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百七十七章 无药可救

作品:《 与君阕

       

谢松照笑得眼睛微微弯了些,「这礼虽然不能大办,但也容不得简陋,这冠嘛……」



       

顾明朝望着他,结喉轻轻动了下。



       

谢松照手上微微用力,揉了下他的头,「当然是我来了。」



       

顾明朝松了口气。



       

月支成为藩属国,可是匈奴还没有,顾明朝带兵去处理这事,接连一个月都没见到个人影儿。



       

谢松照整日里和嘉祐帝下棋,嘉祐帝的心思杂,谢松照每次下完棋回去都累得不行。



       

「兄长,今年武试选出了不少青年才俊,我寻思着把他们放到边疆,兄长怎么看?」嘉祐帝落了子还不忘去拨弄下炭火。



       

谢松照颔首,「陛下所虑正合局势,老将正好带一带他们。」



       

嘉祐帝看他眼下有些乌青,「兄长不是将匈奴的事情交给明朝了吗?怎么还这般忧虑?」



       

谢松照微微抬起头,勉强笑了下,「臣近来病痛缠身,夜间常常睡到半夜就醒了。」



       

嘉祐帝将茶放到他手边,「大夫怎么说?晚些时候朕叫胡语去看看你。」



       

「并无大碍,陛下不必挂心。」谢松照并不想和他讨论病情,「陛下可收到了各地呈上的折子?」



       

嘉祐帝眼底有精光一闪而过,「收到了,兄长出手,还是不一样的。」



       

谢松照讪笑,「陛下过誉了。」



       

嘉祐帝放下棋子,伸手打乱棋盘,「既然身体不适,那就不下了,朕陪你出去走走吧。」



       

谢松照头有些昏,抬手摁了摁额角,「好。」说完后惊觉不对,又拱手道,「陛下请。」



       

嘉祐帝和他并肩往外走,送文书的小厮差点撞到身上,嘉祐帝拢着谢松照肩头,满脸愠色,「哪来的不长眼的,万慎,还不给朕赶出去!」



       

小厮慌忙跪下,「陛下,陛下,是军情奏报!平章侯率军在月支城内与匈奴作战,就在前日,匈奴已经退兵了,还带回来了匈奴的居次。」



       

谢松照手扶着柱子,「陛下,匈奴要和亲……」



       

还没说完,人就朝前面栽去,幸得好嘉祐帝的手一直放在他肩上,眼疾手快就抓住他,「叫胡语来!」



       

归鸿上前接过谢松照,赶忙将他抱去院子里,「快去请漼大人和钟大夫!快!」



       

「怎么回事?」漼辛理跑得发冠差点掉。



       

归鸿将谢松照平放在榻上,漼辛理上前摸脉,归鸿左右张望,「钟大夫呢?」



       

漼辛理缓了口气,「师父到娇雪关了,洛川去接他。」



       

「老谷主来了?!」归鸿被这消息砸得眼花,「真的吗?」



       

漼辛理点头,「当然,最多不过一月了。快,去拿我的药箱来,我给他针灸。」



       

「嗷嗷好!」归鸿没顾得形容,差点绊着自己。



       

嘉祐帝沉着眉目站在床头,「他如何了?」



       

漼辛理伸手给他将被褥盖上,躬身道:「回陛下,侯爷身体弱,这北方的阴雨对他的身体是极大的折磨,臣……臣不敢断言。」



       

「胡言呢?」嘉祐帝烦心的来回踱步。



       

墙角的胡语擦着汗上来了,「陛下……臣,臣在。」



       

嘉祐帝侧身让他,「朕只当你是死了,这半天都不见人影。」



       

漼辛理躬身退开,胡语欲哭无泪地上前诊脉,这一诊,直震得他手弹起来,复又摸脉,这一回吓得不轻,直接转身跪下,哆哆嗦嗦地往怀里掏东西。



       

嘉祐帝坐在案几旁,敲了敲桌面,「到底怎么了?你一个太医院院首都束手无策?」



       

胡语连忙叩首,「陛下,侯爷他已经气若游丝了,这……又兼病入骨髓,北边的风寒浸骨,臣,臣当真无药



       

可救。」



       

嘉祐帝的目光缠上他的脖子,「北边风寒加剧了他的病?」



       

「是……」胡语又擦了下额头。



       

「砰——」一整套紫砂壶茶具全部被嘉祐帝扫到地上,砸得粉碎。



       

「朕让你去江左的目的是什么?你回来是怎么跟朕说的?他现在垂危了,你到说了!」嘉祐帝起身将胡语踹翻在地,额前的冕旒不停乱晃。



       

胡语哆哆嗦嗦地从怀里将信扯出来,「陛下,这是侯爷交给臣的信,叫臣呈上……」



       

万慎快步上去接过,转呈给嘉祐帝。



       

归鸿抱着药箱进来,发觉这气氛不对头,轻手轻脚的将药箱交给漼辛理。



       

「将他手臂露出来,还有胸前一块。」漼辛理拿针包,在烛火上燎了下,「把他手上的玉扣摘下来。」



       

「哎。」归鸿垫着他的手腕,轻轻抹下来。



       

漼辛理下手前深吸了一口气,谢松照实在太瘦了,生怕一阵下去扎着他骨头,一针一针下去,直看得人头皮发麻。



       

嘉祐帝看完信,抬手捂着额头,长吁一声,「都是为着我,兄长,才致有此祸。」



       

