若是能请回太上皇,朕自然高兴的,太上皇北狩,塞北苦寒,太上皇肯定受了不少罪,朕心实在难安,苏卿若是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迎回太上皇。”



       

苏城点了点头,迎回太上皇的事儿并不难办,只要如同模拟中一般,击溃了瓦剌,自然就能迎回朱祁镇。



       

历史上右都御史杨善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就能把朱祁镇迎回,自己能正面击溃瓦剌大军,迎回朱祁镇更是简单。



       

但是迎回之后呢,朱祁镇所作所为无不是想要复位,勾结内宦,结连外臣,笼络勋贵,最后逼的朱祁钰不得不把他幽禁南宫,锁头灌铅才能解恨。



       

历史是胜利者书写,复辟之后的朱祁镇对自己的历史肯定多有美化,如此尚且有金刀案爆出来,没有爆出来的只会更多。



       

内官成敬手捧一沓敕书,走进了殿内,站在了朱祁钰身旁,朱祁钰随手拿起一份敕书,递给苏城:



       

“苏卿且看,这是太上皇所下旨意,命怀来卫向也先移交怀来城,这是太上皇命杨洪移交宣府的诏命,这是关于你的诏命。”



       

朱祁钰把一份份的诏命递给苏城看。



       

苏城看了几份,心中对朱祁镇的评价又低了一层,这孙子就这么一点骨气都没有,就写这些诏书,他难道就不想回朝了,要知道史笔如刀,这些东西都会记入历史。



       

不对,这些在历史上都没有。



       

当了皇帝可以改写历史,历史由胜利者书写。



       

想到这儿,苏城拿着朱祁镇命怀来卫移交城池的诏书:



       

“陛下,臣曾在怀来卫与太上皇有过一次谈话,当日太上皇就曾言臣不肯开门迎瓦剌,故而记住臣了。”



       

“太上皇若是归朝,当时的事他肯定会记在心中。”



       

朱祁钰闻言笑了:



       

“此事易尔,苏城你不必担心,若是皇兄不能归来也就罢了,若能够归来,我自会与他分说你领了我的诏命,不开门乃是皇命,由我作保。”



       

苏城闻言有些头疼,朱祁钰这还是存着让自己弄死朱祁镇的想法,想来也是,他自幼受的是藩王教育,对朱祁镇天生就有了畏惧心理。



       

不想他从北地归来,也是正常心思。



       

从历史上看,若是朱祁镇不回来,也不会有那么多事儿了,朱祁钰的皇位也能坐的稳固。



       

可弄死朱祁镇的人不能是自己,谁出手谁死啊。



       

“陛下,瓦剌屯兵居庸关,持太上皇诏命诏令各处关隘,无非是想要占点便宜,上次倒马关一战,也先就知道我朝廷大军锐不可当,若是臣领兵攻居庸,也先可能会丢人而逃。”



       

苏城委婉的向朱祁钰解释了一句。



       

朱祁钰闻言眉毛一挑,半晌之后突然一拍桌子,把旁边的舒良跟成敬吓了一跳。



       

起身,在殿内走来走去,走来走去。



       

终于,朱祁钰似是下定了决心:



       

“苏城,我也不瞒你了,实话跟你说吧,我就是不想让我大哥回来。”



       

朱祁钰挥手制止了成敬跟舒良,在椅子上坐下,重重的喘了几口气:



       

“我打小就怕这个大哥,还记得那是六岁那年,我陪同出阁读书,杨先生考量我等学业,我回答比他优了一些,回宫就被他按在雪窝子里揍了一顿。”



       

“回去我跟母妃说了此事,母妃只能把我抱在怀里哭,告诫我要隐忍,要低调,要顺从。”



       

“从那时候开始,我就知道他什么都是对的,所以我怕他,你是第一个提请我登基为帝的,当时我心里只有害怕。”



       

“也不是只有害怕,还有那么一丝庆幸,庆幸我好像有一个机会能证明,我不比朱祁镇差,一个证明我比他强的机会。”



       

说到这儿,朱祁钰重重喘了口气,目光灼灼的看着苏城:



       

“当时北地各处都是败军、请兵的战报,惟有苏城你,一封接一封的请功战报往兵部发,那时候我就在心中暗暗向你许诺。”



       

“我朱祁钰能登上天位,一定要重偿你首倡之功,可惜朕没能争得过于先生跟王先生,只给了你一个伯爵,连世劵都没能颁下。”



       

“后来你提出镇守内三关,击退也先大军。”



       

“当时重臣们都反对此议,认为瓦剌不可胜,不能分兵去往瓦剌,万一守不住,损兵折将不说,京城也危险了,当时什么说法都有。”



       

“但是朕相信苏城你可以的。”



       

“倒马关一战,你让朕在朝内扬眉吐气,现在勋贵式微,文臣独大,朕费尽心思拉扯,不如苏城你一次大捷。宁阳侯、忻城伯、成安侯这些个勋贵,他们现在也有这个底气跟文臣叫板。”



       

“可惜张軏一仗葬送了四威营,让勋贵再次抬不起头来。离了你苏城,他们还是些扶不上墙的烂泥。”



       

朱祁钰目光灼灼的看着苏城。



       

“苏卿,于先生跟我说现在的朝局危若累卵,稍有不慎就有国朝倾覆之祸,但是朕认为不会,有苏城在,瓦剌不过芥癖之疾,不如太上皇万一。”



       

“苏卿,你跟朕说实话,能不能击退瓦剌居庸关大军?”



       

朱祁钰看着苏城,脸上满是忐忑与不安的神情。



       

旁边,成敬、舒良,几个内官也都是一脸的期待,看着苏城。




如果您觉得《从土木之变开始模拟天下》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6867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