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六十六章 特殊的捆绑技巧

作品:《 谍海风雷

       

救人无果心中满是无力感与自责感。



       

宋书堂观船员二不似虚情假意。



       

言谈间船员二对王强家中情况很是担忧,全是孤儿寡母加上王山这位老人,往后日子只怕不好过。



       

“我听王强父亲说他经验十足,怎么弄成这般模样?”宋书堂问道。



       

“强子太在乎那批货物了。”



       

“货物?”



       

“那次是从宜昌运送的货物,算此前内迁时途径当地遗留下来的机械设备,以及化工原料和化工实验装置等,尤其是化工原料不能湿水。



       

暴雨倾盆之下强子见罩着化工原料的帆布被风卷起,才第一时间冲了出去想要重新固定帆布,谁知后续造成不可挽回的场面。”



       

“如此恶劣天气王强急于保护货物,他一直这么尽职尽责吗?”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宋书堂觉得这王强工作态度很认真。



       

船员二点头说道:“强子一直都很守规矩,加上这一次运送的物资是加强山城生产,甚至于是科技研发,这些都是强子和我说的,我听的云里雾里,总之就是他说这些都能对付日本鬼子。



       

他心里憋着一股子劲,两个哥哥都死在日本鬼子手里,一切和抗日有关的活动他都支持,因此他想要保护好这些货物,出发前就多次交代,提醒大家注意。”



       

国仇家恨!



       

“王强冲出去固定帆布,你等这些船员呢?”



       

“我第一时间跟着出去,急忙跑上前想拉住帆布,但风大帆布又大,一下子将我罩在帆布下面一时难以脱身。



       

其余人见状同样跟着出来,强子让他们检查其他货物捆绑是否有脱落的迹象,另有人拉帆布将我从其下弄出来。”船员二回答着原先就回答过的问题。



       

和船员三一样。



       

词句上有区别,但整体没有变化,可见回答的没有问题。



       

“没人在王强倒地之后拉他一把吗?”



       

“太快了,从遇到急浪船身颠簸,到强子跌入水中就在电光火石之间。”



       

“你亲眼看到全过程?”



       

“我刚从帆布下脱身,就听到有人惊呼落水,跑到船边已不见强子身影。”



       

“谢谢你的配合,日后若想到其他线索,可以联系我们。”



       

“好。”



       

船员三端起茶水一口喝完,拿着毛巾并未离开,而是重新回到码头等待到岸木船,看谁还需要装卸工人。



       

龙昊将手中钢笔放下,方才他一言不发是在认真做记录,无暇分身。



       

虽宋书堂可以清楚记下对话内容,但龙昊还是打算记录下来,一方面留底到时给王山看,另一方面则是方便他自己翻阅调查。



       

坐在茶摊龙昊将船员三方才所说,与此前瞿洋等人询问的口供对比,内容保持一致。



       

“这黄建设与王强关系甚好,且不惜冒险下水营救,他都觉得是一场意外,看来翻案的可能性不大。”龙昊口中的黄建设就是船员三。



       

“继续吧。”宋书堂留下茶钱与龙昊继续。



       

七个船员一直忙碌到晚上见到四人,说法与瞿洋他们审问结果一致,没有出入。



       

余下三人有两个人是跑船还未回来。



       

另一人有事不在家中。



       

第二日宋书堂继续,七名船员必然要全见一面。



       

运气很不错,今日三人全部找到。



       

昨日不在家的船员今日在家,询问结果没有出入。



       

另两名船员出的是同一趟船,回来自然一起回来,询问结束依然与此前口供没有区别。



       

龙昊整理着手中记录有些无奈问道:“这怎么给王山看?”



       

“意外!”



       

“目前看来是意外。”



       

宋书堂脑海之中不停回忆询问过程,与瞿洋提供的资料一一对比,好像真如龙昊所说,仅是一场运气不好的意外。



       

可偏偏总觉得有所不对。



       

“什么造成的意外?”宋书堂对龙昊问道。



       

“天气。”龙昊回答。



       

“具体一点。”



       

“被风吹起的帆布。”



       

“为什么帆布会被风吹起来?”



       

“捆绑帆布的绳子开了。”



       

“为什么绳子会开?”



       

“天气不好,狂风暴雨。”



       

宋书堂立即挥手说道:“可你不要忘记,我们询问的每一个船员,都说王强担心这批货物湿水,交代他们将帆布捆绑结实。”



       

“或许某个船员工作失误。”



       

“王强既然如此在意这批货物,不可能不做最后的检查,船员哪怕工作失误,也可以及时得到纠正。”



       

“你的意思是说?”



       

“再见一次黄建设,让他到码头来。”



       

“好。”



       

两人很快找到黄建设,同时将他带去码头。



       

昨日刚见面问话今日再见,黄建设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用紧张依然是问你一些问题。”



       

“长官你问。”



       

“货物上船摆放好之后是谁负责蒙上帆布?”



       

“大家都有参与。”



       

“被风吹起的帆布是经谁的手?”



       

黄建设回忆说道:“强子说化工原材料极为重要,他亲自负责的。”



       

“王强亲自负责?”龙昊忍不住开口。



       

“没错。”



       

龙昊下意识去看宋书堂。



       

怎么会是王强负责!



       

龙昊认为是船员工作粗心导致出现问题,可这问题出在王强自己身上。



       

他不是应该最认真才对。



       

“在你们各自结束捆绑帆布的工作之后,王强有检查吗?”宋书堂没回答龙昊的疑问,继续询问黄建设。



       

“强子全都检查了一遍,有些甚至重新捆绑了一次。”黄建设回答的很快,因为他在场亲身经历。



       

龙昊靠近宋书堂在其耳边低声说道:“王强检查过的都没有出问题,偏偏他自己的出了问题,你说他自己工作失误,那他明明工作很认真,对待其他人不合格的捆绑,宁愿拆了重新捆,不应该在自己的工作上偷奸耍滑啊。”



       

“那事情就更奇怪了。”



       

“会不会真就是运气不好,工作没有失误但就是被风吹开了?”龙昊提出另一种假设。



       

“请黄建设去船上捆绑一次给我们看。”宋书堂今日叫黄建设在码头见面,便是为了让他演示一下。



       

龙昊立马通知情报科一组成员找了一只木船,同时让黄建设提供当时货物堆放的大小和高度,一组成员让码头上的工人帮忙复原。



       

不多时船上出现了一个两米见方,高度同样接近二米的一堆货物,找来当日相同的帆布以及麻绳,让黄建设开始做捆绑。



       

黄建设手脚很麻利,一个人忙前忙后很快将帆布捆绑好,宋书堂上前检查用手拉了拉很紧。



       

且用的都是特殊的捆绑技巧,以及打结手法。



       

“王强与你捆绑的一样?”



       

“都一样,我们跑船基本上都这样。”



       

“这种强度捆绑下的帆布,怎么可能被风吹起来。”宋书堂看着眼前的货物不禁发问。



       

麻绳如同渔网状一般遍布货物表面,将帆布死死压在下面,既规整又结实。



       

最后打绳结的地方同样很有技巧,反而是你越用力绳结越紧。



       

这能吹开?



       

龙昊同样陷入疑惑。




如果您觉得《谍海风雷》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72439/ )