「陛下,南疆奏报。」万慎接过文书捧上来。「南国安阳萧氏一门,族中上下两百余口人,不愿弃宗庙而去,举家殉国难。」



       

嘉祐帝疑道,「南国尚未亡国,为何举家殉国?」



       

「萧氏并非殉国,而是保全南国。」顾明朝从门外进来,身上甲胄还未换下,一身风尘竟惹得嘉祐帝咳了下。



       

「宗庙被毁那就是天大的血仇,萧氏一门百余人全部在宗庙前自刎,这事便是萧氏的忠,史书上必定要留这一笔,陛下又如何能再将其宗庙毁去?」顾明朝欠身,「陛下,甲胄在身,恕不能全礼。」



       

嘉祐帝摆手,「军情先不急,等退之醒了再说。」



       

顾明朝恨不得将这人赶紧送走,他在这里,他们有许多话都不能说,面上还得应和着,「是,臣一回来就听说家师病了,不知这回是……」



       

漼辛理转身拱手,「回陛下,侯爷,不妨事了,微臣已经行过针了,只等家师来了,便好了。」



       

顾明朝眼睛一亮,嘉祐帝颔首,「万慎,将药都送来退之这边。」



       

「是。」万慎躬身跟在嘉祐帝身边。



       

见嘉祐帝走出院子,顾明朝放手将门关上,「怎么回事?我走的时候不是好好的?」



       

漼辛理伸手去取针,「天下初定,陛下心思不定,侯爷便借着下棋,时不时说两句,慢慢就听到心里去了,这就和枕边……咳咳,好了。」



       

顾明朝没跟他计较,「我问他现在怎么样?」



       

「难,我和洛川的医术都不行,只能等老师来看看。」漼辛理摇头,连连叹气。



       

「老谷主真的找到了?」顾明朝上前一步。



       

漼辛理点头,「是,师妹派人去南疆找到了,师父听说是侯爷,便放下手里的事情过来了,只要撑过这一个月就好了。」



       

顾明朝转身,「尤达,派精锐府兵去接,务必要接上老谷主,尽早赶来。」



       

「是!」



       

漼辛理将药箱扣好,「好了,我去煎药,归鸿来帮我。还有,他过会儿要醒的,你主意安抚他,病人难免都要多想的。」



       

顾明朝小心翼翼的将玉扣给他戴回去,「知道了。」将被角掖得严严实实的,「你就会骗我,气我,说好的事情,你一概不管,不过就是走了个把月,病得更重了。」



       

谢松照却并没有像漼辛理说的那样醒过来,反而浑身烧得滚烫,整个人更迷糊了,他牙关紧咬,连药都灌不下去。



       

这一下更是闹了个天翻地覆,小院子灯火通明,漼辛



       

理又行了一番针,才勉强压住。



       

顾明朝脸色难看得紧,额角的青筋一跳一跳的,对嘉祐帝已经是满腹怨气了,好在这时候谢松照醒了。



       

他声音低哑,再不复当初的温润,「明朝……」



       

「我在。」顾明朝包着他的手。



       

谢松照想笑一下,奈何他头疼得厉害,顾明朝伸手揉着他额角,「别笑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谢松照轻声道:「明朝,你做到了……」



       

顾明朝盯着他白如薄纸的脸叹气,「谢退之,人生几何,我们离阔如此?」



       

谢松照嗅着他身上一贯干净的皂角香,「回去之后就好了,我再不忧心这些俗事了。」



       

「好,药王谷的老谷主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他一定能免你不少苦的。」顾明朝轻轻碰了下他脖颈上浅色的伤疤,「好些了。吃了药,你就再睡会儿。」



       

谢松照轻轻抓着他袖子,「匈奴的居次,你如何安置……咳咳咳……」



       

顾明朝搂着他测躺着,一下一下的给他顺气,「再没有个合适的人娶她,我盘算着让她入宫去当个皇妃,有祁皇后在,怎么也翻不出天去。」



       

谢松照颔首,慢慢地又睡过去。



       

顾明朝手指划过他的脸颊,慢慢落到他颈后垫着,将他放平,又将炭火烧得更旺了些。顾明朝捏着他的脉,伏在榻边也浅浅睡下。



       

翌日。



       

「陛下,祭天仪程不可耽搁,侯爷病重,非一日可愈。」窦拂荆踏看了好几遍祭台,算着日子,不得不上来劝。



       

嘉祐帝捏着山根,最后还是颔首,「好。」



       

盛世在嘉祐帝登上祭台,受万民叩拜这一刻达到顶峰,真正实现了「幕南王庭安在哉,天子北登单于台」的目标。



       

谢松照坐在窗下,听着礼乐传遍这秋词城的每一个角落,轻轻咳了下,众人的回信他都收到了,也不过都是大差不差的。



       

归鸿抱着大氅出来,「侯爷,这边商量安排了守将,咱们就也该回去了。小将军的婚事也要提上议程了。」



       

谢松照难得的笑了,「是了,今年过年该等着那些孩子来拜年了。少游家的,齐夜家的,这事得和明朝说说,让他准备下。」



       

归鸿点了香,看他青烟一道,像是要随云直上,「说不准还有太子公主们来给您拜年。」



       

谢松照摆手,「可别,祭礼差不多该结束了,去看看明朝回来了吗?」



       

*



       

注:居次:对匈奴单于女儿的称谓。



       

紧急通知:启用新地址-,请重新收藏书签!



       

免费阅读.




如果您觉得《与君阕》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710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